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神的平凡生活 > 第二十六章流浪狗失踪
  说起当年相遇的那一刹那,郑修文仍然觉得自己和小狼之间的缘分就像是上天的安排,要不是他疏于练琴,天天扒在窗户上看外面的行人,要不是饥肠辘辘的小狼刚好走到了他家门前,也许他们这一段奇缘就不会发生。

  “当时我看着它眼睛的时候,我就有种感觉,这只小狗和我是同病相怜的,”郑修文脑海中浮现出多年前画面的样子,一切就仿佛只是发生在昨天,他接着说了一句,“我知道它和我一样,都是孤独的孩子...”

  郑修文练琴的地方就在一楼,虽然他的父母也考虑过如果在二楼或者三楼练琴,可以给自己的儿子提供一个更加安静的环境。但实际情况却是,要把那一台诺大的钢琴抬上楼实在太费劲了,而且在搬动的过程中还会有损坏钢琴的风险,权衡利弊之后,他们最终决定就把练琴室设置在了一楼。古语有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郑修文的父母觉得自己的儿子也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年幼的郑修文从窗台上爬了下去,他迅速冲进厨房找了一些吃剩的饭菜,倒在一个盘子里之后推开了练琴室的大门。

  所幸的是流浪狗还蹲在刚才的墙角边,郑修文双手端着盘子慢慢走到了距离流浪狗一米开外的地方,他刚有要放下盘子的动作,便发现流浪狗警惕的往后退了一小步,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惧怕的色彩。

  “狗狗,别怕,我是来给你送吃的,”郑修文轻声说了一句,他不敢再靠得更近免得把流浪狗吓跑,就地把盘子放下以后,郑修文后退着回到了自己的练琴室。

  他再次迅速爬上窗台,隔着透明的窗户观察着流浪狗的动作。新鲜的饭菜对一只饥饿的流浪狗来说,诱惑是巨大的,虽然它对人类还有很多防备之心,甚至还记得就在几天之前因为偷吃东西而被人满街追着打的教训,但流浪狗的身体还是被最原始的需求征服了,它已经没有力气再搜寻下一条街道的垃圾桶,颤抖的四肢迫切需要一顿饱餐来补充力量。

  在郑修文的注视之下,流浪狗小心的往前迈了一步,接着又停下来打量了一下四周,似乎在确认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否安全。当流浪狗发现那个小男孩并没有再出来,而大街上的行人也对它视若无睹的时候,流浪狗终于放开胆子扑到了盘子的旁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郑修文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了阳光的笑容,这个表情是他过去一个人待在练琴室绝对不会出现的。他亲眼看着流浪狗把盘子里所有的食物都吃光,还意犹未尽的用舌头舔遍了盘子的每一个角落,最后抬起头看了一眼郑修文所在窗台的方向。

  和刚才的眼神相比,郑修文感觉到小狗流露出一种显而易见的满足感,甚至能够从它的目光中读取到对自己的感激。年幼的郑修文第一次意识到,人类和狗之间居然会产生如此奇妙的反应,并不需要言语上的沟通便能够做到心领神会。

  吃完食物之后,流浪狗从郑修文的家门前跑开了,它金黄色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街角,郑修文看到它步伐有力的样子,心中有种暖暖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流浪狗几乎都会在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准时出现,郑修文也早就装好了满满一盘子的饭菜,并且用勺子将汤汁和碎肉都搅拌均匀,让流浪狗吃起来的时候更加可口。

  重复的喂食让流浪狗对郑修文的戒备心理也减轻了很多,它可以让郑修文直接走到它的面前,并且蹲在旁边看着它把所有的食物都吃干净。

  对郑修文来说,每天下午的喂食成了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不用趴在窗台上看着来来去去的行人,而是真切的感受到有个伙伴陪在他的旁边。每次看到流浪狗吃完食物之后对自己投来感激的眼神,郑修文心里都会无比的欣慰,他渐渐明白一盘简简单单的饭菜原来还能够起到如此大的作用。

  流浪狗也不像以前一样,吃完之后就会立即跑开,它会有意无意的蹲在角落陪伴郑修文一段时间。一人一狗并不会有过多的交流,他们只是并排靠着墙壁坐在地上,郑修文看着行人发呆的时候,流浪狗也同样安静的陪着他发呆。

  晚归的父母渐渐发现了儿子的异常,除了钢琴技艺一直停滞不前之外,儿子的饭量似乎比以前大了很多。他们每天多做的饭菜,到了晚上几乎一点都不会剩下,特别是肉类,不论做了多少必定全都会消灭干净。

  郑修文的母亲抱怨了一句,“看来我们的儿子是没有什么艺术天分了,钢琴练这么久也没什么长进,食量倒是大了很多。”

  相比之下,郑修文的父亲显然对儿子有更大的耐心,“小文正在长身体嘛,多吃一点也是正常的,练钢琴这种东西本来就会碰到瓶颈,再多给他一些时间让他跨过这个坎,以后肯定会突飞猛进。”

  “也许吧,但我们也要抓一下他的文化课程了,不能让他在钢琴这一棵树上吊死,”郑修文的母亲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行,都听你的...”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一个月,某一天下午,郑修文像往常一样装好了食物等待着流浪狗的出现,可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那个熟悉的身影始终没有像往常一样小跑着过来,一直等到夜幕降临,郑修文的父母都已经回家了,流浪狗仍然不知去向。

  “小文,今天怎么剩这么多饭菜没吃?”郑修文的母亲很快发现了一大盘装好的饭菜,它们已经用勺子拌好了,但自己的儿子却一口都没有动。

  “我,我今天,没胃口,”郑修文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生怕自己的母亲瞧出什么端倪,心里不禁暗自后悔,早知道应该把这些饭菜倒到垃圾桶里才是。

  “你过来一下,让我摸摸你的额头,”郑修文的母亲第一反应是自己的儿子可能生病了,但反复感受了几下,发现他并没有发烧的症状。

  “中午没吃饱,晚上妈妈给你炒一个开胃的菜,”郑修文的母亲暗自松了一口气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