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七十六章 命运的回应
当邋遢道士和猴子正在为素衣口中的“宫瑶”冥思苦想时。

  星域中发生了异动,伴随着星云荡漾,黑暗被迫驱散,整片星域呈现出天地重开的景象。

  一具骷髅身上横插着一柄长枪,一步一步,走出星河,走向素衣。

  骷髅空洞的眸光中闪烁着金光,走动之时,顺手将腰间的长枪抽出,掂量掂量,甩给素衣。

  长枪刺破虚空,呼啸而来。

  素衣抬手一指,长枪瞬间停在身前:

  “老朋友,好久不见”

  素衣打量着眼前的长枪,语气中透露着无尽感慨。

  邋遢道士感受到前方的异动,无比头痛的看向静立虚空的骷髅:

  “这破玩意怎么这么耐打呢!”

  “这柄枪都弄不死你,还真是个奇迹”

  骷髅对于邋遢道士的冷嘲热讽没有回应,一股神念散发而出:

  “你,终于回来了!”

  断断续续的神念表达的含义传到素衣耳里,素衣看着眼前的骷髅,平静的回复道:

  “拓拔弘,你还活着!”

  骷髅闻言,眸中的金光更盛,紧紧的盯着素衣,好像生怕其再次消失。

  一旁失神落魄的书院老者听着素衣对骷髅的称呼,面色愕然。

  拓拔弘,万年前的散修第一人,古路上驰骋不停,弑神屠魔的绝代高手。

  而今,怎么成了封禁白玉京天地杀阵中的残损骷髅?

  是的,眼前这具骷髅就是主宰天地杀阵的核心,同万灵执念一同封锁着白玉京天地秩序。

  但谁也没想到,这具不起眼的骷髅竟然是万年前可与天尊一战的拓拔弘!

  静静屹立在星空下的骷髅凝视素衣几息,神念再次涌动,一股七彩光辉自其眉心处散发,维持其身形稳定。

  “我败了,生死一战,那人没有杀我!”

  “所以?”素衣淡然的询问!

  “他把我炼化为亡灵,替他镇压白玉京万年”

  “那人是谁?”

  “不可言!”

  素衣眉心一皱,没有想到有人布下这么一个局就是为了等他回来。

  此时骷髅再度开口:

  “你有敌了!”

  “前行道路万般小心,这一世,有大恐怖降临!”

  素衣看着眼前这具残破不堪,摇摇欲坠的骷髅,有些疑问:

  “你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吗?”

  骷髅在无神念散发而出,只是转身看着黑暗与色彩斑斓交辉相应的星域。

  眸中金光逐渐黯淡,眉心七彩光芒开始消散,下半身已经彻底消亡在虚空之中。

  “张风,我不甘心,但我没有逆天改命的实力”

  “我也没法像你一样做到逆推黑暗门户,反攻死清算一方势力!”

  “所以我苦苦支撑下来,只是想看一看是否还有希望”

  “白玉京灭亡只是一个开始,诸天万族都被当做了棋子”

  “张风,遇号角长鸣,速退!他们不是一个人!”

  “最后,对不起,所做之事,身不由己!”

  一股神念传达出拓拔弘想要传达的信息后,伴随着骷髅一同消亡在了星域之中。

  昔日的绝代天骄,如今只是广阔星河中的一粒尘埃!

  万年的时光流逝,葬灭了一代枭雄的野心。

  拓拔弘至死也没有向张风说出他遭遇的敌手到底是谁!

  也许是为了张风着想,也有可能是保留最后一丝自尊。

  虽然惨败,但依旧弥留一丝神智,来警示张风。

  素衣抬手穿过散溢的尘埃,枯寂的心境闪烁着光芒。

  修仙之途遥遥无期,又少了一个同行的道友!

  邋遢道士等人只看到骷髅和素衣似乎实在交流着什么。

  随后,骷髅消散天际,素衣挥出一片云海送别。

  邋遢道士忍不住问道:

  “天尊,那破玩意和你说什么了?”

  素衣瞅了邋遢道士一眼,让其不经有些疑问,难不成是自己说错什么了吗?

  素衣一叹,将拓拔弘要转达的意思告知了众人,让邋遢道士有些不知所措。

  仇视了几千年的骷髅亡者,只不过是幕后之人的棋子。

  身不由己,所以在消散之际,告知最后一句:对不起!

  念及于此,邋遢道士倒是对拓拔弘有了些尊敬。

  而青鸾则是更为在意拓拔弘话语中警示的神秘号角。

  什么叫做他们不是一个人?

  又为何,他们会在天尊消失以后才对白玉京下手?

  迷雾万千,真相越发扑朔迷离!

  素衣想着之前通过帝冠推衍出画面中的神秘号角,目光一冷。

  到底是哪一方的清算势力,能够在天地大道完善以后,再度入侵此片宇宙。

  甚至有能力干涉诸天种族,灭杀拓拔弘,将其作为覆灭白玉京的推手之一!

  可惜本体不知身在何方,不然任何算计,一力平之。

  如果暗中的黑手有能力彻清宇宙生灵,也就不会通过诸天万族来实现自己的意图了。

  想明白这一点,素衣转身朝青鸾等人嘱咐道:

  “诸天万族中一定潜藏着清算势力的暗手”

  “如果可以,这道印记可以作为诱饵,钓一两条大鱼上钩!”

  面对素衣的建议,青鸾却没有开口答应,而是扫视了一眼身后围绕星域的诸多势力,一声冷笑:

  “一群不明是非黑白的东西,我没兴趣费那些时间来拯救他们”

  “你作为本体的一道印记,现在只有你才有希望感受到本体的踪迹”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深入黑暗之门,寻回天尊”

  听着青鸾的计划,素衣都不犹得为之一震。

  深入黑暗门户,就意味着随时可能遭遇到清算一方留下的力量。

  如果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测的事情,本体也不会一去不返。

  所以,素衣直接驳斥了青鸾的建议,并且指出青鸾等人的短板:

  “不过初入圣境,有什么资格行走在宇宙之外,探寻纪元轮转留下的痕迹”

  青鸾则是更为倔强,毫不示弱的回敬道:

  “你不过是天尊的一道印记,即使身处这片宇宙,又能做什么?”

  “现在的白玉京失去了号召万族的实力,你认为诸天种族会乖乖配合你清查幕后黑手?”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即使是死,我也要死在征战的路途之上而不是浪费时间在这群白眼狼身上!”

  瞅着青鸾竟然和素衣发生了矛盾,邋遢道士急忙劝架。

  “干什么,干什么,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和和气气的说”

  而猴子此时慷锵有力的发言道:

  “黑暗之门,必须得进”

  听着猴子坚决的语气,素衣眉间一皱:

  “说个理由!”

  “黑暗清算每一次都是敌人先来,我们被动防御”

  “但为何不能主动出击,探寻清算势力的大本营?”

  素衣听着猴子的询问,神色有些落寞,回复道:

  “纪元更替,上溯万古,不是没有生灵想要反击”

  “但无一例外,都迷失在恒古岁月,无尽黑暗中”

  “最后一位成仙者献祭自身,完善大道,才换来此方天地的短暂安宁!”

  “也有后来者前仆后继,不断去探寻黑暗的真相”

  “道门祖师,便是最早踏上这条路的生灵”

  “但是直至万年前道门隐退,传承断绝,也未见道祖归来!”

  “而你们,又有什么把握能找到本体?”

  听到素衣的解释,众人心中一凉,的确,他们都能想到的事情,先贤没有理由想不到!

  但此时,猴子将手中的黑铁玄棍举起,其内显现出一条弯弯扭扭的线路。

  看着众人迷惑的眼神,猴子沉声解释:

  “妖尊所留路线,这是他踏足黑暗所扫荡过的区域”

  “在数天前,妖尊执念被唤醒”

  “妖尊借助最后的力量,推衍岁月,看到了一丝曙光”

  “而那丝曙光,就在黑暗门户之中”

  “所以即使不为天尊,我等也要踏足黑暗门户”

  “妖尊未扫荡的路,我接替而上,身死无憾”

  听着猴子坚定不移的语气,看着其毫不动摇的眼神,素衣长叹一声。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作为一道印记也没法阻拦他们。

  青鸾察觉到素衣眉心的紧皱,知道其仍然是无法放下曾经守护过了这片世界。

  开口说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即使没有我们,下一代也会接替我们的位置”

  “苦点无所谓,主要是要让其磨练磨练”

  轻松的语气从青鸾口中说出,其眸光流转,看向了坐在王座之上的尘小九。

  素衣眼神跟随着青鸾的目光看向尘小九,神色凝重。

  “地府!”

  邋遢道士看着坐在王座之上镇定自若,散发滔天威势的尘小九,啧啧啧叹道:

  “这小子还装的真像那么回事”

  “本来是想通过阎罗印伪装地府阎罗的气息,来震慑一下书院的老不死和心怀不轨之人”

  “但没想到,画中仙融合光剑,还真激活了天尊你留下的一抹印记”

  邋遢道士的话语被素衣全部听到了,也了解了青鸾他们之前的计划。

  但素衣看着坐在王座之上,冷若寒冰的尘小九,觉得有些不对劲。

  素衣虽然只是一道印记,但依旧具有天尊的一丝力量法则。

  但他从一开始就没法窥视尘小九的真正面貌,也没法看出尘小九的真正修为。

  而从青鸾他们的语气中可以得知,眼前这人应该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但其怎么可能能避过他的探查,不显山不露水!

  就在这时,王座之上,带着鬼脸面具的尘小九抬起了脑袋。

  目光悠悠,其中仿若蕴含了无尽岁月时光。

  尘小九的目光扫视着此片星域,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似乎是有些不满。

  此时的素衣看着有所举动的尘小九,沉声发问:

  “你到底是谁?”

  素衣的突然开口让众人皆愣在原地,邋遢道士一脸迷茫的盯着如临大敌的素衣,又看了看已经起身,从王座之上走下来的尘小九。

  好笑的说道:

  “尘小九,你在搞什么名堂?”

  而邋遢道士口中的尘小九无动于衷,眸光流转,看着众人的眼神没有一丝波澜。

  此时,猴子,青鸾等也终于察觉到尘小九的不对劲。

  纷纷警惕的看向前方向他们走来的尘小九。

  “尘小九!”

  “尘小九!”

  猴子连声呼唤似乎是唤醒了尘小九一丝神智,前进的步伐有所停滞。

  瞬息之后,尘小九清笑一声,自言自语:

  “小家伙还真有点意思,这种情况都能清醒过来”

  听着眼前人奇怪语言,猴子神情愈发冷冽,要不是眼前人的躯体是尘小九,恐怕黑铁玄棍早就砸身上了。

  素衣之前阻挡书院老者等探听的屏障被尘小九轻而易举的踏入,没有一丝一毫的阻碍。

  素衣看着已经离他不到十丈的尘小九,平静的开口说道:

  “夺舍一个小辈的躯体,未免有些不厚道了!”

  话音落下同时,素衣一掌击出,万千道纹汇聚其中,穿入尘小九身躯,侵入其识海。

  想要找寻出占据尘小九身躯的神魂,却发现尘小九识海之中一片荒芜,道种静静的盘踞在神魔法相之上,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气息。

  此时尘小九缓缓抬起手掌,素衣侵入识海中的万千道纹瞬间被牵引到尘小九手中。

  尘小九低头看着汇聚成一枚剑形的道纹,若有所思的说:

  “白玉京惊神剑!”

  尘小九瞬间破解素衣手段,准确说出其神通来源,让素衣有些惊讶,对占据尘小九身体的生灵更加好奇。

  尘小九随手将剑形道纹挥散,盯着阻拦身前的素衣,淡然的说道:

  “白玉京终于出了一个尊者!”

  “不过,我看你的情况似乎不是很好!”

  尘小九狂傲的话语惊呆了一旁瑟瑟发抖的邋遢道士,邋遢道士怎么也想不到尘小九竟然敢评价天尊!

  而素衣对于尘小九有些调侃的语气没有生气,只是注视着尘小九无情的目光:

  “阁下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占据一个孩子的身躯?”

  尘小九闻言一愣,随后将面孔上覆盖的鬼脸面具取下,嫌弃的抬手粉碎。

  “占据这两个字就有些不恰当了!”

  “我是他亲自邀请而来的客人,怎么能说是夺舍呢?”

  尘小九指着自己的身躯,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语,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

  但素衣此时的神色一冷,没好气的斥责:

  “这么说来,你还是有身份的”

  尘小九闻言忍不住笑出声,指着自己的身躯:

  “放心吧,这小家伙的牵扯到的东西太多,我看不上他的这副残破身躯”

  尘小九嫌弃的表情怎么看都有些失落,似乎是在缅怀什么事情。

  猴子在尘小九笑完之后,凝神问道:

  “那你到底是谁?”

  尘小九似笑非笑的看着猴子,耸了耸肩:

  “不是你说的吗?”

  “天尊不死,地府不灭”

  猴子面色凝重,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是地府中人”

  尘小九这时候已经站立在邋遢道士身旁,勾肩搭背,冲其竖起大拇指:

  “小道士,你研究的那一套数字道纹有点东西啊!”

  本来还有些忐忑不安的邋遢道士,闻言立马嘚瑟起来,拍了拍尘小九右肩:

  “有眼光,有眼光”

  “我告诉你,我那套数字道纹可是蕴含天地真理,从自然之道中悟出来的…”

  邋遢道士喋喋不休的在冲尘小九诉说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而尘小九也没有丝毫不耐烦,默默的听着邋遢道士的吹嘘。

  直到邋遢道士没话说了,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人可不是真正的尘小九。

  看着极速后退的邋遢道士,尘小九有些遗憾的说道:

  “活着的感觉真好”

  伸了个懒腰,瞥了一眼手持黑铁玄棍的猴子:

  “地府中人有什么问题吗?”

  “妖尊的神兵都在你的手上,难道还怕我区区地府!”

  尘小九的有意逗弄,却没能缓解此刻的尴尬气氛。

  素衣开口说道:

  “你说你是这少年邀请而来,那么请问你来自哪里?”

  尘小九呵呵一笑,指了指尘小九脑袋,又指了指苍穹。

  “冥想俱现,脱身于岁月长河”

  “你可以说我死了,又机缘巧合下俱现今朝”

  素衣闻言面色越来越阴沉,看着尘小九的眼神也愈发冰冷。

  轮回万千意识,规聚于一朝苏醒。

  眼前之人,绝对是地府一大巨头,参悟生死大道,说不定已经超脱纪元,不受天道束缚。

  而这样的存在,屈身于尘小九身中,不觉得可笑吗!

  尘小九一脸淡然,似乎是知道素衣心中的猜测,开口说道:

  “不用担心,我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不具备夺舍重生的能力,同时也不屑于做这种逃避之事”

  “我与尘小九,有过一个交易”

  “当初我认为那个随意的契约,却成为了我俱现今朝不可缺少的条件”

  “换句话说,他才是这具身躯的主导者,我干涉不了他的意识”

  “如果还不信,让他出来和你们说一说!”

  话音落下,尘小九眼眸一闭,随即又睁开。

  眸光一如既往的平淡,但与之前不同的是,多了几分感情波动!

  尘小九扫视着眼前一脸黑线,不可置信的猴子,说道:

  “我只是突然想起一种冥想方法,试了试,却唤出了岁月长河中的他”

  那个他,自然是值得尘小九体内的那道地府意识。

  邋遢道士见状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尘小九身前,围绕打转,抚摸着下巴打量着尘小九:

  “小家伙,你知不知道你无意中干涉了岁月法则”

  尘小九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邋遢道士被尘小九无所谓的态度给气乐了,忍不住出声斥责:

  “那你知不知道你稍不注意就可能被天道抹除?”

  尘小九白了邋遢道士一眼,似乎是在鄙视其多此一问。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大领悟”

  “想要获取力量,就要付出等同的代价”

  尘小九淡然平静的心态让猴子等不禁有些动容。

  随意畅谈生死,点出了这个世界最为深刻的道理:平衡!

  在猴子等人惊叹尘小九所言话语时,尘小九却没有表面那么平静。

  感受着周身残留的恐怖法则,尘小九不犹得感叹“他”的恐怖实力。

  尘小九明白,这一次能够从岁月中俱现阎罗的法相身影,有自己十年前的契约因素。

  但如同没有葬仙棺内,镇压九幽那位存在为他阻拦天道,他在冥想阎罗那一刻就已经化为天道傀儡,失去自我。

  尘小九感受着识海深处,神魔虚影之下的石棺,长叹一声。

  承人之情,报之以歌!

  那位存在将葬仙棺镇压在他识海之中,是帮他的一种代价。

  九幽若出,首当其冲的就是他!

  但尘小九没有后悔,借助此事他能够更加深刻的了解所谓的“真相!”

  答应了阎罗的事情,还有在虚空乱流中遇到的道门弟子,都注定他无法独善其身。

  既然如此,他就要第一时间提升自己的修为。

  而阎罗的出现,正好解决他逐渐功法上的问题。

  在尘小九思索的时候,素衣突然开口道:

  “地府那位可以停留多长时间?”

  尘小九闻言一愣,随后回应:

  “九个时辰”

  从岁月中俱现阎罗的身影已经是逆天行事,如同能长时间停留在此方世界,那就是对天道的蔑视。

  到时候,别说是阎罗,就算是他,都要被天道抹除。

  素衣想了想,向尘小九提出了请求帮助的意思。

  “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同地府那位一同去探一个地方!”

  尘小九闻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将身体的控制权交出去。

  而后尘小九气息一变,阎罗印出现在其头顶,映照九天十地。

  睁眼,尘小九瞳孔彻底转化为赤红色,为其增加了妖异的感觉。

  尘小九揉揉手腕,盯着素衣开口笑道:

  “他还真是信任你们”

  猴子哼了一声,回应道: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尘小九摇了摇头,傲娇的回复:

  “现在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所以我当然要操心自己的生死了!对不对!”

  猴子冷笑一声,没有回应尘小九的话语。

  但尘小九偏偏凑了上来,眼热的看着猴子手中的黑铁玄棍。

  “借我玩玩呗!”

  “当年那死猴子忒小气,摸都不让摸一下”

  猴子看着嬉皮笑脸的尘小九,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你说的猴子是我师尊!”

  尘小九正在打量黑铁玄棍,头也没抬:

  “我当然明白!”

  “都是猴子,还能是什么关系!”

  此时素衣伸手,说道:

  “道友,走吧!”

  尘小九恋恋不舍的抬起头,比划了个OK的手势,准备撕裂星空而去。

  “喂,借你,把尘小九给我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尘小九看着已经到了身前的黑铁玄棍,一把抓住,哈哈大笑。

  “放心,他一根头发都不会少!”

  伴随着星域震动,一道流光和一团黑气撕裂空间,踏足未知之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