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曹魏之子 > 第五十三章 西凉危局
  “刘璋有些反复,之前本来是打算投降议和的,如今形势一变,这个胆小的家伙立刻又恢复了观望的态度,那刘巴如今躲在青楼内,每日醉生梦死,什么人都不见。”许攸说完,将手里的几份谍报都扔在了桌上。

  袁云坐在曹昂身侧此刻只是在挠下巴,他现在对于胡须很在乎,因为柳依依一直在这方面笑他,说他怎么看都还是个美少年。

  所以为了这个老婆的癖好,袁云就在努力的蓄胡须,可是不管如何刮,还是没见起色。

  “马超此人骁勇异常,加之他与羌人的关系,终究是一个大患,更别说其他军阀也掌握了大量兵马,西凉接下来必然会生出兵乱,主公还是要早些准备才是。”钟繇说完,便开始与几位年轻的幕僚耳语了几句。

  袁云这时又开始摸自己的腹肌,之前锻炼出来的形状虽然还在,但是与那些军中猛人比,实在差了很多。

  这么想着就是一笑,当初还想学习轻功,石沉就竭力反对,如今回想确实没错,他袁云当真不是练武的材料。

  “赵云将军如今三战三捷,将刘备的荆州兵逼的只能后退,主公进入荆州一百里的想法基本实现,但是曹洪的防御工事却进展缓慢,所以我们洛阳的火药军士卒还无法回撤,这也导致洛阳能调用的军伍十分紧缺,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让一些刑徒加入军伍?”卫觊建议才提出,就被几名新晋的年轻幕僚反对,甚至有人拿当年秦二世而亡出来作伐。

  袁云这时稍微扫了眼几位眼生的幕僚,之前没有见过,估计都是近期加入的,而且他们确实如许攸所说,每人都是一脸的血气方刚,急切想要立下大功的模样。

  只是这个时候袁云依然没把注意力放在会议上,他现在开始观察起了面前这张大圆桌,之前跟曹昂讲过关于圆桌骑士的故事,没想到曹昂这个在封建等级制度下长大的人,竟然立刻就实行了,还觉得此法对于笼络人心,实在有很大的潜移默化般的作用。

  “如今洛阳不缺装备辎重,却少了士卒,西凉眼看就要乱了,但是张辽将军的长安兵马却还要提防益州的刘璋,轻易无法调动,所以西凉地界依然只能依靠张颌将军那一万士卒,这实在让人担忧。”贾诩说话的时候,不时的用眼睛瞟袁云,见对方似乎不为所动,不由皱了皱眉。

  袁云不是没有听见贾诩的话,只是他此刻也没有任何办法,没有足够的兵力,这本身就是无解的事情,所以现在发言也没有任何说服力。

  曹昂也瞧了一眼袁云,见他对于会议似乎不怎么在意,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毕竟之前答应了他,后面就不让他带兵了,现在要是提出要求,总有种出尔反尔的感觉。

  只是如今洛阳可以抽点的兵卒实在太少,将领更是稀缺,他曹昂自己又接到诏令,需要去许都上朝,这种时候只能依靠袁云来防范西凉即将发生的兵变。

  这么想着,曹昂只能暗自一叹,然后将眼光挪向了许攸,毕竟现在洛阳城内,许攸算是最常去袁府做客的人,他应该也与袁云好说话一些。

  许攸见曹昂的眼神过来,只能报之苦笑,不是他不想帮曹昂这个主子一把,而是刚才进入府衙前,就被袁云警告了一番,今日不管如何,他许攸都不能站出来。

  袁云自然也看到了曹昂与许攸的眉来眼去,这种时候他也知道躲不过了,所以只能站出来说道:“世子再给我些时间,不是我不能领兵出征,实在是这方面不是我的强项,你们也不放心让我自领大军吧?”

  “袁侯带兵是肯定不行的。”许攸赶紧接道。

  “袁侯治军不严,张辽将军就说过,绝对不能让你自领一军。”贾诩补充道。

  “袁侯马上不能战,马下又太过宽松,确实不适合领军。”钟繇再补一刀。

  轮到卫觊正要发话时,袁云已经气歪了鼻子,于是抗议道:“你们到底是打算让我领军,还是打算来嘲笑我?”

  曹昂这时总算放下了担忧,呵呵笑道:“云弟虽然不善领军,但是这也只有我们知道,你恐怕猜不到,在西凉军中,你可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存在,尤其是马超对你忌讳甚深,如果号称是你来领军,相信必然可以震慑对方,只要能拖住马超一时半会,待我从许都返回,自然一切都可化解。”

  袁云完全一脸的懵逼,他的名号何时可以威震西凉了,这实在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钟繇见袁云迷惑,于是解释道:“西凉人最重战功,对英雄更是十分崇拜,袁侯在北方挫败乌丸人,这次又在新野与汉中扬名,加之最早你带兵攻克张鲁占据的安定郡,所以威名早就在天下震动了,何止是西凉地界。”

  袁云撇撇嘴,道:“对付乌丸的是张辽将军,对付新野和汉中的是赵云,至于攻克安定郡,马超应该最清楚,最大的出力就是他们西凉的士卒。”

  钟繇呵呵笑了一声,继续道:“可是这些战斗都是袁侯作为主帅,别人自然是把功劳都记在了你的头上,加之西凉本来消息就闭塞,所以他们全当了是袁侯一人之功。”

  袁云这会除了嘴角抽动,也只能认了,他最不想要的就是战功,因为这个时代你战功越大,证明你就越能打,越能打你就越会被派遣上阵,这简直就是个最可怕的循环。

  现在好了,他袁云的名头都能震慑马超了,想不上阵都难了。

  倒霉催的,袁云暗骂一句,这才拱手对曹昂说道:“世子容我考虑一日,明日后再来答复。”

  曹昂见袁云似乎有了计较,自然高兴不已,刚想点头答应,却听身边一位年轻的幕僚不悦道:“袁侯既然是勇冠三军的人物,为何却如此拖泥带水,为洛阳出力乃是我们每人的责任,这般推诿实在难看。”

  袁云听对方说完,脸上没有一丝变化,因为只看对方如此大义凛然的模样,就知道他就是在作态,无非是想在曹昂面前表现罢了。

  这么想着就觉得之前许攸担心的不无道理,如今在曹昂的刻意鼓励下,洛阳确实涌现了一批年轻的才俊,这些人也因为年龄的关系,所以各个急于表现,毕竟他们是后来人,如果想日后在洛阳扎根,不赶紧立功是肯定不行的,否则一辈子都会被洛阳缔造者的老家伙们压着。

  在这种心态下,急于表现,时刻表现,就成了这些新幕僚的共同特性。

  “这位兄台何许人也?”袁云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

  那人立刻义正严辞的回道:“在下张默,乃是主公帐下幕僚。”

  “可有官职在身?”袁云再问一句。

  张默轻笑一声,道:“袁侯莫要胡乱给在下定罪,参与这次会议乃是主公邀请,非是张默越权。”

  袁云点点头,然后走到了张默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的模样,然后又大致比较了一下两人的身高,最后终于作出一个肯定的神情。

  这时贾诩立刻明白了袁云打算做什么,只是离着有些远,已然知道来不及阻止了,所以干脆就选择闭上了眼睛。

  果然,袁云打量完对方的身板,发现比自己矮一个脑袋后,毫不犹豫的就一个大拳头挥舞了过去,那张默完全没想到这位袁侯如此大胆,敢在众人面前揍自己,所以根本就没什么预防。

  这一拳瞬间将他揍得飞起,口中几颗牙齿也随之飘出,鲜血更是溅满地板,张默被一拳直接揍得摔倒在地,依然是满脸的不相信。

  就在众人都在吃惊袁云拳头的威力时,只见他竟然从右手四根指头上取下了一个金属拳套。

  将拳套上面的血迹抹干,袁云才对着张默冷笑道:“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啊,没规矩。”

  张默愤慨异常,平日他因为有曹昂的关照,自然是春风得意,哪里受过这种耻辱?

  只是揍自己的毕竟是袁云,洛阳真正的实际缔造者,于是张默压下心中火气,沉声问道:“袁侯伤我张默可有理由,如若是无凭无据,又至法度为何物?”

  袁云轻蔑一笑,然后笑眯眯的回道:“我胡作非为也不是第一次了,你难道才来洛阳不久吗?”

  曹昂这时只能苦笑,他最是了解袁云,刚才也确实是自己这个幕僚在积极表现,只是却选错了目标,袁云的胡作非为也确实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此想着倒是心中一暖,当年袁云在他手下做事时,不就是如此模样吗?

  “张默退下,你今日对袁侯无礼仅仅是挨了一拳,这就该庆幸了,要是袁侯真要治罪于你,便是一条以下犯上,就可以当场斩杀你了,因为袁侯毕竟是朝廷分封的宣威侯,了不是我曹昂幕府的官僚。”曹昂说完,便招呼了另外几个年轻的幕僚,开始上前扶人。

  那张默这时才猛然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只是过去一直都见袁云在曹昂的幕府活动,就错误的以为对方也如自己一般,受曹昂所领。

  其实对方完全就是洛阳最独立的存在,从官方来说,袁云与曹昂乃是同级的。

  袁云没在理会张默,而是再次抱拳对曹昂笑道:“明日再来答复刚才的事情,世子且耐心些就是了。”

  曹昂见袁云说的郑重,已然猜到他定然是有了什么办法,不由心下大喜,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袁云这时突然又回头看了眼张默,然后冷笑道:“以后在洛阳你肯定很难混了,本侯奉劝你一句,早些离开才好。”

  说完袁云这才与一众人道别,然后离开了曹昂的府衙,现在他急切的想要去马钧的作坊走一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