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 137章老埃为什么要放三套呢?

137章老埃为什么要放三套呢?

  “好的老哥,俺马上就要参加比赛了,你就先忙你的吧,拜拜。”栗川葵带着专门改装过的决斗盘,拿着自己专属的手机走在路上,和自己的哥哥讲完一通电话之后,就专心找起路上的对手来。

  之所以说是专门改装过的决斗盘以及专属的手机,是因为栗川葵身上所使用的几乎一切的东西都需要改装过才能正常使用,毕竟,一般的东西可经不起她的那一身怪力折腾。即使是遇见城之内那天所骑着的那辆被她“轻而易举地弄坏了刹车”的摩托车,其刹车也是专门请人加强过的,一般人根本扭不动,但是却能被栗川葵轻轻松松地扭坏掉。

  决斗盘也是一样,看起来和一般决斗盘一模一样的决斗盘,实际上有着一个成年男子要用尽全力才能举起来的重量,而这样重量的决斗盘,在栗川葵手里的确只是很轻的东西。

  “接下来应该去哪儿呢?”栗川葵收起手机,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其中自带决斗盘的就是自己的目标,而就在这时,他看见了正在进行决斗的武藤游戏。

  “诶?这不是武藤游戏吗?你面前的那个大个子是谁啊?”栗川葵老远就看见了武藤游戏,于是她立马就像游戏打起了招呼,而此时,武藤游戏正和一个大个子的男人决斗,那男子狞笑着,后场有着一张堪称这个时代防守神器的“光之护封剑”,场上也有着一只守备表示的怪兽,却是很罕见的“被封印的埃及使者”的头部。

  “奇怪?埃及使者系列不是要在手上才有用的吗?”栗川葵一脸疑惑地走到了游戏身后,才发现原来城之内也在这里,而他太过于专心,以至于连小葵靠近他了都不知道。

  “栗川?”暗游戏转过头看了眼这个自来熟的少女,上回在决斗都市开始之前的那次集会上,栗川葵给暗游戏留下了挺深刻的映像,尤其是在知道了这个大大咧咧的少女居然是海马集团内部评级L5以上的决斗者时,更是吃惊了一段时间。

  “栗川你怎么来了?不过现在不重要,你快看,这家伙是古鲁斯,他使用卑鄙的战术想要坑害游戏!”城之内终于注意到了来到这里的栗川葵,他一脸担忧地向栗川葵解释了现在的情况,“总之就是很紧张啦!”

  “说了这么多我一句也没听懂……”栗川葵一脸茫然地看着城之内,一只手指指着决斗双方,“他场上不是只有一只‘被封印的埃及使者’这种拿在手上才有用的卡吗?而且,卡组里别的埃及使者脑袋还都被解决掉了诶。”

  “诶?”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看漏了什么的城之内转头一看,才发现和游戏对手的古鲁斯正惊恐万分的表情,在转过头一看,游戏场上一张打开的“连锁破坏”豁然在目。

  【连锁破坏:通常陷阱,效果:攻击力2000以下的怪兽召唤·反转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从那1只怪兽的控制者的手卡·卡组把同名卡全部破坏。】

  根据其效果,古鲁斯男子必须把卡组里所有的“被封印的埃及使者”全部破坏掉,也就是说,他再也无法凑齐一整套的“被封印的埃及使者”了!

  看那男子惊恐的表情,游戏就赢定了。

  果不其然,对方并没有任何的反抗,就在下一个回合被游戏场上的三只怪兽轻轻松松收光了LP。

  “不可能!”高大的古鲁斯面目抽搐,“我最强的‘埃及使者’卡组居然就这样被击败了!”

  “你败北的原因只有一个。”暗游戏收好了决斗盘,走上前去,将对方的卡组全数拿出——这是决斗都市里的一个正常的步骤,胜者可以从败者的卡组里获得一张卡——一脸严肃举着从卡组里选出的“真红眼黑龙”对着那状若癫狂的古鲁斯道:“那就是你,用这种假卡、用这种偷看下一张卡的卑劣战术、以及那随意操控他人心智的低等黑暗游戏,惹怒了我!”

  言毕,武藤游戏双手上散发出微微金光,那些假卡就这样全部碎裂,飘散在空中,如同樱花花瓣一般,以秒速五厘米的速度,洒在这决斗都市的地面上……

  同时撕碎的,还有那高大古鲁斯的心智——随着决斗的失败,他已经感受到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开始侵入自己的精神,那是古鲁斯现任领导人,马利克·伊修达尔的力量!

  “什么,那些卡是假的?!”

  “太不要脸了!”

  围观群众们对这种使用假卡参赛的行为表示了强烈的谴责,这个世界上即使是不玩决斗的人,也知道强力的卡片非常难以获取,而使用假卡的人不是没有,只是他们都只是为了研究战术而私底下使用假卡而已。当众使用假卡参加这种国际性的大会的人……在路人的心中是非常卑鄙无耻的。

  栗川葵看着散落一地的假卡,猛然间,她就看见了其中那整整三套一共十五张的“艾克佐迪亚”配件,她伸手轻轻戳了戳正在愤怒中的武藤游戏的腰间。顿时,腰间传来的剧痛瞬间让游戏一个激灵,但出于天生的冷静与理智,面不改色的暗游戏微微捂着腰,对栗川葵说道:“什么事,栗川?”

  【不行……还是觉得好痛。】暗游戏忍得有些吃力,【但看她的表情应该不是故意的,这就是惠所说的怪力吗?】

  “那个嘛,游戏,可以这么叫你对吧?”栗川葵元气满满地说道。

  游戏点头答应,这时候他的腰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于是一直捂在腰间的右手也放了下来,“当然可以。”

  “嗯,好的,游戏。”栗川葵点了点头,道:“你有没有觉得,他为什么要往卡组里加三组‘被封印的埃及使者’呢?虽然我没玩过这样的卡组,但是我本能地觉得不应该这样组。”

  “为什么?真正的‘被封印的埃及使者’这个世界上是只有一组的——至少目前是这样,我不清楚贝卡斯什么时候会复刻它——而他使用的是假卡,所以当然能在卡租里加三组‘被封印的埃及使者’了。”武藤游戏游戏奇怪栗川葵的问题,“这样就更容易抽到‘埃及使者’的相关部件。”

  “对啊,自然是为了更容易抽到‘埃及使者’啊。栗川你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啊?”城之内也凑了上来,他对栗川葵问的这个问题显得莫名其妙。

  栗川葵只是挠了挠脑袋,不太确定地说道:“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太好罢了,你看,卡组必须有至少40张,如果你卡组里只有5张的‘埃及使者’部件,其余35长都是用来抽卡的魔法陷阱卡的话,那你不就相当于随时拿着五张‘埃及使者’部件了吗?”

  “……”X2,城之内和游戏都沉默了,过了很久,即使是粗神经如栗川葵都感觉到场面有些尴尬的时候,才听见城之内大叫了一声“啊!”

  栗川葵立马做出防守姿势:“那个,俺只是在猜想而已啦,如果说的不好也不要这么大反应吖!”

  “不,恰恰相反。”曾经拥有过“被封印的埃及使者”的武藤游戏这时候却显得有些遗憾,道:“栗川,你刚才的发言可非同凡响啊,如果成型的话,一定又是一套强大的战术。只是很可惜,现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套‘被封印的埃及使者’已经葬身大海了,这个战术,注定没有实现的机会了。”

  “哇!这招这么厉害吗?俺只是直觉啦……”栗川葵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她是知道自己很多时候脑子转不过弯的,但是不要紧,她有着自己引以为傲的直觉来弥补,这方面,即使是决斗上也不例外。

  就比方说这次。

  一番交谈后,三人就此道别,又各自寻找目标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