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一百四十七章 人间多少江湖气

一百四十七章 人间多少江湖气

白马历经风雨依旧昂着骄傲的头颅,少年又会江湖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那份稚气。

  群山回唱着异兽的嘶吼,光线穿梭晨雾之中。

  蛟龙所在领地之内一片死寂,偶有路过的狰狞异兽想要踏足,却被边界残余的气息所震慑,默默的退去。

  幽深静谧的洞穴内,青悠纤纤玉手摆弄着一根细棍,闲来无事挑起星星篝火。

  曾经震慑一方领地的霸主蛟龙已经成了一个骨架,洁白如玉的骨面完美展现出少女的剔骨手法。

  当最后一块肉下肚,青悠很不满意的瞪了一眼蛟龙骨,似乎是在嫌弃其为什么不在长大点。

  要是蛟龙在天有灵,一定会破口大骂这对狗男女,不当好人哪。

  不就是闲来无事寻了寻宝,恰好把破空而出的两人当成了点心。

  结果点心没吃上,反被人当做了盘中餐,到头来还被嫌弃个太小,真是太难了。

  可惜它的幽怨注定无法传到世间,只能祈祷下辈子做个不贪口腹之欲的好“龙”!

  噼里啪啦的火星被乱棍搅动,一双晶莹玉足毫无客气的搭在尘小九身躯之上,还不时的晃悠晃悠,压根没有将其当伤员看。

  时间一点点流逝,尘小九觉得自己好像在遭受着碾盘的来回碾压,在无尽无休的黑暗中躲无可躲。

  下一刻,猛的睁眼,就看到了某个似脚丫子的东西在面前晃悠,等到眼中的模糊散去,确定了,就是一只“欠揍”的脚丫。

  顺着其往上看,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腿如同造物主倾心创造的奇迹。

  目光接着往上移动,青白色渐变裙如同被狗啃过一般,勉强遮住曼妙的身躯,但仍有大把的白嫩显露而出,如同刚打开盖的豆腐。

  青悠似悠所感,扭头一瞅,与尘小九的目光对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反而大大咧咧的将脚丫子往尘小九身上覆盖的蛟龙皮塞了塞,很是淡然的说道:

  “醒了?”

  尘小九没有应声,闭上眼睛,静静的修养片刻。

  察觉到略微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手指微微弯曲,缓缓上移,掌心抓住冰凉的脚丫,猛的向右一扔——没扔动。

  睁眼看去,就看到青悠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食指竖在虚空,左右摇晃,眼神里是满满的戏谑。

  冰凉脚丫还趁机往尘小九掌心里挪了挪,上一刻还巧笑嫣然,下一瞬间就卖惨为自己求情道:

  “人家守了你一整天,没合一眼,连暖暖脚这样的小事情都不满足姐姐吗?”

  尘小九顿时一滞,咬牙切齿的驳斥道:

  “谁是你弟弟?”

  青悠将手上的细棍往快要熄灭的篝火中一扔,顺势往旁边挪了挪,手指戳了戳尘小九泛白的面庞,和颜悦色的说道:

  “既然不愿意当我弟弟,那我以身相许可以了吧!”

  尘小九猛的咳嗽两声,随即面无表情的回复道:

  “滚”

  青悠热脸贴了冷屁股,娇哼一声,直接将覆盖在尘小九身上的蛟龙皮给拽了下来,包裹在光溜溜的小腿之上:

  “好,听你说话这么中气十足,那身体应该没问题了”

  在蛟龙皮被抽走一刻,尘小九瞬间感受了一股透彻心扉的凉意,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不到十息时间,尘小九身上就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连带着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就在此时,青悠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

  “让你嘴硬,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这蛟龙属阴性,盘踞此地最起码五百年,早已经将此地打造成了汇聚阴气的宝地”

  “别说你现在就是个废人撑不住几息,就算是专修体破的修士来了都不一定能待个一年半载”

  尘小九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妄图调动体内血气激发身体潜能,却发现自己周天窍穴被封,灵力运转筋脉同样被打上了一道禁法。

  随即眸光一冷,勉强支撑起身子,靠在冰入骨髓的墙壁之上直视正阳山少女青悠:

  “你干的?”

  青悠点点头,将整个人包裹在蛟龙皮内,暖暖的感觉让其流露出幸福的神情。

  尘小九目光扫视四周,看着洁白如玉,能放镜子用的蛟龙骨架,罕见的显露出错愕的神情。

  青悠缩成一团,只露出让人小鹿乱撞的凤眸,顺着尘小九的目光看去,下意识的舔舐了下嘴唇,肚子同时咕噜咕噜的响起来。

  尘小九听到身侧传来的咕噜咕噜声,额头泛黑,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青悠嘀嘀咕咕道:

  “那么点肉还不够塞牙缝呢,更何况那头破蛟一身精血都是我含辛茹苦的炼化,一滴一滴喂到你嘴里”

  “就这样还不领情,刚醒来就让我滚,哼,男人果然每一个好东西”

  尘小九听着来自身后明显“放大”的声音,顿了顿,平静的提醒道:

  “想让我听见就直说,不用装扭扭捏捏的样子”

  青悠被尘小九这不识好歹的态度给激怒了,刚想起身却又被洞穴中弥漫的寒气给逼了回去,露出的一只脚丫子迅猛的收回,瞪了尘小九一眼:

  “要知道让你冻死在这里就好了”

  “叽叽歪歪,不识好人心”

  “……”

  尘小九没有搭理某人接连不断的斥责咒骂,靠在墙壁之上,手掌快速结印,一指又一指落在中丹田位置,欲借助外力强行冲破体内封禁。

  可事与愿违,自残式的破禁法没能够冲破封禁,反而将那些快要愈合的伤口给震开了。

  鲜血再一次顺着嘴角流下,落下早已黑红的衣服上将其渲染的更深。

  可即便如此,尘小九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甚至化指为拳,一拳一拳的轰在己身。

  轰隆轰隆的声音传荡在洞穴之内,青悠呆呆的看着尘小九的动作,眼神里满是错愕。

  “你在这样轰下去,窍穴没能轰开先把你自己给轰过去了”

  青悠的发言下一息就被规律性的轰隆声所掩盖,没能泛起一点波澜。

  眼瞅着尘小九就要以外力强行震开封禁之时,青悠探出纤细修长的手,双手迅速结印,一个更为复杂的封禁法印被再次打入尘小九体内。

  尘小九猛的一抬头,双腿微微弯曲,向后一蹬,整个人就像洪荒猛兽撞向青悠。

  面对尘小九的突然爆发,青悠没有一点慌乱,显得格外淡定。

  下一刻,猛烈的拳风顺着青悠耳畔青丝掠过,山石崩解的巨响从身后传来,惊起了一片灰尘。

  尘小九握着鲜血淋漓的拳头,从后方擦肩而过,看也没看青悠一眼:

  “我救了你,你也救了我,两清了”

  “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欠”

  随着话音落下,尘小九的身影摇摇晃晃的朝外走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可就在下一刻,尘小九踉跄行走间猛的一滞,随即脑袋朝后摔了下去。

  没有意料中的扑通声,尘小九摔入了一个温暖清香的怀抱。

  青悠无奈的看着昏厥在怀中的尘小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转身向着篝火旁走去,神念一动,蛟龙皮自主浮动于空,包裹住两人。

  青悠抱着尘小九慢悠悠的坐下,将其上身破旧不堪的衣衫给掀起,看着中丹田一处处青肿,哀叹一声:

  “你这又是何必呢!”

  青悠之所以将尘小九周身窍穴和灵力运转筋脉封禁,只是因为尘小九的身躯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当青悠尝试着用灵力去平缓其体内汹涌澎湃的血气之时,才发现孕养在尘小九身躯内那庞大的死气。

  尘小九的身体就如同一个容器,蕴含着生与死两种对立的法则,无时无刻都在冲击着窍穴筋脉。

  可只要有一方失去力量,打破平衡,那尘小九就面临着化为白痴的风险。

  接下来青悠神念探查尘小九身躯的每一处,根据血气运转方式推衍出尘小九是借助两种力量锻造体魄。

  可这种方式无异于与虎谋皮,体魄增长至道镜圆满甚至是涅槃境时就会遭遇一个门槛。

  而那个时候,陷入平缓增长的体魄撑不住冲突愈发激烈的生死双方,就会落个神魂俱灭的下场。

  青悠不知道尘小九为什么要选择这让一种激进的练体方式,但她下意识的就封禁的尘小九身躯。

  无需理由,仅仅是一种感觉。

  她不想尘小九去死,所以她哪怕冒着被死气反噬的风险也要将其封禁。

  青悠甚至都规划好的接下来的每一步,等尘小九醒来,带着他回到正阳山。

  身为道门在世传承了三大巨头之一,一定会有办法解决尘小九的身体问题,哪怕为之付出巨大的代价,青悠都不会后悔。

  可是青悠把一切都想好了,唯独没有想过尘小九的想法。

  是啊,身为这具身躯的主人,尘小九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所修行秘法蕴含的巨大风险。

  即便如此,他依旧在醒来的第一瞬间就要强行破开封禁。

  青悠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

  面对尘小九的“滚”,她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甚至于觉得只是小屁孩的闹情绪。

  可是当看到尘小九不管不顾即将破禁之时,她下意识的再次打出一道封禁。

  多年来所学所见、所闻所得告诉她,她不应该、更没资格去干涉尘小九的一举一动。

  可是内心的震颤却让其打破了固有的原则,同一个不知底蕴的少年牵扯上了因果。

  索性尘小九伤势未痊愈,被自己自残式的手段给砸昏过去了,不然青悠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挽留那道孤独中显露倔强的背影。

  在噼里啪啦作响的篝火旁,青悠捏着尘小九的鼻尖,心乱了。

  若说之前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情,可是在尘小九转身毅然决然的离去一刻,她发现自己心猛的痛了一下,随即而来的是填满心房的好奇和无奈。

  她不明白尘小九为何要装作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一个能够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痛,守护无所关联的少女一整天的人,内心深处绝对是充满了阳光。

  哪怕那阳光被深渊的无尽黑暗所遮掩,也足以让人心生向往。

  她同样不明白尘小九那满身的伤痕从何而来。

  斑斑点点的疤痕覆盖背部,在增添一两笔,就能当成一副此起彼伏的地图了。

  过往的岁月她不幸未能参与,将来的日子她或许可以尝试一下陪一个人走一段路,或者是走一辈子的路。

  青悠侧身将尘小九小心翼翼的放在铺好的蛟龙皮上,同时一个勾手将剩余的部分笼罩住两人。

  感受着尘小九身躯之上传来的寒意,青悠没有丝毫犹豫,将柔软的身子贴了上去。

  软玉温香在怀,可惜尘小九感受不到。

  而青悠大大方方的贪恋着尘小九身躯,并且给了自己一个正当的理由——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西边的那群秃驴都这么说了,她多少也要给点面子的。

  更何况这蛟龙皮这么小,分不成适宜的两块。

  要是那头可怜的蛟龙能够目睹这一幕,说不定会祈祷下一辈子绝对不要成为一条龙了。

  那边角足以在塞下三四个人的皮毛难不成是假的?

  不够吃?小?

  你还要我怎么样,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而青悠望了一眼洞口安然无恙的守护法阵,纤纤玉手搭在尘小九胸脯,打了个哈欠,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睡过去之时,青悠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疑问——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大胆?

  随后倾吐一口气将这个疑问散溢在虚空之中。

  世界上大多数问题都需要一个合理的解答。

  可世界上大多数问题得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风吹云动,草木枯黄,万事万物皆有其运行的规矩。

  可感情这个捉摸不透的小孩,总能让人在意想不到的时间作出意想不到的举动。

  见到你,只是茫茫人海中的缘分。

  再次见到你,也只是哒哒马蹄声中的过客。

  红尘多烦扰,人间多意外,在这些想不通的问题之下,万事随心吧。

  直接点,哪怕迎来的是绝望。

  只不过上述的话语都不是青悠所思所想,因为那时候的青悠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与答案八竿子打不着的话:

  “尘小九下一次说滚的时候,自己可不可以趁机滚到他身边!”

  *

  海贤门境内,一望无际的洲域边界虚空,有一只巨龟在慢悠悠的向着前方渡口浮动。

  巨龟背上稍显古旧的楼阁之内,霍山水正趴在桌子之上百无聊赖的打着牌。

  一旁灵丘圣地骆歆倒是满脸的兴奋,眼瞅着身旁三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将身前堆满的灵源全部推了出去,霸道的宣誓:

  “都压了,这把我赢定了!”

  面对骆歆的迷之自信,骆闻舟嘴角一抽,有些无可奈何。

  老妹啊,能不能分清楚现实状况。

  你刚刚推出的那一大堆灵源可是你哥辛辛苦苦的赢来的,至于你的,可都进了某个不良人的乾坤袋。

  可惜骆歆没有这个自觉,还叫嚷着让霍山水和正阳山黝黑青年开牌,要将两人杀的个屁股尿流。

  霍山水和黝黑青年对视一笑,将手中的牌向下一拍,出现的点数瞬间碾压骆歆。

  在骆歆生无可恋的表情下,霍山水和黝黑青年慢吞吞的将桌上堆满了的灵源扒拉过来。

  好家伙,大户果然是大户,打个牌都能贡献这么多灵源,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大腿。

  就在这个时候,气上头的骆歆猛的一拍桌子,在几人诧异的眼神中,大声呼喊道:

  “我不玩啦”

  霍山水闻言顿时松了口气,你说不玩就不玩了呗,看你那架势还以为要把入袋的灵源给抢回去,真是吓死宝宝了。

  三人瞅着骆歆一脸愤怒的跑了出去,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咱们应该快到海贤门境内了吧?”

  霍山水打开乾坤袋细数着今天的收入,一边朝着两人询问道。

  骆闻舟神识朝外一探,望着不远处拥挤的城门口,伸了个懒腰,回复道:

  “马上就到了,前面就是海贤门四大古城之一的鲛城”

  霍山水听着鲛城这个名字,手中动作突然一停,扭头发问:

  “鲛城距离镜山有多远?”

  正阳山黝黑青年和骆闻舟同时看了霍山水一眼,没有正面回复,而是反问道:

  “你真的要去镜山?”

  霍山水脸皮一抽,头也不抬的回答:

  “我倒是想不去呢,可那老王八蛋一定在那等我”

  正阳山黝黑青年眸光一闪,既然尘小九会出现在那里,说明师妹也一定会跟随。

  而骆闻舟则是面色有些复杂,听到霍山水口中称呼的“老王八蛋”,多日以来的疑问终于脱口而出:

  “你们师徒两到底是做什么的?”

  “老师傅那一手传送阵可不是闲杂人等能够构筑出的,更何况能够直接免疫地狱之火的伤害,这简直就是神人啊!”

  听到骆闻舟对尘小九的称赞,霍山水顿时乐了。

  尘小九呀尘小九,既然你不仁在先将我拖在这个泥潭之中,那就不要怪我给你弄个驰名天域的身份了。

  想到这里,霍山水抬头清咳两声,装作一副回忆过往的神情,向两人娓娓道来:

  “我师傅这个人吧,神龙见首不见尾”

  “我也不知道其的真名,只是无意间发现有人称呼他为老尘头,便也跟着叫了”

  “在他手底下学了十几年,却只学到了一些逆乱天机的皮毛,而且还被他赶下山,说是不认我这个徒弟”

  于是我就在江湖上混日子,靠给人算命过活。

  同时我也在天域各洲打听老尘头的存在,却不想找不到一条有用的信息。

  我就想不应该啊,老尘头说他活了几千年,而且深藏逆乱阴阳的本事,不可能是个碌碌无为的人啊。

  但事情就是这么怪,不仅找不到老头存在的痕迹,甚至于曾经和老头一起走过的地方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走走停停又是几年,就在我准备放弃之时,老尘头突然出现了

  说是要带着我来中神洲定立一个规则。

  我问他是什么规则,他死也不说,还是我根据老尘头偶尔透露出的一点信息推衍出两个字“天庭”

  当霍山水说到这里的时候,任凭正阳山黝黑青年和骆闻舟怎么言说请求,都不肯再说下去了。

  最后霍山水只是捏着手中的算命幡,说了一句让几人云里雾里的话语:

  “人间当有仙,天庭可无神”

  话音未落,一记晴天霹雳从天而降,极为精准的劈在霍山头上。

  霍山水浑身冒着白烟,目瞪口呆的望着贼老天,用只能自己听懂的话呢喃道:

  “不是吧,说句谎话就要被劈,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突然出现了状态惊呆了所有人,连同楼阁之外平台上,三生世家背负三把长剑的青年都诧异的看向了楼阁:

  “天罚?”

  而在楼阁之内,骆闻舟和黝黑青年是彻底相信的霍山水的说辞。

  同时也给霍山水找到了一个不肯说下去的绝妙理由——天机不可泄露。

  只是提前了一句与老尘头可能相关的话语,就引来了一道天罚。

  要是真的挖掘出其背后的事件,恐怕这头跨洲域运输的巨龟也保不住了。

  正阳山黝黑青年口中默念着“人间当有仙,天庭可无神”这句话,神情恍惚,像是想到了什么。

  骆闻舟也面色凝重,作为传承万年之久的圣地,总能够记载下一些不为世人所知的东西。

  霍山水看着陷入沉思的骆闻舟和目光悠长的黝黑青年,讪讪一笑,是不是用力过头了,导致他们有点疑神疑鬼。

  可就在霍山水准备出言解释两句之时,正阳山黝黑青年突然开口警示道:

  “万万不可在人前再次提前这些话,否则会引来天大的麻烦”

  骆闻舟同样点头,微微解释一番:

  “天庭二字关联太多,哪怕已经过去了万载日光,也涉及到你我惹不起的因果”

  “还有老师傅的身份,如若没有特殊原因,绝对不可外传”

  “我现在有些明白你师傅为什么将你要逐出师门了”

  “或许是怕将你牵连到生死因果之中,故意而为之”

  听着骆闻舟的猜测,霍山水彻底无语了。

  好家伙,你们这顺杆往上爬的功夫真是一顶一。

  我不过随意编制了一个谎话,你们连结局都给我想象好了,真是人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