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冲天斗神 > 第一百一十节好事
  这汤药的感觉很不错。至少,东方鹏是这样认为。

  肚子里暖烘烘的,就像数九寒天里的烧刀子,虽然刺口,却足以暖身。不用烤火,也觉得有股热流从骨髓深处释放出来,沿着经络血脉在身体各处来回游走。你绝对不会认为这东西有毒,或者是对自己身体造成伤害。毕竟,个人感官再清楚不过,那种压抑着身体,长达数百年一直牢牢束缚着体内灵能的无形控制,在汤药入腹瞬间终于变得松动。就像患有多年不举症状的病人,突然之间看到了岛国影视特产,下面软塌塌的东西不顾一切变得强横起来……那种突如其来的冲动,足以使病人热泪盈眶,不顾一切狂呼呐喊“老子不是软根根,老子不是废物!老子……很硬!”

  是的,废物!

  在过去的几百年时间里,东方鹏曾经很多次产生过类似的念头。灰脊腐虫之毒是如此剧烈,牢牢捆缚着他的灵能,即便身为元婴修士,也彻底变的与普通人无异,修为更是急剧下滑。现在虽然体内毒性已消,东方鹏的实际修为,却也滑落到了元婴第三层。

  听起来很是令人难过,东方鹏却为之狂喜,忍不住连连放声大笑。

  “好!好!好!老夫终于解脱了,终于解脱了!哈哈哈哈!”

  除了当事人自己,没人能够体会被剧毒压制的那种绝望。就像突然遭遇横祸导致身体残废,无法正常行走的断腿者。往往会选择自杀。因为他们无法面对,也不敢尝试无法行走的困难日子。那很痛苦,非常可怕。与其从健康人变成一个废物。不如自行了断,一死了之。

  东方啸和老仆东方清明一直站在旁边,看到脸上全是狂喜的家主东方鹏激动亢奋,东方啸也觉得难以自持,左手张开,右手握拳,不断相互撞击着。东方清明却转过身。在没人看见的角落里偷偷擦了擦眼角,深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来。对着面带微笑的杨天鸿恭身跪下,认认真真,连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举动提醒了帐篷里外附近所有的东方世家成员。无论家主东方鹏,还是身份地位的仆人侍女。不约而同转身面对着杨天鸿。齐刷刷跪倒下来。

  杨天鸿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没有慌乱,而是端坐在椅子上,微笑着受了众人三拜,然后站起身,搀扶起距离最近的东方鹏,很是诚恳地说:“我不过举手之劳,东方家主您实在太见外了。”

  “不,不。不,这是必须的。”

  东方鹏苍老的脸上全是严肃。他紧紧握住杨天鸿的手,语调和声音前所未有的凝重:“当年我中毒之时,曾经对天发誓:若是谁能解除老夫身上灰脊腐虫之毒,东方世家上上下下任其差遣。若是想要金银,东方世家愿意拿出他想要的任何数目。若是想要丹药法宝,只要是东方世家力所能及,他都能得偿所愿。此话并非虚言,以我东方世家的底蕴和财力,即便是毫无资质的普通人,也足以全力供养,令其在有生之年成功筑基。”

  说这些话的时候,东方鹏眼睛里释放出强大而精明的目光,整个人显得强势无比,再也不是之前那个连走路都脚步虚浮的蹒跚老者。

  这就是元婴修士的特殊威压。在归元宗,除了师傅和宗主,也只有宗门里那些长老,才能让杨天鸿产生类似的感觉。

  东方啸也走上前来,认真地说:“杨公子,此前是我不识真人相,言语上多有得罪,还请您海涵。我东方世家从不食言,家父身上剧毒已解,东方世家的承诺无论任何时候都会生效。金银珠宝、灵丹妙药、功名地位,这些东西您可以任选一种。如果杨公子您在楚国呆的不是很开心,我东方世家也可以帮助您改换门庭,选择另外一国安身。当然,您现在拥有的官职地位,都不会有所变化。”

  杨天鸿觉得身体微微一震,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内心却充满了惊涛骇浪。

  天下大小国家多达上百。其中,秦、齐、燕、楚、韩、赵、魏七国,乃是最为强大的代表。

  楚国甲兵数量超过八十万,疆域广阔,东面临海,北部草原,南面蛮荒,西面与盟友赵国相连。放眼天下,如此强横的大国寥寥无几。就连号称最强者的秦国,也不得不对楚国放低姿态。

  修炼者对世俗没有任何兴趣。这句话放在东方世家身上,显然不太合适。东方鹏已经是元婴境界,对世俗的控制力却丝毫没有减弱。准确地说,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修炼一途,不仅仅只是静修打坐那么简单,入世历练,才能明白更多人生疾苦,感悟天地法则。

  杨天鸿很想问一句:东方世家究竟有多强?

  他当然不会傻到把这种问题直接说出口。对于东方世家应该给与的报酬,其实早在东方啸派出骑手前往豫州买药的时候,杨天鸿就已经考虑清楚。

  他脸上带着诚意的微笑,认真地说:“灰脊腐虫之毒并不难解。说穿了,这不过是个对外来事物理解和探究的过程。就像世俗之人都觉得修炼之道神秘而困难,可一旦真正身涉其中,就会明白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玄妙。一切,都在于一个“缘”字。”

  东方啸摇摇头,用力握紧了杨天鸿双手:“杨公子千万不要妄自菲薄。道理虽是如此,可实际做起来,却是千难万难。以我东方世家的财力和实力,在天下间反复寻找了好几百年,仍然无法找到关于灰脊腐虫的任何线索。您说得没错,那副汤药的材料根本不值一提。可是,在神医看来。消除病痛不过是举手之劳。对于病人,却是恨不得自杀身死而彻底缓解的痛苦。”

  东方鹏朝前走了几步,一边感受着体内尚未发散完全的药力。一边笑道:“杨公子说得不错,既然你我有缘,老夫就为你永远解决那卢家。区区八百万两银子而已,根本不值一哂。大恩大德,东方世家必报。”

  “不,与京城卢家之间的事情,还是由我自己解决。”

  杨天鸿否定了东方啸的说法。他言语诚恳:“我与东方家主只是路上偶遇。即便您换了一个身份,只是普通人,我也一样会施以援手。写出那副方子的时候。我可从未想过什么报酬。此事就此打住,再也不要提。若是东方老丈与公子再要喋喋不休,小子我即刻转身就走,当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

  他的态度是如此坚决。言语之中没有丝毫商量余地。东方鹏父子很是惊讶。相互对视着,却没能从彼此眼睛里找到答案。

  杨天鸿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淡淡地说:“不是每个人做事情都需要获取报酬。”

  东方啸微微皱眉:“圣人曾经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杨公子还请恕我直言,你的话,似乎与圣人之言有所违背。”

  杨天鸿平静地说:“圣人是人,我也是人。为何圣人所说就是金科玉律?我说的话就无人理会?在下曾经读过一本书。书中记载了一位叫做“雷锋”的奇人。此人家住何地已经不可考,他平生最大的喜好。就是帮助他人。乡间邻里若有困难,此人总会给予帮助,而且从不收取报酬。他曾经救助落水孩童,为邻居修补房屋,老弱人等若是无力打水做饭,他总会主动帮忙。此人一直活到九十九岁。终其一生,虽然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却也当得上“英雄”二字。在那本书上,有一句话,足以概括雷锋此人生平。”

  东方啸连忙问道:“愿闻其详。”

  杨天鸿淡淡地笑了:“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停顿了一下,杨天鸿继续道:“我宁愿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也不愿意彼此之间的交情建立在金银俗物之上。须知,酒肉朋友欢乐多,危难之时见真情。还是那句话,若是东方家主执意要有所报酬,那么就当我们从未见过。”

  一时间,帐篷内外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如有所思,望向杨天鸿的目光,也多了一些非常特殊的尊敬成分。

  良久,东方鹏才缓缓点头,抱拳行礼,神情凝重地说:“受教了。圣人之语,果然并非天地间永恒的存在。杨公子,此前多有失礼,还望不要见怪。不过,我东方鹏受你恩惠,必当有所报答。无论如何,东方世家都欠你一个人情。以后若有需要或是差遣,东方世家无敢不尊。”

  东方啸眼睛里全是热切:“杨公子,你我一见如故,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要与你结为异姓兄弟,不知意下如何?”

  杨天鸿谦和地笑着回礼:“那么,天鸿少不得还要称呼阁下一声兄长。”

  ……

  八百万两银子,是一笔数目很大的钱。

  即便是楚国一年的税收,也不过数千万两银子。

  “富可敌国”绝对不是空虚幻想出来的词汇,而是在现实中有着依据。

  杨天鸿此前就听说过东方世家。很多富有远见卓识的人,从不会把所有鸡蛋都装进同一个篮子。修炼和世俗,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天地规则成为两界之间任何力量都无法逾越的巨山。因此,把家族力量分为修炼与俗世两部分,的确是非常高明的做法。

  想要做事,必须有钱。

  想要飞升,必须修炼。

  这就是俗世与修炼的基础。

  东方世家的影响力很大。可是具体大到何种程度?杨天鸿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没有任何世家会显露出全部实力。想要知道,就必须更多更频繁的接触。

  对于自己完全陌生的东西,人类通常只会表现出两种状态:其一恐惧,其二好奇。

  雷锋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物。虽然他从未做过堵枪眼炸碉堡之类的壮举,但杨天鸿一直认为。雷锋才是平凡世界里真正值得敬佩的英雄。

  好吧!“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这句话不是写给雷锋,可是在这里。在这个修士与凡人共存的世界,杨天鸿认为此话很适用于雷锋。

  做好事不留姓名的高尚人物,杨天鸿目前还没有遇到过。他极力在东方父子面前扮演这一角色。对于长期行善者,东方父子必定会觉得陌生。他们不会对杨天鸿感到恐惧,只会觉得好奇。而这种感觉再进一步,就会随着杨天鸿诚恳的言语,谦逊亲和的态度。转化为更多的善意。

  能够随随便便拿出八百万两银子的人,都拥有丰厚身家和庞大势力。

  银子终究是死物。若是与这样的人结为朋友,日后得到的好处。肯定远远大于八百万两银钱。

  杨天鸿不傻,他很精明。

  得到东方鹏一句“欠你人情”的承诺,就是整件事情最大的报酬。

  何况,其子东方啸也因为之前言谈。觉得杨天鸿品质优秀。值得相交。否则,断然不会提出两个人结为兄弟。

  这比单纯把药方卖出去好多了。

  在另外一个世界,有这么一个故事。

  两个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遇到了一位癌症病人。医生甲性情冷淡,按部就班开方抓药,让病人按时接受化疗。医生乙为人热情,经常出入病房,时刻关注病人的安危。两位医生的工资待遇都一样。上下班时间也没有什么差别。然而,病人却从医生乙身上感受到关心和照顾。对永远坐在诊室里的医生甲只是敬而远之。

  癌症病人有一个女儿,长得很漂亮。病人自治时日不多,思来想去,觉得身边只有年轻的医生乙才看得上眼,于是把女儿嫁给了医生乙。临终前,病人嘱托身边的朋友,一定要对女儿和女婿多加关照。

  这个病人不是什么富豪,也不是什么身份显赫的大人物。可是终其一生,他多少也有几位做官的朋友。人死为大,朋友之间也就存了帮忙的意思。渐渐的,年轻的医生乙在医院里得到了几次机会,先是进修,然后升职。他本人热情谦和的态度也受人喜欢。十年过去了,医生乙已经成为了副院长,而性格冰冷,技术上与他区别不大的医生甲,仍然还是呆在原来的科室。

  很多自命清高的人往往看不起那些钻营者。但他们从未想过,这其实只是各自不同的生活方式。很多人仇富,却从未想过富人的钱财也是辛辛苦苦积攒下来。“若想人前富贵,就必定人后受罪。”很遗憾,人们往往只会看到目标衣着光鲜的一面,却对目标承载的辛劳与磨难视而不见。

  ……

  黑森山脉就在前面。

  灰脊腐虫之毒困扰东方鹏数百年之久,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彻底清除。临时营帐就设置在路边,东方鹏也许还要在这里呆上很长一段时间,消化药力。

  商队里多了一个东方啸。

  年轻人总是闲不住。

  当然,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东方啸都与“年轻”这个词扯不上关系。他的外表至少超过三十岁,走在街上,也很少有妙龄女子注目观望。在这方面,杨天鸿倒是的确要比他更有优势。

  “贤弟,你为何想到要来着黑森山中捕捉荒兽?”

  “贤弟,荒兽可不是普通野兽能够相比。那东西很恐怖的,我家里就养着几头,发起怒来的时候,根本翻脸不认人,就连每天喂食的仆役也会吞下去。”

  “贤弟,若是你缺钱用,为兄到是可以帮衬一二。我平生最恨那些坐地起价的奸商。你说的那卢家真正是该死。等为兄这次回去,就让人好好查查这卢家的底,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不在父亲身边,东方啸显得很是活跃,话也多了起来。杨天鸿问了以后才知道,东方啸的确比自己年长,而且还是两个男孩一个女孩的父亲,家中有两妻子八妾。

  杨天鸿顿时感觉后背冷汗淋漓。在这方面,自己和东方啸之间还真是没有什么可比性。

  已经进入了黑森山的地界,远远的,看见前面两百多米位置聚集着一群人。

  大路在这里就到了尽头,一口井矗立在路边。井沿用青石砌成,井口很大,足以容纳直径超过一米的大型木桶。

  黑森山属于蛮荒之地。类似的地方,在天下间还有很多。据说,当年共工氏撞断不周山,引发了地火喷溅,很多地块就此被污染。虽然女娲保住了人类血脉,却无法对这些地方进行净化。久而久之,特殊环境也就孕育出了荒兽这种东西。由于荒兽血脉特殊,其中一些物种甚至带有剧毒,因此,黑森山脉内部的一切水源都无法被人类饮用。

  当然,若是不怕死的勇士,倒也可以进去尝尝。

  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先例。不少脑子一根筋的家伙就是不信邪,结果在黑森山中喝下溪流涧水,有人当场被活活毒死,还有人干脆变成了半人半兽的怪物。(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