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后唐帝女传:半城烟沙 > 第一百六十八章河套之行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河套之行下

  墨予愣了愣,不知如何是好。他看到这里聚集着如此多的人,深受震撼,心里不能平静,眼眶还湿着,结果,任丘他们也真是够简单直接的,一下子打乱了墨予的心绪。

  他来之前,倒是没往这方面想,不过,这些人提出的要求也不过分,毕竟自己就这么冒出来,只有潞王爷打包票也是不行的。

  李从珂上前打圆场,原来,他先前已答应过这几个首领,会让墨予给他们验。

  元墨予笑了,他大义道,行吧,你们尽管验,我配合!

  任丘道,要证明自己是元家血脉,并不难,元将军的右手中指指甲盖的月牙下方,有一颗黑色的小痣,他临终前曾托人写信任丘,他这个孩儿手上也有。

  任丘展开手中一封尘封多年的信,元墨予情不自禁伸手想去接,那任丘反手扣住墨予的手,卡住,拖到自己眼前。

  那一刻不用仔细盯着就能看到的小痣让任丘和其他几个同伴激动地互视一眼。

  任丘轻轻放开手,为自己的无礼抱歉。他说,元家胎记世代相传,就在后颈正中往下的位置,是一枚叶子般的印记,若墨予公子此印记也符合,那便是元家血脉无疑。

  元墨予从不知道自己背后是否有印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下了自己的衣裳。

  李从珂也不由得紧张了。

  任丘等人上前去,仔仔细细盯着墨予的背部看着,突然,他们齐齐跪地,大呼,真的是将军的儿子!

  众将士激动不已,一大片陆陆续续跪地大呼老天有眼!

  任丘含泪不起,元墨予一个年轻人,哪里受得了这么多长辈的跪拜,他急忙扶起众人,又振臂高呼,请大家都起来说话。

  任丘起身后,哽咽说,公子,我们总算找到你了,将军,当年死得太惨了。

  元墨予沉重地说,都怨我,知道自己身世太晚。叔叔,墨予心中有恨。

  任丘看着墨予,又看着潞王爷道,

  将军和先皇,都是死在李嗣源之手,当年,听闻先皇和将军惨死,将士们悲痛不已,李嗣源对我们想赶尽杀绝,不得已,为了保存实力,众将士不得不归田隐居。然,我们没有一天忘记这血仇,可李嗣源已死,他把江山交给了李从厚。

  我们,绝不会让李嗣源的后人稳坐这皇位!

  元墨予叹口气,这,并非他本意。他看了一眼李从珂,眼前这个男人,虽以前听起来李嗣源感情笃深,但毕竟是养子,想必一路也受到许多非议与鄙夷。他这么多年筹谋,征战,不卑不亢,也算个可堪帝位的男子!

  若这江山一定要易主,那么……

  任丘心如明月,这把人聚集到潞王的地盘,一定是潞王的意思,潞王的人陆续送来了粮食衣物,棉被,帐篷,这才能使得这么多人在河套等待一些时日。而且,墨予又是他找到的,想必墨予也有支持潞王之意。

  他说,公子有何指令,我们定当遵从。听闻,虎符在公子手中,这便好办。

  墨予下意识地摸摸胸口。

  李从珂的人已张罗好一个大军帐,他见状,打断道,大家进来说话吧。

  任丘已是急不可耐,他等这一日太久,太久了!

  刚入帐落座,他便继续道,公子,可否借虎符一阅!

  将士们只听从虎符调动,这是先皇和元将军下的死规矩。

  元墨予深深吸了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他缓缓,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对青铜虎符。

  面前的三位将领见过这对户符无数次了。

  青铜虎符的尾巴骄傲的翘起,颤抖着彭过这对虎符,几个大男人泣不成声,磕头跪拜。

  看到他们顺利的认了主儿,李从珂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他伸手召人上了酒菜,请大家共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