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步步惊唐 > 第0125章欲加之罪?
  邛州城,广安客栈。⊥,

  不光是李侠子风尘仆仆地从火井赶来了,更让李昂意外的是,方济带着方大牛,也来到了邛州。

  李昂的房间分为一明一暗,南宫紫烟煮好茶,端上来置于三人面前,然后敛衽一幅,退入暗室内去。

  窗外四月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白云射下来,窗下的河水粼光点点,往来的舟楫上,光着膀子的船夫那粗犷的唱腔远远传来。

  方济抬起头来,经过的事多了,他沉默寡言的本性虽然没有多少转变,但明显成熟了很多,他接着说道:“某无意中得到一个消息,赵上益给使牙提供了线索,负责侦办鹿头关劫案的方容于是派人重新搜查鹿头关以北的山区;

  以赵上益的性格,他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是不会向方容提供线索的。但这赃物眼下却在邛州出现,还是故意嫁祸于你,着实让人想不通,难道这本来就是赵上益……..”说到这,方济停住,自己摇了摇头。

  李侠子说道:“既然是嫁祸,郎君还是想想,自己以前与何人结有仇怨,从此处下手,才是正理。”

  李昂摇头道:“照方济这么说,赵家的可能性更可以排除了。”

  李侠子道:“做下如此大案,按常理确实会暂时蛰伏,尽可能不引人注意;但也不能排除赵上益反其道而行之,提供一些真真假假的消息,以转移官府注意;

  这样他不但可以消除自身的嫌疑,更可以借机取得方容的信任,以便了解方容侦破案件

  过程中或多或少的线索,若有不利,还可以再提供一些假消息。把方容的注意力引开。”

  “引开?”方济从李侠子的话中,似乎得到一种启示,他说道,“李先生所言,或许是一种可能,但也有另一种可能。方容对鹿头关西北的山区的搜查,已经威胁到了劫匪藏匿赃物的地方,所以劫匪嫁祸李兄,想来就是要转移方容的视线。”

  李昂也不禁说道:“不错,这次嫁祸于我的手法其实非常拙劣,我一开始就推测对方是临时起意。按方老弟所言,才能解释得通,他们既要嫁锅为什么对方会用如此粗劣的手法;

  因为他们必须尽快引开官府的视线,没有时间策划得更精巧;还有。他们主要的目的是转移视线,嫁祸给我不过是顺便为之。不管嫁祸给我能不能成功,他们转移视线的目的都达到了。”

  李侠子听了,沉吟道:“若真是如此,那这次嫁祸给郎君的行为,很有可能不是刻意选择,那要推断是谁嫁祸就难了。”

  李昂说道:“不必再猜测是谁了,只要能破获鹿头关劫案。一切自会真相大白。我这就去州衙找孙登。”

  “在下陪李兄去。”方济说道。

  李昂明白,方济这是要表达患难与共的一种方式。便也同意了。

  劫案赃物在邛州出现的消息传回成都后,方容自亲带着上百精骑直奔邛州,原本分散在各州侦察的人手也纷纷向邛州周边汇集。

  李昂和方济来到邛州衙门外时,衙门外已经满是如狼似虎的士兵,一个个携带弓箭,杀气腾腾。邛州城的老百姓见了,都远远地绕着走,生怕惹上麻烦。

  李昂看到这架势,也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经过通报,李昂和方济在两排兵士的虎视眈眈之下。进入了州衙,那感觉就像两只羔羊进了狼窝。

  到了二堂外的天井,就见一脸瘀青的冷戈手握着刀柄,大步赶出来。锵!他一把拔出大刀指着李昂和方济喝道:“拿下!”

  两边的士兵刚动,一向沉默的方济快速踏前两步,大声说道:“且慢!这位将军,某等为鹿头关劫案而来,有重要线索要向孙别驾禀报。”

  “你们本身就是最重要的线索!拿下!”冷戈不为所动,坚决要先拿下李昂收拾一顿。

  李昂拍拍方济的肩膀,正准备说话,孙登与方容双双从二堂走出来。孙登脸色非常不悦,他毕竟是邛州的主官,虽然只是代理的。

  冷戈要在这里打李昂,就是打他的脸,孙登脸有愠色的望着方容,淡淡地道:“方将军!”

  “退下!”方容制止了手下的士兵,盯着李昂道:“你就是李昂?”

  李昂不卑不亢地一揖道:“正是。”

  孙登开口道:“李昂,你有鹿头关劫案的线索禀报?”

  孙登这是在为自己解围,李昂连忙听着答道:“回孙别驾,在下确实有一些关于鹿头关劫案的推测禀报孙别驾。”

  孙登让李昂和方济进了自己的公事房,然后说道:“方将军受章仇大使委派,全权负责鹿头关劫案的侦破,你们有什么了线索,就当着方将军的面说吧。”

  李昂把方济的推测说了出来。

  “转移视线?”方容喃喃自语,他思索一番后,却冷笑道,“不错,只要说服我相信你所谓的推测,你就可以摆脱干系了。”

  李昂没有说话,方济也没有说话,因为从方容的态度已经确定,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李昂。

  孙登看了看方容,方容是代表仇章兼琼的,他不想得罪。但在此之前,他不但收受了李昂的诸多好处,还通过公孙靖宇把宝押到了吏部侍郎公孙谨身上。

  左右逢源和朝秦暮楚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在官场上,能做到左右逢源是本事;

  但如果朝秦暮楚,却是大忌。

  况且李昂在万芳楼还救过他一命。在这种情况下,孙登不得不出头了:“方将军,本官已经查明,那三件赃物,确实是李昂于临邛酒肆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十五贯钱从一个货郎手上买到的,此事有临邛酒肆的两名伙计见证。由此可见,李昂与鹿关劫案确无关系。”

  方容那线条分明的脸上,有一抹难以捉摸的淡笑,他不疾不徐地说道:“孙别驾似乎与这李昂关系不一般。”

  孙登脸色刹时大变,冷哼道:“方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官所言,句句属实。方将军若有怀疑,不妨自己去查证一下。”

  公事房里,顿时充满了火药味,双方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

  ps:一早起来肚子胃痛,捂着肚子弱弱地求点订阅,求月票!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