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一百二十二章 朝花夕拾莫忘春

一百二十二章 朝花夕拾莫忘春

心内环宇,心外乾坤,方寸之间,难得自由。

  就在耸立云霄的楼阁之内鲜血淋漓之时,青苔巷中的战斗愈发激烈。

  黑色大网变化万千,轻而易举的瓦解着瑶池圣女的雷霆手段。

  至于蛮荒五色旗那边,墨柒化身火红朱雀穿梭于铺天盖地的雷霆之中,每次快要接近旗帜之时,五色旗都会变幻空间,神出鬼没,难以推测。

  安北萱已经将那头恐怖异兽劈的四分五裂,但是在下一刻,一股幽光缓缓出现,吸收皮肉横飞的异兽血液。

  不到三息时间,之前泯灭的异兽重新出现在安北萱面前,气势更胜一筹,咆哮声撼动天穹。

  安北萱面色极为难看,剑身上的一串串血珠从天际坠落,在地面腐蚀开一个大洞。

  天际之上的各处战斗变换莫测,摊位之前的尘小九悠哉悠哉的远望。

  神洲书院的动作还真是不慢,短短几天时间就能让暗影、蛮荒,玄妖岛几方势力汇聚长安。

  看来其长安之中也是有不少的暗子,这边打的昏天黑地,官方却没有一个人前来阻止,真是荒唐。

  正在尘小九思绪之时,白玉京书院之中陆续走出几人。

  唐妖手持一根细细的柳条,眯眼扫视天穹,不知其所思所想。

  之前悄悄跑路的吴蓝凑在烽火楼楼主身前,吧啦一大堆事,却没有得到一点回应,只好讪讪一笑,将不善的目光落在天际。

  而烽火楼楼主则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化为一道火光,与雷电追逐的墨柒,同时神情恍惚的盯着不断变换方位的蛮荒五色旗。

  此时陷于深思的尘小九突然抬头,越过无尽的房屋和街道,将目光落在了一处被无尽大阵笼罩的地域。

  冷冽的目光缓缓收回,尘小九起身,冲唐妖和吴蓝嘱咐了一句:

  “白玉京书院不讲仁义道德,能群殴从来不单挑”

  随即尘小九身边流转着神秘无比,难以言喻的数字道纹,手指轻点虚空,映照天地,熟稔的打开一条通道,而后跨步而入,消失不见。

  周边躲藏在房屋,巷角的大胆人群之中,有一个白色披风,雍容华贵的女子眉目一挑,扫视一眼尘小九遁入的虚空,冲后方挥了挥手。

  其后一个憨厚汉子抱拳隐没于人群,冲着长安某处奔驰,如同一道疾风穿梭,惊起一片呼声。

  若是尘小九可以看到憨厚汉子的穿梭轨迹,就会发现其和自己所要前往的地方是一样的。

  这时候吴蓝抽剑而立,冲向天空。

  刚要挥出一道剑气撕开五色旗的雷霆屏障,就听到墨柒冷声道:

  “这里不需要你”

  “这几个破旗彻底惹毛姑奶奶了,现在连当擦桌布都不配”

  吴蓝闻言浑身一激灵,极为听话的讪讪一笑,扭转身影,飞至瑶池圣女后方。

  正在研究黑色大网构造,模仿其诡异气息的瑶池圣女瞅了一眼吴蓝,抬手无尽寒气蔓延至手掌,如同一个纯洁无瑕手套。

  无视诡异气息对于体内灵力、气血运转的阻隔,伸手将黑色大网抓出一个大洞,一时间不能重新复原。

  准备动手的吴蓝一愣,瞬间了然,这里也是不需要自己的。

  怀着悲壮的心情,吊儿郎当的在虚空行走,冲着与恐怖异兽纠缠大战的安北萱,幽怨的喊道:

  “安女神,你不会也要拒绝我吧!”

  一句话显露出凄凄惨惨戚戚,无边的委屈。

  安北萱没有回话,全神贯注的以剑气笼罩异兽,将其再一次撕裂,等着其又一次的重生。

  吴蓝眼见安北萱没有拒绝,立马兴奋的冲了上去。

  手持柳条的唐妖也出现在安北萱身侧,三人齐刷刷的注视着前方一团幽光,毫不畏惧。

  *

  在长安皇宫之中,身着紫金龙袍的唐皇远眺白玉京书院的方向,眸光微闪,等待良久。

  一个披甲将士悄然无声的出现在台阶之下,禀报着大战的具体内容。

  唐皇听着将士的汇报,呢喃道:

  “暗网”

  “蛮荒”

  “玄妖岛”

  说完这三个名词以后,唐皇沉默一会,面无表情敕令天地,一言虚空颤动,所想所言汇聚为一道圣旨,出现在台阶下将士手中:

  “传令下去,彻底清理”

  台下将士闻言浑身颤抖,随即反应过来,抓其圣旨隐没虚空。

  随着唐皇命令的传出,长安又会惊起一场梦幻的血雨。

  新老世家更替,豪门显赫朝夕变迁,不过一二时辰而已。

  *

  这时,消失在青苔巷口的尘小九出现在长安一处死胡同。

  看着前方杂草丛生,垃圾遍地的角落,尘小九神色无常。

  手心凝聚出一道道纹,击向前方,原本荒凉的胡同立马变得如梦似幻,好像来到了另一处天地。

  高耸入云的楼阁,小桥流水的庭院,药香横溢四方的药园,青藤编制的牌匾之上凝聚着通天二字,显露无尽威势。

  若是让外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大吃一惊。

  田野藏麒麟,陋巷隐大家,古人诚不欺我也。

  想不到平日里荒草凄凄的现象竟然别有洞天,藏有一处空间石支撑的芥子世界。

  尘小九漫步坚石的土壤之上,打开古色古香的木门,穿过别有情趣的庭院,走至高耸入云的楼阁。

  摇了摇头,一步踏入,转瞬已经来到了最高层的房间之内,静静的看着其内两人的对话。

  当那个血肉模糊,看不出人样的男子说出那句“你不敢,所以你没有”之时,尘小九忍不住笑出声。

  立马引起了两人的注意,揪着暗影使的男子扫视尘小九,没有多言,掌风在房间内刮起,冲向前方,眸光没有丝毫的颤动,仿佛尘小九在一刻就是一个死人。

  但事情明显出乎了暗影来人的意料,尘小九提手驱散肆虐的掌风,似笑非笑的盯着前方,没有一点惧怕。

  暗影来人提起了一点兴趣,冷声道:

  “你是谁?”

  尘小九没有回答,只是看向了窗前被诡异符文控制的少年,瞬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看着尘小九的神情流露,暗影来人以为其是芥子世界的漏网之鱼,平和的声音响起: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域无门你偏闯,真是让我为难啊!”

  听着暗影来人文绉绉的话语,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的男子突然爆起,一把抱住暗影来人,装破墙壁,掉落楼阁之下。

  同时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尘小九耳朵:

  “带着他走,快”

  尘小九闻言笑了笑,看了看破损的墙壁,还没等动手,暗影来人就抓着男子的脑袋飞了进来。

  灵力化为刀芒,将男子四肢割除,诡异气息阻止气血翻涌,防止其再次暴走。

  “真是天真,以为这样就能让你儿子活下去”

  “等着,我先料理一个小家伙,再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痛苦”

  哈哈大笑声中,暗影来人突然出现在尘小九背后,短小的匕首刺入尘小九脖颈,流畅自然,没有丝毫停滞。

  暗影来人一击得手,神色却变得更加凝重,警惕的看着四周。

  下一刻,被刺中的尘小九化为泡影,而真正的尘小九破地而出,抽取一根横梁当做木棍,以无比刁钻的角度刺向暗影来人。

  在横梁即将击中暗影来人前一刻,短小的匕首穿梭虚空,出现在尘小九眉心前,旋转为一个光轮,逼迫尘小九退后。

  两人攻击都没有用奏效,纷纷后退几步,淡然中多了几分专注。

  暗影来人抓住旋转飞回的匕首,破有兴趣的看着尘小九,再次询问:

  “你是谁?”

  尘小九呵呵一笑,平静淡然的回复:

  “都上门让你杀了,还不知道我是谁?”

  暗影来人眸光闪过一丝迷惑,随后突然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厉声开口:

  “白玉京书院,尘小九?”

  尘小九点了点头,丝毫不在意的打量着四处的环境,就像老友交谈一样,随意问候:

  “这倒是个好地方,一般人还找不到”

  “不过这看起来不像是你们这些藏头露尾,见不得光的家伙会选择的地方啊!”

  “你可要知道,在长安,侵入他人住宅可是要吃牢饭的!”

  听着尘小九的话语,暗影来人一声冷笑,将放于桌上,早已经凉透的一杯清茶一饮而尽,啧啧叹息,回复道:

  “小巷稚童,宅院清茶,三杯两盏淡酒,这日子的确不适合我们这种刀口上讨生活的人”

  随即暗影来人又将墙壁之上,一副绘一个窈窕身姿,惟妙惟肖的画像给摘了下来,瞅了瞅,一缕幽火将其燃烧成灰烬。

  被截断四肢,无力回天的男子眸光黯淡,死死的盯着化为灰烬的画像,如同一个死人。

  暗影来人指着灰烬,指着男子,又指了指尘小九,开怀大笑:

  “不过我就喜欢破坏这种安详的生活”

  “看着幸福的笑容逐渐消失,看着繁华的庭院变得紊乱,看着妻离子散,看着家破人亡,真是绝美的风景”

  “你说是不是啊!”

  尘小九听着暗影来人说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突然冲其竖起一个中指:

  “你知道吗?”

  “失望,绝望,不过是一瞬”

  “痛苦从哪来?”

  “从希望中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