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一百八十九章 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一百八十九章 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人与人接壤,能述说的仅是片面辰光。

  就如同铺天盖地涌来的夜色中,绯月凌空,孤独的散溢着千丝万缕的光芒,仅此而已。

  镜山万里河山一轮孤月,压住了璀璨星辰。

  月是古月,共神洲、照万灵、寄托相思情、排遣不得意。

  同万里狼烟、烽火四起、接连大战的镜山不同,长安月色在灯火辉煌中显得格外温暖。

  人影稀疏、浪子走马观花的游荡在街头;

  醉汉打着摇摆,东倒西歪,空荡荡的酒瓶哐当一声落地,惊起流年,惹来阵阵狗吠。

  倚栏闲看凡俗烟火、亲尝酸甜苦辣,何尝不是一种修行。

  只是往日里喧嚷不停的闹市街道在今晚却显得有些萧条。

  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摊位前还有三三两两的顾客倔强的和着急收摊的小摊贩讲着价钱。

  最后或许是八字胡商贩不耐烦了,直接挥手将所有货物收纳乾坤袋中,卷铺盖走人。

  笑嘻嘻的冲着一脸不满的顾客道歉:

  “改日再和您沟通沟通讲价的技巧,今天是没功夫了”

  “我要是再不走,就赶不上书院大会开幕”

  “见谅、见谅啊!”

  话还没说完呢,就一溜烟的飞奔离去,独留下满脸懵逼的顾客。

  等到最后的几个摊位老板跟随着八字胡男子脚步陆陆续续离去。

  街道上就只剩下没有讨得便宜、骂骂咧咧的老太在微风中独自享受这难得的寂静。

  *

  而在距离闹市街道不到百丈距离的“乐一乐”酒楼却是一副相反的场景。

  从五层楼阁外墙上大开的窗户中传出的吆喝声就可以大致听出其内熙熙攘攘的场面。

  酒楼门口往日里笑脸相迎来客的掌柜却摆着一张面瘫脸,任由谁来都是微微拱手,没了往日的热情。

  但这也不怪掌柜,实在是今日里来来往往的客人太多,连带着笑的表情都僵硬了。

  迎来送往,应付着三教九流,面对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说辞,讲究的就是一个逢场作戏,人话鬼听,鬼话人敬。

  可今日里这酒楼基本可以说是有进无出,一张方桌最起码围了十来个人。

  有妖域生灵顶着一张兽脸无视众人。

  有谦谦君子持扇端坐,注视着酒楼中心空白区域的灵力屏幕,等待着什么的出现。

  也有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曼妙佳人凑在人堆中,不顾周围炽热的眼神,静静的等待着最终时刻的到来。

  而这些有座位可坐的修士可以算得上是运气最好的一批。

  还有更多的生灵或蹲坐在门槛边,或自备小凳子,舔着一张脸说着好话换取一个狭小的空间。

  对比坐在桌上悠哉悠哉品味着美食佳肴的生灵他们算是比较“凄惨”的,但是要和恨不得把脖子拽长三尺从窗户口探入酒楼的存在比较,这些尤有一席之地已经是极为幸运的了。

  当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总有一些自视甚高,觉得自己高人一头的家伙想要独占一桌或者是强买座位。

  遇到这样的家伙,无论他是什么身份,是何等修为,只有一个结局:

  “滚一边去”

  要是不服还想着闹事,恐怕就得进牢里待几天,让专门的人给其降降火气。

  招呼着巡守士兵压着一个来自北海的半步道境生灵远去后,酒楼掌柜揉了揉疼痛的腮帮子,哀叹一声,要不是想着一块块灵源正在流入柜台,掌柜恐怕早已经一屁股坐地上休息了。

  就在酒楼掌柜揉着僵硬面庞的时候,清冷的月光伴随着哒哒哒的脚步声洋溢街道之上。

  入目是一抹冰色衣裙,从下往上看,在清风中时隐时现的素色长靴映衬着完美到极致的小腿。

  盈盈一握的腰肢诠释了窈窕佳人的柔弱气质,同时让人不犹得感叹造物主的偏心。

  可当看到那双冷冽的眼睛之时,酒楼掌柜心中对于眼前女子的柔弱气质印象瞬间荡然无存。

  操千曲而识音,观千剑而后识器,在三教九流中混迹出的眼神和直觉告诉酒楼掌柜。

  眼前这位绝色佳人并不是什么婉约江南的窈窕淑女,透过那双眼神,仿佛能看到无穷风雪从天而降,冰冻万物。

  念及于此,酒楼掌柜不自觉打了个冷颤,随即立马反应过来,强行挤出一抹笑容:

  “客人是吃饭还是住店?”

  “若是要吃饭眼下并不是个合适的时间,小店已经客满,还有一群糙汉子大呼小叫,恐会影响您的心情”

  “若是住店,楼顶还有一间上好的房,还有堪比宗师级的隔音聚灵法阵,绝对不会影响您的休息”

  酒楼掌柜三言两句将酒楼眼下情况解释清楚,等待着女子的回答。

  而就当绝色女子准备开口回应时,不远处街角传来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

  “老祁,老祁,给我准备的位置还有没有了?”

  “我可是舍了好几单生意忙不迭的赶过来,你要是没给我留位置,那咱们同穿一条裤子的基情可就没了”

  听到这两声好不羞耻的呼喊声,酒楼掌柜老祁僵硬了脸庞浮现出了杀意。

  这个孙贼,说话没个把门的,他还想着在客人面前留点,结果都被这王八蛋给毁了。

  带着怨气,老祁毫不犹豫给了携带风尘赶赴身前,像条狗一样喘气的八字胡男子一巴掌。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夜色中,八字胡男子痛呼一声,吹胡子瞪眼就准备反击。

  可当瞅到身侧的一抹绝色,神速收回手掌,捋了捋胡子,摆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侧身正视绝色佳人。

  “这位姑娘你有什么需要吗?”

  ““乐一乐”酒楼绝对是长安城数一数二的存在,绝对能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上至金鹏青鸾、龙肝凤髓,下至万年老蚌,通神火鱼,要啥没啥”

  “但是一些耳熟能详的珍稀佳肴还是能弄出来的”

  “五行蛇、精魄花是本店招牌,你要不要来点”

  “别犹豫,犹豫就会败北,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啊”

  “……”

  八字胡男子霹雳吧啦讲了一通,唾沫横飞的样子就如同眼前这酒楼是他的一样。

  就当其吞咽口水准备继续“报菜名”时,酒楼掌柜老祁一脚将其踹到了一旁,歉意一笑:

  “这就是个傻子,您见谅”

  随后转移话题,接上之前的话题:

  “姑娘您是住店还是?”

  “住店”

  “好咧,给您安排最好的房间,请进”

  在酒楼掌柜笑开花的样子中,绝色佳人莲步轻挪,踏入酒楼之中。

  随着女子踏上暗红色的木质地板,绝美的容颜暴露在灯火通明的大堂之内。

  原本嘈杂如菜市场的大堂有了一瞬间的沉寂,随即而来的一声声“卧槽”。

  都是一群没文化的家伙,遇事只能说卧槽,丢了男人的脸。

  还有一两个傻蛋看呆了,一时不察要不是将送至嘴边的酒水倾倒在两腿正中间,要不是整个人如同倒栽葱一样栽了过去,摔了个七荤八素。

  而绝美女子像是没有感受到四面八方炽热的目光,流露着淡淡的微笑笔直前行,没有丝毫羞涩。

  此时周围众人终于从一瞬间的“惊艳”中回过神来。

  几个不甘寂寞,上跳下窜的家伙吹着口哨,轻佻的声音回荡在大堂之内:

  “呦,这是从哪来的妹妹?”

  “老祁你不厚道啊,什么时候藏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就不怕你家那母老虎给你两爪子吗?”

  肆无忌惮的调笑声随之而来,满堂哄笑。

  酒楼掌柜老祁满头黑线,瞅了一眼不为所动的绝美女子,暗松一口气,生怕惊跑了这位“大财主”。

  “丘河你个孙贼,是不是皮痒了”

  “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老子明天就让你叔叔拎你去兵部走一趟,趁早把你这个祸害交给上头,迟早把你这个嘴皮子给治了”

  被酒楼掌柜威胁的皮猴样青年闻言非但没有好怕,反而大笑一声:

  “老祁,你别威胁老子,老子也不是吓大的”

  “就我叔那两把刷子,先不提能不能走进兵部的门,恐怕他连我婶婶那关都过不了”

  “再说了,我这种渣渣就别祸害上头那群大人了,以免丢了大唐的脸,大家说是不是”

  周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纷纷起哄:

  “丘河你小子总算是有点自知之明,还知道自己是个渣渣”

  “言之有理,丘河你赶紧把你那身风云书院的儒衫给穿上,渣渣也得有个渣渣的样,成不了天才总得成个人吧”

  “哈哈,丘河你说话悠着点,没看过老祁头上都快冒烟了,要是气晕了他,今晚上的酒钱可没人给你报销了”

  此起彼伏的调笑声回荡在大堂之中,老祁真的快被气的半死,恨不得抓住丘河那家伙狠狠揍一顿。

  要是早知道这家伙会长成这么个歪样,三年前说什么也不该一时心软将他从茫茫大雪中救了回来。

  真不知道风云书院为什么会收录这种不成器的家伙,真是有辱儒家声名,连带着将他的声名都给败了个一干二净。

  但气到心头,又回想起丘河拼着身陨也要守护“乐一乐”酒楼的背影,这气又不由自主的退去,只能无可奈何的哀叹一声,冲身侧的绝美女子拱了拱手,再次道歉:

  “姑娘您多多包涵”

  “那小子就是个嘴硬心软的乌龟王八蛋,并不是有意针对您,而是报复我克扣他酒水呢!”

  “这样吧,住店的钱我给您抹个三成,收个成本,希望您别和一个小家伙计较”

  听着酒楼掌柜的再三道歉,绝美女子驻足,面带微笑,轻声细语道:

  “小孩子的把戏,无非是想吸引人注意罢了,我没有放在心上”

  “倒是你不必多礼,客房价钱照样,不用抹除”

  酒楼掌柜老祁闻言一愣,随即深深的看了一眼绝美女子。

  果然不是凡俗中人,临仙气质,看起来处事待人无比随和,但是透过一双眼睛,就能看出其并不是随和而是不在意。

  不在意红尘中的喧扰,不在意人世的沉浮,一切都是过往云烟。

  或者他们这些人在她眼中,不过是蜉蝣一瞬的过客,甚至连过客都算不上。

  念及于此,酒楼掌柜老祁将自身的态度放的更加尊敬。

  因为瞧不起他们这些红尘蝼蚁的山上人不在少数,但是他确认眼前女子并不属于那一行列,这么多年的跌爬滚打练就的眼神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

  在老祁即将领着绝美女子上楼之时,刚刚安静下来的丘河再一次作死,冲着绝美女子挥手叫喊:

  “妹妹,大好的日子应该饮酒作乐”

  “清心寡欲的日子过久了,是时候尝一尝人间烟火”

  “来,哥哥带你领略大唐风采,品味最烈的酒,泡最靓的崽”

  眼瞅着就要将这位“财主”安置下来,又被丘河这小兔崽子给搅和了。

  积压心头气彻底爆发,转身咆哮道:

  “丘河,你给我闭嘴”

  “再多一句话,老子就在门口立个牌,丘河和狗不得入内”

  大堂内嘈杂的声音被酒楼掌柜老祁的咆哮彻底压住。

  聚集在丘河身旁的一群“狐朋狗友”先是一愣,随即立马正色,毫不留情的“抛弃”了丘河。

  开玩笑,今晚上谁是衣食父母他们还是分得清的。

  老祁生气了,别说好酒好菜,就连热板凳都坐不上。

  于是拥挤的桌前硬生生空出了一片地,丘河红着一张脸,仰视前方楼梯上的绝美少女,压根没有搭理老祁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几个洞的眼神:

  “喂,妹妹,听到哥哥说的话没”

  “无欲无求有什么好的,你眼里太空了,空的容不下一粒灰尘”

  “但是你又生存在一个遍地狼藉,灰尘弥漫的世界,只能摆出一副无所谓的面孔应对着一切”

  “所以还不如就此沉沦,一粒尘尚可填海,一株草亦能封天,哥哥的怀抱可以让你依靠,借你些温暖融化面具”

  话落,一坛烈酒被丘河径直拍向了绝美女子。

  酒楼掌柜老祁急了,这丫的真是醉了,醉的还不清,说一堆糊涂话。

  一边生气一边拦截那坛酒,却不想绝美女子速度更快。

  纤纤玉手轻轻一点,酒坛破碎,掉落暗红的地板。

  酒水停滞在虚空,化成了一个心形。

  桌前的丘河嘿嘿一笑,抬肘齐头、手掌对接、弯曲成一个同样的心形:

  “妹妹的心哥哥收到了,真是开心”

  “之前是哥哥说错了,你不是那些山上自廖高人的傻逼,你还有心,可是哥哥的心却碎了啊,碎了,在也沾不起来了”

  说着说着丘河竟然低声哭泣起来,看得周围的人群一阵唏嘘。

  好家伙,这卖惨也卖的太快了吧。

  还他娘的哭了,真是不要脸的玩意。

  在众人的一阵唾弃声中,绝美女子脸上笑容更甚,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没有任何色彩的眼眸中闪烁异样的光芒,素手轻抬,向前一点。

  心形酒水瞬间结冰,同时飞速撞向丘河,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丘河已经被冻成了个冰雕——心形的冰雕。

  在酒楼掌柜老祁欲言又止的神态中,绝美女子缓缓道:

  “没有心也挺好的,最起码不会嫌弃自己”

  “你不必担心,只是冻他一个时辰而已,不伤身体”

  说罢转身走上楼梯,酒楼掌柜老祁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心形冰雕”一眼,随即跟上女子脚步。

  而在大堂中,等到老祁和绝美女子的身影都消失在楼梯后,一阵又一阵的哄笑声响起。

  一堆人凑在冻成心形冰雕的丘河身旁,啧啧感叹:

  “真是艺术品,看这边角,看这质感,最起码是千年玄冰一个系列的”

  “丘河真是赚大发了,凭白无故得到了这么一颗心,真是让我“羡慕嫉妒恨””

  “没错,到头来还是丘河这小子精,率先引起美人注意”

  “最优秀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姿态进场,古人诚不欺我也,丘河真是奸诈……”

  一声声不着调的议论声传至冰雕内的丘河耳中,丘河满头黑线,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回荡:

  “此仇不报非君子”

  *

  “此仇不报非君子”

  在长安书院中,吴蓝看着一脸虚弱的墨柒,气不打一处来,就差抄剑出去干架了。

  “麻溜的给爷爬,自己的仇自己报,轮不到你这个小弟替我出头”

  墨柒一边咳一边愤怒的指责着吴蓝,颇有一股指点江山的气势。

  可惜这股气势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被瑶池圣女一人赏了一个脑瓜崩。

  安北萱没好气的将墨柒起伏不定的手臂给拽了下来,将两颗丹药塞在其嘴里:

  “你给我安分点,药还没涂完呢”

  墨柒咀嚼着口中的丹药,嫌弃的嘟囔道:

  “不是水果味的,差评”

  瑶池圣女闻言翻了个白眼,捏着其脸颊指责道:

  “你个小白眼狼,这可是剑阁特制的青衣丹,本来是安安用来渡劫用的,却被你糟蹋了”

  墨柒闻言一愣,随即伸手抱住了一脸严肃的安北萱,撒娇道:

  “安安对我真好,等我有钱了一定娶你回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没一个靠的住”

  安北萱拿着药瓶的手不知往哪里放,哭笑不得的回复道:

  “好好好,我是没问题”

  “就是不知道尘小九乐不乐意”

  墨柒松开安北萱,冲着安北萱白嫩的脸颊吧唧一口,不屑的说道:

  “尘小九算个屁,迟早把他JJ给割了”

  安北萱和吴蓝被墨柒豪放的话语给雷到了,瑶池圣女扶额长叹,这姑娘是没救了,只能让尘小九自求多福。

  就在这时,唐妖从敞开的门户中走入,正好听到墨柒的虎狼之词,默默为尘小九哀悼三秒,随即正色道:

  “开幕时间快到了,天域各洲书院已经陆续到齐”

  “眼下不只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墨柒你还能撑得住不?”

  墨柒冲唐妖比划了个OK的手势,不顾背部伤势伸了个懒腰,慵懒淡然一笑:

  “安啦,安啦,都是小意思”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书院大会吗,姐姐我还撑得住”

  “对了,小时那丫头呢,那么单纯的姑娘可别被一些阿猫阿狗给骗走了”

  唐妖自主忽视了墨柒“姐姐”的自称,让开门口,墨柒口中单纯的丫头显露在众人面前,在其身后是一脸严肃的刀疤老兵。

  小时扎着个马尾辫,快步跑向墨柒,面色满是担忧:

  “柒姐,你怎么样了?疼不疼?”

  墨柒刚想表示大姐头的威风,豪迈的说一声不疼,却被瑶池圣女拍了拍受伤的背部,下意识的痛哼一声。

  还不等墨柒转头找罪魁祸首的麻烦,小时温暖的双手覆在墨染肩膀上。

  一股绿色清流顺着小时修长的手指缓缓流淌至墨柒背部。

  随着清流流至背部,墨柒只觉得一阵清爽,伤口内残存的补天术法则被绿色清流化解,伤口渐渐复原,顷刻间恢复为白嫩的皮肤。

  “哼”

  墨柒不自主的轻喘一声,实在是太过于舒服了。

  大战后的疼痛在一瞬间荡然无存,对于身体的掌控权再次回归,墨柒只觉得无比舒适。

  短短十几息时间内,墨柒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加上安北萱的两颗青衣丹,可以说瞬间回复了九成实力,再来一场大战也没问题。

  小时长吐一口浊气,将手掌收回宽袖外套中,眸间闪过一丝暖色:

  “柒姐,你觉得好些没!”

  墨柒闻言睁眼,看着小时满头大汗,面色苍白,心中一痛,伸手将小时抱在怀中,自责的回复道:

  “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小时缩在墨柒怀中,自豪的说道:

  “能帮上姐姐我很开心”

  瑶池圣女在一旁看着互相道谢的两人,巧笑嫣然,一股灵力汇聚,灌输至小时体内,让其苍白的面色有所好转。

  与此同时,唐妖在和刀疤老兵确定了一些信息后,冲着房屋内几人说道:

  “该走了,时间到了”

  话落,一声响彻云霄,覆盖万里的龙吟声响起。

  长安书院中燃起通天火焰,盖过月光,点亮天空。

  清脆悦耳的铃声回荡书院之中,闻者神魂颤抖,顷刻间心魔俱灭,道行大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