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七十五章 风的眺望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是新的高贵冷艳!

  青鸾觉醒,长鸣苍穹,依旧孤独和寂寥!

  小红鸟此时双翼一震,扶摇直上九万里,一团青炎捎挂尾羽,端的是天下无双。

  九翼天使狼狈不堪的大口喘息着,浑身九翼破破烂烂,不负之前的神圣风光。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青鸾的极速将他的信心碾压了一遍又一遍,风之领域被破,掌御的大道法则还没来得及汇聚,就被青鸾一爪破除。

  眼下的场景和之前完全颠倒了,是九翼天使在逃,小红鸟在追击。

  但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来,青鸾是有意的降低速度,时而猛的前进,时而旋转升天。

  压根没把九翼天使放眼里,只是把其当做了练手的沙袋,助力青鸾更好的掌握圣道法则。

  九翼天使挥舞着羽翼拼命穿梭星空壁垒,妄图摆脱青鸾的追击。

  口中默念着神圣繁杂的咒语,一道神光划破长空,笼罩天地,直接将九翼天使带离战场。

  而青鸾看着突如其来的神光,只是冷冷的笑了笑,放任其逃离。

  当青鸾身躯几个翻转,回到猴子身旁时,九翼天使恰巧被神光撕裂虚空,回归诸位圣贤身旁。

  看着惊艳的青鸾,邋遢道士等人哈哈大笑,九翼天使盘坐在虚空之中,没有了之前的嚣张。

  书院老者眸光一闪,向前几步冲青鸾送上祝福:

  “恭贺道友登临圣境,一飞冲天”

  青鸾搭理都没搭理书院老者,身躯缩小,飞到邋遢道士肩膀,任其舒展着羽毛。

  面对青鸾的冷遇,书院老者也不恼怒,只是摇了摇头,看似要转身回归。

  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书院老者手中浩然正气化为长剑,荡漾数百丈,直接刺向尘小九。

  猴子一时不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浩然正气摇曳前进,直击尘小九身躯。

  青鸾振翅欲拦,却因为距离过短,只破除了一部分浩然威势。

  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浩然正气充斥着圣道法则,穿透阎罗印屏障,贯穿尘小九身体。

  剑过无痕,浩然正气随即消逝。

  尘小九低头凝视着被破开一个大洞的身体,面具下的脸庞苍白无力。

  …

  在星域另一个方向,刚刚为青鸾祈祷完的墨柒就看到了尘小九被书院老者洞穿体魄的画面。

  想都没想,直接化为一道流光,冲前方飞去。

  瑶池圣女等人也面色一变,吴蓝祭出惊梦古剑,欲要上前。

  妖后看着已经飞窜出百丈的墨柒,平静的说道:

  “滞”

  言出法随,万里虚空为之一滞,墨柒所化流光如同深陷沼泽,难以移动分毫。

  随后妖后纤纤玉手探出,一指点在墨柒脑袋之上,使其陷入昏迷,将其强行带回。

  醉玲珑同时催动小巧铃铛,将瑶池圣女几人封禁其中,不得出入。

  妖后和醉玲珑对视一眼,眼里都流露出了无奈和凝重的色彩。

  年轻人空有一腔热血,却缺乏相应的力量。

  连同白玉京那只猴子都没能拦下的攻击,他们几个小辈又能起什么作用!

  醉玲珑随后玉口轻吐:

  “书院,过了!”

  妖后闻言看着笑的灿烂如花的醉玲珑,心里不禁有些感慨。

  瑶池还是那个瑶池,柔和外表下,一如既往的霸道!

  …

  黑暗门户前,猴子持黑铁玄棍不断攻伐书院老者,书院老者面色平静,不断后退,并没有和猴子交战的念头。

  素色衣袍随风而起,书院老者翻动圣贤古书,一道道流光飞出,击退举棍欲砸的猴子。

  书院老者看着轮回法则消逝,半跪于星空的尘小九,呵呵一笑:

  “地府使者什么时候这么孱弱不堪?”

  “连老夫的随意切磋手段都接不下”

  面对书院老者的发问,鬼脸面具下的尘小九一言不发。

  这更加坚定了书院老者之前的推断,眼前这地府来人,不过是狐假虎威。

  顾及的半天的隐患顷刻消失,书院老者无比痛快。

  指着猴子沉声说道:

  “白玉京现如今已经需要一个空有其名的地府来护佑了吗?”

  猴子不答,邋遢道士等人沉默不语。

  在书院老者眼中,他们就是算计被揭穿之后的无奈。

  于是,书院老者意气风发,抬手激扬文字。

  星河万里被浩然正气渲染,如同披挂了一条素洁丝带。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三千大道,我道唯一”

  书院老者屹立在发散霞光的古书之上,万千世界在其身边流转。

  无尽虚影同书院老者一同诵读着儒家经典,化为大道玄音,冲击向猴子等人。

  文字风暴席卷星空,猴子等生灵就如同风雨之中漂泊无倚的小船,随时有翻船的可能。

  就在此时,猴子收回黑铁玄棍,抬头注视如同神祇的书院老者,开口道:

  “白玉京的风采,可以让你见识见识”

  话音落下,从黑暗门户之后传来一声剑鸣,震动虚空,紊乱大道。

  在书院老者难以置信的表情中,黑暗门户之后缓缓走出一道惊才绝艳的虚影。

  素洁衣衫点缀的来人如同九天而落的仙人,所有生灵都在打量着来人,却没有一个能看清其的容貌,或者说,没有一人能真正记住其的身影。

  书院老者呆呆的看着从黑暗门户之后走出的虚影,好像想到什么,下一刻记忆却莫名消散。

  后方诸位圣贤也遭遇了同等了情况,相互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之间惊恐的神色。

  到底是什么人?

  而猴子和邋遢道士等人看着从黑暗门户后走出的身影,浑身颤抖,无比激动。

  青鸾激动的说话都断断续续:

  “猴子、风老头、道士,我们成功了”

  “我们成功了”

  猴子闻言嘴角上扬,谋划了万古的事情,终于有了一点回应。

  接下来,就让这惊世波涛席卷宇宙吧!

  就在书院老者被来人震撼之时,另外一道恐怖的气息也随之而起。

  书院老者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只看到之前被自己洞穿的尘小九身影缓缓消散。

  但随之身影消散,天幕之上出现了一副八卦乾坤图。

  一个又一个古朴难懂的符号浮空而现,将虚空击碎,开启出一条通道。

  在远方,醉玲珑小巧铃铛中镇压的葬仙棺突破道纹镇压,自主穿梭星空壁垒,飞遁而去。

  醉玲珑惊讶疑惑的看着突然离去的葬仙棺,不明其意。

  而在葬仙棺之内的九幽通道,盘踞尽头的尸骨再次点燃一团幽光,神圣无瑕的头颅抬起,看向外界

  :“小家伙,再帮你一次”

  “希望你能够快速成长起来,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而在外界之中,八卦乾坤图开启的通道中,一阵光芒闪烁。

  阎罗印散发出一道道神锁,链接苍穹深处。

  有恐怖画面伴随着通道的开启出现在星空之中。

  百万阴兵阵列前方,恭迎着某位存在的降临。

  一颗又一颗星辰陨落,铺垫出一条璀璨的道路。

  阵图开启,阎罗印化出一王座,显现通道之前。

  大道颤抖,天地失色,就连黑暗门户中走出的那位素衣虚影也诧异的看向了王座之上显现的身影。

  只见鬼脸面具再次出现,不同的是,此时尘小九的身上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哪怕是看上一眼,就仿佛让人深陷轮回之中。

  素衣抬手,王座浮空。

  两道身影齐刷刷的看向前方满头冒汗的书院老者!

  书院老者顿时感觉到浑身欲裂,心中的恐惧压不住的泛出。

  在他身后,有几位圣贤已经半跪于星空之下,无法承受两道禁忌存在散发的气势。

  但到了这一刻,书院老者的自尊还是不允许其低下头颅。

  借助这圣贤古书内小世界的力量,书院老者慢慢的直起身躯,发问道:

  “来者何人?为何助纣为虐!”

  面对书院老者的质问,素衣身影静静的打量了一眼身后的猴子等人几眼。

  随后微微一笑,开口颤动万道:

  “白玉京,张风!”

  听到这两个字,书院老者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目光中泛起迷茫。

  而张风两字传荡到星空之下时,妖后面色凝重,惊讶的发出了娇声:

  “天尊!”

  “天尊?”

  书院老者此时也反应过来,惊恐的神色看着前方那道素衣身影,眼神中透露无尽的恐惧。

  素衣身影缓缓上前,抬手一挥,苍穹之上一副画面显现在他眼前。

  有无尽的黑暗门户开启,诡异气息笼罩宇宙,吞噬生灵血气。

  有人皇护佑一方世界,血染长空。

  有一条条沾染因果长线的船只荡游于星域之中,随意一钩,钓起了万千星辰!

  画面一转,道门隐退,中心宇宙不复繁华,昆仑神木只剩残躯,无半点灵性。

  万族残余的生灵渐渐的恢复着生机,人族繁衍一代又一代,烟火繁华再次重现星域。

  但在下一刻,白玉京十二楼五城被一帝冠镇压九天之下,片刻之间无数修者消陨。

  无数的种族生灵铺天盖地的袭来,封锁白玉京,逼迫着其作出选择。

  有人谩骂白玉京众生灵是宇宙的背叛者,清算一方的黑手。

  有生灵诅咒白玉京世世代代不得好死,永远沉沦地域。

  素衣身影静静的看着画面之中白玉京烽火连天,一个个少年少女登上城楼,稚嫩的脸庞上满是不屈和怨恨。

  尸浮万里,天幕泣血,白玉京一片死寂。

  有神秘号角遮蔽天道,吞噬白玉京百万魂灵,并将其放逐边荒。

  最开始的帝冠再次出手,动荡边荒法则,降下诅咒,引来天魔环绕。

  白玉京由昔日的修行圣地转变为断壁残垣的断路禁地,灵力消退,远古英魂不散的执念使得杀意充斥着古道战场,只剩几座半城还残留着些许生气!

  素衣看到这里,抬手将画面拂去,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中泛起了无尽涟漪。

  素衣缓缓转身,看着青鸾,邋遢道士,猴子,风老头,还有三位老掉牙的执法者,有万千话语想要说出,最后只化成了一句:

  “苦了你们了”

  化为人形的青鸾眼眶一红,就像是找到了大人的小孩,倔强的回复:

  “你去哪了?”

  素衣闻言一愣,苦笑一声,说道:

  “本体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以至于现在都没能返回”

  “我只是他曾经在此处黑暗门户后留下的一缕印记,被你们所唤醒归来!”

  听着素衣的解释,青鸾扭头擦干眼角的泪水,无比平静的回应:

  “我会把你真正找回来的”

  看着信誓旦旦的青鸾和无比激动的风老头等人,素衣微微一笑:

  “好!本体一定会等到你们的!”

  话落,素衣转身,看着不知所措的书院老者,问道:

  “儒家如今由何人执掌?”

  顶着素衣逼人的气势,书院老者艰难的开口道:

  “至圣先师踏仙而去”

  “儒家当今群龙无首,尚未有新的执掌者出现?”

  素衣看着书院老者,呵呵一笑:

  “我看儒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话音落下,素衣眸光闪烁,一记天道印记从苍穹而落。

  素衣开口道出法旨:

  “以我之名,镇压儒家气运千年”

  语出法成,苍穹之上万道争辉,天道印记融合而入。

  下一刻,书院老者周身的浩然正气被削薄了一层,整个人瞬间变得苍老百年。

  书院老者眸光黯淡,倔强的盯着素衣身影,嘴里驳斥道:

  “凭什么?凭什么?”

  “难道你身为天尊,就能随意断人生路?”

  素衣平静的回应:

  “那你们可曾想过,给白玉京留一条生路?”

  面对素衣的回应,书院老者愕然,但还是醒着说道:

  “白玉京勾连清算势力,欲要毁灭宇宙,重开纪元,咎由自取!”

  素衣闻言眸光一冷,发声道:

  “谁给白玉京定的罪?”

  “谁又能证明白玉京倾覆纪元,毁灭生灵?”

  书院老者振振有词的回应:

  “白玉京当年祭百万魂灵,逆天改命,引起天道镇压,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吗!”

  “万千世界,百万种族亲自定的罪”

  “这不够吗?”

  此时的书院老者已经无所顾忌了,被天尊镇压千年气运,他已经是儒家的罪人,心存死念,不惧一切。

  而素衣微微一笑,凝神看向这片他曾经守护过的世界,有些感慨道:

  “众生定罪,帝冠镇压,好大的威风!”

  “你说我有罪,我就必须有罪”

  “既然如此,这纪元是得重新开始了!”

  素衣不在理会书院老者,一掌击出,越过无尽壁垒,直接将天域囚仙古域击沉多半领地。

  从囚仙深处抓出一只半碎的帝冠,流露出的气息蒸发无尽血海。

  囚仙古域深处,从沉睡中苏醒的神秘生灵冷冷的注视着被天尊击沉的土地和即将枯竭的血海,并未出手阻拦。

  “天尊,他还活着吗?”

  “一道印记而已,本体依旧不知所踪!”

  “帝冠?”

  “不必牵扯其中因果,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桀桀,又有好戏看了!”

  …

  星域之中,天尊打量着手中半碎的帝冠,眸光流转。

  逆推时间长河,欲从帝冠中推衍出当年幕后黑手。

  风雷涌动,大道法则汇聚,异象纷起,透过帝冠,素衣看到了一道背影,行走在诸天古道之上。

  就在那人要转身之际,帝冠崩碎,消逝在时间长河之中。

  素衣面色微变,随即开口道:

  “看来你是冲本体而去!”

  素衣身后的猴子等人面色凝重,听着素衣的话语,青鸾忍不住开口道:

  “那人现在在哪?”

  素衣摇了摇头,牵扯太多,他作为一道印记,无法推衍太多。

  素衣一指点在众人头顶,将岁月长河中那人的背影铭刻在其识海中。

  “不可力敌,唯有本体归来,才能与之一战”

  猴子闻言一愣,想不到当年的事情已经牵扯到了天尊的头上。

  不过仔细想来也是,覆灭白玉京,逼出天尊,是最为快捷的方法。

  但幕后那人也一定没想到,天尊是真的失陷于不知名之地。

  就连白玉京,都没法召回其身影。

  此时,素衣的脸庞带有一丝愧疚,枉他修为通天,力压黑暗清算,却牵连到了后人。

  青鸾注意到素衣的失落,开口道:

  “即使没有天尊,他们也不会放过白玉京的”

  “当年有你在的白玉京威压九天,就差成为了下一个地府”

  “无数势力不想宇宙出现又一个巨无霸,于是趁势而为,就此覆灭白玉京”

  听着小红鸟的平静解释,素衣长叹一声。

  无论如何,若是他还在,绝对不会任由白玉京覆灭。

  而此时,邋遢道士挠了挠头发,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

  “当年天尊,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失踪的?难不成遇到了什么生死大敌?”

  听到邋遢道士的询问,青鸾和猴子等都看向了素衣。

  是的,当年的天尊威压天地,绝对不可能无故失踪。

  看着众人,素衣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回复道:

  “本体是追寻一个消息而去的!”

  “什么消息?”

  “宫瑶!”

  听到这两个字,青鸾有所明悟,但猴子和邋遢道士还是一脸恍惚。

  偏偏知道一些内情的青鸾和风老头沉默不语,急坏了邋遢道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