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二一五章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二一五章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春风十里醉长街,朦胧灯光倒映出时间长河中某个难忘的身影。

  如梦似幻的美景之中,少年抬手试图触摸那道可望而不可即的背影,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眷恋轻吟:

  “小柒”

  *

  镜山万里山河彻底成为了一片废土,各种各样的恐怖法则充斥其内,等闲修士不敢入内。

  此起彼伏的虚空藏匿着震慑星空的力量,就像是六月的雨,蓄势待发,不给人一点反应的时机。

  天穹之上积攒的雷云碎了又碎,如今又在缓缓汇聚,声势更甚之前。

  黑压压的人潮在万里之外注视着这片不久前还鸟语花香、一片祥和的土地,其中每一个生灵眸中都带有震惊和恐惧。

  圣之道,近天。

  人之道,近仙。

  天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过如此声势浩大的战斗,老牌宗门和不朽世家共同维护着旧有的秩序,即使有什么大变,也不过是各洲域内部的一些矛盾。

  但是由于“镜山出神”一事引发饿接连大战,远远超出了诸多势力的预料。

  眼下愈发激烈的战斗已经不是道境修士能够参与的,自然也打破了无数生灵的美好幻想。

  圣贤二字大过天穹,压的天域各洲域赶赴而来的修士喘不过气来。

  谁也不曾想到,一场大戏的门槛竟然是圣贤。

  更没有想到的是,号称万劫不灭,天地同寿的圣贤竟然接二连三的陨落。

  当下还能感受到圣贤化道天地产生的天地伟力。

  接连的战斗让一些自视无望的势力纷纷退去。

  眼下这潭水已然不是他们这些小门小户能够参与的了。

  各洲域顶尖势力纷纷下场,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能、巨擘接连出现。

  但这些人也只能远远观望着战场变化,未曾想过干涉。

  因为镜山万里的虚空已经彻底归于混沌,不可推测,不可深入。

  也只有圣贤这等能以肉体遨游星河、神魂窥探天道的存在才可能安然无恙的存活在这片混沌虚空中。

  而镜山外,还有一部分传承久远,拥有完整道宝的世家、宗门在试图借助道宝开辟着一条新的通道。

  对于这部分手持道宝,有恃无恐的试图干涉大战的势力,众人恨不得立马远离。

  因为根据有心人士的推断,在场出现的势力中,最起码有四家携带了道宝。

  即使有的势力道宝并不一定是真品降临,但只要能够发挥出真正道宝的几成威力,就足以做到撼动天地,泯灭一方世界。

  念及于此,一些还想着浑水摸鱼的散修忙不迭的逃窜,深怕下一刻就发生道宝间的对抗,死的连渣都不剩。

  幸运的是,携带道宝的几家势力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并未起太大的冲突,这也让镜山万里河山得以残存。

  此时此刻,神洲书院“小棉袄”神情恭敬的站立在一个周身环绕白光,不得窥探身影容貌的存在身侧:

  “尘小九疑似与归山海星域中突然现身的地府使者有关”

  “但其根源来历不明,就像是突然冒出来一样”

  “不过有一条消息值得探究,根据扎根长安城的探子传回的消息,尘小九曾亲口说过一句话:他是为征仙城千万不屈的亡魂复仇而来”

  神洲书院“小棉袄”话说道这里时突然有了几分迟疑,眸中闪过一丝不解:

  “可如果尘小九是征仙城派出的生灵,又怎么可能和白玉京牵扯上关系”

  “要知道,征仙城地下埋葬的那位可是死在了白玉京十二楼手中”

  “……”

  神洲书院“小棉袄”心中有万千疑惑,可惜得不到解答。

  身边白光环绕,不得窥探的神洲书院院长静静的聆听着神洲书院“小棉袄”对于尘小九的判断,一直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直到神洲书院“小棉袄”提及征仙城之时,神洲书院院长才有了一点反应:

  “咦,征仙城?”

  神洲书院“小棉袄”点头表示确定。

  他最开始听闻这条信息时也是百般不解,直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头绪。

  征仙城那是什么地方?——独自镇守深渊,直面囚仙古域的古老城池。

  更有传言道,相传征仙城本是中心星域的一座仙城一角,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妖尊截取一部分,扔到天域之中。

  根据各大宗门古札记记载,因为这一事情天域差点成为中心星域的讨伐对象。

  但是传言归传言,征仙城到底是不是中心星域那座仙城一角,谁也不知道。

  各大古老世家记载的只鳞片爪消息也不过是前人的口口相传,并没有事实依据。

  或许那些个藏于田野的老家伙直到些什么,但那些老家伙一听到征仙城三字就讳莫如深,恨不得撒丫子破路,好像征仙城是毁灭天地的恶魔一般。

  因此,征仙城在天域其实是处于一种被忽视的状态。

  虽然说天道阁以巨大的代价修建了一条直通边荒的铁路,但并未达到将征仙城纳入防护边荒的理目标中。

  因为征仙城不会允许外界的干涉,因为征仙城地下还隐藏着无数让人心悸的秘密。

  可这只是对于天域最高处的一部分生灵来说的,对于世俗生灵和底层修士来说,征仙城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换句话说,处于天域中心五洲的生灵有一半没有听说过征仙城的名字。

  征仙城就如同神话中的禁忌之地一般,独立屹立在边荒。

  若不是十几年前黑暗深渊的突然变化,恐怕天域诸多势力已经将征仙城这个地方给彻底遗忘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十多年前的黑暗之乱,让各洲域顶尖宗门再一次见证到了这座城的力量,同时也彻彻底底的将征仙城排除在天域之外。

  如果尘小九真的是征仙城的一颗棋子,那就不得不重新考虑尘小九所代表的含义。

  念及于此,神洲书院“小棉袄”不由自主的抬头凝视着世界树下那个皮包骨头的凄惨少年。

  少年倚靠世界树,手中的黑铁玄棍始终没有松开,血肉模糊的手掌紧紧的抓住棍子,就如同抓住了生的希望。

  在其头顶,还盘旋着一个暗色光环,其内散溢的恐怖法则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尘小九。

  而尘小九却视而不见,压根不把其放心上。

  不过是抹杀了一个天地石灵引来的天道诅咒罢了,不值一提。

  从外海蜃楼甲真人陨落的那一刻起,出现在这片混沌虚空的圣贤彻底放下了心中对于尘小九的不屑和鄙夷。

  不论尘小九的力量是从何而来,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此刻的尘小九的的确确拥有着弑圣的可能性,谁也不会自大到认为自己不是下一个甲真人。

  这一变化给尘小九带来的极大的压力,诸多圣贤不在试图血拼尘小九,反倒是以滔天法则笼罩尘小九,试图生生将尘小九给磨死。

  就连神道来人都暂时性放弃了一举攻破的意图,因为其不想为他人做嫁衣,有其是在还有一个同等禁区禁忌生灵“虎视眈眈”之下。

  所以放下的局面显得有些搞笑,一群睥睨天下的圣贤站立在混沌虚空之中,注视着尘小九应对一波波法则袭击,看着尘小九血肉渐渐萎缩,只剩下一层皮包裹着身体。

  可另众人意外的是,尘小九就如同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次次的站起,好像永远不会倒下。

  黑铁玄棍并未充斥神灵法则,却一次次的击溃汹涌不绝的圣道法则,让人感到惊讶和震撼。

  因为在一次次的法则对撞中,不少生灵看出了尘小九的蜕变。

  尘小九周身的死亡之气愈发浓厚,但其神情却愈发平静。

  举手抬足间有了圣贤风采,不为万物所动,坚守本心。

  而在尘小九识海之中,之前因摆渡人自毁的道种正在缓缓的重新汇聚。

  一个三寸大小的小人在死亡气息中渐渐成形,同时还有一条道路通往的识海深处的黑暗。

  黑暗深处是地府还是天堂,无从得知,但是随着道种的重新形成,尘小九的精气神瞬间回到了巅峰状态。

  在外人看来,击溃一波又一波法则攻击的尘小九已经是半截身躯走入地府的存在,压根看不到活的希望。

  但是透过其平静如水的眼眸和突然高涨的气势,尘小九身上又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

  玄之又玄,无从解释。

  尘小九这一变化立马引起诸多生灵的关注,神洲书院“小棉袄”身前的神洲书院院长眸中闪过一丝意外,随后一步踏出,一息之内出现在世界树外,注视着倚靠世界树的尘小九,朗声道:

  “道友好久不见”

  尘小九闻言侧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神洲书院院长,瞬间想起了归山海星域中那道意图镇压白玉京的霸道身影。

  下一瞬间,尘小九嘴角一咧,笑着回应道:

  “哪门子的道友,我可高攀不起”

  “对于我一个废人套近乎,有意思吗?”

  面对尘小九敷衍的回答,神洲书院院长并不意外。

  只是抬头看着撑起天穹的世界树,感慨道:

  “九天之庭,缓缓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