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二百零五章 梦从此溺亡

二百零五章 梦从此溺亡

往日记起来,暂能慰藉心肠。

  惦记堤岸的垂柳、石阶轻抚耳畔青丝的黄纸伞少女。

  招呼来往嬉笑的友客,送别亭台楼阁下的无畏少年。

  唐妖背护白玉京书院众人,将绵绵不绝的温暖深藏于心,待未来回忆,共未来可期。

  在唐妖背后的墨柒噗嗤一笑,同安北萱、瑶池圣女对视一眼,眸中皆是恣意妄为的笑意。

  吴蓝和霍山水耸耸肩,冲唐妖宽阔的背部比了个中指。

  得咧,风头都让唐妖这家伙出尽了,合着他和霍山水就是背景板呗。

  在白玉京书院众人“安然”享受唐妖庇护之时,唐妖静静打量着不远处的桀骜青年,随后又将目光移至四周的看台。

  任由各洲生灵扫视查探,不动如山,就如同难以动摇的烈日当空,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一阵沉默之后,等待白玉京书院众人开口的桀骜青年有些不耐烦了,七彩的长发随风舞动,如同其内心深处的色彩——五彩斑斓。

  “既然尔等不回复,那我就当你们默认了”

  “白玉京书院违背儒家创院条例规定,私自招收学生,肆意教授一些乱七八糟的魔道神通”

  “按照圣贤林法则,撤销白玉京书院之名,封禁白玉京书院众人修为百年,跪于圣贤林前忏悔百年,以示儒家纲纪,整顿儒家风气”

  尚未征得白玉京书院众人同意,圣贤林桀骜青年就单方面宣判白玉京书院“死刑”。

  随着其话音传出,一字一句化为儒家箴言,铭刻在虚空。

  如同天道所降临的敕令,光是扫视一眼就觉得有所亵渎。

  光是如此还不够,桀骜青年将话锋一转,矛头直指大唐:

  “大唐有意扶持祸害宇宙万年的罪恶势力重新崛起,证据确凿”

  “白玉京书院在长安期间,犯下滔天大罪,各洲书院有目共睹,万千生灵亲身体会,但大唐置之不理,反而任由虎啸山林,为祸一方”

  “如此行径,实乃我儒家之耻”

  “如此大唐,不配主持书院大会!”

  慷锵有力的声音落下,浮空战场上瞬间寂然。

  有一些在圣贤林一方出现时候就猜到些端倪的修士心中哀叹一声,果然出手了。

  一开始就知道圣贤林绝对不是来观礼,祝贺大唐书院大会成功启动的。

  果不其然,这把火终于顺着白玉京书院烧到了大唐身上。

  圣贤林欲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大唐,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大唐从书院大会主办方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这是圣贤林的目的,也是神洲书院的目标。

  所以在圣贤林桀骜青年出声质问一刻起,神洲书院朝圣就站在了白衣书生对立面,右脚微微前挪,脚尖对准白衣书生,身形如同青松般挺拔而立。

  白衣书生感受着无声无息间将四方天地分锁的恐怖气息,低头微微一瞥朝圣踏出的半个脚身,眉头微微一促。

  虽然朝圣只是一脚踏出,却仿佛已经将身前三丈虚空踏于脚下,如同皇者一般睥睨众生。

  朝圣果然不同凡响,盛名之下无虚士。

  能够被誉为天域第一天骄,果然是有几分道理的。

  最为关键的是,朝圣或许真的有可能是第一个踏入圣境,打破天道壁垒的存在。

  念及于此,白衣书生心头恍惚一瞬,觉得这一感受似曾相识。

  曾几何时,也有那么一个惹人厌的家伙放出豪言,要为天下众生争一丝成仙机遇,为茫茫万灵夺一缕不朽的微光。

  但今月依旧是古月,天际线之上微微显露的赤日一角依旧是几百年前的那轮巨日。

  可是眼前人却并非心中人,命运终究是没有给那个力图为天地生灵开一线仙门的家伙优待。

  时隔几十年,天域又有一朵相似的花朵缓缓绽放。

  这一次,不论敌我立场,白衣书生都希望朝圣能够破天道禁锢,为天域、为各大星域、为这方宇宙,走出一条光明大道。

  *

  在朝圣阻拦白衣书生一刻,一直沉默不予回应的唐妖看着桀骜青年那张俊秀非凡的脸庞,嗤笑道:

  “真是不知道谁给你的脸,让你有勇气这么猖狂”

  “指天画地,睥睨天下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谁家的狗没拴好跑出来了!”

  面对唐妖的突然讥讽,桀骜青年询声望去。

  两人隔着百丈虚空深深对视一眼,都笑了。

  唐妖笑桀骜青年的装模作样,当了婊子还想着立牌坊,真是让人“钦佩”。

  桀骜青年是在笑唐妖的不自量力,永远摆不正自己地位,要不是因为大唐这个护佑牌,像白玉京书院这样蝼蚁般的渺小地方,他连嘴都懒的开,生怕污了心神。

  两人的笑容都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在外人看来,两人就像是多年未曾见过的好友,笑的春风满面,笑的花开半夏凉城归。

  忽然一阵风席卷而过,之前站立原地的桀骜青年消失不见,一同消失的还有白玉京书院众人身前的唐妖。

  一息、两息、三息、四息…………

  十息时间过去,浮空战场中心虚空突然如同遭受巨力的镜面,呈蛛网状向四周蔓延出一条条虚空裂缝。

  狰狞的虚空裂缝横贯虚空,还没有持续一瞬间,就听到“轰隆”一声。

  蔓延向四周的虚空裂缝彻底崩毁,浮空战场中心掀起了一阵空间风暴,肆虐天地,向着四方浮空战场扩散。

  而在空间风暴之中,突然传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和一声闷哼。

  随着声音的传出,能够摧毁起伏山脉的空间风暴突然一滞。

  就如同在冥冥之中有一只无可匹敌的大手禁锢其行动,硬生生将其截停。

  但这种平衡并未持续多久,在空间风暴内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敕令天地神雷轰然而落之时,虚空为之一震,紧接着就是等闲之辈不可触碰一丝的神雷席卷而下。

  不远处圣贤林几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神情没有一点紧张,反倒是多了一份欣慰和自豪:

  “果然是那位亲手培养的弟子,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王者风采”

  “理应如此,不然怎么能对得起那位的心血”

  “不错,圣贤林后继有人,这一世我等不可甘于沉寂,要搏一搏未来命运”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圣贤林的未来在朝气洋溢的小辈身上,我们终究是被时代所抛弃的生灵,老喽……”

  *

  圣贤林一群人在那悲春伤秋的时候,浮空战场中心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携带恐怖道则的神雷渐渐退去,处于交战中心点的战场却没有一丁点的破损,这让在场生灵对于桀骜青年掌控力量的绝对程度有了新的认知。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先是朝圣一力压古今,直指圣贤之境。

  而今又有圣贤林桀骜青年止息间牵引混沌神雷,掌握力量在毫末之间,恐怖如斯。

  这样看来,儒家真的是人才济济,龙虎争锋的地方。

  在看台上的其他各洲域来客面面相觑,眸眼内闪过异样的光芒。

  儒家——果然是天域万年来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

  即使内争不断,但也阻止不了诞生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天骄。

  窥一斑而知全豹,从眼前这几次的争锋来看,就知道儒家绝对不是一头垂垂老矣的狮子。

  圣贤林、神洲书院、大唐,紧紧是儒家内部三方力量,就显现出令人窒息的阵容。

  念及于此,各洲域生灵和居安思危的宗门势力代表心中不禁有些庆幸。

  索性儒家内部不是铁板一块,否则这偌大的天域还真成了儒家的一言堂。

  庆幸这个混乱的年代中,儒家未能够成为引领万民走向未来的火炬。

  几千年前,天道阁拉近凡俗和修行界距离的举动不止给各洲域势力提供了一个崛起的机遇,同样给了儒家一个莫大的挑战。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儒家面对渐渐崛起的凡俗势力和日益走向不同的科技文明,是任由其发展壮大还是进行干涉?

  思想的碰撞,科技解放凡俗亿万生灵的思想,揭开了神灵神秘的面纱,让凡俗中人渐渐失去了对于神灵的尊崇和敬仰。

  儒家作为教化万灵的道统,是还愿于众生,将未来的方向交给亿万生灵自己。

  还是牢牢的把握在自己手中,由自己为万灵制定规则界限?

  在这个挑战面前,儒家内部产生了两种不同的声音。

  一者是以神洲书院为代表的守旧派,坚守至圣先师流传下的准则和秩序,以不变应万变。

  认为天域乃至星域之下都需要界定一个界限,这个界限是用来规范强者,守护弱者的。

  儒家兴盛至今,证明儒家为万灵启迪灵智的方向是正确的。

  既然有了稳定的道路,为什么还要去选择冒险?

  而另外一者就是以大唐为首的创新派,认为在这个变革的时代,需要改变的不止是修行界和凡俗界,还有儒家。

  至圣先师在恒古岁月前为天地众生划定界限,是因为在那个黑暗时代,人族希望的篝火还未彻底燃烧,需要一个守护者守住希望。

  但是在如今这个时代,科技启迪民智,儒家不在是最好的选择。

  原本的条条框框成为了束缚儒家乃至天域众生的锁链。

  原本制定规则者成为了践踏规则的恶龙,镇守深渊的存在最终变成了深渊本身。

  所以眼下,儒家需要一场彻底的变革,将旧我彻底抛弃。

  埋葬冬天的秘密,守护新春快乐。

  为了破开即将到来的黑暗,是儒家还是道家,是圣地还是凡俗都不重要。

  万灵的选择才是最终的方向,哪怕天翻地覆,无悔。

  *

  在看台上诸多势力为儒家内部争锋震撼之时,白玉京书院众人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混沌神雷中心的变化。

  少女小溪在混沌神雷落下一刻忍不住惊呼一声,精致的面孔满是担忧神色,握住瑶池圣女的纤纤玉手淌出汗水。

  瑶池圣女察觉到少女小溪的异样,轻轻安抚:

  “放心好了,白玉京书院男人的命一个比一个硬,没有把握唐妖是不会乖乖去应战的”

  “毕竟白玉京书院的宗旨向来是以多打少”

  少女听闻瑶池圣女的调侃,紧绷的心弦不犹得放松。

  与此同时,一旁的吴蓝闻言凑了过来,在刀疤老兵杀人的目光中捏了捏小溪柔软的脸庞:

  “小丫头,别担心,唐妖那家伙贼抗揍,死不了”

  “再说了,这还有你吴蓝哥哥呢,只要唐妖说他不行,哥哥顶上”

  吴蓝拍着胸脯向少女小溪大声保证,同时冲着战场中心喊道:

  “唐妖,你丫的活着就吱一声,把家里丫头都吓坏了”

  “要是不行也直说,你吴哥在这,帮你出头”

  “再说你遗嘱还没有立下了,书院给谁记得喊一嗓子,便宜兄弟我总比便宜外人不是!”

  吴蓝声音回荡在浮空战场之上,惹来一阵哄笑:

  “这兄弟可以啊,脸皮这么厚,长安城都比不上吧!”

  “白玉京书院有点意思,这位仁兄更是一朵奇葩,没被人揍死简直是奇迹”

  “粗俗。”

  “这丫的叫什么名字,待会书院比试中我看不到他不干啊!”

  ……

  而在众多生灵议论纷纷的时候,战场中心桀骜青年身上萦绕着混沌神雷,眉头紧蹙,看着前方烟尘。

  “咳、咳咳、咳咳咳”

  伴随着三声咳嗽声,唐妖挺拔如竹的身形从滚滚烟尘中走出。

  之前的衣袍已经在战斗中损毁,现在换上了一身鸦青色短袖,衬托的唐妖更加风度翩翩,惹得看台上诸多年轻少女巧笑嫣然,心中怀春。

  不远处吴蓝听到四面八方的窃窃私语:

  “好帅啊,是我的菜,怎么办,我要沦陷了!”

  “是姐妹就不要和我抢,这个男人注定是要被我征服的!”

  “哦,从现在开始一刀两断,闺蜜和男人面前我还是选择了男人,真是让我为难的选择”

  “乀(ˉεˉ乀)滚,老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