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第二百章 酒饮微醺
有些事知道一半就好了,留一点体面给自己。

  有些人陪伴半程就足够了,放过别人亦是放过自己。

  有些话不用说出,岁月自会传达你的真情。

  岁月荒唐,兵荒马乱,希冀于你我秉持年少之心,浪荡江湖。

  江湖咫尺,有可能就是永恒。

  一如中天门掌门和白衣书生的对话,三言两语间,便是不同的路途体现。

  一者成王败寇,长生路上不分善恶,唯道永存。

  一者礼敬万灵,亦坚守自我,成仙非我愿,我愿天下平,仅此而已。

  白衣书生一个“滚”字落入中天门掌门耳中,抬头目光中皆是愤怒。

  中天门掌门不敢相信,面对如此诱人的利益有人竟然断然拒绝,没有丝毫犹豫。

  而白衣书生正视中天门掌门看过来的疑惑目光,朗声道: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大唐不需要那份以万灵鲜血换来的利益锦上添花”

  “还请就此退去,切莫再干扰书院大会正常运转,否则——死!”

  事已至此,白衣书生也没有废话,直接下达了逐客令。

  他不是在说笑,中天门掌门胆敢有一丁点异动,他不介意让其鲜血成为开幕式上的红妆点缀。

  而中天门掌门感受到白衣书生笼罩他身躯的恐怖杀意,虽然心中有百般不情愿,还是遁入虚空,回到看台之上。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中天门掌门就此罢休,老祖的仇势必要报的,不然不能服众。

  罪魁祸首尘小九不在长安,这笔账理所当然的算到了白玉京书院头上。

  即便现在动不了这几人,不代表以后没机会。

  书院大会才刚刚开始,神洲书院和其他书院还没有发声呢,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等到大唐无暇顾及其他事情时,他要让白玉京书院众人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他要让远在镜山的尘小九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中天门掌门面无表情的落座,周身散溢着低沉威压促使身旁的中天门掌门都下意识避退,生怕被掌门当成泄愤的对象。

  *

  与此同时,浮空战场中心,一波又起。

  静静观战了好一会的朝圣逆着牡丹花海向中心走去。

  看着守护白玉京书院众人的玄武虚影呢喃细语:

  “玄武甲、朱雀身,还有连我都看不透的一种气息,有意思,有意思!”

  随着朝圣前进的脚步,众人将目光放置其身上。

  白衣书生身影一动,陡然出现在朝圣前方:

  “越界了”

  朝圣与白衣书生对视,产生了恐怖气场令白玉京书院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墨柒咳嗽一声,将玄武甲散溢力量收纳,随后不满的看着朝圣:

  “有完没完,一个个的都想找麻烦,真是吃饱了撑得”

  墨柒的声音没有掩饰,一字不差的落入朝圣耳中。

  朝圣侧目看向一脸傲娇的墨柒,轻轻一笑:

  “没办法,我本来也不想理会这种杂七杂八的事情”

  “可是身在江湖,人不由己”

  “你们白玉京书院杀了神洲书院一位长老,破坏了神洲书院多次行动,这梁子早已经结下了,所以我这也不算是吃饱了撑得”

  听到朝圣平静淡然的回复,墨柒瞬间愕然,显然是没想到朝圣会回答,也没有想到朝圣回答的角度这么清奇,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击。

  在同一瞬间,白衣书生拦截朝圣,不让其前行。

  朝圣轻叹一声:

  “浩然塔已经送到,按理说书院大会已经算是开始了”

  “龙头引路,龙尾摆渡,既然大唐成了此次书院大会的主办方,就要承受住各方书院的问责”

  “所以我作为神洲书院弟子,先行一步试一试大唐书院的水平,越什么界了?”

  朝圣从容不迫的回答让白衣书生有些难堪,同时也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回应。

  就如同朝圣所言,书院大会已经开幕,那战斗就是迟早的事。

  儒家弟子并不是一群柔弱的书生,文以载道,话以诛神,穷酸秀才尚有一丝傲气睥睨天下,何况是执一洲牛耳的书院。

  大唐以夫子留下的手段截胡书院大会的主导权本就让一些既得利益者不满。

  在加上神洲书院的有意引导,此次书院大会必定不会太过平静。

  这不,神洲书院一放就放个大招,小辈修士一个还未来到,单单一个朝圣就给了大唐一个下马威,将长安书院先秋打了个半死。

  眼瞅着朝圣又要找白玉京书院的麻烦,白衣书生真是不胜其烦,恨不得把那个在皇宫中“装模作样”的家伙给拽出来,让他管管这一摊子破事。

  念及于此,白衣书生对待朝圣也没有好脾气了,直接开怼:

  “猪鼻子插葱,装什么大象”

  “你朝圣这些年是混的风生水起,还得了个什么天域第一人的称呼”

  “但是你想把大唐当做你登临圣境的踏脚石,恐怕你还没这个资格”

  “神洲书院那群老怪物也真是想当然,自己没能完成的美梦寄托给一个后辈,妄想着趁破开天道禁锢刹那勘破圣境壁垒,朝圣你就不觉得委屈吗?”

  “拖家带口的累不累?我觉得凭你的资质要是没那些老家伙拖累,即使身处末法时代你也应该踏出那一步了吧!”

  面对白衣书生的“挑拨离间”,朝圣微微一笑,并未有丝毫心绪波动。

  早一步也好、晚一步也罢,对于他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若是他能够早苏醒几年,或许还能够生出和墨雪一较高下的决心。

  但是当墨雪逝去,天域各洲修士就陷入了青黄不接的状况。

  老一辈止步不前,面对天道禁锢无能为力,只有少数宗门、圣地可以凭借“底蕴”略微避开天道,摸着石头过河。

  而新的浪潮还不足以改变江湖的风波,即使有些后来者脚步很快,境界一日千里,却还是不足以成为朝圣的对手。

  所以朝圣就成为了旧时代的一个标尺和界碑,标志着可以达到了最高峰。

  老牌修士羡慕朝圣触手可及的美好未来,后来者不断试图挑战朝圣的巅峰地位。

  可以说朝圣在过往岁月中就代表着一个绝巅。

  如同不可触摸的神话,活在每一个修士心中。

  *

  到如今朝圣下山了,因为天将变。

  从古至今都是时代造英雄,而如今他想试一试能否由他来创造一个时代,或者说,由他来打破沉寂万年的命运之轨,让一切回归征途,让长生有望,仙凡相连。

  高处不胜寒,他已经寂寞了太久。

  在那个真正的末法时代沉寂,将自己埋葬。

  于今朝岁月彻底复苏,他不想在等下去了。

  天翻地覆慨而慷,时代的风雨由他来终结,也由他来开启。

  朝圣一时的沉默,白衣书生的静立,浮空战场陷入了一时的沉寂。

  书院大会乃是全天域书院的巅峰大会,不是神洲书院的,也不是大唐的。

  书院大会序幕已经拉开,谁也没法阻拦。

  同一时刻,天地变化,五方浮空战场中的古老巨书再次变幻。

  中心浮空战场的血色牡丹中分开一条道路,道路蔓延向无尽虚空,不知通往何处。

  其余四方古老巨书上浮现一座座门户,繁杂玄奥的道纹铭刻其上,似乎是在诉说着远古的秘密。

  噔噔噔,无尽虚空蔓延的道路深处似乎传来了奔跑声,时而急促,时而缓慢,就像是一个耍性子的小孩在肆意奔跑。

  而在四座门户之后,隐隐约约能够听到有人窃窃私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紧接着声音越来越大,奔跑声渐渐响彻天际,连带着周围虚空一阵震动。

  看台上的诸多生灵齐齐闷哼一声,收回探查的神识,屏蔽神魂,阻止其声干扰神魂。

  四座门户后的声音越来越多,有笑声也有哭泣,有人高声欢呼,也有人抱头捶地。

  似乎门后背后是一个个不同的世界,分属不同的时空。

  但是仔细听去,四座门户背后的世界无论悲欢,好像都在呼唤着同一个名字:

  “天庭”

  在场所有生灵都震撼了,历届书院大会都没有过同样的东西。

  道路尽头到底是什么存在?

  四座门户以后又是哪一个时代的存在?

  连同朝圣都眯着眼看着四座门户,似有所思。

  “大唐所谋甚大啊!”

  “彼此彼此,神洲书院都能图谋成圣破道,我大唐又怎么能久居人后呢!”

  “哦,看眼前这些东西,大唐恐怕不是近几年才有的计划吧!”

  “当然,这也没什么好隐藏的,都是些夫子淘出来了破旧东西,整理整理正好废物利用”

  朝圣和白衣书生打着哑谜,说着一些令外人难以猜测的话语。

  当“夫子”二字从白衣书生口中吐出之时,朝圣有了一瞬间的怔愣,随后笑了笑,话语中带有一丝遗憾:

  “夫子,真是遗憾啊”

  “遗憾什么”

  “未能够见识那位有望和至圣先师并肩的存在”

  “呵呵,那你可想错了,夫子从来没想着和至圣先师并肩”

  “换句话说,他丫的就不像个读书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