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深缘浅:蜜宠娇妻萌萌哒 > 第763章发生
  ?但是,不管将来再发生什么,秋白凌都坚信,他们再也不会分开。□番茄小說□網w`w`

  累了之后,秋白凌也搂着白洁蓝睡觉,两个人都没有吃午饭,佣人也不敢来打扰。

  孙玉一个人坐在餐桌前,虽然感觉有些寂寞,大儿子在公司,小儿子在陪自己心爱的女人。

  但是她却觉得很欣慰,看见白凌幸福,她才不会那么愧疚。

  因为,她曾经没有给过白凌母爱,没有给过他幸福。

  现在,既然有个女人能给儿子幸福,她当然是开心。

  秋白凌的房间里,那张大大的黑白色的床上,两个人儿相拥在一起,嘴角都有安详甜蜜的笑容。

  他们都在做着美梦,那是对美好将来的憧憬。

  但是,还是有人打扰了他们。

  “少爷!少爷!”张妈在外面敲着门。

  秋白凌微蹙着眉头醒过来,低头看见白洁蓝还安睡在他的怀中。

  他轻轻的抽出手臂,放轻脚步走到门边打开了门,“嘘,小声点,洁蓝在睡觉。”

  张妈连忙放低声音,一脸的惊慌。

  “出什么事了?”秋白凌不悦的问道。

  张妈压低声音紧张的说道:“刚才费家打了电话过来,费家出事了,希望你过去一趟。”

  秋白凌听了张妈的话,没有一点反应,他冷然道:“张妈,难道你不知道我秋家跟费家已经没有关系了吗?”

  “我……我知道。”张妈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我在睡午觉,不管什么事情都别来叫我。”

  不等张妈再说什么,秋白凌就关上了门。

  他现在什么事都不想管,只想好好的和洁蓝在一起。

  走回到床边,看见白洁蓝已经坐了起来。

  “吵醒你了。”秋白凌坐过去,替她整理着睡乱了的头发。

  白洁蓝拉着他的手,说道:“没关系的,刚才张妈说的话我都听见了,白凌,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秋白凌坐上床,将白洁蓝拥入怀中,拉过被褥盖上,“我们继续睡觉。”

  “白凌。”白洁蓝看着他,“肯定不是什么小事,你去看看吧。”

  秋白凌转过身,背对着她,“我不想管费家的事。”

  白洁蓝轻轻的摇着他的身体,“别这么冷漠嘛,好歹你们也是夫妻一场,就去看看吧。”

  秋白凌翻身坐起来,严肃的看着白洁蓝,“白洁蓝,你要是再把我跟那个女人说到一起去,我可要生气了!”

  白洁蓝轻笑了下,撒娇道:“好了,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就是。我们去楼下吧,我肚子也饿了。”

  两人到了楼下,秋家的楼下大厅就像是酒店的大堂,但是没有酒店那样的商业气息,而的是尊贵和华丽。

  孙玉坐在大厅中间的豪华沙发上看报纸,张伯站在一边,“夫人,电视里也在放这个新闻。”

  孙玉一脸愁云的放下报纸,叹了口气。

  秋白凌走过去,看着孙玉,“怎么了?”

  孙玉见白洁蓝在场,欲言又止。

  “我回避一下吧。”白洁蓝识趣的说道。

  孙玉连忙说道:“不用回避,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怕你多想。”

  秋白凌看了一眼白洁蓝,他相信白洁蓝的温柔体贴,于是对孙玉说道:“妈,你就说吧,到底怎么了?”

  “费家出事了。”孙玉说道,回过头对张伯说:“张伯,打开电视机。”

  “好的,夫人。”

  张伯拿着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电视机里还在放着费家的丑闻。

  现在网上也传得沸沸扬扬,说豪门名媛费诗依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在外面乱搞,还利用孩子嫁入秋家。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对秋白凌的讽刺语言,说他英明一世,还不是被带了绿帽子。

  白洁蓝看着新闻,再看着那些恶毒的语言,以及蜂拥而至费家门口的记者,眉头紧蹙。

  只有秋白凌,他的表情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漠。

  好像那些事情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孙玉担忧的看着秋白凌,“我看诗依这下肯定很难过,白凌……”

  “让我去安慰他这是不可能的。”秋白凌冷漠的打断孙玉的话。

  “刚才她爸爸打电话过来,希望你可以帮忙去澄清这件事。”

  “呵!”秋白凌冷笑一声,“这是事实,用不着澄清!”

  白洁蓝没有说话,虽然她爱秋白凌,但并不是盲目的爱,不是认为自己所爱的人哪里都是好的。

  秋白凌有的时候的确很无情,但是他相信秋白凌的心并不坏。

  孙玉又劝道:“白凌,媛媛现在肯定很难过,虽然他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可是这六年来,难道对她就没有一点点感情吗?我还是很喜欢媛媛的。”

  “我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让我去澄清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可能!”

  他根本不想再看见那个女人一眼。

  孙玉看了一眼白洁蓝,白洁蓝心领神会,她拉住秋白凌的手,说道:“你还是去一趟吧,这件事情对费诗依的打击很大,这会毁了她一生的。”

  “洁蓝,难道你忘记了费诗依是怎面对你的吗?她派人绑架你,她……”秋白凌打住了后面的话,他放柔了语气对白洁蓝说:“这件事情我们就别管了,那是他们费家的事。”

  “白凌,不管怎样你也看在孩子的份上吧,这件事情不仅会毁掉费诗依的一生,还有媛媛的将来,如果你不帮她们,让媛媛将来怎么能在人前抬起头来。”

  “洁蓝,你太善良了。”秋白凌有些无奈。

  “费诗依不管怎么错,她都是因为爱你,是爱情让她变成那样的。”

  秋白凌很无奈,母亲和心爱的女人都这样劝他,他还能说什么?

  他走到旁边拿起电话打给了他的助理萧峰,声音冷冽的说道:“给我查出拍费诗依跟那个男人亲热照片的人是谁,查出始作俑者!”

  他要杀鸡给猴看,让那些唧唧歪歪的人都闭上嘴巴。

  下午,秋白凌执意让白洁蓝和他一起去费家。

  在去费家的路上,他们坐车子的后座里。

  秋白凌说道:“洁蓝,如果我出面帮费诗依澄清,媒体指不定又会说些,可能会说什么余情未了。你到时候可别多想。”

  白洁蓝浅笑了一下,“我相信你,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不在乎,因为知道,秋白凌的心里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我不会吃醋,也不会和任何女人争你,但你不要以为我这是不在乎你。恰恰相反,这是因为我在乎你,爱情的基础是信任,所以,白凌,不管你做什么,都不用跟我解释,我相信你,这是无比坚定的信念。”

  秋白凌错愕的看着白洁蓝闪烁的眼眸,心里很是感动。

  “洁蓝,以后我也会相信你,我也会树立起这种信念。”

  想到上午还在为郎伟的事情责怪她,他心里就好愧疚。

  秋白凌伸出手搂住她的肩膀。

  白洁蓝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白凌,你知道吗?我为你感到骄傲。”

  “是吗?”

  “当然。”

  “为什么?”

  “你看啊,你从来都不愿意面对媒体,可是这一次,你却愿意去帮费诗依澄清,这说明你的本性是善良的。而非外界所说的心狠手辣,而且你的心胸很宽阔,有海一样的胸怀,我为是你的女人而感到自豪。”

  她又靠近他的怀里。

  秋白凌受宠若惊,他笑道:“你今天的嘴巴抹蜜糖了吗?”

  “没有啊,我说的是实话嘛。”

  “我也为是你的男人而感到自豪。”

  “为什么?”

  “因为你眼光好,而且看人真准。”

  白洁蓝先没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后,捶着秋白凌的胸膛,“臭美死了你!夸了你一下你还真得意得飞向天去了!”

  秋白凌抓住她的手,“好了,不闹了,其实说真的,我家洁蓝的心胸也很宽广。”

  “本来就是。”她得意痒痒的扬了下下颔。

  虽然秋白凌被白洁蓝说服了,但就在他们赶去费家的路上,悲剧已经发生了。

  一切,都晚了。

  费诗依终究是自己吃下了自己种下的恶果。

  费诗依,她是一个骄傲的公主,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什么委屈,所有人都尊重她,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不想的东西,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她含着金钥匙出生。

  可是,从小时候见到秋白凌的那一天气,她的生命从此就发生改变。

  在她看来,秋白凌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会拒绝她的爱的男人。

  可越是这样,她便越是想方设法的要留在他的身边。

  要说这个世界上唯一得不到的东西,那就是秋白凌。

  她用孩子,嫁入了秋家,她以为这将是永远的秘密,可是终于在这一天,一切都曝光了。

  好多媒体围堵在费家的门口。

  当父亲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父亲第一次打了她一个巴掌。

  费诗依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捂着刺痛的脸颊。

  父亲狰狞的面孔还在她的脑海里盘旋。

  他用恶毒的语言攻击她,“你真是个娼妇!我们费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

  从小就宠爱她的母亲,这一次也不敢站出来帮她说话。

  费诗依一个人回到了房间里,将门锁上。

  她不敢打开电脑上网,也不敢打开电视机,因为全世界都说着她的丑闻。

  她像是脱光了衣服被众人羞辱。

  费诗依尖叫一声,从地上站起来,她跑到盥洗室里,死劲将冰凉的冷水浇到脸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费诗依,你是个愚蠢的女人!”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歇斯底里的怒吼。

  从前她身后的光环再也不见了,她感觉自己是一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直到这一刻,她依然没有觉悟,她不认为自己有错。

  她只不过是太爱秋白凌,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事。

  “妈咪!开开门,呜呜……”秋媛在门外哭着敲门。

  她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不想听。

  漂亮可爱的女儿,是她羞辱的见证,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一切。

  费诗依的母亲过来将秋媛抱走了,门外终于恢复了安静。

  她一把将盥洗台上放着的洗漱品化妆品挥洒到地上。

  玻璃的瓶子在地上破碎开。

  她抱着自己的头蹲在地上,眼泪一颗颗的落到冰凉的地板上。

  突然,她看见了破碎的玻璃,眼里闪过一丝愤恨的神态,她拿起了玻璃碎片,放在手腕上。

  如果这个世界容不下她,那么她还活着做什么?

  秋白凌不爱她,秋白凌要娶白洁蓝,而父亲也打她骂她,全世界的人都在排斥她!没有人同情她包容她!

  费诗依绝望的看着手中的玻璃,拿着玻璃的右手有些颤抖。

  她一咬牙,死劲的用玻璃划破了手腕。

  一种锥心的痛从手腕上传来,她看着自己的血流了出来。

  盥洗台上,水也满了,泄露出来的水和地上的血融合在了一起,血水相溶着在地上流淌。

  她的眼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的绝望和恨意。

  她恨秋白凌,也恨透了这个世界。

  “白洁蓝!秋白凌!我要用我的死来惩罚你们所有人,我要你们永远记住,是你们逼死了我!”

  她傻傻的以为,她的死,会给所有人的心里留下阴影。

  费诗依闭上了眼睛。

  她以为,自己即将坠落到无敌的黑暗中,可是她却看见了一圈光圈,灵魂似乎已经脱离了她的躯壳,她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身体在不断的往上升。

  而耳边,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说着,“走吧,走吧,离开这个世界,去真正属于你的地方……”

  原来,死亡是一种解脱。

  终于,她不用再痛苦的爱着一个无法爱上自己的人。

  终于,她不用再面对所有人的辱骂和鄙夷的眼神。

  秋白凌的车子一停到费家的门口,记者们就转而围攻他,但是碍于他的威严,记者们并不敢问出太难听的问题。

  “秋先生,请问你对你前妻出轨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秋白凌脸色平静,他的嘴角扬起讥讽的微笑。

  白洁蓝担心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他轻启薄唇,说道:“我坚信,她没有出轨。”

  现场哗然一片,小小的议论声立刻沸腾开,而白洁蓝则松了一口气。

  秋白凌愿意替费诗依开脱,她真的很开心,她爱的男人,让她如此的骄傲。

  秋白凌继续说道:“秋媛是我的女儿,我跟费诗依从小就认识,她对我的爱,我想所有人都知道。”

  “秋先生的魅力我们当然是知道的,也知道费诗依一直爱着你,可是费诗依是利用孩子嫁给了你,这难道不是真的吗?”

  “当然不是真的,秋媛是我的女儿,这一点我很肯定。”

  “那么那些照片又如何解释。”

  秋白凌嗤笑一声,“追求费诗依的男人很多,而且她跟那个男人的照片也是发生在和我离婚之后,所以也谈不上出轨。这是很正常的事。”

  “那你身边的这位小姐是你要娶的人吗?”

  听见记者问道白洁蓝,秋白凌的脸色就变得阴沉起来,他冷冷的看着问出这句话的记者,“我只回答关于费诗依的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