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一百七十六章 冬鸟、独钓寒江雪

一百七十六章 冬鸟、独钓寒江雪

从天穹之上俯视苍茫大地,长安城若莽荒巨兽盘踞大地,主宰一域沉浮。

  往日里摄于长安大阵威势,一片寂静的虚空中陆陆续续显现一艘艘飞舟、巨舰。

  各种各样的神瑞异兽拉着车辇穿梭云霄,等闲不可探查。

  各大洲域顶尖势力宗门的旗帜飘扬在长安城城楼之上,划分着飞舟、战舰停留区域。

  城墙中心点站立着一个眉眼带笑的书生,持青色羽扇注视着天际匆匆忙忙、赶赴而来的生灵,朗声提醒道:

  “长安城内禁空,切莫冲动”

  “加速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朗朗上口的“箴言”回荡云霄,有修士闻言会心一笑,驾驭法宝极速下落,乖乖的排队进城。

  也有个别生灵自恃身份尊贵,将提醒置之脑后,肆意驰骋天地,大摇大摆的越过城墙,还丢下一句鄙夷不屑的话语:

  “敢拦小爷的人还没出生呢,你算什么玩意,呸”

  城墙中心书生扭身抬头瞥了一眼远去的流光,羽扇轻挥,啧啧感叹:

  “年轻就是好,有胆识有魄力,我喜欢”

  话语中虽是夸奖,但其看待越界的生灵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死人一般。

  随后书生回正身子,继续笑语盈盈的“招呼”着天际前来生灵。

  与此同时,书生背后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声:

  “我是白云圣地候补圣子,你们不能……”

  话还没有说完,就淹没在一只惊艳四方的火鸟长鸣声中。

  火鸟在三息之内炸裂,散溢的火星如同绽放的烟花,落入无数生灵心中,惊起阵阵涟漪。

  长安城百里之外虚空中,一只摇摆着硕大身躯前行的黄金狮子陡然一惊,呆滞在原地。

  狮子背部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换之响起的是此起彼伏的吞咽口水声。

  “哥,我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刚才好像听到了白云圣地候补圣子的声音……”

  “不,你是眼睛瞎了,那么大的烟花你没看到?”

  “来个人掐掐我,我觉得我在做白日梦”

  “好,下手重了可别怪兄弟”

  “嘿,不疼,真的是做梦,吓死宝宝了”

  “呵呵,你他妈当然不疼,这傻逼掐的是老子”

  “啊,别打脸,砸了饭碗没饭吃了”

  “我去,谁揪我头发,九千九灵源做的新发型,怪了你们赔!”

  “赔你大爷……”

  一阵打闹过后,逃脱“战场”的俊秀青年小心翼翼的“纠正”着错位的发型,一边气汹汹的告状:

  “老大,把这群废物都卖了吧,养着不仅白白浪费灵源,还他娘的伤感情”

  可等整体吊炸天发型的俊秀青年扭头看向狮头,却没看到老大的身影。

  不可思议的揉揉眼睛,瞪大了眼睛扫视一圈,最终确定了一个结果:

  “老大这个渣男,提起裤子不认人,丢下我们跑了”

  气吞山河的声音落下,不仅制止了黄金狮子背部的战斗,还吸引了一道惊诧、疑问、嘲讽的眼神。

  十里之外一个身影挺拔如松的闻言踉跄几步,差点摔倒,额头满是黑线,愤懑的呢喃道:

  “交友不慎、不慎啊!”

  黄金狮子背部七八个青年仅仅静了一瞬,嘈杂的吵闹声再次响起:

  “瞅你这个傻样,老大估计就是看你新发型恶心才提起裤子不认人”

  “骂我可以,别骂我发型”

  “就骂了,有本事你打我啊!”

  “我去,这么贱的要求都有,那我非得满足满足你”

  “别打了,看看那是不是老大?”

  “我去,还真是,老大,等等我”

  “快点追,麻溜点”

  “老大是不是因为看到白云圣地候补圣子的凄惨下场给吓得跑路了?”

  “屁,分明是因为你们脑子不够用,把老大给气跑了”

  “……”

  老大:抱歉,让你们失望了,老子是真怕!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南城门口乖乖的排着队,黄金狮子垂头丧气的跟在几人身后,甚是惹人注目。

  被人簇拥在中心的老大感受到四周炽热的目光,扭头呵斥黄金狮子:

  “能不能收敛点,这么招惹是想干嘛?招桃花?”

  凭白无故被骂了一顿的黄金狮子耸拉着脑袋,一脸不情愿化作袖珍版存在,跳在老大肩头,寻了个舒适的角度享受生活的美好。

  其余几个弟兄看到黄金狮子被骂,小声嘀咕道:

  “老大自从从镜山回来,整个人九幽性情大变”

  “时而一个人坐在庭院里发呆,笑的一脸桃花样”

  “时而捂着胸口满脸纠结,就像是祖坟被刨了似的”

  “你说作为兄弟,我们是不是找个道士驱驱邪,不然传染了怎么办?”

  其余众人:真是好兄弟,坚持贯彻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志高真言。

  老大:妈卖批,果然是酒肉朋友,不担心老子死活,只担心传染不传染!

  几人中一个看起来还算靠谱的忠厚青年盯着迷迷瞪瞪的老大掐指一算,神神叨叨说道:

  “命犯桃花,但注定经历风雨飘零”

  “爱而不得是常态,天煞孤星是命格,若想破解,一心向善,皈依正道,将老大的位置让出来,清净方得自在!”

  其余兄弟:高,真是高,实在是高!

  老大:呵呵,老子就算是孤苦一生,也要以老大的名义骑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

  几人打打闹闹进入城门,看着眼前人影错乱、熙熙攘攘的一幕,眉开眼笑,随手拉了个路人,死皮赖脸的求解道:

  “那个大哥,我问个路。”

  “我是你大爷,小伙子年纪轻轻眼睛就不好使了,真是可怜”

  “。。。。”

  “好,大爷,您是我大爷,您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地方在哪?”

  “那个地方?哪个地方?”被强行拉扯住的大爷吹胡子瞪眼,不解的看着身前青年挤眉弄眼,满脸羞红。

  青年扭扭捏捏的凑在大爷耳旁,警惕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小声询问:

  “就是那种迷倒万千少男,上至您这岁数的老汉,下到我这种小鲜肉都流连忘返、气血涌动,一不小心就鼻血狂喷的地方!”

  大爷心神领会的点点头,意味深长的挨个拍了拍每个青年的肩膀,感慨万千:

  “好、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瞧见没,前面路口左转、直行第二十二个巷口转弯,就能看到一座高高的门楼,那就是你们要的气血汹涌之地!”

  最后大爷走的时候还唏嘘不已:

  “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性子,不懂得节制”

  “到了大爷这个岁月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等到大爷的背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装的一本正经的几位青年立马恢复了本性,强行拉扯着“不情不愿”的老大按照大爷所指的方向前行。

  半个时辰后,几个青年一脸迷茫的站立在一座高耸入云的门楼之下,看着其上铭刻着风卷残云之势的几个大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面色稚嫩、一看就知道是个毛头小子的少年抿了抿垂落的发丝,清了清嗓子,一脸兴奋的说道:

  “大唐果然是大唐,烟花风尘之地都敢以长安为名,果然霸气”

  “还有这同道中人果然良多,儒生气质,丰姿神郎,一看就是我辈楷模”

  另类的话语中引来无数人的目光,不少胡须发白,儒雅随和的老者嘴角一抽,要不是顾及颜面,非要抽一顿这丫的。

  其余众人:别看我,我不认识他。

  老大:智商税忘交了,别和傻子计较!

  *

  就在这时,宽敞的大街上行走来一个怪异的组合。

  往来团队领头人大多是稳重的中年人或者是气势摄人的老者,偏偏这一团体将在场人员年龄都给拉低了。

  放眼望去,十人中除了一个面容留有狰狞伤疤的老人,骨龄都没有超过二十。

  其中还有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看样子是也准备参加书院大会,这就让人很是惊讶。

  而黄金狮子一行人看着旁人避之不及的诡异组合,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稚嫩少年擦了擦快要流出来的口水,整了整衣服上的褶子,气宇轩昂昂首挺胸的向着前方走去。

  可还没走出两步,就被一只大手给拎了回去,镇压原地、不得前进寸步。

  稚嫩少年扭头不善的看着后方“破坏良缘”的老大,不满的指责道: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老大你有心上人不允许小弟找媳妇,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委屈的声音回荡在周围,还没散去稚嫩少年就得到了老大的暴栗“赏赐”:

  “小小年纪不学好,就知道花天酒地,你配找媳妇吗!”

  “再说了,你眼巴巴凑上去,人家也得认你”

  “要我看就你这奶娃子压根入不了人家的眼”

  面对来自老大的暴击,稚嫩少年眼里泛着泪光,哭诉着其的不仗义:

  “变心的人果然就是吃屎的狗”

  “昨天还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今天就落井下石,满嘴喷粪,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周围吃瓜群众:论天域男子没一个好东西——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老大轻挑眉头,不屑的回复道:

  “你不也是带把的吗!”

  “呵呵,我是男孩,清新脱俗的男人,不和你们这些满身铜臭的男人同流合污”

  同甘共苦的兄弟:悄悄话,今晚就宰了他!

  这群逗比的老大终于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瞅着“傲骨铮铮”的稚嫩少年,冷哼一声:

  “没问题,要追就去追,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被别人给揍了可别找我给你复仇,我可是惹不起这群人”

  “哼,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少年没有征服不了的女人,不,是女孩”

  “哦,如此有信心是好事,就是不知道让你老子知道你想要去招惹瑶池圣女,会不会把你第三条腿给打断!”

  “屁,我爹才不会……,艹,你说谁?瑶池圣女?”

  “正前方十点钟,墨莲衣裙的女子——瑶池圣女”

  稚嫩少年闻言艰难的侧身,注视着一举一动自有风姿万千的女子,难以置信的询问道:

  “老大你没看错吧?”

  “呵呵,眼还没瞎,三年前有幸受邀参加瑶池盛会,得见仙子真容,终生难忘”

  “那你觉得是瑶池圣女漂亮还是镜山遇到的佳人更仙?”稚嫩瞅着一脸怀念、惋惜神情的老大,不怀好意的提出这个问题。

  “当然是瑶池…不不不,各有千秋,风华绝代,像镜山所遇到的仙子适合做我老婆,宜家宜室”

  “而像瑶池仙子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多看一眼都怕凡俗浊气沾染了她”

  老大就是老大,一个急转弯硬生生拉住了要翻的车,恬不知耻的将一个比喻为媳妇,一个当做精神信仰。

  众兄弟:没毛病,有本事你丫的把镜山遇到的仙子给娶了,不然要是另娶他人,呵呵,今天这几句话就是血雨腥风的开始。。

  经过众人的插诨打科,稚嫩少年总算是歇了一颗“巧遇良缘”的心。

  为此少年还眼泪迷离的低声吟诵着这段还未开始就结束的感情:

  “你是天上月,我是眼前人”

  “天上月映照八方,唯独不见眼前痴心人”

  酸溜溜的话语引来的是几双大手的“蹂躏”,要不是稚嫩少年躲得快,恐怕现在已经从美少年成为了破落乞丐。

  随着几道身影的越来越近,老大肩头憨睡的黄金狮子醒来,眸中闪过寒光,全身毛发竖起,警惕着盯着冲这边看过来的墨柒。

  而另一边导致黄金狮子炸毛的墨柒显然没有“罪魁祸首”的觉悟,很是开心的露出两个小虎牙,吧咋吧咋嘴,盯着傻萌傻萌的袖珍版黄金狮子呢喃道:

  “红烧狮子头,想想就很好吃”

  墨柒声音虽然小,但是在场都是一些道行在身的修士,自然而然的听到了这句令人无语的话。

  黄金狮子下意识张牙咧嘴,警告“敌人”不要打自己主意,可后腿却在不自觉的后退,随时做好的逃跑的准备。

  察觉到这一幕的老大心中一惊,随即伸手安抚炸毛的黄金狮子,并且冲墨柒流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他看出来墨柒身上并没有杀意,眼中也并未有贪婪之光,只是想逗逗黄金狮子,却不想黄金狮子反应这么激烈。

  黄金狮子的反应有些出乎老大预料,即使是面对妖域三山的那些鼎盛妖族传人,它也没表现出这么恐惧、警惕的神情。

  而那个少女仅仅是“吓唬”“吓唬”它,却就让黄金狮子忍不住想落荒而逃。

  念及于此,老大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吐舌不好意思的墨柒,心想:“能和瑶池圣女走在一起的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与此同时瑶池圣女没好气的凶了凶墨柒,冲几人嫣然一笑,躬身表示道歉。

  黄金狮子旁的几人连忙摆手表示不必,老大更是侧身避开瑶池圣女的行礼,吓得出了一身汗。

  开玩笑,别说是他,就算是他老子来了也没资格受瑶池圣女这一拜。

  瑶池圣女见几人避开,也不在坚持,只是轻声细语道:

  “柒妹无礼,但也没有恶意,还请几位多多包涵”

  听着瑶池圣女沁人心脾的声音,几人都有些飘飘然了。

  稚嫩少年趁机接上话题:

  “仙女姐姐不必客气,小乖向来胆子大,吓一吓也是好事,省的它天天用鼻孔看人”

  被小屁孩抢先一步接话的几人很是懊恼,但为了维持谦谦君子的形象,硬生生憋下脏话,温润如玉的说道:

  “的确如此,仙子不必自责,小乖心大,一会就忘了”

  “是的、是的,它就是个吃货,不记仇,不用管它”

  “…………”

  无辜背了顶黑锅的黄金狮子差点气晕过去。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要脸起来活生生是一家人。

  没人安抚它受伤的心灵也就算了,还要接二连三的插刀,这日子过得没一点盼头了。

  黄金狮子委屈巴巴的样子落在墨柒几人眼中,让几人忍不住笑出声。

  日光下三位绝艳天下的女子倾城一笑,在几位纨绔子弟心中烙印下了不可磨灭的画面。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插了进来:

  “大老远的就听见有人在这鬼笑,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白玉京那些见不得光的家伙出来了”

  墨柒几人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一颗耸立的大树之下三三两两的站立着数道身影,其中一个男子面若冠玉,眉眼间显露龙虎之象,霸道的气场震慑四方,一人屹立在那就仿佛能够抵挡千军万马。

  而在其身侧,一个三角眼的青年直勾勾的盯着墨柒,眼中闪过一丝邪气,舔了天嘴唇:

  “见不得光的家伙中还有你这等绝色,看来神洲书院的情报也不怎么靠谱啊!”

  “来,给你个机会当爷的奴仆,改变你即将死亡的命运!”

  一声惊起千重浪,各洲赶赴而来的观礼者纷纷止步,等待着一场大戏的开幕。

  长安门口之下刚刚准备交接任务的一个精致优雅的女子闻言瞅了瞅前方几人,向一旁瑟瑟发抖、不断擦汗的青衣弟子询问道:

  “白玉京书院?我怎么没听说过长安还有这么一家书院?”

  “以白玉京为名,难不成是东荒鬼城丰都一脉的手笔?”

  听到精致优雅的女子发问,青衣弟子结结巴巴的给其解释道:

  “启禀赋长老,白玉京书院是在近两个月才传出的名声,您闭关三年,自然没能传到您耳中”

  “而且白玉京书院并不是东荒丰都一脉的手笔,根据弟子所知,白玉京书院乃唐皇钦点,甚至赏赐原本天一阁的遗址作为其落脚处”

  “在这短短两个月中,白玉京书院声名鹊起,以区区十来人的构成威逼各大书院的地位,并且成为了神洲书院的眼中钉!”

  精致优雅的女子听到这里,疑惑的问道:

  “神洲书院?”

  青衣弟子紧张的点点头,吞咽口水继续说道:

  “白玉京书院在中神洲书院大会名额争夺赛中差点抹杀神洲书院妖孽——胡述”

  “并在不久后葬灭中神洲推出的定北英雄——芮随,并且镇压神洲书院一位长老,其至今生死不明”

  “而这些事情都离不开白玉京书院的一个关键人物,尘小九”

  听到青衣弟子口中说出的尘小九三字后,精致优雅的女人巧笑嫣然,杏眸中流露一丝波澜:

  “看来在我闭关的这三年中出了些有意思的家伙”

  “不过眼下白玉京书院的麻烦倒也不小,树下的那几个小家伙应该是中土温家的血脉,而最中间的那个小家伙更有意思,身肩龙气却又身蕴藏穹圣地的补天术,是哪个王朝的传承人?”

  青衣弟子听着眼前女子一口一个小家伙,浑身直冒冷汗。

  要不是这位姑奶奶手段太过于霸道,性格又是出了名的多变,他都要忍不住提醒一句:

  “赋长老您也比这些人大不了几岁,要不是身份过高了,恐怕天道阁早就将您列入天骄榜单了”

  可惜这番话也只能在心中想想,要是真说出来,他恐怕明天就被发配回宗门忍受那群长老的“嘀嘀咕咕”“唠唠叨叨”。

  而此时,精致优雅的女子目光落在了白玉京书院众人身上,扫过墨柒、瑶池圣女、安北萱三人是眼里更是流露出止不住的欣赏。

  江山美人向来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常客”,若是有哪位忍不住腹中墨水,想要描写出眼前几位女子的气质容貌,恐怕到头来也只能落笔写下一句:

  “惊艳了时光,温柔的岁月,世间再无这般人”

  精致优雅女人扫视一圈后,扭头询问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的青衣弟子:

  “哪个是尘小九?”

  正在思考某些不该思考的青衣弟子急忙回神、忙不迭的回复道:

  “赋长老,尘小九不在这,根据宗门传来的消息,现在他应该在镜山”

  精致优雅的女子瞬间了然,她说怎么觉得尘小九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原来是师祖昨天传音时提及镜山时所郑重提及的名义。

  可惜她记性向来不好,对于人名更是记了就忘,要不是师祖不止一次提及尘小九这三个字,恐怕她连一丝熟悉感都不会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