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六十章 伊人独坐衣冠冢

六十章 伊人独坐衣冠冢

鹿归林,舟靠岸,苦海易渡,人海迷茫。

  一扇黑色门户诞生于星域裂缝之下,沐浴万千雷霆。

  被天道法则笼罩的三道身影默默的看着正在开启的门户,终是一场空。

  包裹画中仙全身的血色道纹逐渐褪去。

  星中下“圣”字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撑开万道,避免宇宙意志干扰门户的形成。

  画中将涌上嘴部的鲜血咽下,轻咳一声,面带微笑,冲沉默无言的圣贤问道:

  “几位?这份礼物如何?”

  面对画中仙的发问,三位圣贤最边缘一人,走出混沌星云,显露真身。

  儒雅随和的叹息道:

  “这又是何必呢!”

  “生灵涂炭,万道崩溃的场面,我不想再看到一次”

  画中仙看着星空下缥缈似仙,仿若不惹尘埃的神祇男子,淡然回复:

  “万年前的白玉京也是这么想的,同时也是这么做的”

  “但付出的代价却是白玉京传承断绝,城楼残骸放逐边荒”

  “难道这就是你们眼中的公平吗?”

  不待最先开口的圣贤回答,混沌气霭中传出一声冰冷绝尘的声音:

  “白玉京想要超脱,想要献祭万灵开创仙土”

  “所以,白玉京灭了”

  画中仙闻言盯着混沌气霭中的身影,一声长笑,愤恨无比的说道:

  “好一个颠倒黑白”

  “不愧是当世圣贤,拿不起,更放不下”

  “你这样的东西都能踏足圣境,真是笑话”

  斥责圣贤的同时,画中仙青笔挥舞八方,汇聚灵力,驱动“圣”字铭刻在黑色门户之上。

  混沌气霭中的生灵看到画中仙的举动,一步踏出。

  手握日月星辰,将日月星辰弹入画中仙开辟的小世界之中。

  星域法则被圣贤汇聚为一柄巨大利剑,沉声御剑道:

  “破”

  法则所构筑长剑穿梭壁垒,击向星域虚幻宇宙中的黑暗门户。

  画中仙冷视圣贤的动作,不做任何干扰,丝毫不担心黑暗门户会被其所破灭。

  正如画中仙所想,法则长剑还没靠近黑暗门户,就发出一声哀鸣。

  被黑暗笼罩的门户在“圣”字力量侵蚀之下,渐渐开启出一条细微的缝隙。

  缝隙中流传出一道诡异,不融于此片星空的力量。

  诡异气机之力缠绕停滞不前的法则长剑,不到三息时间就将其吞噬而尽,不留一点痕迹。

  从混沌星云中走出的儒雅男子和身边垂落万千紫气的神秘生灵一同出手。

  引动大道之力,于千钧之际将诡异气机力量泯灭星空,不让其吞噬星空本源。

  神秘生灵周身紫气化为朝阳,映照星空,封锁虚幻宇宙中的黑暗门户。

  儒雅男子手持法杖,凝重的默念着咒语,牵引太阴之力,阻止着门户缝隙的继续扩大。

  画中仙老神自在的招来一片星云,看着两位圣贤的手忙脚乱。

  妖后穿梭空间,来到画中仙身前,静静的看着被太阴太阳轮番轰炸的黑色门户。

  “你们的计划就是利用这道门户来达成你们的目的吗?”

  画中仙嘿嘿一笑,摇头否定。

  解释道:

  “一道门户怎么可能灭杀掉那些老不死的存在”

  “更何况,黑色门户之力不受控制,我还怕其反噬呢!”

  听着画中仙理直气壮的回应之语,妖后无语道:

  “既然明知无法控制,你还要将其强行召唤而出,不是自找麻烦吗?”

  画中仙没有开口继续解释,反而挥舞手中青笔,于星空作画,诉说着心中想要告知天下的真相。

  笔落惊风雨,笔锋划过之地,浮现着海市蜃楼亦是过往呈现,青笔勾连天地,将天道烙印着往昔的战场一一构筑而出。

  神魔躺尸,举族血葬。

  山河破碎,风雨飘摇!

  沉浮的大千世界露出些许端角,破碎的星辰环绕着天魔乱舞。

  无数黑暗门户凭空而现,吸纳着天道本源,一处处星辰,一片片陆地,化为废墟,归于虚无。

  直到一道伟岸的身影背对苍生,一剑封天。

  星空门户皆灭,万古谋划皆空。

  但那道伟岸身影随之消失不见,万古岁月不见其踪迹。

  诸神末日后,大道溃散,法则不全。

地府阴兵在沉寂后万年大举出动,出入于各处星骸遗迹,找寻着某个人或者是某些个真相。

在归山海这片星域中,有人称捡到了染血的半袍染血袈裟,引来佛门弟子无数。

道门隐退,中心宇宙不复繁华,昆仑神木只剩残躯,无半点灵性。

  画中仙以自身血气为墨,勾勒出一副副画面。

  诠释着诸神黄昏的真相,妖后,唐皇,剑阁阁主南问道都在一眼不眨的看着万古前的大战场景。

  车辇上的曼妙女子无意间瞅到了一道穿梭星际的火红流光,呢喃自语道:

  “老祖”

  蛮族祭司满脸皱纹,但依旧平静的打量着蔓延而出的画面。

  手指抬起,想要触摸一道破碎万千世界,撑起天穹的魔神身影:

  “神”

  在混沌星云中,最后一位圣贤踏出,目光扫视着一副副画面。

  看着道门阴阳双鱼印兵解,葬入星空,封锁黑暗门户。

  看着弱水伏天,流淌九幽,托起万千魂灵。

  看着中心宇宙四崩五裂,山峦横空。

  听人皇怒喊,持大印闯入门户,一去不返。

  听众生祈祷,地府生死轮回起,阎罗一念逆岁月,就此消逝。

  听烽火狼烟起,听战旗猎猎,听热血和浩荡的少年义气。

  圣贤流泪,梦回万古。

  在那场大战之中,他失去了众多。

  即使成圣归来,也是不过是更高层次的蝼蚁。

  面对断壁残垣,面对英灵不散,他无能为力。

  混沌气霭散尽,法则消失,显露出的一张无比平凡的面庞。

  但一双眼眸仿佛蕴含星辰大海,不可直视。

  圣贤开口:

  “画中仙,好久不见!”

  画中仙闻言转头,瞥了一眼开口的圣贤,思索片刻之后,平静回复:

  “我认识你吗?”

  “别乱扯关系,影响我出手”

  圣贤闻言一声苦笑,万古岁月之后,想不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重逢。

  南问道和妖皇等人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画中仙,似乎是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是一位圣贤旧。

  而妖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前极为平凡的圣贤一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被画中仙冷落的圣贤没有发怒,反而和颜悦色的解释道:

  “在万年之前,我是中心宇宙的一个小小的散修”

  “而你,是响彻星域的天骄人杰”

  “不认识我也是自然”

  画中仙颇为无奈的看着谦逊的圣贤,说道:

  “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啊”

  “狗屁的天骄人杰,不过是一缕残念罢了”

  “当不起当世圣贤的赞扬”

  就在这时,被日月光辉照耀的神秘圣贤暂时脱离放弃镇压黑暗门户,冷冷的说道:

  “还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往事成空,一切虚名都葬在了万古”

  “你的辉煌,落幕了”

  听着神秘圣贤的指责,画中仙呵呵一笑: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老子没打算和你说话,你倒是插一嘴”

  “我看你是有娘生没娘养,缺调教”

  神秘圣贤闻言一怒,抬手轰向画中仙。

  下一刻,手掌被平凡圣贤阻挡,不得寸进。

  神秘生灵不善的看向平凡圣贤,质问道:

  “古长风,你这是何意?”

  被直呼名称的圣贤淡淡苦笑道:

  “口舌之争,何必动手”

  神秘圣贤厉声说道:

  “本来就是罪人,别说动手,杀了他都没人敢说一二”

  “古长风,现在退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否则,我连你一起收拾了”

  古长风也被神秘圣贤的狂傲给激怒了,冷冷的回复道:

  “你可以试试”

  神秘圣贤闻言大怒,没想到平日里不干涉任何事情的“废物”竟然敢当众落他面子。

  血气涌动,法则汇聚手掌,瞬间击出,虚空为之颤抖。

  古长风淡然处之,一指划出,身前凭空捏造出一道长河。

  长河泛起涟漪,神秘生灵的掌击如入泥沼,不得进退。

  古长风趁机凝印在手,逼近神秘圣贤。

  翻手撼天,将神秘圣贤打入长河,一脚踏出,在其胸前留下巨大的印记。

  古长风明眸闪动,眉心处一只气奇异重瞳睁开。

  金色光柱如同长龙呼啸而出,穿破神秘圣贤头颅。

  在金色光柱笼罩之下,神秘圣贤坚不可摧的身体寸寸断裂。

  神魂脱离,想要遁走,却被星河禁锢,没法施展任何神通。

  短短几息之间,一位圣贤就被彻底镇压,生死在于古长风一念之间。

  远处驾驭骷髅法杖封禁黑暗门户的儒雅圣贤神识掠过,急忙分出一抹神魂,阻止古长风的继续出手。

  “古长风,手下留情”

  儒雅圣贤神魂分化出的一抹分身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古长风动用大道之力,将神秘圣贤神魂卷入星河之底,炼化殆尽。

  随后古长风张口一吞,将星河吞入体内。

  静静的看着急忙赶来的儒雅圣贤,一言不发。

  儒雅圣贤呆滞着看着古长风,忍不住斥责:

  “你太冲动了”

  “他的身份非同寻常,你捅大娄子了”

  不怪儒雅圣贤发脾气,实在是当今时代,弄死一个圣贤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古长风开口解释道:

  “镇压百年,算给他个教训”

  儒雅圣贤闻言长舒一口气,不停的自语道: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而星域下其他人则是被这一幕给弄懵了。

  不是来问罪白玉京余孽的吗?怎么反而自己干了起来?

  画中仙神色复杂的看着屹立星空一下,还有点羞涩的古长风,幽幽说道:

  “这就是当年一个平平无奇散修的战力吗!”

  面对画中仙的调侃,古长风神色自若,回复道:

  “实属无奈之举”

  “微末道行,仅以自保”

  星域下众人听着古长风谦虚的话语,眉头一片黑。

  好家伙,抬手之间镇压了一位圣贤。

  你管这叫微末道行?你称这是仅以自保?

  不只是画中仙无语,就连周围围观的人忍不下去了。

  堂堂一个圣贤,竟然如此的谦逊,这还让他们这些自称一洲巨擘的存在怎么活?

  画中仙盯着古长风,郑重的问道:

  “接下来你是要对我出手吗?”

  古长风摇头表示否定。

  画中仙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那你来这是干嘛?”

  “打酱油?”

  古长风闻言眼眸一亮,指着画中仙有点兴奋的说道:

  “为你而来”

  话音落下,画中仙一阵狂咳,冲古长风翻了无数白眼。

  而一旁默默观战的妖后也忍不住再三扫视古长风和画中仙,想要看出两人的关系。

  剑阁阁主凑在唐皇身侧,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画中仙瞪了一眼想歪方向的剑阁阁主南问道。

  随后冲古长风没好气的说道:

  “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点,不要这么模棱两可”

  “很容易被一些王八蛋想歪了”

  剑阁阁主后背一凉,他觉得画中仙有可能说的就是他。

  前方,古长风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画中仙。

  眼眸带光,手心还有点冒汗,激动的看着心中难道万年岁月难以磨灭的身影。

  画中仙轻咳一声,示意古长风回神,再这样下去,恐怕就真的解释不清了。

  古长风回过神来,平复一下情绪,说道:

  “想不到你能从万古岁月中活过来”

  画中仙闻言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回复:

  “你当然想不到了”

  “因为就连我自己都没想明白,为什么有一抹残念存留”

  古长风闻言嘴角上扬,有些感叹道:

  “万年过去,你还是一副不着调的样子”

  画中仙闻言头顶冒出几个问号,疑惑不解的说道:

  “真是怪了,听你的语气好像对我很熟悉一样”

  “但我明明对你没有任何印象!”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古长风好笑的看着歪头思考的画中仙,解释道:

  “中心宇宙,青芒世界”

  “你在那里曾经逗留过一段时间,还随手帮了灭了几个小宗门”

  画中仙陷入回忆,好像想起了一些事情。

  开口道:

  “万年前白玉京和中心宇宙联合清扫域外天魔”

  “那是我唯一一次去中心宇宙”

  “至于你说的青芒世界,好像是位于中心宇宙边缘的位面小世界”

  “有几头异种天魔控制修行宗门,劫掠孩童,借体重生”

  “我无意发现后,随手灭了”

  “但是,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难不成当初的孩童中有你?”

  古长风微微摇头,说道:

  “那时候我已经二十来岁了,修行根骨恐怕连天魔都看不上”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给个准确话!”

  画中仙压下脾气说道,要不是看在眼前这人是个圣贤,收拾起来有点麻烦,早就上手了。

  古长风闻言,手中瞬间出现一枚木质发簪。

  发簪表面略显粗糙,能看出打造之人的手艺并不高明。

  但发簪顶部被刻意勾勒出一个鱼儿形状,凝神观探,便有一种丑萌丑萌的感觉。

  古长风将发簪递给画中仙,平静的问道:

  “你还能记得这个发簪吗?”

  画中仙疑惑接了过来,打量起了平平无奇的发簪。

  一眼看去,木头,还是被折断过的木头。

  两眼看去,这鱼有点意思,真丑,再看一眼,还是丑。

  突然之间,一抹画面碎片划过画中仙脑海。

  篝火点缀黑暗,星空之下是无尽的荒野,依稀能回忆起某个哭着鼻子的小丫头在火星飘散中倔强的瞪着他,手里捏着两截断裂的发簪。

  回忆如同潮水,顿时涌上心头。

  “喂,能不能别哭了”

  “听的我心烦”

  小女孩充耳不闻,只是低头看着手中的木簪,小声抽泣着。

  画中仙瞪了小丫头一眼,随即将硕大的鱼妖放在篝火之上,美滋滋的等着其飘出香味。

  半个时辰后,画中仙撕下一片鱼肉,放在嘴里品味起来。

  转头一看,小丫头闻到香味直勾勾的盯着他看,暂时性的放弃了哭泣。

  画中仙一看,终于消停了。

  呵呵一笑,撕下一块鱼肉,驱散其中多余的精气,扔给小丫头。

  小丫头手忙脚乱的接住比她脑袋还要大的一片鱼肉,狼吞虎咽起来。

  一时间,星空下无比寂静,只有篝火与两个大小身影静坐月色之中。

  等小丫头吃饱喝足,盯着手中的木簪,又开始新一轮的抽泣。

  画中仙此时的头都大了,他这是助长了歪风邪气。

  早知道就让小丫头饿着肚子,看她还有没有哭的心思。

  但此时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画中仙只好弯下身躯,探头探脑的逗弄着小丫头。

  小丫头笑是笑了,但哭声也更大了。

  画中仙瞅着小丫头手中断裂的木簪,没好气的说道:

  “给我看看,说不准能帮你修好”

  小丫头闻言,立马停止了抽泣。

  眨巴着泪眼汪汪的大眼睛,带有几分怀疑神色的看向画中仙。

  画中仙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威严被挑衅了,一把夺过木簪。

  在小丫头焦急的神色中,取天地灵膏为黏结物,催使道火祭练木簪。

  祭练过程中,还有几道天雷凭空而落,劈了画中仙一个措手不及。

  而这一幕要是被外人看到,一定会指着起鼻子破口大骂。

  草木精灵千年孕养的灵膏就这样被嚯嚯了,活该天打雷劈。

  看着渐渐复原的木簪,画中仙玩心大起,又想到了被小丫头折腾了半天,计上心来。

  照着篝火木架之上的鱼妖,在木簪顶部捏出一个丑不拉几的鱼儿。

  趁小丫头不注意,直接弹入其齐肩的长发。

  小丫头后知后觉的从头上取下木簪,看着被修复完整的木簪和丑萌的鱼头,怔愣在原地。

  画中仙没有看到意想中的画面,顿时失去了兴致。

  寻了一处软和的草地,躺了下来。

  片刻以后,小丫头笨手笨脚的猫了过来,躺在画中仙身旁。

  在画中仙叼着杂草放空思绪的时候,小丫头已经睡着了,还将脑袋埋在画中仙胳膊之下。

  看着憨睡中的小丫头,画中仙笑了。

  修道中人,修何道?

  修个自在逍遥?还是修个苍生无碍?这一刻,画中仙的心中有了答案。

  第二天,画中仙按着小丫头的记忆,将其送归一处破旧的茶铺,再无交集…

  回忆落幕,画中仙唏嘘惆怅的看着手上的木簪,瞅向古长风,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是你媳妇?”

  古长风闻言面色一黑,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是从哪里得出的这个结论!”

  画中仙得意洋洋的回复:

  “我送走那个小丫头的时候,无意识听到她说要给谁当媳妇!”

  “而那个茶铺小子应该就是你!所以,你这是来找我报恩来了?”

  古长风扶额长叹,盯着满脸欣慰的画中仙,一字一句的说道:

  “错了”

  “我是来找你算账的”

  画中仙被古长风愤恨不满的表情给弄懵了。

  小心翼翼的问道:

  “难不成?你媳妇跑了?”

  古长风呵呵一笑:

  “人没跑,心跑了”

  画中仙像是明白了什么,上前与古长风勾肩搭背,一脸郑重的说:

  “爱情自由,你也不能阻止人家奔赴美好的未来吧!”

  “听哥的,忘了她!找个好姑娘嫁了吧!”

  古长风一声冷笑,看着画中仙,点破虚空,呈现出一副画面。

  在一座草木繁盛的山顶上,屹立着一个小小的墓碑。

  墓碑之上,镌刻着:

  “亡夫白玉京画中仙之墓”

  在墓碑之旁,静坐着一个淡蓝色素衣女子。

  画中仙此时脑袋都炸了,什么时候平白多了一个媳妇。

  古长风盯着画面中的女子,忧伤的说道:

  “她叫古长笑,是我妹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