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一百一十四章 我与星辰共黄昏

一百一十四章 我与星辰共黄昏

于北海听雪,南疆渡舟,万里河山共白头!

  蝼蚁尚且贪生,葬仙棺葬不了岁月,亦葬不了人心惶惶。

  神洲书院儒者的身影被笼罩在遮掩天地的棺盖之下,任凭其苦苦挣扎,不得脱困。

  而后在众人目光聚集之下,神秘莫测的棺盖瞬间消失,连带着神洲书院儒者一同隐没,不知所踪。

  同时尘小九身形一晃,踉跄于虚空行走几步后,从天际跌落,如同秋叶飘零。

  一阵清风徐来,墨柒携带火红流光,搀扶尘小九缓缓降落下来。

  双脚落于地面,尘小九喘着粗气,跌坐在地,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瑶池圣女打起精神,欲为尘小九疗伤,被其挥手阻止。

  墨柒捏着拳头,想要给尘小九两下,但看着其一身伤痕,虚脱无力的状态,又缓缓松开。

  唐皇从虚空走至尘小九身前,神色复杂的打量着眼前狼狈不堪的少年,有无数问题想要开口询问,最后只倾吐出一句:

  “小心”

  尘小九闻言抬头,冲唐皇竖起一个大拇指,挣扎着站了起来,示意墨柒和瑶池圣女去搀扶安北萱。

  而他则是扛起昏迷不醒的唐妖,一步步走向远方。

  “回家喽”

  轻快明亮的声音随着旭日初升,撒落街头,多了一分洒脱,少了一丝压抑。

  唐皇目送着几人离去,有官员上前,想要禀报什么,被挥手劝退。

  尘小九之前所说的那一句话,彻彻底底搅乱了唐皇的心。

  征仙城,天渊之战,讨个公道,每一个字单独拿出来没什么值得讨论的,可组合起来,就勾起了唐皇内心深处的记忆。

  有个人在十多年前对他说过类似的话语。

  不同的是,尘小九是为征仙城死去的英魂讨个公道。

  而那个人,是要为天地众生讨个公道。

  人海茫茫,浮华世间,终究还是会出现相似的一朵花。

  只是这一次,希望这朵花能绽放出最美的样子,不要黯然落幕。

  大唐走了这么多年,他苦苦撑了这么多年,不是为了看一场又一场的悲剧。

  神洲书院一直以为大唐是要取代其在中神洲的位置,但中神洲太小了,天域也太小了,施展不开大唐的抱负。

  号角声即将吹响,墨雪,你看到了吗?

  天翻地覆慨而慷,谁人将执旗唤醒亡魂?

  岁月流淌,秋场点兵,让美梦成真。

  在众人的目光中,能够扛起大唐责任的唐皇,此时却有些佝偻。

  沉默不语中走向黎明的曙光,背对众生,不曾让世人发现自己的软弱。

  凯旋候身旁的女子眸光闪烁,目睹着尘小九等人和唐皇先后离去。

  “喂,你说大唐是不是太急了?”

  听起来云里雾里的话语,凯旋候却精准的捕追到其核心思想。

  凯旋候抬手遮住晨曦,随意淡然的回复道:

  “墨雪死在了十九年前”

  “十万青龙军已经埋骨边疆六年”

  “大唐旗帜上的名字越来越多,未来却依旧一团迷雾”

  “他身为大唐的掌舵人,什么时候该破釜沉舟,他自然清楚”

  “风向变了,不及时转向,只能是被时代淘汰”

  凯旋候的意思很明显,不是大唐太急了,而是这个时代不允许大唐再继续等下去了。

  星域风云将起,古道已开,宇宙中一个个沉睡万年的种族即将再次苏醒。

  大争之世,灵力复苏,数不尽的天骄英杰在争渡红尘。

  墨雪曾经北拒北海,西镇云梦泽,替大唐换来了繁荣昌盛的三百年。

  而今浪潮翻涌,危机四伏,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神洲书院只是第一步,儒家,佛门,各洲的利益冲突才真正的开始。

  而且还有一句话凯旋候没有说出,急一点也好,至少他这幅残躯还能再发挥点作用。

  凯旋,凯旋,长安城,是否还能等来他再一次的凯旋?

  一旁的女子听着凯旋候老气横秋的语气,气不打一处来。

  最看不惯他这一副样子,分明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非要摆什么老头架子。

  一整天缩在府中,鼓捣一些有的没的吃食,迟早变成三百斤的胖子。

  似乎是已经看到了未来成为胖子的凯旋候,女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凯旋候瞅了一眼面对空气,笑的和傻子差不多的女子,摇头直叹。

  西北候怎么会有这么一个问题女儿,真是让人头痛。

  就这幅德行,估计满长安都找不到一个敢娶她的人,不对,说少了,怕是整个大唐都被其“威名”所慑。

  最后,女子屁颠屁颠的跟着凯旋候走向了王府,虽然话里话外都嫌弃凯旋候不成器的样子,但面对香喷喷的美食,女子还是很容易就把骨气给扔了的。

  凯旋候敢骂她,她就以长辈的身份来教育他。

  没办法,根据一些有的没的规矩和习俗,凯旋候辈分要比女子低三代。

  这也就助涨了某人的嚣张气焰,不仅出入凯旋候侯府如同自家,甚至还不时的给凯旋候安排一两场相亲见面会,很是让人苦难。

  在互相嫌弃中,凯旋候和女子一同沐浴阳光,走向远方,宁老笑嘻嘻的挂在身后,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烽火楼前只剩下一些姗姗来迟的官员,守护城墙的身影在唐皇离去以后,大发雷霆。

  亲身赶赴长安大阵枢纽,查探究竟,这也就注定着有些人,有些势力要遭殃了。

  而老态龙钟的大理寺少卿看着浑身沐血,站都站不稳的精壮汉子几人,欣慰的拍了拍其肩膀。

  通过追溯法神通,他了解了事情的前后因果,对于几人死战不退,守护百姓的行为很是自豪。

  人间黑白无常,这几个孩子能够站出来,直面神洲书院儒者,就不负身上这官服,不负那一声大人称呼。

  要不是神洲书院儒者被尘小九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他今天拼着这一把老骨头,也要和其讨个说法。

  大唐好儿郎,比得上你神洲书院弟子身份。

  这笔账,在之后大理寺一定会和神洲书院好好清算。

  大理寺少卿带着鼻青脸肿,互相搀扶的几个官员走了,烽火楼的废墟也被官兵清理,显露出空旷的地表。

  烽火楼的众女子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前方的楼主,眸光中赤裸裸的三个字:

  “怎么办?”

  对啊,人都走了,她们烽火楼怎么办。

  不论是芮随身死,再到接连大战,最无辜的就是烽火楼。

  影响生意也就算了,最后连家都被拆没了,这还有没有天理。

  众多莺莺燕燕彼此交换着自己的主意,但没有一个靠谱的。

  几百百来号人,就算是除去可有可无的小厮,也接近百十来号。

  这么一大波人,总不可能随随便便找个客栈去住吧。

  不仅影响烽火楼的声誉,光是那一笔灵源就不是少数目。

  在一片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中,烽火楼楼主清冷的声音响起,瞬间盖过所有声音:

  “烽火楼停业一月,长安城有居住之地的可自行离去”

  “小时你发放三个月的灵源,让闲杂人等离去吧”

  话音落下,全场寂然,众人没有想到延续几百年的烽火楼竟然选择了停业。

  要知道,烽火楼在长安各处青楼打压排挤的时候,也没有选择停业,而这一次的意外,竟然关闭一个月。

  这要是让竞争对手得知了,恐怕得笑的乐不思蜀。

  虽然众人心中皆有疑问,但烽火楼楼主的命令无人质疑。

  一个浅绿色衣裙的女子轻声细语的将一份份灵源发放,得到三倍灵源的人手一个个眉开眼笑,急忙俯身道谢,随后不依不舍的离去。

  当一些不必要人手散去,场地里还有上百号人手。

  除了十来个在烽火楼初开之时存在的老人手,其余都是一些无依无靠的女子。

  若是有家可归,谁又会选择走上这一条被世人耻笑的路。

  但她们这些人可以说是幸运的,遇上了烽火楼,不再是任人宰割的商品,有了自主选择的权利。

  一代代楼主之所以将烽火楼传承护佑下来,就是为了在这荒唐的世道中,为这些可怜的女子提供遮风挡雨的港湾。

  人间岁月烟火,总有一份温暖不曾泯灭。

  烽火楼楼主看着身前围绕的众多身影,笑了笑:

  “休息一个月,换种生活方式,可不可以?”

  听着烽火楼楼主的询问,众多女子相视一眼,眸光中透露出一丝不安,但更多的是兴奋和感动。

  有人愿意去问一问她们的意愿,愿意向她们嘘寒问暖,在烽火楼中,楼主就是所有人的精神支柱。

  尽管此代烽火楼楼主年岁尚小,可是从上一代楼主手中接过这个担子之时,她们清楚的记得,那个少女清澈见底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尊重,是坚定:

  “于我们而言,这世道烽火长燃,不曾安宁”

  “青丝挽起,脂粉抹面,不过是碎银几两,曙光一瞬”

  “走走停停,来来往往,烽火楼可能不是一个好地方,但其中人心却不是太坏”

  “只要你们愿意,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从薄纱遮面到黄土一抔,我葬你,你渡我,留一盏灯等着将来”

  或许是因为这一番话,或许是因为话语中的那个“家”,烽火楼中人员更替,面孔新熟,脱离走出者很少。

  纵使平生不遇良人,纵使半生坎坷不平,却在烽火中见证了温暖,至死无憾。

  在外界所传话语中,烽火楼有琴音动四海,有舞者惑天下,有婉约江南的身影,有书香雅致的声音。

  可是在烽火楼众人看来,琴音不如饭桌上的争抢声,舞动的纱裙不如闺房的嘻戏打闹,婉约江南,书香雅致,不如小时姑娘的软糯晚安,不如除夕之夜楼主纤纤玉手备齐碗筷,红

  包拿来。

  *

  白玉京书院之中,多了上百人的后果是,每一天意图闯进院门的人手在不断增多。

  但那些意图不轨,居心悱恻的家伙,无一例外,都被正义化身——吴蓝给打断双腿扔至巷口。

  纵使一个个叫嚣着让吴蓝等着,迟早要把这破书院给抹平,事后却不见一个人前来算账,徒惹生笑。

  而守护女神的吴蓝得到了烽火楼众多女子的认同,不仅每天都能得到上百句亲切的问候,还能享受到不同口味的美食糕点。

  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吴蓝的头脑,要不是唐妖多次提醒打压,恐怕吴蓝就要将自己教习的身份给忘记了,化为烽火楼专属门卫了。

  在烽火楼搬入的第五天,闭关疗伤,恢复神魂的瑶池圣女总算是出关了。

  那一天动用禁法手段,以瑶池秘法牵引瑶池禁忌存在一抹烙印显现,差点没将其神魂抽干。

  要不是有醉玲珑在其识海中封禁的一缕神魂干扰,就算其没有大患,修为道行也得倒退数年。

  当瑶池圣女出关以后,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趴在墙头,贼头贼脑的窥视着什么。

  瑶池圣女遮掩自身气息,悄无声息的移动到吴蓝背后,向院落中一瞅,面色一黑。

  好家伙,怪不得看得这么认真呢,原来院落中数位佳人在翩翩起舞,一举一动扰动心神。

  衣裙舞动,薄纱之下显露的冰肌玉肤更是让专心致志“学习”的吴蓝直喷鼻血,忙用衣袖擦拭,就是这样,都舍不得移开丁点目光。

  瑶池圣女走至吴蓝身侧,眉头一挑,查看到墙壁之上紧贴的匿身符,嘴角不自觉上扬,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不到三息时间,前方佳人摆出一个醉饮狂歌的姿势,清秀与狂野结合,让吴蓝愈发深陷其中。

  而后,一缕灵气顺着墙壁汇聚到那张匿身符上,在吴蓝不注意的情况之下,轻松勾勒几下,成功的改造了一下匿身符。

  只见下一刻,吴蓝上方天空俱现一副画面,画面之中是吴蓝那张被放大了数十倍,猥琐、痴迷的脸。

  其脸部每一个神情变化,每一回吸气吐息,都被投影到天空,甚是惹人注目。

  果不其然,院落中起舞的诸位佳人有所察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吴蓝所在的方向。

  吴蓝感觉到佳人异动,神色大变,以为自己暴露了,转身欲逃,却发现那张匿身符依旧完好无损的张贴在墙壁之上,随即放下了心。

  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告诉自己只是巧合,还当别人看不见,冲着转头看过来的几位佳人来了个飞吻。

  就在这一瞬间,其中一位紫衣少女翻了个白眼,作呕吐状,同时还厉声尖叫:

  “有色狼啊!”

  在听到这一声音后,瑶池圣女巧笑嫣然,飘然离去,做好事不留名,才是真正的王者。

  而在其身后,传来了铺天盖地的灵力波动和一声声惨叫。

  *

  瑶池圣女来到书院中心大殿之内,看着专心致志研修道法的万源和薛悦,欣慰的笑了笑。

  虽然说此次书院大会已经改变规则,允许任何一方书院参与。

  可遇见了就是缘分,薛悦既然已经成为了白玉京书院的弟子,众人自然不可能对其草草了事。

  更何况白玉京书院在唐妖的手上还要继续办下去,薛悦还是第一代第一执牛耳者呢。

  瑶池圣女的到来惊动了大殿内几人,墨柒一下子扑了上来,撞入瑶池圣女怀中,直呼让其主持公道。

  瑶池圣女将墨柒下颚轻轻挑起,像个纨绔子弟一样,轻佻的说道:

  “呦,小娘子有何冤屈,尽管说来,我定为你讨个说法”

  墨柒见状瞬间入戏,哭哭啼啼的回复:

  “有人意图不轨,谋我钱财,还想着让我人才两失”

  瑶池圣女闻言一愣,忍不住噗嗤一笑。

  好家伙,哪个登徒子敢打这姑奶奶的主意——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

  在墨柒装模作样的哭诉之下,事情的起因后果都已经知晓。

  而后两人转身看向了坐在角落中的主要嫌疑人,尘小九。

  尘小九手中酒葫一滞,额头泛起黑线,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些天自己的身份地位是一变在变,从伙夫到小厮,从清洁工到洗碗工,从门房到采购员,好家伙,现在直接上升为登徒子了,真是醉了。

  有了瑶池圣女撑腰,墨柒更加理直气壮的指责着尘小九。

  招惹是非,浪费时间,杀个人还露出马脚,差点全军覆没。

  面对墨柒的指责,这些天尘小九已经听腻了。

  抠了抠耳朵正准备开口辩解,突然大殿门口一道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身影爬了进来。

  安北萱和唐妖仔细打量一眼,同时开口,疑惑的问道:

  “吴蓝?”

  不等吴蓝回答,一道俏丽的身影跨过门槛,顺带着还将吴蓝捎进来,扔到一旁。

  在白玉京书院众人的注视之下,烽火楼楼主抬手在虚空构筑出一幅幅画面。

  正是吴蓝趴在墙头,偷摸欣赏的画面,唐妖面色一黑,觉得脸上无光。

  好家伙,就觉得吴蓝这几天有点过于安分了,想不到是在憋一个大招啊。

  安北萱和墨柒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发现无从说起,只能用谴责的眼神鞭打着躺在地面生无可恋的吴蓝。

  至于瑶池圣女,那是这件事情的揭穿者之一,自然不会感到太过于惊讶,但是为了和众人保持一致,发出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叹息。

  尘小九则是不为所动,吴蓝什么德性他一清二楚。

  有贼心没贼胆,也就只能爬爬墙头,表面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实则是个只有嘴上功夫的雏。

  果然烽火楼楼主只是轻描淡写几句话将此事揭过,而后开口道:

  “除夕将至,寄居宝地聊表寸心,烽火楼邀请书院各位参与本楼聚会,请一定要来”

  留下这一句话之后,烽火楼楼主迈着莲步走出大殿,走过吴蓝身边之时,微微一停,轻声细语的嘱咐道:

  “吴公子若是对小时几人的舞蹈感兴趣,可大大方方的前去观赏,不必拘谨”

  “若是不好意思,除夕夜也可一睹风采”

  “墙凉,伤身”

  等烽火楼楼主身影消失在小径之后,大殿之内轰然响起一阵阵大笑。

  唐妖看着目光呆滞的吴蓝,意味深长的重复着烽火楼楼主最后一句话:

  “墙凉,伤身”

  墨柒和安北萱捂住肚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这烽火楼楼主果然是个秒人,这话说的极其有水平,无形之中将吴蓝打击的体无完肤,偏偏其语气还是一副为吴蓝考虑样子,真是服了。

  吴蓝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慢慢坐起,而后冰冷的目光扫视一圈,停在尘小九身上:

  “尘小九,你大爷的,是不是你在我匿身符上动的手脚?”

  面对吴蓝没有理由的质疑,尘小九呵呵一笑,回复道:

  “墙凉,不仅伤身,还伤心,以后可得注意点”

  这下连同瑶池圣女都忍俊不禁,内心为吴蓝点了两柱香。

  一个道境修士趴墙头偷窥被抓,还不能还手,一世英名皆付诸东流了。

  吴蓝听到尘小九毫不留情的调侃,抽出惊梦古剑,架在脖子中间,无比悲伤的说道:

  “不要逼我”

  众人神色各异,看着举剑威胁的吴蓝,脑海中冒出两个字:

  “白痴”

  墨柒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其身前,将剑身放平,剑刃直对其脖颈,而后拍了拍手,示意其继续。

  吴蓝讪讪一笑,将手中的剑放下,嬉皮笑脸的说道:

  “开玩笑而已啦,不要当真啦!我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你们啦!”

  看着已经恢复正常的吴蓝,墨柒一巴掌拍在其肩膀,痛心疾首的说道:

  “吴懒货,你真是丢了天下道境的脸”

  吴蓝则是不以为然的回复道:

  “下次一定注意,不过没道理啊,匿身符是我从尘小九那里偷的,怎么会出问题呢?”

  众人闻言将目光转向尘小九,尘小九顿时将刚入口的烈酒喷了出来,愤恨的瞪了一眼给他泼脏水的吴蓝。

  轻咳两声掩饰尴尬: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不是吴蓝那种人”

  “匿身符只是个辅助工具而已,我一般只用于战斗之中”

  还不等尘小九解释清楚,吴蓝幽幽的语气插了进来:

  “战斗是哪种战斗?”

  “屋里屋外,床上床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