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承两万亿 > 第二千零四十三章 结果已定?

第二千零四十三章 结果已定?

  白小升与温言都没有想到,司徒寅进入病房不过两三分钟,便叫人过来传话给他们。

  两人还有不同的对待,司徒寅让温言走,让白小升进病房。

  白小升与温言不免错愕的相视一眼,不解司徒寅如此安排,究竟是为何。

  “你去吧,我去车里等你。”温言当即拍了拍白小升手臂,低声道。

  “好。”白小升与温言点点头,随着传话之人走向病房。

  温言目送他进去,目光凝视片刻,随后转身便走,去等消息。

  进了病房,白小升看到路成安的家人守在外间,一见他都礼貌颔首致意。此间不便喧哗发声,白小升也就客客气气跟大家点点头,权当是打招呼。

  这会儿,有两名下人上前,送上手套、鞋套、无菌帽,还帮着白小升穿戴。

  按说,路成安只是脑血栓,如此防护,看似完全没有必要,但既然人家在意这一点,白小升也就顺从穿好。

  反正,前前后后也没用半分钟。

  传话之人轻轻推开里间隔音病房的门,请白小升入内。

  白小升也未多言,迈步走了进去。

  里面的病房,宽敞明亮、干净整洁,最中央是一张床,角落里还有各式各样的医疗机器。

  白小升还注意到,里间里面还有里间,是设备房。

  这种病房里,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检查,都无需出门,甚至都不需要下床。

  那张病床上躺着的,自然是路成安,他在平躺,离远了看不分明,司徒寅正俯身与他说着话。

  白小升放轻脚步走过去。

  司徒寅听到动静,回头看了白小升一眼,目光带着几分祥和,随后又转回头低声与路成安道,“那孩子,来了。”

  “让他,过来吧。”

  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正是路成安的声音,但明显的苍老虚弱了许多。

  白小升听着这个声音,不禁想起自己的奶奶李凤冠,还有夏侯启、宋楷这些对自己视如至亲的老人家,想到许久未见过那些至爱亲朋,这心中顿时泛起一阵难受感,赶紧走过去站到司徒寅身旁侧后半步。

  “路老,我来看您了。”白小升轻声道。

  病床上的老人,明显瘦削不少,不过这时候精神还是有几分的,眼神也算明亮。

  路成安看到白小升,露出一丝笑意,“你回来了,我听了你的事,很好。”

  路成安所言,是白小升在第六事业部所做那些事。

  “第六事业部已经全无问题了,您放心。”白小升轻声道。

  路成安缓缓眨了下眼,算是回应。

  “方才,司徒寅先生跟我说了,家里出了事,摩根下午要面临七副董表决会。”路成安沙着嗓子道。

  “关乎事件细节我尚未提,时间不够,我只说是你与温言发起的这次会议,你们与摩根这次怕是不死不休了。”司徒寅在旁边淡淡道。

  “不死不休”这四个字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却足以体现事态的非常与严重。

  白小升略一沉吟,笑着与路成安道,“路老,这件事你无需多想,等您出了院,我再与您慢慢说。”

  这是司徒寅先提及的,白小升就算说出其中难处也未尝不可,可他依旧只字不言。

  司徒寅轻轻一笑,看着路成安道,“老路啊,看看,又是一个扛事的,像不像老董事长。”

  路成安凝视白小升,露出一个笑容,慈祥无比。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轻轻敲门提醒。

  司徒寅一笑道,“这么快就过了六七分钟吗,看来咱们这次交流也得抓紧了。”

  病床上的路成安慢慢眨动眼皮,算是同意。

  虽说路成安是脑血栓,但反应不至于如此,这么短时间就陷入疲乏。个中原因,白小升还真了解过,是路成安的医疗团队用了一种新药,效果好,但相应的副作用就是易于疲乏,见客不能超过十分钟。

  当然,后期还是会有所改善的。

  白小升眼见路成安看向自己,司徒寅也看向自己,俩个老人的目光皆有深意。

  白小升不由心中一奇,看向司徒寅询问道,“司徒先生,是有什么事吗?”

  ……

  另一边,温言坐在自己车里,手中端着一杯红酒,一边心不在焉地喝着,一边往窗外看。

  他已经在这里等白小升约莫二十分钟了,算下来,白小升进病房都已经差不多十分钟了。

  “也该回来了才是。”温言忍不住喃喃道。

  毕竟,路成安先生探视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

  就在这时,温言忽然瞄见了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坐直了身子,眯眼确认。

  真的是白小升。

  温言顿时欣喜,放下酒杯,等白小升过来,亲自给白小升打开车门。

  白小升钻进车里,坐到温言身边,不言不语,不过神情有一抹古怪。

  “开车,回公司。”温言当即吩咐自己司机,然后看着白小升问道,“怎么搞的,你看着有几分心不在焉啊。”

  白小升回了回神,对温言露出一个笑容,“没什么。”

  “没什么?”温言不由得侧了侧身,打量白小升问道,“司徒寅先生叫你去病房,说了什么?”

  “总共也没有说上二十句话。”白小升迟疑一下道,“不过却提了一件让我意料不及的事……”

  “是什么?”温言那么个沉稳的人,都被白小升这话弄得有几分好奇,追问道。

  白小升神情透着一抹古怪,看他道,“我也想跟你说。不过司徒寅先生交代过,下午那场会议前,让我保密,便是至亲都不能讲。”

  温言一愣,诧异的看着白小升,“这么神秘?”

  “不过你若非要知道的话……”白小升试探道。

  温言直接打了个禁止的手势,笑道,“我没有那么急不可耐想知道一切,况且这是司徒寅先生的吩咐,我能理解,我不问了。”

  顿了顿,温言试探道,“跟下午的会有关吗?”

  白小升看着他,露出一个由心而发的笑容,“利好!”

  温言见状,心中一喜,“那就行。”

  接下来,温言不再多问半个字,白小升也没就此事多说,俩人乘车回了总部,一道去吃午饭。

  实际上,来回跑了趟医院,都快到了两点,俩人才吃上午饭,下午三点便是那场副董级的表决会,时间算下来已然是很仓促了。

  吃过饭,温言便与白小升道,“我得回去准备准备,一旦在会上要是风向不利,我好可以用备好的说辞来说动那些摇摆的副董。”

  白小升顿时点头,温言便与他分开。

  白小升也回了自己的住处。

  等再见到林薇薇、雷迎,白小升只说中午与温言一道去探望了一番路成安副董,其他的并未多说。

  既然答应了司徒寅,便是至亲都不吐露一言,那他就一定照办。

  接下来的时间,白小升就在自己房间的客厅里静坐着,等待着。

  林薇薇、雷迎俩人不免奇怪。

  按说以白小升的心理素质,就算等待会议结果,也决不至于什么都无心去做。

  所以在俩人看来,白小升这会儿不太像是在等会议的结果,似乎是在等别的什么。

  至于等什么,白小升没说,他们也忍着好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便到了两点半,白小升都看了几次时间。

  林薇薇终于是有几分耐不住了,询问白小升道,“小升哥,你怎么有心事似的,有点心神不宁啊。”

  白小升稳了稳神情,一笑道,“我没事。”

  说是没事,在接下来的一刻钟内,白小升又至少看了几次时间。

  林薇薇、雷迎面面相觑。

  白小升也察觉自己有几分心浮气乱,顿时合上双眼,有几分老僧入定的架势。

  不过,他才闭上眼没多久,一阵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林薇薇照例想起身去开门,却看到一个身影已经弹起身,飞奔门口,连旁边的雷迎都愣愣地端着茶杯,目光追随。

  林薇薇这才看清楚,蹿出去的是她的小升哥,顿时有几分瞠目结舌,看看雷迎。

  雷迎耸了耸肩,喝了一口红茶。

  ……

  白小升拉开门,外面站着一个人,神情毕恭毕敬,面带笑容,双手捧着东西。

  白小升看到对方,看到对方手里的东西,不由得展颜一笑,几日来的烦心忧愁在这一刻似乎烟消云散。

  而此刻,在白小升的脑海之中,响起了红莲的清脆的“声音”——

  “情况变化,任务,取消!”

  此时此刻。

  在集团另一间会议室里,摆放着两排单人沙发,每排四个。

  在两排沙发的一端,独立放着这一只单人沙发,面朝它们。

  这就是七大副董的内部表决会,七张沙发椅是七大副董位子,外加一个监督者,单人沙发是主持者之席。

  眼下不到十分钟便要召开会议,七大副董除了路成安外,包括摩根副董已经到齐了。

  虽然路成安不能来,但是他的席位犹在,这安排也是一种尊重。

  白宣语、温言还未到。

  摩根坐在那里,脸上挂着浅淡的笑容,倒是显得不慌不忙,颇有几分气定神闲之态。

  这与之前他那份狼狈不堪,甚至当众又哭又叫之相,简直判若两人,谁都看得出他似乎有了底。

  李韵元盯着摩根副董甚是来气。

  摩根这混蛋,真是仗着白宣语这个代理董事长的庇护,变得有几分有恃无恐!

  瞧着就恶心!

  李韵元看看身边两位副董,他已经联合两人,定要让摩根受到应有的惩罚。

  不过,李韵元目光随后落到与摩根同排的两个副董身上,眉头微微皱了皱。

  那俩人正面带笑容低声交流,方才他们甚至与摩根都友好招呼。

  风向,有几分不对!

  李韵元何等敏感,顿时察觉那俩人的态度似乎不在自己这边。

  若真如此,能参加表决的五大副董,便只有他们三位意见坚定统一。

  到头来,怕是摩根会逃过严惩!

  这让李韵元十二分地心里不爽。

  好在,李韵元身边那两位副董,与他倒是同仇敌忾,一样看着对面三人在运气。

  就在这时,门一开,白宣语与温言先后入内。

  “各位副董都到了。”白宣语与众人客气打招呼。

  “宣语董事长!”摩根副董一见,脸上浮现笑容,抢着与白宣语热情道。

  李韵元看得来气,鼻腔中轻哼一声。

  其他人见状不由得相视一眼,也与白宣语打过招呼。

  温言也与众人见过了礼。

  随后,众人再度落座。

  白宣语环视众人,沉声道,“今天这会议,各位副董清楚,我也不多废话。咱们呢,也不耽误时间,毕竟眼下集团处于特殊时期,非常的忙。表决完有了结果,还得仰仗着各位护佑集团渡过此劫。”

  在座副董默默点头。

  “那开始吧。”白宣语道。

  气氛顿时一凝。

  随后,李韵元当仁不让打破沉默,“摩根所犯之事,在座各位都知道,我就一句话,‘集团难容’!我以为要从严从重处罚,绝不姑息!”

  李韵元一上来就把刀架在摩根副董脖子上,后者瞥向李韵元,眼眸微眯,不善的光辉闪烁,随即也浮动一抹冷笑。

  “我同意李韵元先生的意见!”一位副董道。

  “我也同意!”又一人道。

  一下子,同意从严处罚摩根副董的人数,就达到了三人。

  不过接下来,那边俩位副董却是沉默了。

  李韵元顿时皱眉看向那俩人,其他人也把目光汇聚过去。

  温言看在眼里,暗暗吐出一口浊气。

  担心的,还是来了!

  “两位的意思呢?”白宣语淡淡问道。

  一位副董挤出笑容道,“李韵元副董,还有你们两位副董,你们这个决定是不是草率了些,摩根副董可与你我一起辅佐老董事长起家的,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那是多少辛劳功绩,怎能一下全抹杀了。从严处罚……过了点,我看折中一下好吧。”

  另一位副董也道,“况且这个时间节点,集团不能再有不利消息放出了,更别提是涉及一位副董,对集团大大不利啊!”

  这俩人一个打亲情牌,一个打大局牌,摆明了就是不想赞同。

  李韵元见状,不由得目光一沉,缓缓道,“这道理究竟如何,咱们在座的都清楚,不用多说了。那你们二位是铁心,要保下摩根咯!”

  “顾念恩情是老董事长一贯作风。”

  “为了集团也不能在这关头任意而行啊。”

  那俩人倒是坚决。

  李韵元冷声道,“废话不需要,咱们表决吧!”

  这会议,不是打嘴仗的,结果才重要。

  一举手表决,三票对两票。

  这结果让摩根副董甚至浮现出了笑容,让温言拧起了眉头。

  “这么快便有了结果,很好。快些结束,也方便开展工作。”白宣语淡然看向温言道,“这件事你那么上心,我看就由你来宣布结果吧,温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