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八十六章 一念春风枕山河

八十六章 一念春风枕山河

一点萤火染人间四月,芳菲尽,独留少年燃今朝!

  威严的声音伴随着下楼的脚步声荡漾楼阁之内,众人惊回首,就看到紫衣少年踏着盛世年华缓缓而来。

  紫衣炫目,却比不得少年眉如刀,颜若雪。

  周身未有一丝灵力气息流转,但举手投足之间霸气侧漏。

  眼眸深邃,仿佛可容纳山河远阔,这样一个少年,担得起一句公子世无双!

  书院白衣教习对上紫衣少年迎来的淡然目光,有些不屑置辩的说道:

  “大唐律法,可管不了我神洲书院!”

  紫衣少年没有开口,倒是身后陪侍的一个瘦削老者冷哼一声:

  “脚下之地,乃我长安”

  “所处之境,乃我大唐”

  “你说我唐律管不了你神洲书院?那我倒要试试,这把老骨头还能不能让你们知道何是敬畏!”

  瘦削老者毫不留情面的威胁让书院教习面色凝重,看着逼近的老者和流转万千的剑意,不甘心的盯着看戏的紫衣少年:

  “即使我等触犯唐律,也应由你唐朝专属部门追究”

  “而你又算哪根葱?在这里借着大唐的名义耀武扬威!”

  就在书院教习质问紫衣少年身份时,刚出柜台的酒楼掌柜可算是认出了紫衣少年,屁滚尿流的奔跑到楼梯台阶底,半跪于地:

  “未笑酒楼麻三,拜见凯旋候”

  掌柜麻三恭谨的行动和口中所点明少年身份的话语让酒楼里众人一惊。

  眼前紫衣少年看起来未过双十岁月,却是唐朝一大王候,让人匪夷所思。

  要知道,唐朝封候可谓是难于登天。

  平民百姓就算是毫无修为,也可以通过考试一展抱负!

  若是向往功名利禄马上取,也自可守卫边疆,同无数虎视眈眈的宗门王朝鏖战。

  但这王候的封赏,却不是一般人能够惦记的。

  就算是皇朝宗室,得候位者寥寥无几,而眼前这少年,不但封候,更是被尊称为凯旋候。

  凯旋二字中所蕴含的意义,已经不是一个王候之位可以表明的了。

  而书院教习在听到凯旋候三字时明显一怔,随后面带惊诧的看向紫衣少年:

  “你竟然是凯旋候!”

  紫衣少年此时已走下楼梯,短短数步却已经让其气息不均匀,很难让人相信眼前少年就是威震四海的凯旋候。

  紫衣少年面对书院教习的质问没有回应,反而是将半跪于地,躬身不起的酒楼掌柜给扶了起来。

  打趣道:

  “想不到这长安城中还有人能记得我啊!”

  被扶起的掌柜麻三激动不已的仰望着眼前少年,斩钉截铁的回应:

  “侯爷说笑了,这长安城,哪一个能忘掉您的威名!”

  话语之中透露而出的是满满的敬意,这敬意不是因为少年的王候身份,而是因为少年本身。

  窗口前等待书院发难,却目睹了全过程的尘小九一行人对于紫衣少年也是无比惊奇。

  只听其声,未见其人时,还以为来者应该是一个威严肃穆的中年男子。

  没想到却走出了一位看起来有些孱弱的少年。

  吴蓝下意识的查探其修为境界,却没能从少年身上感觉到任何的修为。

  疑惑不解的开口:

  “这凯旋候到底是什么人?”

  “观其表面,没有一丝一毫的道行显露,此人要不就是超脱道境,要不就是真正的凡俗中人!”

  听着吴蓝对于紫衣少年的判断,墨柒向看傻子一样看着吴蓝:

  “你觉得一个凡人可能当上一个堪比顶尖宗门王朝的王候吗?”

  吴蓝讪讪一笑,连连点头称是。

  他也秉持同样的想法,宁愿相信紫衣少年高深莫测,也不相信其是一个道行皆无的平凡人。

  就在这时,尘小九突然插了一句:

  “他的确没有任何修为道行”

  吴蓝和墨柒尴尬的对视一眼,墨柒鼓着腮帮子否认道:

  “怎么可能?”

  “绝对是你感觉错了!”

  尘小九冷冷的瞥了一眼来劲的墨柒,沉默不语。

  根据多次经验总结,这时候墨柒的关键头已经成为了要和他杠到底,而不是在意事情的真相了。

  越理她,她越来劲,天域第一小杠精非墨柒莫属。

  墨柒自己怼了尘小九一会后顿感没趣,愤恨的坐下,拿着一块糕点泄愤。

  而在另一边被忽视了的神洲书院教习冷笑一声: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凯旋候!”

  “就是不知道,当年的绛仙咒您祛除了吗?”

  瘦削老者闻言一怒,一把剑破开书院教习周身环绕的浩然正气,直接搭在其脖子上:

  “你找死!”

  书院教习瞬间感受到脖间一痛,一股热流从脖侧流至前胸,书院教习心中虽有对老者的惊恐,但依旧冷声道:

  “既然凯旋候讲唐律,那我相信其一定不会滥杀无辜,是不是,侯爷!”

  侯爷二字被书院教习咬的极重,明眼人都能听出是对凯旋候的挑衅。

  之前拿捏书院众人的唐律此时倒成了几人的保护伞,一时间让瘦削老者有些左右为难。

  他不怕麻烦,就怕到时候会影响侯爷的声誉。

  凯旋候闻言微微一笑,开口道:

  “宁老回来吧,别吓着贵客!”

  瘦削老者眸光一冷,瞅了一眼有恃无恐的书院教习,极速守护到紫衣少年身后。

  凯旋候随后弯腰捡起地面上被之前法斗波及到的一块木料。

  啧啧叹息:

  “好东西啊,就这样碎了,挺可惜的!”

  “麻三掌柜也是做的小本生意,书院这么要脸的存在,不会不认账吧?”

  书院教习看着地面上的残渣木屑,幽幽回答:

  “凯旋候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不就是几个破桌椅吗,我还赔的起!”

  随后书院白衣教习冲着酒楼掌柜不屑的问道:

  “一共多少灵源,报个数!”

  酒楼掌柜眼睛放光,像是看到了肥羊,伸出三根指头。

  书院教习冷哼一声:

  “三千灵源,你这破酒楼也不值这么多吧!”

  酒楼掌柜麻三闻言摇摇头,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贵客您说笑了,自然不是三千”

  “是三十万灵源”

  话音落下,全场寂静无声。

  站在书院教习身后的稳重少年被气的说话都语无伦次,指着麻三怒斥:

  “你这是在抢劫”

  酒楼掌柜呵呵一笑,指着满目苍夷解释道:

  “这桌椅乃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融汇了我们家族的回忆,对于我来说是无价之宝”

  “那块木板,还是我已经死去的父亲亲手安上的,可怜啊,连同睹物思人都不行了”

  “本着开门迎客一家人的想法,我还把价钱压了压”

  “就这还要被指责无情无义,我真是太难了”

  酒楼掌柜声泪俱下的控诉,完美了诠释了什么叫做老油条。

  连同惯犯的墨柒都看呆了眼,直呼牛批。

  尘小九则是嘴角一抽,回忆起来某些不好的回忆。

  这年头,果然还是戏精的天下。

  就在酒楼掌柜准备继续加大力度时,面色黑如锅底的书院教习大喝一声:

  “够了”

  随即将一个乾坤袋扔给麻三,转头就走。

  麻三收到了赔偿,还偏偏要火上浇油,激动的喊道:

  “记得下次再来,打九九折!”

  书院教习脚步一顿,转头冷视酒楼掌柜,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一个大唐”

  就在书院教习带着几位学生一步踏出酒楼门槛时,凯旋候悠悠开口笑道:

  “别急着走啊!还有些事情没处理清楚呢!”

  瘦削老者瞬间移动到酒楼之外,抱剑笑呵呵的看着书院教习:

  “滚回去,没听到侯爷说事情还没完!”

  书院教习压抑良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势席卷酒楼,压向紫衣少年:

  “凯旋候,你欺人太甚”

  面对压塌虚空的气势,看似孱弱的紫衣少年无动于衷。

  淡然的看着爆发的书院教习:

  “还没道歉了,就急着走干嘛!”

  “你这是非要我按照唐律在这大街上打你五十大板吗?”

  书院教习怒发冲冠,火冒三丈高: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凯旋候坐在酒楼掌柜屁颠屁颠拿来的柔软座椅中,平静的看着眼前白衣教习。

  门口的瘦削老者眸光闪烁,只等着凯旋候一声令下,就地解决这个麻烦。

  书院教习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冰冷目光,举棋不定。

  这凯旋候果然行事毫无章法,连同书院的面子都不给。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书院教习瞅到窗前的尘小九一行人,目光一亮:

  “要我们道歉也行,但是那群人也得向我的学生道歉”

  “他们也动手了,凯旋候你不会准备包庇这群人吧!”

  等了好久终于等来书院问责的墨柒兴奋了,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书院教习,转做惊恐疑惑的样子:

  “你是要让我们道歉吗?”

  “可明明是他们做的不对,我们只是见义勇为”

  炉火纯青的演技让尘小九一口酒没咽下去,差点喷出来。

  要不是熟悉墨柒那鬼灵精的性格,连同尘小九都相信墨柒那可怜巴巴的眼神。

  书院教习看着面露不安的墨柒,心里一笑,嘴上强硬的回复:

  “见义勇为谁都会说”

  “但是我书院弟子的伤确是实打实的,你们的罪行跑不掉”

  墨柒忐忑不安的走至书院教习身前,乖巧的哽咽道:

  “好吧,呜呜,呜呜”

  “那我就给你们道歉了”

  边说边向前,书院教习看着柔若无骨,楚楚动人的墨柒,心中没有一丝防备。

  而之前吃了苦头的书院少年,此时因为有了靠山,狠狠的瞪着墨柒。

  在说书人、张屠夫、瘦猴青年愧疚的眼神中,墨柒缓缓弯下腰。

  看到少女无奈的动作,瘦猴青年再也忍不住了,站出来怒喝:

  “滚你娘的,有种冲着老子来,别欺负一个小姑娘”

  张屠夫、说书人紧随其后,他们惹出的麻烦,怎么能让一个小姑娘去卑躬屈膝。

  而书院教习冷视着三人,目光满是嘲讽。

  一群蝼蚁,即使背后有凯旋候护着,还不是拿他们没办法。

  至于唐律?呵呵,真是个好东西,也只有凯旋候这种傻子会被其束手束脚。

  墨柒弯下腰,垂泪欲滴的说道:

  “对不起”

  书院教习笑了,但下一息,书院教习脸歪了。

  在尘小九抽动的嘴脸里,在凯旋候哈哈大笑中,在说书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在书院少年惊恐的面色下。

  墨柒一拳又一拳攻在书院教习那张绽放微笑的脸上。

  一边打还一边道歉:

  “对不起喽,打了你左脸”

  “又对不起了,打了你鼻子”

  “……”

  一连串攻击下来,反应不过来的书院教习的脸已经成为了残花败柳,不堪入目。

  墨柒打完后退几步,满意的点了点头:

  “手艺没退步,还不错!”

  这时候书院教习终于反应过来了,脸部传来的疼痛提示着他之前一幕是真的,他被一个娇弱少女给打了。

  书院教习愤怒向前,神魂铺天盖地涌现,封锁墨柒身形。

  浩然正气流转化为诸天文字,围绕成为一个圆盘,书院教习踏在金色圆盘之上,默念儒家神通咒语,牵引法则汇聚,镇压而下。

  墨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道躲闪。

  瘦削老者眉头一皱,手中长剑就要出手。

  下一秒,墨柒张口大喊:

  “尘小九救我!”

  话音落下,尘小九瞬间出现在墨柒身旁。

  无奈的看着有恃无恐的墨柒,将其护在身后。

  周身血气流转,也不动用灵力,闭眼回忆着地府阎罗掌控身躯时的随意攻击。

  地府阎罗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化繁为简,没有一丝多余。

  尘小九睁眼,抬手,向前一拳。

  虚空如同窗户纸一般,瞬间裂开,尘小九这一拳容纳着轮回,打出了蔑视天地的气势。

  只进不退,一往直前。

  拳意撼动苍穹,拳势如同滔滔不绝的江水,涌向金色圆盘。

  接触瞬间,金色圆盘多了一个大洞,书院教习身上多了一个拳印。

  而尘小九只是挥手将浩然正气所化古字击溃,淡然处之!

  这一轮交锋,书院教习落了下风。

  坐在柔软座椅上的紫衣少年凯旋候看着尘小九那一拳,开口道:

  “好拳”

  尘小九闻言一笑,并未多言。

  而书院教习此时终于肯正视尘小九,扫视尘小九一众人:

  “你们是哪个势力的弟子?”

  墨柒气势汹汹的将头从尘小九身后探出:

  “怎么,你这是还打算算后账吗?”

  面对墨柒的质问,书院教习没有丝毫回应。

  此时他对于尘小九一行人已经有了一丝忌惮之心。

  本以为是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群小辈,结果交手下来,眼前少年的淡然不是寻常修士应该有的。

  如果真的踢上的什么铁板,神洲书院固然不怕,但在这各洲书院大会即将开始的时候,不宜过多招惹是非,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就在书院教习思索利弊的时候,瑶池圣女缓缓起身。

  面色平静的看着书院教习:

  “前因后果一目了然,道歉,走人”

  “如有不甘,可问罪于北原瑶池”

  话音未落,书院教习一震,被瑶池圣女所言给镇住了。

  千想万想,没想到碰到了瑶池弟子。

  书院教习带有一丝疑惑的问道:

  “瑶池?”

  瑶池圣女淡然一笑,回复道:

  “怎么,不信吗?”

  书院教习一愣,随即仔细打量了一眼眼前女子,一张略显青涩的面孔和眼前女子渐渐重合:

  “瑶池圣女!”

  陆渔轻声回应:

  “现在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书院教习这时候已经彻底死心了,虽然这代瑶池圣女声名不显,但没有一个人敢小视。

  不要提他一个书院教习,就算是小夫子扶浩来了,瑶池圣女与其也是平起平坐。

  今天这事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自掏腰包赔偿,恐怕接下来还要折腰道歉。

  书院教习愤恨的看了一眼只知道给他惹祸的几人,厉声呵斥:

  “丢脸的玩意,道歉!”

  最开始出手的少年还想着反驳一二,在书院教习阴沉的面色下,只能无比憋屈的朝着屠夫几人道歉。

  而后书院教习也不看众人的脸色,拉着一张臭脚出了门,几个书院少年垂头丧气跟在其后,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傲气。

  墨柒看着灰溜溜走了的书院中人,有些遗憾的叹息道:

  “怎么就走了呢?”

  “我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呢,原来只是个花架子!”

  尘小九闻言悄无声息的拉开和墨柒的距离,他不想沾染这个傻子的傻气。

  陆渔则是玉指点了点墨柒白嫩的脸庞,没好气的说道:

  “你就是嫌麻烦太少,整天皮痒痒呗”

  墨柒白了瑶池圣女一眼,躲在安北萱身后,吐了吐舌头:

  “打不着,略略略”

  这幅不要脸的样子惹得众人大笑不止。

  而此时,说书人伙同屠夫,瘦猴青年一同向瑶池圣女等人致谢。

  瑶池圣女表示举手之劳,而尘小九更是直接:

  “即使我不出手,也会有其他好心人帮忙的”

  “你真正要感谢的,还是那位凯旋候!”

  话音未落,紫衣少年来到尘小九身边,颇感兴趣的打量着几人,微笑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只不过是践行律法而已”

  “倒是几位古道侠肠,敢于开口,这是他们几人的幸运”

  看着相互谦让的两人,墨柒不耐烦的开口道:

  “能不能麻溜点,天都要黑了,赶紧找个地方住下来,我可不想露宿街头”

  瑶池圣女闻言无奈的扶额一叹: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瑶池在唐朝有一处驻扎地,虽然有些破旧,但还是能让你睡个安稳觉的!”

  墨柒点点头,打着哈欠就要出门:

  “赶紧走,我要睡觉觉”

  尘小九被墨柒拉着无可奈何的往外走,这时候,紫衣少年突然开口:

  “几位要去瑶池驿馆的话,咱们倒是顺路”

  “我那座宅子紧挨瑶池驻扎点,可否同行?”

  瑶池圣女眸光闪烁,虽然不清楚凯旋候打什么主意,不过同行一段路,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于是凯旋候和尘小九一行人在酒楼掌柜和屠夫几人恭谨的目光中远去。

  其中瘦猴青年看着凯旋候的背影,心中有种莫名的冲动在萌发。

  *

  夜色撩人,明月高悬万里苍穹,清冷的光辉将众人的影子拉长。

  在墨柒的走走停停,买卖退穿的坚持下,几人沐浴着月光来到了一处略显残破的宅院门口。

  而宅院一旁,是一处灯火通明,巍峨大气的庭院。

  杀意沸腾的“凯旋候府”大字震慑着宵小之辈,令人望而生畏。

  墨柒打量着破旧的宅院和对比之上显得无比神圣的凯旋候府,看着瑶池圣女唉声叹气。

  “这就是你说的有些破旧吗?”

  话音未落,一阵风拂过门前,哐当一声,一扇门被风吹躺在地上。

  瑶池圣女满头黑线,但依旧试图解释:

  “是有些问题,但这不妨碍我们住”

  “修行中人,哪来那么多借口!”

  墨柒闻言有些吹头丧气,但当扫视但同尘小九进行交谈的凯旋候时,眸光一亮:

  “喂,那个谁!凯旋归来的那个侯爷,你们家有没有空房间”

  被墨柒无意间夸奖的凯旋候微微一笑:

  “自然是有的”

  “侯府空旷,人员稀少,几位要是不嫌弃,尽管一住”

  凯旋候话还没说完,墨柒已经拉着安北萱跑了出去,直奔凯旋侯府门口。

  尘小九和瑶池圣女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我不认识她”

  而凯旋候也被墨柒毫不见外的行为给逗笑了,冲身后瘦削老者嘱咐:

  “将北庭院空出来,让几位贵客入住”

  瘦削老者眸光闪烁,北庭院乃侯府最好的区域,向来是侯爷最爱去的地方。

  但向来不理世事的侯爷竟然如此高兴的对待几人,真是罕见。

  待瘦削老者带着墨柒和安北萱进入侯府后,瑶池圣女,安北萱,吴蓝同凯旋候一同前去中庭,毕竟是客,自然要显得恭谨一点,毕竟随也不是向墨柒那样没心没肺。

  凯旋候带着三人穿过廊桥,来到一处湖边长亭。

  在瑶池圣女和吴蓝惊诧的神色中,凯旋候亲自下湖抓鱼,为几人烤起了夜宵。

  吴蓝看着篝火旁无比认真的紫衣少年,呢喃自语:

  “这真是一位王候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