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七十一章 两袖空空荡清风

七十一章 两袖空空荡清风

回忆之所以是回忆,是因为它终究回不去!

  唐妖深陷回忆之中,眉目时而轻皱,时而温柔,让人追摸不透。

  邋遢道士看了眼唐皇身前的唐妖,又看了一眼身后无动于衷的猴子。

  长叹一声,这又是个什么情况?有没有人能帮忙解释一二!

  在众人前方,圣贤古书浮动诸天言语,述说着万灵的故事。

  书院老者眉头紧蹙,一道道印记打入其中,却无法彻底炼化书内的本源信息。

  这也意味着,这半本圣贤古书已经被祭练完成。

  书院老者眸光微闪,看向虚空中默立的唐妖,大手探出,想要将唐妖拘至身前。

  同时手持尚未炼化的圣贤古书,流转万界虚影,笼罩向盘坐恢复的猴子。

  “住手”

  “滚”

  接连两声响起,唐皇帝王龙气破体而出,抵御住书院老者的手印。

  邋遢道士等人连声呵斥,勾动星空灵力的骰子飘转在唐妖头顶,护佑着其不受外界干扰。

  尘小九手持阎罗印,一步踏出,轻描淡写的砸在击破虚空攻向猴子的古书。

  轮回通道凭空而现,阎罗印吞噬尘小九体内血气,威震天下,转移着圣贤古书呼啸而来的威压。

  接连攻势被阻,书院老者强行召回圣贤古书。

  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前方荡漾龙气的唐皇,说道:

  “唐朝是要阻挡天下大势?”

  唐皇不紧不慢的回应道:

  “书院凭白给我扣上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受之惶恐啊!”

  “天下大势?这天下走向,难道不是由苍生决定?”

  “而你神洲书院,难道能代表苍生!”

  唐皇接二连三的反问让书院老者的话语一愕,随即指着唐妖,开口道:

  “他是不是当年被墨雪抱走的那个孩子?”

  唐皇嘲讽的笑了笑:

  “是与不是,墨雪都已经死去,对你来说重要吗?”

  书院老者摇摇头,无话可说。

  暂时放弃动唐妖的念头,转身朝向邋遢道士等人,目光跨过小红鸟,看向静静屹立在猴子身前的尘小九。

  “地府阎罗,索命勾魂”

  “你?与地府什么关系?”

  尘小九周身弥漫的轮回法则阻挡着书院老者的窥探,轮回通道的威势也一再打消其强势出手的想法。

  地府出世,意义何在?

  搞不清这一点,接下来的的因果牵扯,势必会影响古路开启的计划。

  而尘小九面对书院老者的发问,沉默片刻,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

  “你不配知道!”

  话音落下,连同邋遢道士都惊讶的看向身侧的尘小九。

  这么不给面子?

  真是好样的!合我胃口!

  要不是顾及尘小九周身弥漫的轮回法则,邋遢道士估计早就一脸献媚的勾搭上去了。

  书院老者被尘小九一句话气了个够呛,万年岁月中,有多久没有听到“你不配”这三个字了。

  哪怕是当年那是神明出世,天骄横空的时代,也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猖狂!”

  书院老者的养气功夫还是极为到家,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两个字。

  尘小九闻言,没有回应,伸手在阎罗印之上破开了一道封印。

  牵引出一股生灵怨气冲天而起,化为一张鬼脸撞向书院老者。

  书院老者被尘小九的突然出手弄的有些措手不及,情急一下,口吐莲花,浩然正气化为一道闪电击向鬼脸怨气。

  两两相撞之下,虚空如同窗户纸一样,顿时四分五裂。

  被击散的怨气掠过书院老者脸庞,攻击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地府有猖狂的资本!”

  尘小九看着被气的面色发紫的书院老者,慢悠悠的说出桀骜不驯的话语。

  书院老者神色凝重,看着有恃无恐的尘小九,更加追摸不透尘小九的态度。

  地府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这个关头降临,很难让人相信其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而尘小九手持阎罗印,构筑轮回通道,百分百证明他就是地府中人。

  面对这种情况,书院老者没有了万年前的决绝。

  再一次的压下脾气,和颜悦色的询问道:

  “不知阁下有何指教?”

  尘小九此时心中一蹬,书院老者的询问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但感受着星空各处传来的注视,他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撑下去。

  若是在这个时候露馅,会死的连渣都不剩。

  虽然心中万般无奈,但尘小九还是得表现出一如既往的淡然。

  辛亏鬼脸面具阻挡尘小九的面色变化,也为尘小九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

  而尘小九低头沉思的过程,在其他人看来,反而是对书院老者丝毫不在意的行为体现。

  书院老者也只能慢慢等待尘小九的回话,一时间,星空一片寂静。

  过了几息,尘小九眸光转动,盯着书院老者,回复道:

  “地府的目的,难道你不清楚吗?”

  尘小九完美的将锅又甩回书院老者,让其更加畏手畏脚。

  书院老者听着尘小九的反问,心中一凉。

  难不成地府阎罗还真的存世?

  不可能?

  就连同妖尊都消失于那场大战,地府绝对不可能毫发无损。

  但书院老者心中又不犹得想起地府的那一位存在。

  不沾因果,不堕地狱,主宰生死道则。

  若是那位真的存活下来,或者是有什么后手存世,也足够让地府重现人间。

  念及于此,书院老者狠下心来,谨慎的询问道:

  “阎罗殿中,可否还有禁忌存在沉睡?”

  书院老者话音落下,诸天一片寂静无声。

  若是在万年前他这样质问地府,一定会被视为蔑视阎罗。

  但现在,书院老者在赌,赌地府万年不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就算是阎罗印出世,也代表不了什么。

  眼前这地府生灵,只不是是在虚张声势。

  若是真的地府沉睡者苏醒,很大可能会直接动手,而不是在这里和他扯皮。

  要知道,虽然他已经是主宰星域的圣贤,但在地府中,就算是他这样的存在,也不知已经埋葬了多少。

  而尘小九感受到书院老者毫不掩饰的眸光,背后发凉。

  果然,一方圣贤怎么可能被三言两语给唬住。

  虽然凭借阎罗印震慑了一时,但归根结底,那不是他自身的力量。

  一但书院老者不顾一切的出手,就会发现,尘小九不过是一个道境尚未圆满的毛头小子。

  想到这里,尘小九有些悲哀。

  震慑了一个时代的地府,已经快要沦落到和白玉京一样的地步了。

  其实这也是地府沉寂万年的代价,时光磨灭一切。

  哪怕曾经君临九幽,威震宇宙,也抵不住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书院老者看着尘小九一眼不发,心中不禁有些明悟。

  果然,地府绝对是出了问题。

  阎罗不显,阴兵俱散,那个压在所有人头顶上的大山,终究还是随风而逝。

  书院老者眸光闪动,上前几步,正准备动手时,尘小九抬头了。

  “阎罗殿中是没有了禁忌存在沉睡”

  “但,镇压九幽的尊者还独坐王座!”

  “你,要不要见一见?”

  此时尘小九身前出现了一枚黑色棋子,棋子下方开启一条轮回通道,通向未知之地。

  通道内九幽之气荡漾,隐隐约约能感受到一股封禁天地,葬灭星辰的力量。

  书院老者上前的脚步顿时一顿,脸色阴沉的打量着星空下幽深的轮回通道。

  在尘小九似笑非笑的眼神注视下,书院老者咬咬牙,狠心分化出一股神魂,探入轮回通道。

  书院老者神魂力量快速前进,越过重重空间,查探向通道深处。

  突然,在外界星域书院老者一声惨叫,七窍溢血,不可置信的看向轮回通道。

  在书院老者脑海中,还回荡着永生难忘的一幕。

  黑白棋子不可阻挡落下,犹如万道崩溃,瞬间击碎他神魂之力,甚至来不及看一眼执棋者。

  书院老者面带恐惧的看着守护轮回通道的尘小九,自言自语道:

  “真的是他!”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而尘小九适时的插了一嘴:

  “你们自以为已经触摸到了顶峰,却不曾想过,那或许只是一座小小的丘陵”

  “坐井观天之辈,如何能猜想巨龙的吐息!”

  书院老者闻言一愣,苦笑一声:

  “坐井观天吗?”

  …

  唐妖神魂跟着画面一次次的转动,看着那道记忆中熟悉的身影跨越山河,回归长安。

  西疆雪舞长空,渲染天地之间的寂寥。

  “男儿当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雄浑壮阔的弱水旁,身着玄甲的八百兵卒听着自家侯爷饮酒长歌。

  “多事之秋,长安不安啊”侯爷边将靴子脱下扔到火堆旁边说道。

“侯爷,妖域五大妖王所率兵马正在朝弱水前行,玄甲军已按命令先行,现已到洛北城。”

  鸦卫悄无声息出现在侯爷身后,道。

“趁火打劫啊!中土世家,西北妖族、北海、昆仑。

  一个个打着卫道除魔口号真不知羞耻”“墨雪这个不成器的玩意,惹祸的本事倒是一流”侯爷无奈的咧咧嘴。

  侯爷看向东方,长安城拦不拦的住这场清算他心中也没多少定数,但大唐不可辱,大唐也从未弱于人。

  只是他担心,那王八蛋的选择。嬉皮笑脸的在长安等了这么久,终究还是放不下。

长安城中,中土世家,昆仑,北海虎视眈眈。

  其中天玑圣地最为激进,未能拦下唐皇的一击有些恼羞成怒。

  直接号称要屠城,其余的人虽未发声,但显然是在同一阵营,就看大唐如何应答。

“读三尺书也可,看三尺青锋也罢,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一柄剑随声而动,浩然正气牵引长安大阵。天玑圣地刚才号称屠城的狂躁中年人被三尺青锋拦腰截断,四方神像显露法相,镇压众人而下。

  昆仑小师叔眼露光芒“好强的一剑”,直拍旁边青衫的肩膀:小德子,最骚的是什么,不是剑,是气势啊,多学学,长长见识!

  这出场666,我打个九分,多一分怕他们骄傲。

  你看把那群猪都吓成什么样了,厉害厉害。

旁边青衫目瞪口呆,欲哭无泪!昆仑的脸迟早得被小师叔给丢尽了。这仇恨值拉的满满的,简直666。

“呸,呸,呸,还被小师叔这稀奇古怪的话给影响了,说真的,要不是因为小师叔的身份,这货在昆仑早已经被万剑穿心了。”

这时北斗勺子阵出现护住了三大圣地,其他人也皆御灵抵抗着四方神兽的威压。

唐朝书院果然不同反响,不愧是有望与道宗,佛教并列的学说”一个尖嘴猴腮的黑袍人阴森森的说道。

“这就是大唐的态度吗?动我圣地之人,期我中土无人吗?”

“好好好,各位道友也看到了,我们本为除墨雪卫正道而来,可这大唐仗势欺人,手段残忍,估计是想独占好处了”

“交出墨雪那个妖人,不然今天大唐要付出代价”众人在圣地发声后先后出言。

这时一把长枪浮出,直冲圣地而去,圣地人员皆面色凝重,急忙倒退而走。

  那把长枪却在冲刺到圣地人一寸之地停下。转个不停,圣地的狼狈惹笑了众人。

“好身法,一百源石教不教?”长安百姓中一市井少年开口故作矜持的问到!

  “我出二百五,谁抢我和他急啊!”

“二百五你个头,轮的上你个破落户叫价了。老娘出二百五十一。

  对了,小德子,你哪来的一百源石?是不是睡醒了啊!睡醒了给老娘刷碗去!”

刚才最先出声的少年小德子讪讪的溜回酒楼。徒留旁边众人起哄“小德子,你娘喊你回家吃饭喽”!

老板娘也没生气,只是叉腰横街,道:“从今天起,本楼多一条规矩,凡圣地人,来我朱雀街饮酒,酒钱翻三倍。,

旁边一家破烂门廊上,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也跟风“本店从今往后盖不授予圣地之人任何符纸”

“你这破落户有点胆气,不过送上门的客不宰怎么能行,长点脑子”

哈哈,也是,也是。长安一片哄笑。

长安之所以长安,是血与骨的交换,将士埋骨城墙根,守城护家已千年。

长安城墙上至今仍有时光磨不掉的刀剑痕迹,万里烽火万里狼烟,岁月轮回,四季更替,长安仍在。大唐依旧屹立在南疆。

想毁我长安。满城百姓一声声不答应。大唐刀剑先不答应!

世家圣地,散修侠客皆感到震惊,同时也对大唐千年未倒感觉到了理所当然。

山上神仙,山下凡俗。

  一入长生路,仙凡永相隔。这是仙路的残酷,也是长生的代价。

仙路修长生,但大唐走的路却是将仙凡相连。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众生平等,万灵自由。好一个儒家,好一个大唐”。

  一步涌金莲,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自虚空而出。

“天地异象,真正的大能来了,中土李家也要出手了吗?其余三大家是否也有人前来?”一群散修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西方妖威震天,虎啸鸾鸣,虚空中火红异兽拉着一黑色车架冲长安而来。

长安城墙烽火台上道道符咒相连,四大神兽再次升空,长安大阵启动。唐皇出现在长安之外,先前那长亭下的儒雅书生出现在墨雪旁。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不然了,毁了妖域?

我曾经以为我可以狠下心来。现在却发现我做不到毁了他们想要守护的地方。

哈哈,找了几百年终于让我得出了答案,可是这答案却让我知道我就是个笑话。”

  平常嬉皮笑脸的墨雪脸上流露出丝丝痛苦的神情,随后收敛神色。抬手擦拭嘴角的血迹。

“给这孩子起个名吧,我欠他一条命,本来应该护着他长大,可是做不到了”墨雪指着怀中的孩子向书生说到。

“唐妖,就叫唐妖了。跟着大唐混口饭吃,你要死赶忙死,孩子留下来,我罩着他”书生逗弄着墨雪怀中的孩子边挤眉弄眼对墨雪说。

墨雪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过,果然快死了,脑子都不够用了。读书的没一个好东西。

“滚,留给你也护不住,孩子我会送走。别打主意了,不怕文化人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你说夫子怎么就中意你这么个家伙。”

  墨雪直接将书生推开,把孩子放在了朱雀像上。同时将半个生锈的钥匙挂在孩子脖子上。

书生没有在意墨雪的混账话,只是正色道:“你就不怕这孩子活不到那么久?”

墨雪看向孩子的眼神中充满愧疚

“唐妖,你要记住有个不成器的玩意欠你一条命,一定要活下去。哪怕让这个世界绝望,也别让自己失望啊”

随后,墨雪结印,一道道妖火充斥在唐妖身边,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反而逗的小唐妖咧嘴笑了。

“你会死的”

“我早就死了,死在了三百年前”

“小唐妖啊,你可要对小溪负责,一定要活着来娶你媳妇啊!”

随后,朱雀像化为一道光借助长安大阵冲出。同时书生手中一卷书跟随而去。长安城外无数人起身追赶着火光,想要拦截,却被书生一道剑气逼回。

书生看着唐妖消失的远方,喃喃道

  “别对他失望,因为他已经对这世界失望透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