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一百九十三章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

一百九十三章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

晨曦启明,水川烟雨,隔断三秋意。

  提笔点墨的文人骚客总是在无边夜色中畅想黎明,阖窗阻月拥灯眠仍阻挡不了心中铁马金戈、江湖风云。

  而臆想只能是臆想,而现实永远是现实。

  若有选择,浮空战场上有些人压根不会踏足长安一步。

  若有选择,谁又想在这时代乱流中争渡。

  神洲书院朝圣现身带来的是意料之中的震撼,毕竟在场诸多势力来人也不是傻子。

  神洲书院不是沉默不语的羔羊,之所以选择的短暂的避让,必定是积攒着绝杀一切的力量。

  现实也没有出乎他们意料,神洲书院不是好说话的代表,所以朝圣带着神洲书院的意志降临长安。

  出手就是雷霆手段,一塔压四方,压的威名远扬的长安书院先秋半跪于地,难以动弹。

  送礼而来,礼却让主人差点“受不了”,妥妥的打脸行为。

  若是此事放在一般势力身上,也许就这样过去了。

  但是这可是近三百年来独自抗衡中土世家、不断挑战神洲书院地位的大唐。

  所以诸多生灵都在等着大唐一方的反击,到让人没想到的是一个白衣书生的出现轻描淡写的改变了局势。

  抬手镇压浩然塔,破局就在一瞬间,让其余人压根没有反应过来。

  朝圣则是有所疑惑的盯着白衣书生,似乎察觉到了一丝端倪,但又抓不住那种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

  而后十几息时间内,随着其余四方浮空战场的出现,众人的目光才慢慢转移。

  上百条光明大道将赶赴长安的生灵接引到了不同的浮空战场之上。

  超越五十万的生灵,此起彼伏的苍茫气势,将长安书院化为了一片即将点燃的草原。

  而随着五方浮空战场的合拢,这种气势达到了巅峰。

  众多生灵不自觉流露出的气息汇聚一堂,让附近空间如同流动的水面一样连绵起伏。

  要不是浮空战场上融汇一体的古老巨书定住了虚空位面,恐怕此刻方圆万里的建筑、山川都被这股气势所摄,成为了茫茫红尘中的一粒灰尘。

  而在灵屏前观看这一幕的各洲域生灵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气,异口同声道:

  “卧槽”

  远赴人间惊鸿宴,奈何只能说抱歉。

  肚子里没点墨水,只能卧槽走天下。

  眼前一幕盛景乃是过往千年岁月中不曾有过的。

  在浮空战场上的生灵可以说是天域各洲势力的代表人物。

  无论是偏居一偶的福地洞天,还是鼎盛一洲的不朽圣地,在此次儒家书院大会中都拿出了应有的态度。

  派出的代表即使不是一宗的执掌者,也是中流砥柱,不可或缺的存在。

  这样的人物集聚一地,就是一股足以改天动地的恐怖力量。

  要是这群人想要对长安做点什么,恐怕连同大唐唐皇出手都阻挡不了一瞬。

  但是大唐依旧将这股随时可能爆发的力量汇聚。

  剑有双刃,力量的应用有多种可能,浮空战场中的惊世力量作用的好,何尝不能成为接下来改变局面的重要筹码。

  但大唐能够想到这一点,神洲书院内自然也有生灵能够想到。

  接下来的大会就是一场关乎未来的生死博弈,比拼的就是筹码的多少。

  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

  而在天域各洲生灵在为儒家书院大会开幕惊讶时,圣光集团的工作人员已经忙的快虚脱了。

  原先慷慨激昂的上百位工作人员现在是满脸的疲倦。

  眼睛充血,双腿打颤,更有甚者直接自己抽自己巴掌,以痛感来换取一瞬间的清明。

  “灵力捕追仪一到十六号能源全部告急,用时不到半个时辰,他大爷的,怎么回事”

  “仿生晶体第三批入场,后备晶体不足,请求支援”

  “弹幕网搭接趋于稳定,即将成形,是否下令与神网世界对接?”

  “暴君号已抵达中神洲,二号基点已经建立,是否让出部分控制权?”

  “检测到有未知生灵试图干预“地网”信息收集,反追踪失败,调高威胁序列号,对地网进行隐藏……”

  “太累了,谁来救救孩子……”

  “再这样熬下去,老婆都给熬没了,机甲女神要是看不上我了怎么办”

  “醒醒,天还没黑呢”

  “…………”

  *

  在圣光集团应对接连不断的意外之时,浮空战场上诸多生灵的目光渐渐汇聚到了一点。

  在五方浮空战场中最中心处,白玉京书院众人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面色没一个好看的。

  回想到阻止遥家三郎扑杀、将他们带入长安书院,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人,现在心中只有一句话:

  “知人知面不知心,古人诚不欺我”

  而被白玉京书院惦记上的长安书院某个“老顽童”正在被一个西北候独女——小溪冷眼相待:

  “你这是在玩火”

  面对眉宇间透露英气的少女小溪,老顽童捋了捋胡子,漫不经心回复道:

  “火是他们自己烧起来的,前些日子长安死了不少人,以至于暗影那条疯狗不惜一切代价渗透长安,搅的老头子都不能睡个安生觉,我还不能发点小脾气了”

  老顽童双眼一瞪,神情愤懑不平,要是不知道其心性的人还真以为其在发脾气。

  但是对于少女小溪来说,这老顽童动根眉毛她都知道其在动什么歪心思:

  “呵呵,你能不能要点脸”

  “夫子不在院中,你清闲的都不成样了”

  “暗影渗透一事长安即使轮到长安书院来管,也到不了您老人家头上,还能影响到您睡个安生觉?”

  老顽童脸皮一抽,满头黑线,西北候家这丫头多年未见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脾气”。

  怪不得嫁不出去,就这样子,长安城是个男子都不敢要她。

  少女小溪似笑非笑的盯着小声嘟囔的老顽童,冷笑一声:

  “您要是在想一些有的没的,我送您老人家一份大礼,把你亲孙子给调教成长安城一霸如何?”

  老顽童一张脸彻底黑了下来,想着自家那个精灵般小孙子,再想想眼前少女儿时人厌狗嫌的名声,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

  “我这一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了,小丫头你就放过我老人家吧”

  “等夫子回来我自己去负荆请罪好不好”

  眼瞅老顽童终于开始回应正题,少女小溪正色道:

  “我要知道是谁在背后做推手,将白玉京书院给推出来的!”

  长安书院老顽童一脸纠结,不知道该不该说出那个人。

  而就在老顽童纠结的时候,少女小溪呵呵一笑: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哪些王八蛋的主意”

  老顽童闻言苦笑一声,这丫头在外磨炼了这么多年还是棱角分明,就不能稍微圆滑一点吗!

  少女小溪此时自顾自的讥讽着某些人:

  “天下大同的道理在某些人身上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同穿一条裤子,想着怎么将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让人心生“敬佩”,不得不服”

  “可是他们也不想想,白玉京书院是他们能拿捏的软柿子吗!”

  “黄家那条疯狗吃了大亏也没敢大张旗鼓的报复,一群满口仁义道德的书呆子反倒是肆无忌惮的将白玉京书院推到最前面,真是无知者无畏”

  长安书院老顽童闻言忍不住摇摇头,虽然少女小溪将他也一起归入“书呆子”行列,可他反而生气不起来。

  因为眼前小丫头的话说的没错,长安城众多书院压根没有把白玉京书院当成一份子。

  浮空战场最中心代表着什么?

  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势力才有资格立足战场最中心?

  书院大会并不是喝茶聊天的茶话会,也不是嘴头上的唇枪舌剑。

  稍有不慎就是刀剑相向,利益不均导致的就是血流成河。

  而大唐作为此次书院大会的主持者,必定要最先应付来自各洲书院的质疑和为难。

  境界修为、底蕴真言、风评声名,都能够成为其他书院质问大唐的武器。

  所以大唐必须有书院率先站出来,应对一切挑战。

  而这也意味着在最中心的生灵接受着来自天地各方的善意,同时也要承受着来自四海八荒,各洲大陆的恶意。

  这个担子不是一般的沉,成功了就是整个大唐的功臣,如果失败就意味着有罪于大唐黎民百姓。

  所以大唐境内哪一方书院都不怎么愿意挑起这个关涉生死的担子。

  大势面前,他们都没有选择权,但是他们还有舆论的武器。

  以至于在最后,还是长安书院站了出来接过了这个重任。

  可是随着白玉京书院在长安城“声名鹊起”,一些书院就打起了白玉京书院的主意。

  最好的防守手段就是进攻,白玉京书院本来就吸引了来自各洲势力的关注,还不如趁机将其推在最前面。

  这样既能起到靶子的作用,也能借机搅一搅这谭深不可测的浑水,看看有哪些垂钓者忍不住出钩,想要钓起白玉京书院这条“大鱼”。

  这个主意得到了长安城多数书院的赞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古来皆是如此。

  他们就像是主宰者一样,随意断定了白玉京书院的命运。

  这就是江湖,无关书院、无关风月,只是人心叵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