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八十二章 水中月是天上月

八十二章 水中月是天上月

地府阎罗无比头痛的劝说着瑶池圣女将手中的缚神带给收起。

  这玩意是有通天之能,缚天锁地,但使用者付出的代价更为沉重。

  万事万物皆有平衡定数,缚神带也打破不了这个规矩。

  一但瑶池圣女贸然出手,恐怕下一刻一身修为气血都要献祭给这件诡异道宝。

  面对地府阎罗的劝阻,瑶池圣女不为所动,巧笑嫣然:

  “这世道太乱,总得防一防某些不良居心的存在”

  指桑骂槐的语气让地府阎罗气笑了,这又是一个好心当做驴肝肺的家伙。

  随即阎罗印镇压而下,轻轻松松的将瑶池圣女和安北萱禁锢原地。

  “接下来要干一件大事,为了不被影响,你们就先乖乖呆在这里”

  地府阎罗面目表情的瞥了眼瑶池圣女快要杀人的目光。

  转身,结印,一具石棺从尘小九识海之中浮现。

  地府阎罗随意一挥,浮空的石棺瞬间开启出一条通道。

  九幽气息弥漫其中,地府阎罗静静的注视着通道深处:

  “苦了你了”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从通道之内快速浮现而出。

  身影转身,看着身前散发着熟悉气势的尘小九,半跪于地,虔诚的说道:

  “地府阴兵断天涯,参见阎罗”

  冷冽的话音响起在天际,震惊了被禁锢的瑶池圣女和安北萱。

  到底是怎么回事?

  尘小九体内的神秘存在竟然是神话中的地府阎罗!

  接二连三的疑问在瑶池圣女和安北萱脑海中生出,却无人能够回答她们的不解。

  而地府阎罗看着身前若隐若现的断天涯身影,唏嘘感慨道:

  “四十九位护殿阴兵,最后存活下来的的却只有你一个!”

  随着地府阎罗的声音响起,断天涯更加激动的自我谴责:

  “属下无能,未能够帮上您忙”

  “也没能守住地府,只能以残躯坐镇九幽世界,希望还能燃烧最后一点光辉”

  断天涯语气中甚至带了一些哽咽,同时也带有一丝丝绝望。

  万年之前阎罗一掌断九幽,一念葬轮回,最后却落了个身消道死的地步。

  他从来没想到能到再次感受阎罗的气息,帮助尘小九遮掩天机也是挥手为之,只是因为其掌握着阎罗印。

  但此时,阎罗再一次显示尘世,让他无比激动。

  断天涯想到这里,兴奋的抬头,想要询问阎罗是否已经转生?或者说,眼前这少年就是阎罗的意志载体。

  地府阎罗看着欲言又止的断天涯,瞬间就明白了断天涯想要的答应。

  于是在断天涯期待的目光之中,地府阎罗缓缓摇头,说道:

  “我只是岁月长河之中的残影,被尘小九俱现而出”

  断天涯闻言心头一颤,眼角发涩,他有些不甘心的呢喃细语:

  “就连我这样的小人物都能苟延残存至今朝,为什么您就没有生的希望?”

  “这不公平”

  听着断天涯对命运的质问,地府阎罗缓缓开口:

  “这很公平”

  “一人死,万灵生,怎么能说是不公平呢!”

  断天涯语气有些激动的回复道:

  “即使这样,那死的人也不应该是您啊!”

  “可以是我,可以是其他四十八位阴兵,可以是世界万千种族,但唯独不能是您啊!”

  断天涯跪拜于地,沙哑低沉的语气一遍又一颤重复。

  他不能忘掉地府当年的辉煌,也忘不了阎罗的威势。

  地府只要有阎罗在,那地府就是天地的霸主。

  但这个世界,唯独缺了一个敢撼动九天神族,下镇万里九幽的阎罗。

  地府阎罗此时挥手将跪拜于地的断天涯扶起,注视着葬仙棺内沉沦的九幽世界,岔开话题:

  “九幽快要出世了!”

  断天涯闻言面色凝重,斩钉截铁的回应:

  “请阎罗放心,断天涯一日不灭,九幽一日不可出”

  地府阎罗听着身旁男子坚定不移的话语,微微一笑。

  当年的地府同伴,现在已经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存在了。

  这让他很是欣慰,也很是自责。

  这些事情不应该由他们承担,却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肩负起了沉重的担子。

  此时断天涯指着葬仙棺棺壁之上的一处缺口,解释道:

  “但在我化道之时,有外界生灵强行召唤九幽之地,召走了九幽一处重地,其中包括了奈何桥和忘川河”

  断天涯的汇报让地府阎罗瞬间一怔,但随即又风轻云淡的回复:

  “总有一些老不死的家伙企图通过九幽来探查地府的奥秘”

  “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丑,就留给后人来解决吧!”

  断天涯低头称是,对于阎罗的命令,地府阴兵从来没有质疑过。

  而后地府阎罗上前几步,看着沉寂在归北湖中,流淌自然之道的锁神花。

  无奈的说道:

  “还是要替这小家伙擦擦屁股,不然哪天被人阴了都不知道”

  话落,地府阎罗出手探向锁神花,瑶池圣女注视到这一幕,心猛的一跳,想要挣脱阎罗印束缚,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地府阎罗对锁神花进行干扰。

  锁神花绽放的花瓣感受到不可匹敌的力量,极速收拢。

  但最终还是迟了一步,阎罗生死双印已经打入花蕾之中,引起锁神花一阵变化。

  断天涯看着眼前这朵锁神花,忍不住说道:

  “没想到这世上还真的有人找到了创世花”

  地府阎罗闻言一笑,不屑一顾的说道:

  “九幽曾经的那位天帝可是来头不小,能夺取一片创世花瓣不足为其”

  “不过现在看来,当初九幽天帝还是留下了后手”

  “这朵锁神花,蕴藏了九幽天帝的一起愿力,夹杂在众多愿力之中,已经与这朵花融为一体”

  断天涯闻言面色一变,阎罗的判断是不会出错的。

  如果九幽天帝真的能够凭借这朵锁神花复活,那绝对是一场灾祸。

  没了阎罗,还有谁能够将九幽天帝打散万道,泯灭岁月之中。

  念及于此,断天涯沉声说道:

  “既然如此,不如直接毁掉这朵锁神花,彻底断绝九幽天帝的后路。”

  断天涯和地府阎罗的声音没有掩饰,全都清清楚楚的传入了后方的瑶池圣女耳中。

  瑶池圣女听着断天涯说出欲要毁灭锁神花的话语,心神激荡,一口鲜血翻涌而上。

  皓腕之上的缚神带缓缓而动,散发出仙道法则,将阎罗印的光芒撑开一瞬。

  瑶池圣女趁机化为一抹闪电,护住锁神花,伸手拦截住地府阎罗和断天涯。

  “不许你们动这朵花”

  瑶池圣女黑化的表情和不带有感情波动的警告让地府阎罗瞬间无奈。

  白了断天涯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谁说要动你那朵破花了!”

  不待瑶池圣女回复,阎罗有转头斥责断天涯:

  “就知道毁,就知道灭,你不想想这是不是九幽天帝留下来的障眼法或者说是其中一处后手”

  “向那种规避天道的老不死,你能知道他有多少准备吗!”

  “万年了,脑子没有一点长进”

  面对地府阎罗的斥责,断天涯没有一丝怒气,反而更是享受起这种万年不曾拥有过的感觉。

  看着断天涯一脸享受的样子,地府阎罗是彻彻底底的无语了。

  一个两个都不让他放心,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阎罗也懒得搭理断天涯,冲着瑶池圣女说道:

  “那朵创世花瓣中留存有九幽天帝的愿力”

  “最后是鸠占鹊巢还是凤凰涅槃,就看你们复活的那人能不能争过九幽天帝了”

  虽然瑶池圣女对于阎罗口中的创世花瓣很是不解,但还是不想面对这个占据尘小九身躯的诡异阎罗。

  可提到莫遇相关的事情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你刚才不是说这只是九幽天帝的一处后手吗?”

  “怎么现在又成了九幽天帝复活的关键!”

  地府阎罗闻言冷哼一声,不耐烦的挥挥手:

  “继承了九幽天帝法则,有一丝愿力存世,那就有可能成为九幽天帝复活的关键”

  “那种存在的手段,已经不是你能够理解的了”

  瑶池圣女面色凝重,开口继续问道:

  “那能不能提前泯灭九幽天帝的愿力?”

  地府阎罗扶额笑哭:

  “能,但同时抹除掉的还有那朵花中的令一股神魂”

  瑶池圣女眸光一闪,她听得出来阎罗值得那一股神魂是莫遇的神魂。

  此时她心里无比难受,莫遇要与九幽天帝争夺复活的时间,想想就让她觉得压抑。

  那可是传闻中的九幽天帝,莫遇怎么可能应付得了他!

  看着眼前的少女有红眼的迹象,地府阎罗头痛的急忙开口:

  “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只是要付出的代价比较难而已”

  瑶池圣女闻言抬起惊喜的脸庞:

  “什么机会?”

  地府阎罗看着瑶池圣女激动的神色,好奇的问:

  “你难道不先想想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地府阎罗的话还没说完,瑶池圣女就抢答道:

  “如果莫遇可以重生,我没有什么放不下的!”

  阎罗愕然,没想到眼前这小丫头竟然会如此回答。

  摇摇头,叹息一声:

  “罢了,罢了,年轻人就是不一样”

  “告诉你也无妨,就是不知道你们能做到!”

  瑶池圣女躬身一拜,坚定不移的回答:

  “还请您直言”

  地府阎罗正色道:

  “我已经在那朵花中打入生死符,可以延缓九幽天帝愿力侵蚀神魂的时间”

  “但这个时间,最多不能超过一年”

  “在这一年中,你们有两种方法可以解决九幽天帝的存在”

  一是敕令封神,结合天域山川意志,将你们要复活的神魂归于山河天地,以此来对抗九幽天帝愿力。

  但这条封神之路随着上古天庭的落败,也渐渐失传,会走的无比艰难。

  更别提你们要汇聚山川精华,笼罩一方地域,其就相当于开创无上大教。

  瑶池圣女听着阎罗的诉说,脸色不曾发生变化。

  她不怕难,她只怕没有一点希望。

  随后瑶池圣女开口笑道:

  “还有一个机会呢?”

  阎罗闻言一笑,将禁锢安北萱的阎罗印召回,看着印玺底部的“轮回”二字,唏嘘不已。

  “此方大印乃地府轮回印,执掌者可逆转乾坤,开辟轮回”

  看着阎罗的举动,瑶池圣女有些不解,轮回印与复活莫遇有什么联系?

  还是说,轮回印可以真正让莫遇轮回天地,重活一生!

  瞅到瑶池圣女激动的神色,地府阎罗嘴角一抽,就知道其会想岔。

  似笑非笑的开口,给瑶池圣女泼了冷水:

  “地府没有轮回,轮回印也做不到逆转生死”

  听着阎罗的调侃,瑶池圣女很是恼怒:

  “那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地府阎罗盯着快要爆炸的瑶池圣女,熄了继续逗弄的心思:

  “轮回、生死两印合拢,才是真正的阎罗印”

  “只要你们那能够找到生死印,那就能开辟地府之门”

  “那个时候,地府之中有一个特殊的东西,恰好能够克制住九幽天帝”

  听了地府阎罗的两种办法,瑶池圣女紧咬嘴唇。

  略有期盼的看着地府阎罗:

  “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地府阎罗点点头:

  “当然有,比如你们可以跨入尊者境界,那时候自然可以安然无恙的为莫遇护航”

  “要不就是在最后时刻,劝说九幽天帝放弃复活的机会,就此消亡…”

  “停,停,停,别说了”

  听着地府阎罗一个比一个不靠谱的方法,瑶池圣女忍不住喊道!

  尊者之境是随随便便能够踏入的吗!

  近几千年整个宇宙都是处于大道不显,灵力枯竭的转态。

  其他星域有成圣者都是在天尊消逝后千年岁月中踏入,因为那时候天尊印记尚在,万千大道还不曾隐没。

  而在诸神黄昏之后,天域已经有万年不曾有人踏出禁忌,走上圣贤之路。

  至于遥不可及的尊者之境,即使是圣贤也不敢奢望。

  她们一些还未能踏入禁忌的小辈,怎么可能短短时间踏入尊者之境。

  现在的瑶池圣女只能选择面对那两个看起来还有点希望的方法。

  同时用期盼的眼神望着地府阎罗:

  “您身为阎罗,难道不知道生死印的下落吗?”

  地府阎罗呵呵一笑,指了指尘小九的身躯:

  “轮回印我丢了,是这家伙自己找回来的”

  “至于生死印,早已经在万古大战中破碎,鬼能知道它在哪!”

  听着地府阎罗满不在乎的话语,瑶池圣女气急:

  “既然生死印都毁了,那你还让我们去找!”

  阎罗平静的回复:

  “轮回、生死二印都是天道自己孕育的产物,即使毁灭,也会重新诞生”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孕育而出了!”

  话题就此终结,瑶池圣女看着身后浮动的锁神花。

  小心翼翼的维护着,深怕其一下就散架了。

  地府阎罗看不过,屈指一弹,直接将锁神花压入湖泊原位。

  “创世花的花瓣没有那么孱弱,即使破损也会自主修复”

  但瑶池圣女压抑许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指着阎罗愤怒的斥责:

  “你不得好死”

  等了半天就等来这样轻飘飘的一句,阎罗顿时无语。

  :“你说的对,我已经不得好死了”

  而在地府阎罗身旁的断天涯看着不像从前的地府之主,眼神流露出一丝丝悲伤。

  这个男人,执掌地府轮回,清算黑暗势力,威震万载。

  却只有身死之后,才可以放下那副没有情感波动的面具,做回一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

  而地府阎罗看着瑶池圣女愤怒远去,面色淡然的冲着断天涯嘱咐:

  “这一世将会无比艰难,但我已经撑不到清算天地的时候了”

  “我这一生,错过了许多人,也做错了很多事”

  “妄图改变生死,却深陷地府,无法自拔”

  “但索性没有违背当初那个老家伙的嘱托”

  “山河无恙,人间安好!”

  “风雨皆平,山河故人却未归!”

  “尘小九很像当初的我,但又与我有更大的不同”

  “岁月悠悠,一朵相似的花,是否能够绽放不同的结果?”

  “你要替我看一看,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让他不要那么绝望”

  “兄弟,……”

  ……

  星光灿烂,微风不燥,天地依旧,这岁月之中,终究是少了一个他。

  此刻尘小九脑海中闪烁过许多破碎的画面,有星空异兽的咆哮,有地府之门的破碎。

  生死印遮天蔽日,笼罩天地乾坤,却还是粉碎,就此消亡。

  苍穹之下一片血与火,到处都是哭泣,到处都是挣扎

  他看到地府阎罗坐于王座之上,面对着一道道人影回归…

  他看到阎罗只手遮天,将九幽之地崩碎,横击九幽天帝,将其放逐岁月长河,毁其大道之心。

  他还看到了断天涯抬手落子,葬下一片又一片空间,最后却发疯般的寻找着阎罗…

  见到少年阎罗红衣猎猎,喋血星空,最后的口型像是对他嘱托什么…

  尘小九感觉在黑暗虚空中度过了很久很久,无法挣扎,无法脱困。

  很快他就扛不住时间流逝,昏昏沉沉,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

  在半梦半醒间,尘小九感觉到了一抹清凉,仿佛是风雪飘落,又仿佛是玉手轻拂。

  尘小九拼命的想要睁眼,元神似刀割火烧,天道法则碾压,仿佛要将其元神压成粉末。

  不知又过了多久,一道道呼唤生传入耳旁,其中一道焦急的话语在不停的呼唤他的名字。

  尘小九在心中怒喊,不断的挣扎,燃烧着神念,积聚力量

  在“崩”的一声后,尘小九感觉到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睁眼。

  自沉睡之中醒来,感觉到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权,但眼神之中却流露着悲伤。

  这一刻,他没有在识海之中感受到那股无比霸气,威慑天地的身影。

  原来那句“我走了”不是幻想,而是阎罗最后的话语。

  而之前的画面,是通过神魂相融,看到的一些关于阎罗的零散记忆碎片。

  那个红衣少年,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洒脱。

  尘小九按着记忆中阎罗的口型,慢慢开口:

  “好好活着”

  随后尘小九眼眶充满了雾气,却强忍着欢笑。

  看着身边焦急的墨柒和瑶池圣女等人,尘小九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瑶池圣女看着尘小九,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你是尘小九还是阎罗?”

  一旁的几人也在盯着尘小九直看,从瑶池圣女口中已经得知了之前所发生了一切。

  尘小九平静的回答:

  “他已经走了”

  “我是尘小九”

  众人闻言松了一口气,虽然确定了那位存在不会对他们出手,但是面对这种神话中的人物,多少会有些不自然。

  吴蓝更是挠挠头,青肿着脸庞,嘿嘿直笑:

  “原来我骂的是神话中的阎罗”

  “看来这一拳挨的值,挨得值!”

  而墨柒此时的脸庞如同火烧,气势汹汹的质问尘小九:

  “那之前的那个动作是你做的还是他做的?”

  尘小九一时间有些懵,不知道墨柒在指什么。

  直到瑶池圣女和安北萱对视一眼,作出一个不忍直视的举动,尘小九才反应过来。

  但尘小九此时觉得自己很冤,虽然那时的确是自己掌控的身体,但却是被阎罗给陷害的,只顾着震惊了,根本没有什么感觉。

  想到这里,尘小九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似乎是想要回忆一下之前的问道。

  但这一举动落在墨柒眼中,就是尘小九对她的挑衅。

  一把抓起尘小九,在其胳膊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随后又一阵拳打脚踢,差点没把尘小九的苦胆给打出来。

  安北萱还想着劝阻一下,却被瑶池圣女拦住。

  指着尘小九说道:

  “他这种流氓,不值得同情”

  “小柒,使劲揍,别只打身上,要打脸”这句话是吴蓝紧随瑶池圣女,大声呼喊。

  被揍的没有还手之力的尘小九听到吴蓝作死的话语,忍不住出声斥责:

  “吴懒货,你给我等着”

  墨柒咬着银牙:

  “呵呵,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吧”

  摩拳擦掌,一拳又一拳,没一会尘小九已经是鼻青脸肿。

  星光之下,荡漾起的是尘小九的惨叫声。

  一个时辰后,打累的墨柒和被揍的没力气的尘小九一同躺在草坪之上。

  尘小九看着身侧围绕萤火,发丝垂落鼻尖的少女。

  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

  “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