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六十七章 忘却古人诗
春风十里,不及青春某一刻的笑颜。

  吴蓝拄剑撑着无力的身躯,倔强的不肯后退一步。

  身后是兄弟,是无论如何也要守护的人。

  感受到身后炽热神火中的闷哼声音,吴蓝心中一痛!

  在十几年来,没有人能懂尘小九失去了什么。

  用吴一一的话来说,尘小九就是一根野草,摇摆不定,看似倔强生长,但谁也不知道,扛过严寒的他,是否能渡过盛夏。

  因为暖阳下的刀,会显得愈发冰冷。

  尘小九被墨柒开启的心扉,他不想就这样看着其慢慢合拢。

  所以,哪怕身前是绝代妖后,也不能阻止尘小九开怀大笑。

  风雪归人,盛夏暖阳,唯独错过二字最为可惜。

  吴蓝引天地正气而下,横剑于空,一条剑龙呼啸而出,吼破苍穹。

  突然,一只苍白手掌穿过神火,抓过吴蓝即将飞舞的古剑。

  “吴懒货,住手”

  虚弱无力的声音响起,吴蓝身形一顿,御剑口诀还是泯灭于心。

  尘小九周身弥漫死气,将漫天神火尽数吞噬入体,强行镇压。

  最后一缕火光消散,尘小九踏足星空,凝视着典雅高贵的妖后。

  “多谢妖后”

  话语一出,众人又迷惑了,之前还打打杀杀,现在又成了躬身致谢。

  而被束缚在虚空中的墨柒也愣住了,尘小九是被烧坏脑子了?

  妖后冷冷注视着星空下谦逊的尘小九,清音响起:

  “资质一般,悟性倒是不错”

  尘小九闻言淡然一笑,回应道:

  “过奖”

  此时尘小九体内血气和死气达成平衡状态,一团朱雀神火铭络在识海道种之上,逆转阴阳,全力修补着残损的部位。

  若说尘小九之前的身体状态是满是漏洞的筛子,而此刻,这筛子最起码多了一层薄薄的屏障。

  朱雀神火重新构筑了识海之内的广阔天地,让来自阎罗印中的阴森死气丧失了一部分威能。

  生机与死气暂时达成了微弱的平衡,尘小九的修为,水到渠成踏入道境三品。

  但这三品,是损耗身体机能所换来的。

  一但尘小九无法超脱禁忌,平衡两股生死对立的力量,那尘小九在突破涅槃之境时,势必会成为半人半尸的存在。

  被死气彻底弥漫之际,亦是尘小九转化阎罗的契机。

  堕落地府,还是超凡入圣,选择权在尘小九手中。

  思绪万千的尘小九突然被一抹流光撞入怀中。

  低头一看,是泪眼朦胧的“小野猫”。

  “小野猫”墨柒刚刚摆脱束缚,就下意识的飞向尘小九,丝毫没有察觉到妖后那快能杀人的目光。

  墨柒眨巴眼眸,平日里被灵力掩饰的火红双眸看向尘小九,眼神里满是愧疚和自责。

  “尘小九,我不是故意的”

  习惯了墨柒平日里的娇呵,刹那间看到墨柒小鸟依人的样子,尘小九一时间还真不习惯。

  看着墨柒艳若桃花的样子,尘小九心中生出了一丝逗弄的心思。

  “啥?你刚刚说的啥?”

  墨柒闻言抬起小小的脑袋,火红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

  难不成尘小九被朱雀神火给烧得耳朵不灵了。

  咬咬牙,踮起脚尖,葱玉手指在尘小九耳朵上轻轻的揉了起来。

  尘小九被墨柒错不及防的举动给吓住了,而后反应过来,耳垂顿时挂上一抹红。

  墨柒感觉到尘小九耳朵无比滚烫,愈发觉得愧疚,趴在尘小九肩头上小声抽泣起来!

  尘小九手忙脚乱的安抚起来哭泣中的墨柒,结果墨柒情绪瞬间爆炸,抽泣声接连不断。

  尘小九手足无措的感受着肩头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孩,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让你起小心思,让你不安分,现在好了,彻底没救了。

  “小柒,别哭,别哭”

  “我是骗你的”

  “真的,我没受伤”

  “不信你抬头看看,这体格倍壮”!

  墨柒闻言抬头,清澈见底的瞳光中闪过一丝疑惑,边抽泣边问道:

  “我不信”

  “你的耳朵明明就是很烫”

  “都怪我,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墨柒的话语让尘小九老脸一红,脸皮发烫。

  终日打雁被雁啄了眼,这下好了,说什么都解释不清。

  就在此时,周围终于看不下去的瑶池圣女白了一眼尘小九,纤纤玉手擦拭去墨柒垂挂眼部的泪珠。

  小声安抚,解释道:

  “小柒你个大傻子,平日里玲珑剔透的样子哪里去了!”

  “你还没看出来那家伙在逗你玩!”

  “耳朵发烫是因为他心里装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黄色废料”

  “哼,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被无辜牵扯的南问道,吴蓝等人齐声轻咳,小声为自己辩解道:

  “咳咳,那个丫头你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

  “好男人还是有的,比如你眼前的南叔叔,还有旁边这两个小家伙也看起来不错”

  吴蓝和宗明月极为认同的点头,鄙夷的看向前方生无可恋,的尘小九。

  但在妖后和醉玲珑强大的目光下,南问道几人只能选择默默的闭嘴,一言不发。

  而墨柒在经过瑶池圣女提示后,也终于从对尘小九担忧中走了出来。

  联系尘小九之前的眼神动作,咬牙切齿的冲尘小九喊道:

  “尘小九,王八蛋,你完了!”

  尘小九因为这一声娇喝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脸色一黑,忐忑不安的回复道:

  “你说啥?我没听见!”

  墨柒看着还在装傻充愣的尘小九,气不打一处来。

  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尘小九身侧,玉手一捏尘小九耳朵,狠狠的拧了几下。

  “听不见?”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彻底听不见”

  一阵痛呼声响彻星空,伴随着娇声呵斥持续良久。

  半刻钟后,尘小九揉着红的发亮的耳朵,看着身前叉腰怒视的墨柒。

  一脸无奈的说道:

  “你还不没消气吗?”

  “哼,消不消气关你屁事!”

  尘小九为之一愕,随后叹了一口气,冲墨柒比划了了个“三”的手势。

  墨柒瞅了一眼,虽然心中有些意动,但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目不直视。

  尘小九见状在“三”的基础上翻了个倍。

  墨柒眸光微闪,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手指不自觉的捏着衣角。

  尘小九察觉到墨柒的小动作,顿时兴奋,觉得有戏。

  咬咬牙,斩钉截铁的说道:

  “最新款,最贵的,最多的!”

  墨柒闻言眉眼带笑,如同月牙,奔向尘小九。

  傲娇的看着信誓旦旦的尘小九,假装生气的说道:

  “既然你要赔偿我心灵创伤费,那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但说好了啊!这可是你主动给我,不是我自己要的啊!”

  尘小九眼角一跳,心中无限惆怅,顿时感觉到下半生恐怕要伴随馒头榨菜渡日子了。

  一旁的众人有些迷惑,不明白两人之间的秘密手势所代表的含义。

  安北萱则是扶额笑哭,向醉玲珑解释道:

  “最新款是云梦泽的凰舞战衣系列”

  “最贵的是醉梦楼级别的天字佳肴一次”

  “最多的是指尘小九的灵源所得,小柒要占最多的”

  安北萱不止一次的听到墨柒在尘小九耳旁嘀嘀咕咕自己的“收刮”大计。

  但尘小九每次都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墨柒,并且义正言辞的说,他要是答应墨柒的“打劫”他就是一头猪。

  而现在,猪已经把自己给养肥,自投罗网了。

  听到安北萱的解释,醉玲珑和妖后一怔愣,随后也是苦笑不得。

  妖后很铁不成钢的看着满脸欣喜的墨柒,很是头疼。

  自己给她买的一堆华美衣裳快要堆满梅苑了

  ,  也没看到墨柒这么欣喜若狂。

  真是胳膊肘往外拐,白养了十多年!

  吴蓝和宗明月早就看呆了,唯有剑阁阁主深有同感的感慨道:

  “能让女人心动的,除了永不过时的承诺还有亮闪闪!”

  矛盾顷刻消散,星空下一片欢声笑语。

  妖后,瑶池,剑阁三方屹立星空,早已经打消了一些宵小之辈的企图。

  就算是之前的那股惊天波动是什么天地圣物出世,也没有他们一丝丝的机会。

  人的名,数的影,瑶池声誉可不仅仅是在天域流传,就算是星空盗贼,遇上瑶池所属的战舰,也会给予尊重。

  一波波人马先后退去,喧扰的星空顿时一片寂静。

  七彩星云摇曳在黑暗星域之中,点缀不一样的烟火色彩。

  而在远处,白玉京点燃的仙火照亮半个星域,驱散周围的黑暗,压塌虚空。

  白玉京城内,十二楼五城共同构筑的惊世大阵将最后一点龙脉精气融合,星空颤栗。

  一条由仙火法则,龙脉精气,天地灵气三方力量熔铸而成的丝线缠绕城池。

  丝线缥缈如烟,穿梭过一片片土地,越过一片片山河。

  花影飘零,落雨纷纷,所过之处万物消无。

  潺潺流水告别秋叶,无尽之海吻别沙床!

  白玉京之内,所有的一切随着丝线掠过,化为光点荡漾在星域之中。

  光点绽放,灿烂如同花开,渲染出一条光河。

  星域之中所有的生灵都在注视着这条由万里山河融汇而成的河流。

  震撼,唯独只有震撼。

  画中仙身旁的古长风看着点亮星域的光河,一阵恍惚。

  苦笑一声:

  “这下好了,我是彻底遮掩不住了!”

  在另一侧镇压黑暗门户的圣贤没好气的回复道:

  “这次下来,你的星域监察使身份也要被撤了。”

  “连同我都要和你一同遭受责罚!”

  古长风闻言平静一笑,说道:

  “这个位置有些人已经惦记很久了”

  “但是,我不让,他们就不敢拿!”

  “就算这个被他们抓住了把柄,又能奈我何?”

  霸气侧漏的威势让画中仙为之一惊,啧啧叹道:

  “没想到啊!你小子行事倒是合我胃口”

  “要不是有些顾忌,咱们到可以考虑做个兄弟”

  古长风听到画中仙的胡言乱语,神色奇怪的盯着画中仙,连连摇头。

  “可别,要是咱俩成了兄弟”

  “估计我妹就要杀了我了!”

  画中仙闻言一愣,气笑道:

  “怎么,你这是还没放弃让我当你妹夫的打算?”

  古长风尴尬的笑了笑,回应道:

  “这事我说了不算!”:

  “我妹说了才算。”

  画中仙瞅着古长风,琢磨着在哪边来两下比较合适。

  古长风感受到画中仙不善的目光,拉开距离,警惕的提示道:

  “冤有头债有主”

  “衣冠冢是我妹立的,你的身份是她安排的”

  “就连遮掩天机,阻拦其他星域监察使的主要内容也是她筹划的”

  “我只是一个跑腿的家伙,你别拿我出气”

  画中仙闻言恨得牙痒痒,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我是不是还应该说声谢谢!”

  话音刚落,星域中传来一声清爽的声音:

  “谢就不必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声未落,人先至。

  来人素白宫服一身,雅致玉颜、倾国倾城,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

  俏眸紧紧的盯着画中仙,生怕其下一秒就消逝在原地。

  古长风看着来人,小心翼翼的准备向画中仙传话,顿时被一击云袖掀翻,倒退万里星途。

  古长风识海没响起一声愤怒的娇声:

  “别在这里当电灯泡”

  “赶紧自己找个犄角旮旯画圈圈去”

  “要是还觉得很闲,屁股后面还有几个闻声而动的苍蝇,自己想办法解决!”

  古长风闻言额头青筋暴起,这还是亲妹妹吗?

  做牛做马不说一声谢谢,现在更是直接开始赶人了。

  而来人没有理会背后那道幽怨的眼神,巧笑嫣然的看着前方如同一幅水墨丹青的男子,轻声细语道:

  “好久不见,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四个字中所蕴含的情感就像是山峦起伏跌宕,良久不平。

  画中仙打量着身前一颦一笑动人心魂的女子,大概猜出其的身份!

  “古长笑”

  画中仙嘴里说出的这个名字,让古长笑心里泛起涟漪阵阵。

  多少次的幻想,多少次的徘徊,她终于等到了这个人叫出她名字的这一刻。

  这一瞬间,古长笑如同一个傻子,愣在原地,止步不前。

  生怕一个举动就戳破了这梦寐以求的画面。

  古长笑,真好听的名字。

  果然,她的名字是很好的,有点配的上画中仙!

  若是让古长风听到她妹妹心中的想法,估计会直接拿刀插自己心窝。

  自己叫了多少次古长笑的名字了,也没有听到其说什么好听。

  长笑笑于星域,缘由在于那个能让她倾心一笑的男子。

  哪怕只是一个名字,那也是等了万载的期待。

  画中仙凝视着身前这个笑成傻子的姑娘,挥了挥手,询问道:

  “怎么?”

  “有事吗?”

  古长笑闻言面色凝重,好像是遭遇了什么星空异兽。

  千言万语堵在心里,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一句句思念的话语到了嘴边,最终只是凝聚成一句:

  “想你!所以我来了!”

  的确是因为想你,因为想了千千万万个日夜。

  但古长笑的心头还是有些懊悔,在千千万万个日子里重复了千千万万的那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面对眼前这个谪仙般的男子,她一如当年那个夜晚的怯懦。

  哪怕是她已经成为了需要生灵仰望的圣贤,在他面前,也只会是那个眼巴巴瞅着大鱼的苯小孩。

  画中仙被接连两句想你了,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纵使他万载无敌,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

  画中仙手心冒汗,突然感觉到手心还紧握着一根木簪。

  于是理所应当的拿起手中的木簪,递了过去:

  “你的木簪!”

  古长笑看着身前宽厚手掌中的木簪,脸颊微红。

  抬起头,俏眸闪动星光,忐忑不安提出了一个建议:

  “你能不能帮我绾个发髻!”

  话一出口,古长笑就有点后悔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该大胆的时候不大胆。

  让画中仙给她绾发髻,会不会让他认为自己是个不矜持的女子。

  画中仙自然不知道古长笑此时的内心波动,他凝视身前这个脸颊鼓鼓的女子,不知怎么就联想到了木簪上那个丑萌丑萌的鱼儿,甚至还想上手捏一捏!

  脑海中奔出这个念头,让画中仙自己都惊呆了。

  急忙摇头,想要将不要脸的想法给晃出去。

  而画中仙的摇头举动惊醒了陷入不安的少女,看到其不停的摇晃脑袋,以为是嫌弃自己突如其来的要求。

  “是我唐突了,抱歉!”

  画中仙闻言看着面前显露失望神色的女子,鬼使神差的说了声:

  “过来!”

  古长笑闻言一愣,随后面色赤红的走到画中仙身前。

  转过美妙身姿,一头青丝飘洒,落在画中仙眼里。

  画中仙手中拿着木簪,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而古长笑则是巧笑嫣然,暗中悄悄向后挪了几步,想要靠画中仙更近一些。

  于是在漫天光河之下,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仙意傲然,挺立如竹的男子卷起青丝,一次次的尝试着梳出个完整的发髻。

  而身前的佳人眉眼如画,温顺柔和的立在男子身前,等着心中良人的成果展现。

  这一刻,岁月静好!

  猴子和邋遢道士等人站立在光河之中,静静的注视着画中仙迟钝的手法。

  没有人催促,没有人出声,哪怕是战舰铺天盖地袭来,唯有一棍横于星空。

  美人如诗,佳人似画,最难忘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