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六十一章 昔日古观亭柳门前燕

六十一章 昔日古观亭柳门前燕

命运线条交错,汇聚出了多彩人生。

  尘小九在浮空岛上与剑阁众人挥手告别,勾勒数字道纹,开启空间通道。

  瑶池圣女,墨柒等人紧随其后,吴蓝还冲一旁暗中观察的敌手挥了挥手,以示“尊敬”

  安北萱挣脱柠萌和施诗的束缚,倔强的看着面露不舍的两人。

  柠萌一声苦叹,揉了揉安北萱肌如花瓣的面庞。

  顺手卷起安北萱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

  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微眨,笑颜如花道:

  “小安安,出了门,更要记得回家”

  此时,沉默无言的唐文慷锵有力发声

  “剑阁,永远是你的后盾”

  安北萱巧笑嫣然,红着双眸,重重的点头。

  施诗冲尘小九挥舞拳头,“威胁”道:

  “你带出去了人,给我完完整整的带回来”

  “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拿你是问”

  尘小九举着酒葫芦,瞥了“大放厥词”的施诗一眼。

  等安北萱踏足阵纹,尘小九凝聚道纹,闭合通道。

  在浮空岛众人诧异的神色中,尘小九一行人离开了最为安全的地方,踏上星空。

  下一刻,几人出现在了白玉京之外,看着消失不见的莫语城池,尘小九眉头一皱,看向了燃烧仙火的白玉京深处。

  在白玉京外围,一株参天古树沐浴万千雷霆,替仙火“遮风挡雨”。

  唐妖屹立星空之下,呆呆傻傻的凝视着数冠之上浴血奋战苍穹道芒的猴子。

  瑶池圣女扫视周围环境,疑惑的开口问道:

  “葬灵棺在这里吗?”

  吴蓝闻言看了看满是星辰残骸的星空,张开手比划了下大致方向,震惊的说道:

  “那座城呢?”

  “之前还隐隐约约能看到的那座城呢?”

  墨柒不满的瞪了大呼小叫的吴蓝一眼,没好气的回复:

  “长腿跑了!不行吗?”

  吴蓝将头一缩,嘀咕道:

  “那么大的城,说跑就跑,不合常理!”

  此时,尘小九一脸郑重的指了指白玉京深处,说道:

  “葬灵棺在那!”

  “我之前在上面烙印的追踪气息还能察觉到一些!”

  众人闻言,眉头纷纷皱起。

  事情一再脱离掌控,先是尘小九和墨柒走失在虚空乱流之中。

  随后刚刚取出葬灵棺又被白玉京的牵引光柱所笼罩。

  现在,好不容易反手的葬灵棺又陷入烽火四起的白玉京之中。

  一波三折,实在是令人恼怒。

  唐妖喑哑着声线,开口解释道:

  “应该是风老头将莫语城阵纹与白玉京相连,一同带着葬灵棺消失”

  “现在有两种办法!”

  “一个是等下去,等到唐妖口中的风老头露面”

  “二是冒险进去取出葬灵棺”

  吴蓝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和建议。

  安北萱闻言凤眸微眯,凝视着星空之下牵引着血液锁链的邋遢道士,说道:

  “就不可以麻烦他们吗?”

  尘小九看了看星域之下同圣贤交谈的画中仙,沐浴雷霆的猴子和苦苦支撑逐渐直立而起的白玉京龙脉的邋遢道士。

  摇头否定了安北萱的建议,直接说道:

  “进白玉京,取葬灵棺”

  唐妖看着处于紧要关头的白玉京几人,又听到尘小九斩钉截铁的话语,问道:

  “那葬灵棺就这么重要吗?”

  唐妖虽然参与了夺取葬灵棺的危险行动,但依旧不明白尘小九他们想要用葬灵棺做什么!

  以至于现在不顾生死,也要进入被仙火围绕的白玉京。

  瑶池圣女盯着远处白玉京,回复道:

  “葬灵破九幽,逆转生死,重现锁神花”

  随后尘小九冲唐妖求解道:

  “白玉京,有没有什么可以突破的路径”

  面对尘小九的求问,唐妖微微一叹,说道:

  “守城者的古阵已经开启,外人无法入内”

  “强行闯城,唯有一死”

  吴蓝闻言不解的问道:

  “万年封禁的白玉京,还有阵纹存世?”

  唐妖好笑的瞪了吴蓝一眼,解释道:

  “我也不清楚白玉京到底要谋划什么”

  “但是我知道,还有几位守城者没有出现”

  “积累了万年,哪怕是一头猪也武装到牙齿了,更何况是白玉京”

  吴蓝眉头紧锁,无语的看着前方虚无缥缈的白玉京。

  “这么倒霉吗!我的葬灵棺,就这样泯灭了吗!”

  瑶池圣女玉手紧握,面纱下倾城容颜流露出着紧张,嘴唇轻咬,开口道:

  “不论如何,我们不能等下去了”

  “一但锁神花彻底转化,就会反客为主,结合莫遇的神魂重生”

  正在几人焦急的时候,面前星空破碎,一道身影从中走出。

  “谁?”

  尘小九极为警惕的看着从虚空中探出的纤纤素手,全身崩紧,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

  此时,星空中走出一道丽影,淡色宫装包裹玲珑身段,端庄淑容,又不失其娴静之美。

  来人看着笼罩面纱的瑶池圣女,冷冷的说道:

  “陆渔!你是想气死我吗?”

  面纱下瑶池圣女面色一惊,像做错事,被家长揪住的孩子,惊慌失措的躲在尘小九身后。

  宫装丽影打量着尘小九一行人,开口说道:

  “这就是你组成的戏台班子吗?”

  吴蓝闻言不满的看着身前声势夺人的身影,为自己辩解道:

  “什么叫做戏台班子?”

  “你见过这么优秀的戏台班子!”

  “哪个戏台有沉鱼落雁的墨柒,哪个戏台有天资聪颖的安北萱,哪个戏台有惊艳绝伦的瑶池圣女,哪个戏台能有我这位撼动古今,震慑苍穹,无所不能的吴蓝大圣”

  吴蓝一连串的反问让尘小九一行人扶额长叹。

  丢脸丢到星空之下,真是天下第一。

  瑶池圣女捂住小嘴,不可思议的看着振振有词,理直气壮反驳宫装丽影的吴蓝。

  但宫装女子那绝美容颜此时却没有任何表情,好似什么事情都不会惊动一般。

  微微瞅了吴蓝一眼,云袖轻舞,吴蓝体内一道小塔印记浮空而现。

  “瑶池什么多了一个不要脸的人了?”

  吴蓝只感觉有什么东西破体而出,随后被身前的塔状虚影吸引,愁眉不展的思考起来,自己身体之内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小玩意。

  思索片刻后,吴蓝恍然大悟,一脸自豪的冲着宫装女子叫嚣道:

  “还算你有几分见识”

  “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瑶池潜藏不出的绝代长老”

  “为守护瑶池,守护北原而生”

  “现在你虔心道歉我还能原谅你,否则,别怪我辣手摧花,不留情面了”

  此时的吴蓝正处于被瑶池光环笼罩之中的快感,丝毫没有看到瑶池圣女看向他绝望的眼神。

  宫装丽影闻言轻笑,凝视着趾高气扬的吴蓝,配合吴蓝道:

  “瑶池中人就这么了不起吗?”

  吴蓝闻言仰天大笑,颇有一副指天画地的豪情:

  “今日我以瑶池为荣,他日瑶池以我为耀”

  “瑶池,就是这么了不起”

  看着身前一言不发,沉默不语的宫装女子,吴蓝以为她被自己一番大话给吓住了。

  转身冲尘小九挑了挑眉头,好像再说,关键时候,还得靠你吴哥。

  而尘小九身后的瑶池圣女怜悯的看着还不知道自己正在生死线上徘徊的吴蓝。

  在吴蓝看向墨柒的时候,墨柒冲吴蓝伸了个大拇指。

  吴蓝回敬了一个微笑,随后转身严肃的看着宫装女子,郑重说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瑶池圣女我们要护佑的人,容不得你在此放肆”

  宫装女子将垂落脸庞的青丝挽起,盯着尘小九身后的瑶池圣女,无奈说道:

  “还不出来”

  瑶池圣女闻言将探出的半个脑袋极速收回,随后又极为忐忑的拉着墨迹的手,走到宫装女子面前。

  将洁白面纱取下,恭敬的行礼,玉口轻吐:

  “陆渔,拜见师尊”

  这一声师尊让宫装女子嗔怒一笑,倾城之貌,闭月之姿,流转星眸顾盼生辉。

  这一声师尊让吴蓝心肝寸断,欲语还休,悄悄摸摸的向后方退去。

  宫装女子凝视许久未见的瑶池圣女,想要出声斥责其鲁莽行径,但千言万语到了嘴边,也只说出一句:

  “瘦了”

  瑶池圣女丹凤眼眸一转,眼神带着几分倔强和执着,说道:

  “弟子不孝,让师尊担忧”

  “但此时我无法和您返回北原,还妄您恕罪”

  宫装女子闻言一愣,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瑶池圣女一眼,说道:

  “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傻子”

  随后将半跪于地的瑶池圣女扶起,没好气的解释道:

  “谁说我是来带你回去的!”

  瑶池圣女听说了师尊的言外之意,激动的开口道:

  “多谢师尊成全”

  宫装女子无语的看着顺杆往上爬的瑶池圣女,还没有把话说清楚呢,就开始堵她的嘴了。

  宫装女子同时打量了一眼被瑶池圣女当做护身符的墨柒。

  “这是你的小伙伴吗?”

  墨柒闻言,被宫装女子时髦的话语给逗笑了。

  眉眼弯弯,笑出了两个小小的酒窝,说道:

  “不是小伙伴”

  “是好基友!”

  后方的尘小九狂喷一口刚刚饮入的酒,心中想到。

  墨柒开口说话的时候,忌饮酒!

  墨柒回头白了惋惜好酒的尘小九,随后娴熟的抱住宫装女子的胳膊,撒娇道:

  “姐姐你来这里干什么?”

  宫装女子被墨柒的叫法给逗乐了,白了一眼瑶池圣女,似乎在想,你那张嘴怎么就这么笨呢。

  瑶池圣女感受到来自师尊的不善目光,一言不发,生怕被其抓住某处不合适的地方,一阵唠叨。

  而宫装女子挽着墨柒,看了一眼快要把头缩进脖子的瑶池圣女,说道:

  “这丫头不辞而别,我来问问她,是不是准备一辈子都不回瑶池了!”

  瑶池圣女闻言忍不住小声反驳:

  “才不是不辞而别”

  “明明让师妹给您留了一句话”

  不提还好,一提这回事,宫装女子快要气炸了,指着瑶池圣女斥责道:

  “你还好意思说”

  “灌醉你师妹,趁机逃跑”

  “还让你师妹给你带话?你难道不知道她喝醉了是什么样子吗?”

  瑶池圣女闻言面色一黑,懊恼的长叹一声。

  她怎么就忘了师妹那丫头嗜酒如命,还有个“大舌头”的毛病。

  随即瑶池圣女眨巴着无辜的眼神,向宫装女子问道:

  “小师妹她是怎么说的?”

  宫装女子嘴角一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痛苦的回忆。

  无奈的诠释了“酒鬼”的一举一动。

  原来小师妹被瑶池圣女用莫遇酿造的古怪酒所灌醉后,迷迷糊糊睡着了。

  至于瑶池圣女最后接连几次的嘱托话语,早就将其忘到脑子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了。

  偏偏“酒鬼”师妹又是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为了避免师尊怪罪。

  硬生生祸害了大半个酒窖,把自己灌的迷迷瞪瞪,憨睡了半个多月。

  等到酒醒以后,师妹不管不顾的哭泣不停,口中捏着一张,曾经从瑶池圣女枕底摸出来的莫遇画像。

  “陆姐姐,她,她,她要去殉情”

  听到这里,墨柒已经笑的肚子疼起来了。

  好不容易缓过来,就看到平日里庄重典雅,不惹红尘的瑶池圣女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个不停。

  瑶池圣女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感受着周围众人奇怪的眼神,咬牙切齿的说道:

  “醉小小,你给我等着”

  听到醉小小三字,尘小九若有所思的看向宫装女子。

  结合瑶池圣女师尊的称呼,他可以确定眼前这人就是让醉梦楼魏泽念念不忘的醉玲珑。

  醉玲珑训斥完瑶池圣女,转头看向悄悄咪咪藏于宗明月和唐妖身后的某道身影。

  笑语盈盈道:

  “瑶池的绝代守护者”

  “怎么回事?现在不护着你的陆仙子了吗?”

  吴蓝探身献媚的冲醉玲珑一笑,恭谨的说道:

  “不敢,不敢”

  “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让您见笑了”

  “您就当我不存在就好了”

  醉玲珑闻言,不依不饶的调侃道:

  “那怎么行呢!”

  “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才高八斗的天外少侠,吴大圣!我怎么敢当您不存在呢!”

  吴蓝闻言恨不得找个棺材自己把自己埋了。

  每一回装逼都装到神仙头上,自己这是和名扬四海犯冲,遭了哪门祸!

  众人看着被醉玲珑戏弄的快要无言存世的吴蓝,纷纷哈哈大笑。

  瑶池圣女扶额笑哭,急忙制止还要调侃几句的俏皮师尊。

  向其介绍起周围的人!

  “安北萱,东荒女神,剑阁天骄”

  醉玲珑看着静静站在一旁的安北萱,也不犹得在心中称赞一句:绝代风华,倾国倾城!

  同时凝神开口道:

  “闫三的弟子!都长这么大了了!”

  安北萱庄重施礼,闻言一怔,“闫三”,这个名讳她好久没有听到了。

  随后回过神来,恭谨的回复:

  “承蒙您挂念,北萱不胜感激”

  醉玲珑轻轻一笑,摇头劝说道:

  “不必多礼”

  “我和你师尊闫三是至交好友,不要客气”

  安北萱凝神称是,冲醉玲珑莞尔一笑。

  当瑶池圣女挨个介绍完墨柒,吴蓝,唐妖后。

  醉玲珑看着面色稚嫩的少年宗明月,恍惚一瞬,好像看到了曾经的一位故人。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面对醉玲珑的询问,宗明月坦坦荡荡的回复:

  “宗明月,明月松间照的明月”

  醉玲珑愕然,郑重的问道:

  “宗泽是你什么人?”

  宗明月揪着杂乱的头发,疑问不解的回复:

  “宗泽?”

  “没听说过!”

  “我只知道魏泽,醉梦楼的掌柜,死要脸的胖子”

  提起魏泽,宗明月现在还愤愤不平,压了他十几年,说赶就赶,不讲一点道德。

  而醉玲珑则是在反复念叨着“魏泽”二字,神色不复平静。

  此时,瑶池圣女传音向醉玲珑汇报着什么。

  随后,醉玲珑一脸复杂的看着迷茫的宗明月,长叹一声。

  瑶池圣女刚要喊尘小九过来,就看到其抱个酒葫芦,对面站着嘟嘴赌气的墨柒。

  瑶池圣女不解的问道:

  “小柒,尘小九又怎么招惹你了?”

  墨柒狠狠的瞪了老神自在的尘小九一眼,哀怨的说道:

  “我找他借点酒喝喝,结果他不给”

  “还嘲讽我,说我酒品太差,不宜饮酒”

  瑶池圣女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负气叉腰的墨柒,就好像看到了那个酒鬼师妹。

  酒品都是出奇的差,事后还偏偏不承认,让人奈何不得。

  看着捂嘴的瑶池圣女,墨柒睁大眼睛,一脸严肃的威胁道:

  “难不成连你也认为我酒品差?”

  瑶池圣女急忙摇头否认,将锅扔给了尘小九。

  说:

  “尘小九他就是小气,舍不得他那半乾坤袋的酒”

  看到和自己同一立场的瑶池圣女,墨柒得意洋洋的冲尘小九笑了笑,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

  尘小九翻了个白眼,扔出一坛果酒,打发了没事找事的墨柒。

  醉玲珑好笑的看着几人的互动,就像是回到了曾经,也有那么几个少年少女无忧无虑的闯荡江湖,欢声笑语。

  瑶池圣女拽着尘小九,走向醉玲珑,郑重其事的介绍:

  “尘小九”

  “团队的领航人,事情的决策者”

  听到瑶池圣女的介绍,尘小九觉得葫芦里的酒都不香了。

  领航人?决策者?完全是臆想!,

  背锅侠!

  才是完美正道的解释。

  醉玲珑打量着身前极为平凡的少年,除了一双看不透的眼睛,看不出其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你来自什么地方?”

  “征仙城!”

  “天域边荒那个征仙城?”

  “是!”

  听到尘小九来自那座边荒之城,醉玲珑神色一变。

  万古囚仙,十万碑林,都是血骨堆积的传说。

  昔日古观亭柳门前燕,今日枯泉残苔败老丘。

  那座城,已经沉寂太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