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二二八章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二二八章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时光中蕴藏的回忆暂时停止,白衣书生看着眼前这个染尽尘霜,却风采依旧的凯旋候,不犹得眼眶发热。

  他藏了二十年,凯旋候战了五年。

  他荣归故里,还要北白云三请——衣锦还乡。

  而这个不过弱冠之龄的青年,散尽一身通天修为,在众人怜悯的眼神中“遁”入凯旋候侯府,不问世事。

  神洲书院院长那一记“折天咒”扼杀了一个妖孽的成长。

  在众人看来,大唐又一颗璀璨明珠如同流星般惊艳世间,又如同烟花谢幕给人留下无尽遗憾和回忆。

  如今凯旋候再一次回归,抬手一剑不蕴含丝毫灵力,却携带着无穷道意,又一次震撼长安城,但也仅仅是震撼而已。

  戍温平静如水的倾听凯旋候对于他的评价,或好或坏,皆入不了心,扰不得一丝情绪显露。

  等到凯旋候毫不留情的呵斥以戍温为代表的书院儒者搅乱长安秩序,让其感到恶心之时。

  戍温淡然开口反驳: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书院若人人皆为圣,那儒家真言何用,天道审判何用!”

  “人心叵测自乱,学海无涯自清,你凯旋候看不顺眼的恐怕不只是书院,而是整个世道吧!”

  凯旋候略微点头,显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想不到书院还是有明白人的,我还以为书院一直没认识到这个问题呢,合着是在这装糊涂了”

  面对凯旋候的再三讥讽,纵使是戍温向来好脾气也有些动怒了,直言不讳道:

  “看来凯旋候在侯府这两年是修养的不错,折天咒都没能压住你的脾气,真是可畏”

  这是有人第一次公然开口宣布凯旋候中了“折天咒”。

  这个消息一出,浮空战场看台上的诸多势力来人纷纷警醒。

  “折天咒”乃是神洲书院院长的禁法神通,除却同级别圣贤可以强行逆转神魂,颠倒阴阳来练练祛除其影响外,没有谁能够抗住其九波攻势。

  与此同时,有一些顶尖宗门来人眸光闪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几年前中神洲天象异变,无尽雷霆汇聚成海,遮掩大半个中神洲,以至于让凡俗众人高呼“灭世”。

  但是那一场异变并未持续太长时间,仅仅存在一刻钟就消失了。

  天道阁监察天域的机构向外作出的解释是中神洲某一片地域的山灵复苏,导致天象异变,灵力汇聚,让各方势力不要蠢蠢欲动。

  但是这消息哄骗哄骗小修士也就算了,对于世家宗门来说,要是看不出那异象中的圣道力量真是白存世那么长时间。

  并且中神洲就那么几尊明面上可以出山的圣贤,结合当时实际,有动机,有时间动手的也就是神洲书院院长了。

  神洲书院院长以儒家气运干扰天地压制之力,可以将天道法则对于己身的伤害降到最低。

  但是能够让神洲书院不惜顶着可能遭受天道劫难的危险也要出手的生灵到底是谁,众说纷纭。

  有势力猜测有可能是禁区生灵,因为当时各洲域皆有禁区异动的消息传来,儒家作为天道气运的主要执掌者,自然要担负起守护天域的职责。

  也有生灵猜想是云梦泽出了什么难得一见的神物,让神洲书院院长都动心的绝世珍宝……

  各种版本的猜想让这一次中神洲天象异变更为神秘,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猜到到一位绝巅圣境的存在出手只是为了抹杀一个弱冠之龄青年。

  就算是亲眼目睹那一场“大戏”的生灵至今也难以相信,凯旋候能够以道种重现夫子斩落漫山桃花的壮举。

  更让人心惊胆战的是,传说中的神洲书院院长竟然亲自出手,意图磨灭凯旋候。

  最后要不是唐皇以大唐气运隔着千万里虚空挥出一刀表明大唐不死不休的态度,凯旋候已经同那刚刚绽放又被砍落的漫山桃花一同埋葬土壤之中。

  但唐皇插手还是未能让神洲书院院长彻底停手。

  神洲书院院长轻描淡写的祭出一道“折天咒”断了凯旋候的大道之路。

  连苍天都能折取几分气运的禁法就这样落到了凯旋候身上。

  人没有死,唐皇也只能沉默。

  凯旋候剑挑漫山桃花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同样的事情夫子做过,但是神洲书院只能忍气吞声,就连神洲书院院长都只能“龟缩”在书院之内。

  但如今大唐少了个夫子,没有一个能为其撑腰的靠山。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就是狗屁的世道。

  *

  “折天咒”三字回荡在浮空战场之上,凯旋候静静的注视着戍温,而后通体绽放灿烂霞光,周体晶莹若一块无瑕疵的水晶,血肉萦绕丝丝缕缕紫气。

  在数不清的神识窥探之下,凯旋候打了个响指,霞光褪去,血肉萦绕的缕缕紫气一同消失。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传来一道道冷吸声:

  “那是什么……”

  “白日见鬼,锁魂夺魄,简直是阎罗手段……”

  “法则化刀,刀刀斩血气,纵使再怎么惊才绝艳,也敌不过这样的剥削……”

  “血肉筑成星辰,一滴血蕴含千百大道,简直是神人之姿,可惜啊,可惜……”

  伴随着惋惜、惊讶、不可置信的语气,只见凯旋候一身磅礴血气被难以描述的莫名气机所封锁。

  有生灵意图一神识窥探、还原那道莫名气机的本源,一探究竟。

  但是当其神魂接触到那道气机的时候,突然发生了诡异的事件。

  那人的神魂之力就如同飘然不定的烟尘,被狂风般气机所裹挟,顷刻间吞噬。

  更为恐怖的是,损失了一缕神魂之力还不够,那道气机分散一丝,径直寻上了本体。

  三息之间,浮空看台上多了一个痴傻的生灵。

  原本可以说是道境中阶的修为不翼而飞,就如同从来没有过一般。

  在其周围的修士忙不迭的远离,深怕被诡异气机所纠缠。

  这一幕落在诸多修士眼中,使得其产生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感。

  这就是“折天咒”的威力吗?

  *

  而饱受“折天咒”折磨两年多的凯旋候看起来就像是没受任何影响,丝毫不慌,甚至于还有闲心逗笑:

  “你是说这玩意吗?”

  “折天咒,折天咒地,名字是响当当的亮,就是这威力不咋的”

  “两年都没能磨死谁我,看来神洲书院那老头也不行啊!”

  戍温神情复杂的盯着满口说笑的凯旋候,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连折天咒这种东西都不能让这男人产生了一点畏惧感,他真不知道能够让凯旋候这家伙恐怖的事物到底存在不?

  念及于此,戍温长叹一口气:

  “凯旋候,书院大会召开在即,你确定要在这个关键点掀起内乱吗?”

  凯旋候闻言嗤笑一声,很是平静的说道:

  “说的好点叫做书院大会,说的不好听那叫分赃大会”

  “神洲书院搞的这一套早该过时了,唯有你们这群书生还守着旧有的秩序,不肯松手”

  “北白云也真是仁慈,夫子留下的手段做什么不好,非要给你们这些儒生一次机会,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本收回来”

  凯旋候一语道破事实真相,没有一点掩饰。

  戍温瞳孔紧缩,下意识的回复一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面上的意思,难不成你连人话都听不懂了!”

  戍温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一字一句道:

  “唐皇做了什么事情,付出了什么代价,给了儒家书院什么机会?”

  “模棱两可的话少说,不然别人会以为书院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凯旋候摊了摊手,神情纠结:

  “合着你们还以为书院大会的主持权是你们自己从神洲书院手上拿走的吗?”

  “不然了?”

  “呦呦,切克闹,真是让人寒心,夫子留下的手段换取的机会被你们视为理所当然,真不知道圣贤书是怎么读的。”

  “夫子乃儒家大贤,为后辈谋福利不需要别人来多嘴”

  “呵呵,什么话都让你给说了,那我说什么,夫子是儒家的夫子,但是夫子留下的东西并不是为了儒家,而是为了大唐”

  并未有多响亮的声音落在戍温耳畔却如同滚滚天雷一般,震人心神。

  “夫子留下的圣言三百不是为了儒家?凯旋候你这话说的自己觉得可笑不!”

  面对质问,凯旋候并不意外,只是淡淡的回复:

  “三百圣言托长安,繁荣昌盛的时代才是儒家的主场”

  “乱世风云起,儒家学子应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知行合一,如是而已”

  “你觉得以夫子的性格会给大唐儒家书院留下坚不可摧的保护伞吗?”

  戍温神色恍惚,突然想起来长安书院藏书阁牌匾上的一句戏言:

  “万丈高楼平地起,万丈光辉自我出”

  “夫子有多高?高过北白云!”

  北白云是谁?大唐第一个被迫登临皇位的“浪荡子”。

  北白云有多高?天地唯一墨雪“心甘情愿”叫其一句大哥。

  而夫子之高,是北白云可望不可即的地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