笔趣阁 > 剑灵之心 > 第九十四章逮尾巴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咔啦……钥匙在锁眼里缓缓转动,待沉重的铁锁打开后推开铁门,三个黑影迈了进来。

  带头人示意了一下,随从揭下秋的头罩。如此近距离的观摩那个传说中的歌姬,不论哪个男人都会为之所动。

  摸着下巴好好打赏一番后,带头的露出肯定之色。

  “不愧是【神韵歌姬】,不仅歌唱得不错,人也长得十分漂亮。难得,难得。”

  面对充满嘲讽意味的赞赏,一向胆小怕生的秋紧锁着眉头非常生气。双手被铐住吊在墙上,而且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根本无法反抗。恐怕是那个药的缘故,不过灵力还是勉强能用的。要是眼前这个男人做出什么过激行为随时可以让他变成焦炭。

  带头人轻轻一笑挥手撤走旁人,蹲下身来开始和秋谈判。

  “舍下的人不懂事,如有冒犯还请歌姬大人见谅。”

  “如果这叫不懂事,那犯罪这个词就该换成开玩笑了。主教大人。”

  习圣春正襟危坐,秋的讽刺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歌姬大人,对于舍下的行为鄙人在此道歉。不过,这也是紧急情况,粗鲁的做法希望你能谅解。”

  他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不愧是真尧帝国的大主教,隐藏的特别深。秋看了看他诚恳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询问。

  “主教大人千人之上,找我这样的弱女子有何贵干呢?”

  习圣春没说什么,拿出一张文件放到秋面前。上面的符号起伏跳跃,秋一瞬间就愣在了那里。

  这是……歌?

  但是只有音符没有歌词,可是秋却止不住的缓缓张口无声念叨。她能看到,透过这些音符看到歌词本身。

  见秋有这样的反应习圣春十分高兴。

  “不愧是拥有神韵歌姬之称的白夜秋大人,您果然看得见吧,被隐藏起来的歌词。”

  他的话根本没有进入秋的耳朵,现在秋完全投入到了作词的状态,心无旁骛。歌词在眼前飞快掠过,默读期间她的额头浸满了豆大的汗珠。

  这些歌词是怎么回事,明明是祈福,向上的文字,为何感觉有一双手紧紧扼住了自己的咽喉?

  秋猛然闭住眼睛拒绝与音符对视,身体终于轻松下来。残留的痛楚还在脑海中彷徨,如同梦魇久久挥之不去。

  本能在告诉她,这首歌绝对不能唱出来!

  达成了基础的目的,习圣春一边笑着收起文件一边提出自己的要求。

  “歌姬大人,这次请您来不为别的,能为鄙人和教徒们唱这首歌吗?”

  “我什么也看不见……这只是音符而已。”

  见秋想搪塞过去,习圣春轻轻摇了摇头。拥有闻声识曲天赋的秋不可能看不出隐藏在这些音符中的歌词,这可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您就不要谦虚了,以您的能力这点小事还不是易如反掌?”

  “开什么玩笑!”

  秋斩钉截铁否决了习圣春的请求,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说的这么毅然决然。

  习圣春有些犯难了,解释说这是真尧帝国国教的圣歌,如果让秋这种美貌与歌曲之神庇护的女子来唱定会让国家繁荣昌盛。

  但秋的回答依旧是否定的,她还指出这首歌绝对不可能是圣歌,一旦唱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可习圣春全然不当回事,还让秋将歌词告诉他,并承诺得到歌词就放了他们父女。

  父亲也在!?

  秋瞥了瞥四周,除了冰冷的墙壁并没有其他人。看样子父亲被关在了其他牢房。

  她大声质问习圣春父亲的安危,习圣春说老人家一切安好——不过之后就难说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鄙人哪敢啊,只是……”习圣春竖起食指轻声笑了笑:“老人家的安危的确掌握在您的手里呢。”

  这个老不死的!

  突然,一个随从急急忙忙对习圣春耳语几句他的笑容忽然就舒缓下来。立刻起身说给秋一点时间考虑考虑就离开了。

  牢门重新锁上,秋脱力般低着头小声啜泣。

  “父亲。阿武……你在哪?快来救救我……”

  在硕大宽敞的教堂里,一队人与教徒们激烈的对峙着。习圣春在随从的带领下快步走到前面挪动权杖。

  “什么人,敢在大教堂撒野?”

  对面头领哼了一声露出真面目,不可一世的叉腰口无遮拦的回答。

  “哎呦,一国主教的排场还真大啊,都快喘不过气了。”

  “你是!?”

  习圣春大吃一惊,赶紧让教徒行礼。眼前这个女孩子可是大有来历,就算国舅也要敬让三分。

  “炼鬼宗少宗主大驾,有失远迎,还请见谅。敢问大人今夜莅临所为何事?”

  灵萱像个小恶魔一样坏坏一笑,命令身后的人往教堂挺进。

  “主教大人,都说神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每个人都能瞻望神的风采,也是说本小姐也可以咯?”

  习圣春微笑着点了点头,灵萱又问她身后的人也可以咯?习圣春连连点头。灵萱再问摸一下神像也是可以咯?习圣春有些犯难了。

  “大人,神像乃圣物,除非圣徒旁人只能瞻望不可接近啊。”

  “啊咧,不是说神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吗?”

  陷入自相矛盾,习圣春无言以对。灵萱坏坏的一笑拍了拍习圣春肩膀叫他不要在意,那些规矩她都懂。

  灵萱来到神像前肃立祈祷,唯独一位男子看着神像嘲讽一笑。

  这引起了习圣春的不满,过后询问灵萱那人是谁,灵萱告诉他无需知道他也只好闭嘴了。

  在教堂逛了一圈,除了几幅神画十分引人注目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坐在贵族才能进入的房间后,灵萱无奈的叹了口气。

  “大人为何唉声叹气,是否对教堂有什么不满?”

  “空气太沉重了,本小姐不喜欢。要是多些花花草草和名人画像再凿几个天窗透透气就完美了。”

  “大人真会开玩笑。”

  灵萱和习圣春两人有说有笑,甚至谈论起神话故事。习圣春本想推辞可一想这人是千万得罪不得的,只好逐一告诉她。

  与此同时,天心躲进暗处在教堂里四处溜达。他发现教徒们的行动有些古怪,似乎在准备着什么。随手抓了个教徒问话也没人搭理他。

  教徒本该严肃,冷静。可这些人神情紧张,而且走动频繁,老是进出一个通道。天心想进去看看却被守门人拦住,就算阐明自己是炼鬼宗的人守门人也摇了摇头。

  天心轻蔑一笑拿出灵萱给的令牌说是奉少宗主之命来调查,两人面面相觑,似乎很难做决定。见他们动摇天心一鼓作气大声威胁,两人吓破了胆赶紧让路。

  这是通往地下的通道,尽头是一扇红色的门。天心小心翼翼的推开门一看,里面竟然汇聚了上百名教徒。每名教徒都抱着一本书,在厚厚的本子上不知写着什么。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一个修女发现了天心,指着他的鼻子问。天心亮出令牌阐明来意径直走了进去,修女看着他的背影恍然大悟。

  “你难道是刚才敢对神不敬的那个人?站住!不许你进去!”

  修女一把拉住天心的手谁料一个冰冷的东西眨眼间抵住了自己的咽喉。

  “我不想动用武力,还请你通融一下。”

  面对指着自己的剑刃,修女非常不满的啧了啧舌同意天心进入。但是只能远观,不得接近。

  好丫头,果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呢,这点小事难不倒我。

  天心号令乾四去看他们在做什么,原来是在抄写古文。傻傻的看了半晌,修女称时间已到粗鲁的将天心轰了出去。

  而在灵萱这边,神话故事后习圣春对今天有没有去过剧院表示,并对那里发生的意外深表遗憾。但当灵萱提及有人失踪且教徒们有嫌疑时习圣春赶紧否认,并称还要为受难的人哀悼先行告退。

  嘻嘻,逮到你的尾巴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