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六十九章 温酒二两斩穹苍

六十九章 温酒二两斩穹苍

剑意引动八荒,画中仙峥峥傲骨独立星空。

  一道道消散的身影伴随着画中仙一声怒喊叱咤天下,挥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剑。

  白玉京万里山河所汇聚的光剑缓缓斩落,黑暗门户前的圣贤被迫退离。

  浩浩荡荡的剑意涌向黑暗门户,黑暗门户之后传来一阵阵风云卷动,有神秘存在迫不及待的准备出手,强行开启被天道法则封锁的门户。

  在星空所有生灵的注视下,融汇万年执念,缓慢到极致又快到瞬息之间的光剑直直的劈在黑暗门户之上。

  黑暗门户下沉千丈,出现一道道裂缝。

  但随之消逝的,还有圣贤拼尽修为构筑的屏障。

  太阴之力消散,黑暗门户内的诡异气机通过裂缝快速涌出,奔赴星域各处。

  画中仙看着一道道诡异气机四处奔波,冷哼一声,说道:

  “我说过让你们走了吗?”

  话音落下,光剑斩出万丈雷海,将一道道诡异气机吞噬泯灭。

  雷海包裹黑暗门户,阻止其内气机的继续外泄。

  就在这时,黑暗门户那一端传出敲门的响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接连不断的响声由微弱之声转化为震破苍穹的轰隆巨响!

  声势越来越浩荡,周围虚空伴随响声一阵颤动。

  星域中听到响声的生灵,就如同九天神雷在心中炸裂,顿时七窍流血,昏迷不醒!

  醉玲珑听到到玄奥的声音瞬间,面色凝重,抬手布下一道无形光罩,阻止音波的扩散。

  天域之上,敲门声被天道法则削弱数倍,但依旧有许多生灵支撑不住,昏厥在地。

  在归山海星域边缘,听到巨响的古长风面色一变。

  转身看向音波扩散的源头,放弃阻拦面前几人的任务,直接撕裂星空壁垒,冲向前方。

  而市侩老头隋卒迷茫失神的眼眸伴随着一阵阵响声渐渐变的清明。

  意识回归,冷冷的注视着星域之下的黑色巨门,呢喃道:

  “原来是你…”

  而书院老者抚着长髯怅然若失的感叹道:“

  又到了这一步了,难道又是一个血火连天的时代?”

  …

  在黑暗门户边上,猴子听着接连不断的异响,抠了抠耳朵,不耐烦的说道:

  “滚”

  声音似雷霆咆哮,抵消黑暗门户之后传出的响声。

  星域顿时一片寂静,没有一丝波澜起伏。

  黑暗门户之后的异响消失,但随之而来的,是缥缈的声音。

  “有朋自远方,不应该扫榻相迎吗?”

  声音富有磁性,分辨不清男女,一字一句间好像在述说天道,让人无法反驳。

  面对黑暗门户后神秘生灵的发问,画中仙不屑的笑了笑:

  “既然你如此心急,开门迎客又有何妨!”

  话音未落,画中仙修长手指在光剑剑柄上轻轻一点,光剑化龙,一剑霜寒十四州。

  一剑劈开雷海,将黑暗门户彻底笼罩在圣洁光芒之中。

  黑暗门户后发出一声怒吼,隐隐约约能看到有金色血液散落。

  等光芒退去,只看到黑暗门户如同蜘蛛网一样,满是裂纹。

  斑斑点点的金色血液透过裂纹显现在门户之上,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画中仙平静的冲着黑暗门户说道:

  “我真诚迎客”

  “反倒是你们失了礼数”

  “开门扫榻以待,为何拒绝进来呢?”

  话音之中还流露一丝丝遗憾,仿佛真的是在埋怨“来客”礼数不到。

  但黑暗门户后的神秘生灵闻言一阵沉寂,就好像就此消失不见。

  就在此时,远处星空中走来一个浩然正气笼罩的老者。

  一指点破星空,浩然正气化为“禁”字,击向画中仙所在之地。

  “禁”字穿梭虚空,眨眼之际就已经到了画中仙身前。

  化为一道道神锁要将画中仙束缚,却被突然出现的黑铁玄棍横空拦截,消散为云烟。

  猴子注视着前方星空下苍老佝偻身躯的老者,冷声开口:

  “儒家圣贤,什么时候学会偷袭这种令人不齿的事情”

  书院老者摇了摇头,一双黑色眼眸融汇星河,看着披甲猴子,说道:

  “三十六计,乃兵家求胜之道”

  “儒家兼容百家之长,哪来的不齿一说!”

  不等猴子开口,另一方的邋遢道士肩头扛着小红鸟,来到猴子身前。

  转身看着被浩然正气笼罩的老者,淡然回复:

  “好一个兼容百家,好一个三十六计”

  “我不知道你书院到底学了几成精髓,但跑位上策这一计,绝对是炉火纯青”

  “哈哈哈哈……”

  邋遢道士毫不留情的嘲讽让星域下知道当年内情的生灵忍不住发笑。

  书院老者脸色一黑,看着身前身穿道袍青年,说道:

  “身着道袍,却没有道家兼顾苍生的理念”

  “既然如此,何必侮了道家名声”

  “褪下吧!”

  冷冽的声音说下,一只大手击破虚空,直直的向邋遢道士探去,其目的很明了,就是践行之前所说的建议。

  你既然嘲讽我书院只知逃跑,那我现在就堂堂正正的扒下你的道袍。

  这世间,终归是拳头大,才有真正的道理。

  邋遢道士顿时感觉到周边被一股无法抵御的气势笼罩。

  一只大手如同天倾,冲他袭来,而他却无法动弹分毫。

  关键时刻,邋遢道士肩头的小红鸟吐出一道火焰长龙,阻拦巨掌法相一瞬。

  猴子随之一把将邋遢道士拉回身侧,黑铁玄棍出击,两两相撞,星空塌陷万丈,涌现无尽深渊。

  一击未果的书院老者并没有退回,反而直接真身出动,竟然直接冲着猴子身后的光剑探去。

  原来这柄由白玉京百万英魂执念和万里山河构筑的光剑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与邋遢道士的口角之争不过是为了转移猴子等人的注意力。

  羞怒出手也不过是借势而为,达成自己的目的罢了。

  书院老者凝结一光球,周身围绕圣贤古字,天道法则汇聚身侧,如同丝带萦绕不绝。

  圣贤古字交叉出击,如同潮水一般涌向画中仙,将其禁锢在原地。

  书院老者分化为三,一道分身阻拦身后手持黑铁玄棍袭来的猴子。

  一道分身构筑灵力长墙,阻拦执法者和邋遢道士的行动。

  而真身探向星空下无比醒目的光剑,口吐儒家真言。

  一个个本命字衍化乾坤,炼化阴阳大道,击向光剑。

  光剑自主浮空,斩出一道道剑气,阻拦书院老者的靠近。

  书院老者闷哼一声,瞥了一眼差点被一分为二的腰部,感慨道:

  “数万载沉寂,就是为了炼化出这样一个能破开门户的东西吗?”

  画中仙被圣贤古字缠绕,听到书院老者的感慨,淡然回复:

  “你不懂!”

  书院老者摇摇头,像是对待不乖巧的孩子,和颜悦色的说道:

  “无论如何,你们都不应该试图打开黑暗门户”

  “这一次,我会彻底断绝你们的希望”

  “现在放弃,我可以保你们性命无忧!”

  恩赐的话语让身后与其一道分身大战的猴子忍不住哈哈大笑,破口大骂:

  “滚你丫的,你算什么玩意”

  “让老子投降,下辈子吧!”

  “白玉京十二楼五城,是有一些软骨头,但从来不包括我们”

  “小爷今天就让你明白一个道理,既然老了,就要乖乖躺着养老”

  猴子随后吼破苍穹,横击九天,身上战甲发出无尽战意,牵引万千雷霆而落。

  猴子沐浴雷霆,犹如神明,转手一击,震退书院老者的分身。

  血气燃烧万里长空,肉身之力撼动苍穹,化为擎天巨人震碎星辰。

  手中黑铁玄棍随之变大,轻描淡写一棍扫出,将另一边与邋遢道士交战的老者分身击散。

  随后一个翻转,双手持棍,狠狠的冲着前方弥漫无尽浩然正气的老者砸下。

  书院老者如临大敌,挥出神芒欲阻拦破空而下的黑铁玄棍,却如同泡沫一般瞬间被击破。

  书院老者眸光一冷,放弃了对光剑的镇压。

  全力对猴子出手,神音震天:

  “登高望远,小窥天地”

  山峦起伏,巨峰破空而出,刺向挥棍而下的猴子。

  “秋风瑟瑟,舒展心中悲愤”

  星域出陡然出现阴风阵阵,席卷天地,仿佛是锁命地府出击。

  “仁义礼智信,当为天地正法纲”

  书院老者此刻就如同天地意志,降下法旨。

  动用大道之力镇压猴子,而猴子就如同被天地所弃,无法动用丝毫法则。

  只能凭借血气肉身之力,面对呼啸而来的攻击。

  画中仙破开圣贤古字的束缚,持笔在星空作画。

  之前让万千大道避退的妖尊身影被画中仙艰难描绘而出。

  画中仙双手颤抖,持笔的手快要无法承受妖尊散出的一点气息。

  哪怕只是凭空捏造的一道身影,但也有压塌万古的气势。

  画中仙吐出一口精血,以血为墨,书画最后一笔,为妖尊点睛。

  下一刻,蕴含一丝神韵的妖尊虚影击向如同神明高坐苍穹的书院老者。

  书院老者毛发悚立,生死之间的直觉让他险而又险的避开妖尊虚影一击。

  但妖尊掠过的威势还是让其吐血不止,浑身欲裂。

  画中仙面目苍白,遗憾的看着逃过一劫的书院老者。

  苦笑一声:

  “圣贤,没一个好杀的!”

  而在远方,同古长笑一同凝视着这场大战的古长风脸色变换不定。

  若是换做他,画中仙那匪夷所思的手段是绝对没有可能避过的。

  踏出禁忌,掌御大道,可享天地生灵朝拜,方为圣贤。

  古长风的圣贤之境,还只是初窥门径,远远谈不上凌驾一方大道,翻云覆雨,点化山河的地步。

  而古长笑满是担忧的看着星空下苍白的画中仙,要不是古长风阻拦,她恐怕早就奔赴到画中仙身旁了。

  感受到来自身旁的不善眼神,古长风是无比头痛。

  他这个妹妹,胳膊肘往外拐不是一般的厉害。

  就算那人是你惦记万载的人,你身旁的哥哥好歹也陪你渡过漫长岁月。

  怎么自己每次浴血奋战回来,没有看到担忧的神色。

  反而每次迎接自己的都是一盆冷水和嫌弃的话语:

  “收拾干净点,别踩到我的花花草草”

  想到这里,古长风是巴不得画中仙吃点亏。

  看着那小子虚弱的样子,古长风甚至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古长笑看着笑的像个傻子一样的哥哥,一阵嫌弃。

  而古长风急忙收敛了神色,连声说“没事,没事!”

  要是让古长笑知道他竟然幸灾乐祸画中仙,不得把他抽筋拔骨。

  而在前方战场中心,书院老者不住的咳嗽,看着快要散去的妖尊虚影,心中不禁有些后怕。

  若是被这一击给击中,不死也得半残。

  仅仅只是妖尊的一缕神韵,就让他无法阻挡,可惜了,之前没能亲眼目睹妖尊的尊容,实乃人生一憾。

  同时,书院老者看着前方击碎座座山峰的猴子,和后方回复灵力,守护光剑的画中仙,小红鸟,邋遢道士等人。

  心中生出一股悲凉,曾经偌大的白玉京就只剩下一些小辈在苦苦支撑。

  而他,在万年前默许了封禁白玉京的举动,万年后又要亲手覆灭白玉京最后的希望。

  孰是孰非?他搞不懂了!

  万年岁月中他无数次徘徊不定,无数次梦回诸神末世。

  他想说自己当初的举动是对的,但是师弟的逃离,书院的颓废,就好像是对他当年举动的惩罚。

  推衍宇宙的未来,看到的是无尽黑暗。

  没有一丝光明,没有一丝希望,甚至比当年的诸神之战还要悲凉。

  天机变化不定,彻底颠覆了万年前众人的推断。

  而他,是顺着既定轨迹行走,还是跳出命运,重新选择?

  他,是否还有重新选择的勇气!

  这时,猴子浑身浴血,踏过万水千山,震碎阴风肆虐,走到他的身前。

  持棍而立,冷冷的看着他。

  书院老者看着身前战意滔天的猴子,终于明白了,他,踏出那一步,就没有回头的机会。

  可他,依旧不甘心。

  于是,他再次出手。

  手掌横击袭来的黑铁玄棍,连绵不绝的灵力支撑着其不断向前。

  面无表情的一次次动用天道之力镇压猴子,而猴子则是一次次的倔强上前。

  两人交手,引动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妖后注视着节节退后的猴子,惋惜的说道:

  “从那个地方走的生灵,一个比一个倔强!”

  “肉身修炼到极致,已经模糊了圣贤之路的界限”

  “以力破天,这世上什么时候能在多出一个妖尊?”

  周边静静注视着星空大战的尘小九听到妖后的自言自语,眸光一闪。

  跨越生死界限,他的道路该怎么走,似乎有了点方向。

  在星域之中,书院老者抬手显现圣道法则,禁锢天地,让猴子退无可退。

  没有感情波动,书院老者此刻将自己转化为真正的“天道”状态。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挥手之间就是大道真理的显现。

  万年来的感悟,虽然无法让其踏出帝道之路,但依旧加深了他与天道的融合。

  屹立于星空之下,此刻他就是主宰天地的神。

  猴子被接连几个大手印摔出,金色毛发被血渍沾染,在胸前有不下十处狰狞的伤口。

  飞落一旁的黑铁玄棍发出不屈的鸣声,猴子气喘吁吁的将棍身上的血液抹去,呢喃道:

  “你什么样的存在没有征战过,是我让你蒙尘了!”

  黑铁玄棍有灵,棍尾弯曲,点了点猴子,指了指前方被天道法则笼罩的书院老者。

  好像再说,继续!

  猴子嘴角上扬,紧握黑铁玄棍,将脸庞血液抹拭干净。

  化为一道金色闪电,再次冲向书院老者。

  “天道”状态下的书院老者没有丝毫动静,只是在长棍袭来之际。

  轻轻一挥,将猴子包裹在袖里乾坤之内。

  猴子衍化星辰万颗,击破其神通秘术,破衣而出。

  书院老者结印速度加快,本源灵字镇压向下,瞬间将猴子禁锢于星空。

  “万物轮转,归于虚无,逝!”

  书院老者言出法随,诸天古字洞穿猴子身影,吞噬猴子的无尽生机。

  “猴子!”

  “住手”

  守护在光剑旁的邋遢道士等人怒喊,却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猴子血染长空。

  画中仙强提血气,引动天地灵气,却依旧无法破开书院老者对于此方空间的禁锢。

  咬了咬牙,抬手欲要再次挥动光剑,却被守城风老头阻拦:

  “还不是时候!”

  “而且,以你自身的状态根本杀不了那老家伙!”

  说来可笑,一群人于万载岁月醒来,就要再次面临生死危机。

  逃不掉的,始终是命运二字。

  星域下诸多生灵眼睁睁的看着书院老者炼化猴子血气,回归天地本源,却无一人出手。

  震烁古今的白玉京,真正的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

  蛮荒不死鸟一脉的曼妙女子乘坐龙辇,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欲要撼动禁锢猴子的本源灵字。

  书院老者眸光射出一道神锁,纹络道则瞬间将曼妙女子封锁于原地,不得寸进。

  “念在你祖先的份上,饶你一命!”

  曼妙女子俏眸无光,还是没能拦住书院出手。

  老祖,纵使你做了那么多,儒家也不会改变他们的立场。

  什么承诺,什么誓言,都是一场空。

  猴子愤怒的嘶吼声响彻云霄,闻者心颤,一些修者已经不忍看下去,捂住双眼,等待着最终结局的到来。

  就在此时,一本古书承载着漫天光芒穿梭虚空,撞到本源灵字之上。

  轰隆一声,承载万道的本源灵字竟然被一本古书撼动。

  古书之内,一个少年满目血丝的盯着被本源灵字禁锢下的金色身影。

  “师傅,等会,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少年抗住漫天道则的威压,催动古书翻页,吞噬本源灵字内的浩然正气。

  书院老者眸光微闪,看着前方不断翻动的古书,呢喃道:

  “圣贤之书!”

  而满身伤痕的猴子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强行开口喊道:

  “唐妖,你给老子滚”

  唐妖充耳不闻,嘴角泛血,摇摇欲坠,依旧咬牙破解着本源灵字。

  而在光剑周围,邋遢道士等人看着突然出现的唐妖,再也忍不住了。

  骰子运转,强行破解天地禁锢,撑开一条通道向书院老者走去。

  小红鸟化为一道火红流光,勾动光剑之上的仙火本源,攻向书院老者。

  而书院老者逆转天地,一轮赤日被老者随手捏来,引动太阳精火,化为万道火雨砸向邋遢道士等人。

  书院老者解决了麻烦以后,注视着古书内的唐妖,大手探出,想要将其拘来。

  这时古书中一个个文字蹦出,金光灿烂犹如河流翻涌,道吟声入耳,如同醍醐灌顶,使人清醒。

  五道龙形在唐妖牵引下彼此缠绕,突破天际,化为金木水火土五道光影结合出大印,扭动空间,攻向袭来的大手。

  洁净的书页上浮现出一幅画面,诸天万界崩塌,血与骨铺满了古路,唐妖放弃瓦解本源灵字,欲将书院老者收纳至古书世界之中。

  下一刻,唐妖却发现,古书在不住的颤抖。

  随后古书将唐妖荡出,出现在书院老者手中。

  书院老者打量着手中的半本圣贤古书,又看向唐妖,说道:

  “原来你就是那个本该死去的孩子!”

  唐妖半跪于星空之下,失去古书的他一锤又一锤的砸向本源灵字,手掌布满鲜血,仍不肯罢休。

  而在星域另一方,妖后看着星空下的唐妖,双目失神,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唐皇在一处星辰之上注视着满身血迹的唐妖,眸光有泪珠萦绕:

  “墨雪,我他妈终于找到了!”

  而尘小九在唐妖出现在星空下的瞬间,就悄然退后。

  数字道纹在虚空刻画,阴阳八卦轮转,开启一条通道。

  墨柒有感,转身看向尘小九,又看着身旁失神的妖后,传音道:

  “小心!”

  尘小九点头,在所有人察觉前一刻,踏入通道。

  空间波动惊动了众人,瑶池圣女等才发现尘小九消失不见。

  墨柒平静的解释道:

  “他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了!”

  “接下来,我们也要做好准备,时刻准备接应!”

  吴蓝看向星空深处,手握古剑,随时待发。

  醉玲珑和妖后相视一眼,眼眸透露出无奈。

  书院老者一手摆弄着圣贤书,再次出手擒拿唐妖。

  在邋遢道士怒吼声中,唐妖没有转身,只是死死的盯着本源灵字之下那道身影。

  就在书院老者大手法相来到一刻,一枚弥漫阴阳二字的古印撞碎书院老者的攻击。

  带着鬼脸面具,被无尽死气笼罩的身影挡在唐妖身前。

  书院老者面色大惊,看着浮现在星空下的古印,不可置信的说道:

  “阎罗印!”

  鬼脸面具身影没有理会书院老者的震惊,将唐妖拉起。

  递出酒葫芦,示意其饮两口。

  唐妖注视身前被死气缠绕的身影,没有犹豫,直接接过酒葫芦,狂饮一口。

  鬼脸面具下的尘小九嘴角微微一笑,感受着体内流淌的烈酒,手持阎罗印,看着书院老者。

  “生死轮回,皆归地府!”

  “阎罗法旨,莫有不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