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一百二十五章 浪涛声中听丰年

一百二十五章 浪涛声中听丰年

寂静总在喧嚣之后,寒冷衬托出温情。

  高山远眺流水,人间千百事,是非黑白,留与后人说。

  青苔巷口经过一场甚是“荒唐”的大战,出摊不到一天的羊杂摊因此火爆。

  有不少长安百姓想要看一看白玉京书院众人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不仅毫无忌惮的招惹神洲书院,还引来了暗影、蛮荒、玄妖岛三方势力的围杀,要说其不是个怪物,还真是愧对各方势力的声名。

  接下来的日子中,透过街角巷尾的枝条树叶,总能感觉到一些若有若无的目光和神魂探视。

  为此唐妖嘱咐尘小九将天一阁存留下的阵法修缮一二,也让本就贫穷的书院雪上加霜,口袋一个子都掏不出来。

  在墨柒的亲自监工之下,尘小九和吴蓝化身小二,忙不迭的切割着从阖晓手上低价收来的灵羊,高价卖出。

  不得不说,尘小九的手法厨艺还是颇有几分独到之处,汤底辛辣中夹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酸甜,入口绵长悠远,引来了不少饕客。

  吴蓝围着一块从烽火楼女子们手上讨来的围裙,活脱脱一个任劳任怨的小媳妇,将自己当成陀螺,前后左右忙的不亦乐乎。

  黄家青年在这七八天成为了羊杂摊的一个固定食客,却被墨柒嫌弃,恨不得赶走。

  原因无他,这家伙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烽火佳人之间。

  点一小碗羊杂,能坐在窄小的凳子之上整整坐半天,只为了能光明正大的看一眼偶尔出来觅食的烽火楼楼主——夏冰!

  踏着微风,随着晨间柔和的阳光,黄家青年和颜悦色的挺直腰板,冲尘小九微微点头一笑:

  “老样子,顺便加碗酒”

  尘小九头也不抬的挥舞着趁手的菜刀,刀光飞舞,之际,一碗浓烈的酒被吴蓝捂着腰端上了桌。

  黄家青年扫了愁眉苦脸的吴蓝一眼,不犹得噗嗤一笑。

  花色围裙被系在一个面色俊朗,血气方刚的汉子身上,怎么看都有些滑稽可笑。

  更让人忍俊不禁的是,吴蓝腰间骚包的垂挂着一个不同针法的香囊,还时不时的像个宝贝一样瞅一眼,生怕其丢失。

  在令人神魂一震的清香味中,吴蓝目光不善的盯着笑个不停的黄家青年。

  随手将花色围裙一扯,砸入黄家青年怀中,从桌底抽出一个崭新的小凳子,坐在其对面:

  “黄四海,一整天不知道在乐呵乐呵啥,你是不是傻!”

  吴蓝毫不客气的直呼黄家青年本名,看那熟稔的样子不是第一次了。

  经过这七八天的相处,白玉京书院众人对于黄家青年——黄四海的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原本是在警惕其有什么后手,毕竟当初被瑶池圣女直接抹杀的夏至书院副院长在黄家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

  可是在与黄四海断断续续的交谈中,众人得知黄家对于死去的那个家伙持有两种态度。

  一种是锐意进取的改革派,早就看夏至书院副院长那个侵占家族资源的家伙不满,有人替他们收拾了这么一个祸害,高兴还来不及,涉及到复仇的话题时一直在和稀泥,不反对也参与。

  至于另一方守旧派,虽然秉持的是和气,可是在护犊子这方面显现的无比霸气。

  家族子孙不成器是不成器,可就算是犯了滔天大错,也轮不到外人来惩戒。

  甚至有长老从闭关中苏醒,要亲自寻一寻白玉京书院的晦气,但被黄家家主给压下,不允许其干涉。

  面对白玉京书院,平日里温和如玉,看起来软糯可欺的黄家家主破天荒的霸气了一回。

  只允许小辈寻仇,不允许暗地下黑手,一经发现,逐出家族。

  黄家两派势力都被震慑,顺着黄家家主给的台阶滚了下去。

  在事情的处理的人选问题上,黄家家主再次顶着族员的不满,让黄四海一力去处理这件事。

  因为死去的家伙乃是黄四海名义上的叔叔,作为侄儿替死去的亲人讨个说法,也不算是以大欺小。

  黄四海顺理成章的被家主委以重任,希望其能挽回黄家颜面。

  可是黄四海大摇大摆的走到白玉京书院面前之时,不仅没有动手,还另外的青睐尘小九。

  提醒尘小九不要被陨魔山的表面邀请所迷惑,还替其阻拦了女武神一部分攻击。

  这种态度压根不像是寻仇,反倒是有点结交的意思。

  当几天前吴蓝忍不住询问黄四海的意图之时,得到了合情合理又令人无语的解释。

  原来黄四海之所以对尘小九态度有所不同,只是因为其无形中帮了其一个忙。

  说来也巧,这个忙的中心围绕烽火楼,牵扯到了烽火楼楼主——夏冰。

  尘小九灭杀了神洲书院的定北英雄,不仅替夏冰解了围,还让黄四海松了一口气。

  起初,在黄四海第一眼看到所谓的定北英雄芮随,就生出一股厌恶感。

  无他,只是其看待烽火楼楼主的眼神太过于赤裸,充满了色欲。

  刚入长安就直往烽火楼,说是要领略长安佳人的绝世风采。

  黄四海因此在短短两天时间之内就和芮随起了无数次冲突,因此被家族禁足,不得外出惹事,也错过了时机。

  没能阻止芮随在大庭广众之下以身份来胁迫烽火楼楼主答应其要求,满足自己的私欲。

  如果尘小九没有出手,恐怕黄四海得到消息以后,会直接违背家族族规,连夜去揍芮随。

  但当其听到芮随身死的消息后,停下了外出的脚步,开怀大笑。

  随着事情的演变,神洲书院儒者的干涉,尘小九杀人凶手真相的被传遍长安,也引起了黄四海的兴趣。

  尘小九这个名字,已经第二回出现在自己的的生活之中。

  先是家主要求自己去找白玉京书院讨个说法,其中就重点点出了尘小九和瑶池圣女,因为两人在长安书院选拔赛上表现太过于突出。

  同理,白玉京书院声名越响亮,巴掌落在黄家身上就会更响。

  于是黄四海终于提起了兴趣,前来看了看所谓的天魔转世——尘小九。

  当黄四海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清楚后,众人心中多了一份无语。

  合着眼前这货也是为色所昏的家伙,因为烽火楼楼主就将自己“叔叔”的仇给忘了,果然非同常人。

  事情回到正道之上,在吴蓝诅咒黄四海是个傻子之后,黄四海一口将碗中烈酒饮下,说了一声好酒。

  指着吴蓝腰间的香囊,拍打着桌子狂笑:

  “我忍你眼间那个香囊很久了,娘们兮兮的东西配合你的“窈窕”身姿,真是天造地设,绝配”

  出乎意料,被反讥讽的吴蓝没有发怒,而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扫视着黄四海,还发出啧啧啧的感叹声。

  “你觉得我娘?”

  “嗯,有点”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香囊不好看?”

  “的确,一看就不是什么精品”

  “你说的很对,但是我不赞同”

  “审美低下,我黄四海不和你这种家伙争辩”

  ……

  吴蓝诱导着黄四海回答一系列话语之后,突然向其身后两位女子打了个招呼。

  擦了擦桌子,摆出两碗果酒让两位佳人坐下:

  “夏楼主,小晴,今天要吃点什么啊!”

  被招呼的两人正是烽火楼楼主和其得力助手小晴。

  当黄四海沉浸在调侃吴蓝所得到的快感中时,突然察觉到身边一阵香风掠过,一个窈窕婉约女子隔着一张桌子落座,正是他朝思夜想的夏冰。

  黄四海有些激动,不枉他等了七八天,终于从一个背影等到了肩并肩而立,虽然隔了一张桌子,但那无所谓,天涯咫尺,更别说一张可有可无的桌子。

  此时,一碗浓香清汤羊杂被端上了桌,递给了黄四海。

  烽火楼楼主身边的少女小晴鼻尖一抽,深吸一口蔓延空中的香味,兴奋的询问:

  “柒姐,你们又研究出新口味来了?”

  翘着二郎腿,品味着浓茶的墨柒闻言冲少女一笑:

  “嗯额,平淡中富含绝味,一瞬激情洋溢,一瞬平静如水,要不要尝尝”

  少女急忙点头,并冲身边的婉约女子询问其口味。

  夏冰微微扫视了眼黄四海的羊杂汤,点头示意自己也远同样的口味。

  于是在少女的期待神色中,尘小九不过一会就又端上了两碗热气腾腾的羊杂汤,其中多了一些灵菇和天香草,都堆出了一个小尖。

  黄四海瞅着烽火楼楼主身前的羊杂,再瞅瞅自己的,没有明目张胆的偏袒产生怨念,而是对着大碗痴痴的傻笑。

  他和心中的佳人不仅并肩而坐,还共进美食。

  至于两个不同的碗,四舍五入下去,不就相当于同一碗吗!

  在黄四海贪恋的对着空气痴笑时,吴蓝举着手中的香囊凑到夏冰对面,不顾黄四海冰冷的目光,嬉皮笑脸的冲着烽火楼楼主说道:

  “夏楼主,你什么时候给我添一两道针线,少了你的手艺,这香囊达不到十全十美啊!”

  面对吴蓝别样的请求,夏冰拿过吴蓝手中的香囊,歪了歪头,回复道:

  “嗯,既然如此,我就给你添一两道针线,了别嫌弃我手艺啊”

  吴蓝急忙摆手表示不会,还冲着神情呆滞的黄四海使了个挑衅的眼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