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五十九章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五十九章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星空被虚幻宇宙封锁,仙火点燃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数不尽的尸躯自血色土壤显露而出,体内残余的本能促使其走向仙火深处。

  纵是身死,也要以尸骨为养分,为烽火长燃献上最后一丝力量。

  画中仙似癫似狂,于星空之下肆意挥散笔墨道纹。

  点破苍穹,刻画阴阳,收纳天地日月,修补着残破的虚幻宇宙。

  之前封锁白玉京的天地杀阵仅存阵纹被画中仙凝聚,重新书写铭络法则。

  众生执念,万灵血液构筑的锁链被重新呼唤而出。

  画中仙一手持锁链,一手铭络天地阵纹,最为原始的天道力量从其身躯涌现。

  青色毛笔放弃抵抗长桥天道威压,回归到画中仙身旁。

  吸纳杀阵道则,炼化万灵血液锁链。

  众生执念铸就毫毛,天道神雷淬落而下。

  随后画中仙手持青色毛笔,踏入虚幻宇宙。

  面对依旧残存抵抗的生灵群体,一笔落下,众生皆寂。

  一颗颗星辰被其组合排列,衍化出一个“圣”字。

  死去的星域万灵血液被星辰所化“圣”字吸纳,整片虚幻宇宙犹如镜片破碎,涌入圣字。

  画中仙凝视苍穹深处,微微一笑,道:

  “借你浩然正气一用”

  话音落下,书院朝圣的身影从虚空之中被迫而出,震惊的看着身上不断流出的浩然正气。

  画中仙笔墨绕转浩然正气,为“圣”字开眸。

  下一刻,原本死气沉沉的“圣”字顿时变得神光浩荡,不能直视。

  画中仙冲莫语城的方向微微点头,示意到时候了。

  猴子手持黑铁玄棍,冲身后的小红鸟等人说道:

  “开门”

  随着猴子的话音落下,小红鸟化为一道火红流光,冲入仙火之中,以青鸾血液催动其绽放出更盛的光芒。

  邋遢道士极为郑重的催动骰子,极速翻转。

  骰子每一面都发散出一道锁链,勾连白玉京深处。

  守城风老头擦拭旗杆,手中捏着一角残破手帕,背后莫语城三字幽幽泛光,神灵泣音,天尊呼喊声从城楼之上传荡至星域各处。

  猴子体内一股青色莽荒之气透体而出,化为一株参天大树,撑起一片天空,抵抗着天道传来的雷劫。

  画中仙脚踏“圣”字,青色毛笔挥出一道道闪电,划破星空,一条条空间裂缝显现而出。

  猴子屹立在参天古树之上,沐浴万千雷霆,一力抗下三千大道的镇压。

  青鸾催动仙火,烽火长空萦绕白玉京,周围虚空塌陷,乱流崩涌,天魔缭乱。

  邋遢道士拉扯着勾连白玉京的锁链,一步踏出,十二楼五城所在土地为之震动。

  白玉京山河仅存的精气溢出,补充着干涸的龙脉。

  仙火分散出一抹力量,助力龙脉苏醒。

  邋遢道士浑身浴血,虎口崩裂,数字道纹迅速刻画在锁链之上,通过空间吸力拖拽白玉京直立而起。

  星空中,乘坐车辇的曼妙女子呆滞的看着白玉京几人开天辟地举动,清秀绝伦的脸颊上有一滴滴泪水滑落。

  呢喃自语道:

  “难道就要这样消散了吗?”

  书院朝圣面色苍白,在扶浩的搀扶下,勉强站立星空。

  看着画中仙攻破星域壁垒,勾连不知名之地。

  蛮族祭司,九歌王朝止戈候,青皮葫芦主人等尚未参战的势力目瞪口呆的看着星域下积久不下的血气。

  百万生灵就这样被白玉京画中仙一手所灭,成为了开天的养分。

  天域大地之上,哭声一片,一些宗门咒骂着白玉京的残忍行径。

  没有人能想到,本来被视为囊中之物的白玉京,为何会隐藏如此强大的力量。

  天道阁城池内,摆摊老者在画中仙凝聚“圣”字的一刻颜色大变,不顾一切的撕裂虚空,赶赴天域之外。

  北海深处,水幕构筑的画面里显露出猴子横击九天,镇压万道的身影。

  和龙角青年面容有点相似的中年男子一言不发的盯着水幕。

  自言自语的话音中带有一丝迷惑:

  “你们到底是何人?”

  “万载前并未感受到你们的气息!”

  “难不成,还真是天尊后手?”

  此时的天域之上,有无数生灵在猜测着白玉京接下来的举动。

  献祭百万生灵,点燃白玉京。

  到底是要攻向天域进行复仇清算?

  还是故布迷阵,想要逃之夭夭!

  …

  在星域之中,妖后站立参天古树之外,打量着化影万千的猴子,开口道:

  “你们是打算再次挑起战争吗?”

  猴子本体冷冷的看着不沾染任何雷劫气息的妖后,回复道:

  “是又如何?”

  妖后并未因猴子不善的语气恼怒,随意一点虚空,一副画面浮现在猴子面前。

  画面之内,有数道身影正在穿破几大星域壁垒,越过重重大星而来。

  “圣贤一出,你认为白玉京有胜算吗?”

  猴子注视着画面中抬手拘星,赶赴归山海的身影,不屑一顾的说道:

  “来的够慢的!”

  “是不是察觉到事情突破他们掌握,才坐不住了!”

  妖后无奈一笑,劝说道:

  “就算你们有抵抗圣贤的手段”

  “难不成你们还能覆灭万年前所有参与的势力吗?”

  “要知道,有些对错,不是三言两语能划清楚的”

  闻言,猴子抬手轰碎一片雷池,哈哈一笑:

  “他们不配让我动手”

  “我的目标不是他们,也不是那些苟延残存的圣贤”

  “白玉京的敌人从来不是天域,也不是其他星域”

  “白玉京的敌手,在天道之外,纪元轮回中”

  “偏偏你们认不清楚,还在沾沾自喜于万年前的胜利”

  “等到将来某一天,没了天尊,失去了地府,我看看那些所谓的圣人还能否击退他们口中的土鸡瓦狗之辈”

  妖后闻言面色凝重,似乎是通过猴子的话语终于想到了什么。

  纤纤玉手指着逐渐苏醒的龙脉,不可置信的质问道:

  “你们疯了?”

  “门户一但开启,就意味着大战将起”

  “到时候,你们就是整片宇宙的罪人”

  面对妖后的斥责,猴子淡然的回复道:

  “罪人吗?在万年前就已经是了”

  这时候,归山海星域之外传来一声大道玄音。

  透过无尽黑暗,传到星域众人耳中,如同神祇法令,不可亵渎。

  “尔等罪人,妄图覆天,当诛”

  “弑杀无辜,挑起争端,当诛”

  “冥顽不灵,蔑视天道,当诛”

  三声诛杀法令一出,大道有感,降下神罚。

  一片片血红道纹缠绕画中仙身躯,意图将起同化为天道傀儡,泯灭其神智。

  小红鸟,邋遢道士,守城风老头被大道玄音所震,浑身欲裂。

  猴子被无数不同的雷霆笼罩,大道意志化为一只长矛,笔直的刺入猴子体内。

  圣贤亲至,言出法随,展现出另一层次的玄妙力量。

  书院朝圣看着被圣贤一言所禁锢的画中仙,呢喃细语:

  “禁忌之外,方为圣贤”

  扶浩则是兴奋的看着天穹之上渐渐走出的数道身影,艳羡的说道:

  “我何时才能达到此方境界?”

  而星域中残存的其他势力纷纷躬身一拜,参见圣贤。

  妖后淡然的冲来者点了点头,并未表现出什么恭敬神色。

  …

  在浮空岛之上,尘小九一行人身前堆出了一座人山。

  吴蓝一拳打晕一个不知进退的妖族高手,随手将其扔在人山之上,增添一分高度。

  围攻尘小九一行人的生灵见状后退几步,不在试图镇压几人。

  围攻生灵之中,有人指着安北萱呵斥道:

  “剑阁弟子是要包庇白玉京罪人吗?”

  面对有意的指责,安北萱莞尔一笑,平静的回复道:

  “白玉京是不是罪人轮不到你来说!”

  “至于我的立场,你更没资格指责”

  此时,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一个鹰勾鼻青年在众星捧月之中走了出来,出声道:

  “安仙子此话不合适,白玉京的勾结敌手之事举世皆知”

  “怎么就不能判断为罪人了?”

  “我看是安仙子被身边这群宵小之辈所威胁,不敢说真话”

  “来人,随我一起替天行道,拯救安仙子”

  此人话语一出,顿时煽动起了一批看戏的天骄。

  之前是因为有剑阁弟子参与,不好出手。

  而现在,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不出手更待何时!

  一群人虎视眈眈,将包围圈缩小,随即准备出手。

  安北萱面色凝重,盯着鹰钩鼻青年厉声说道:

  “一派胡言,颠倒黑白”

  鹰钩鼻青年不为所动,反而变本加厉的呼唤道:

  “拯救安仙子,她这是被人控制神魂,不能自主”

  一群人顿时一哄而上,铺天盖地的灵力攻击压下。

  鹰钩鼻青年夹在人群中,冷笑一声:

  “哪怕你是剑阁天骄,也得乖乖听我摆布”

  就在此时,一道凌厉剑光划过人群,将其掀翻一片,断臂残肢落了一地。

  “什么人敢围攻我剑阁弟子”

  出手者正是剑阁大师兄,唐文。

  之前从阵门而出,感悟所获剑意,并未留意一边的纷乱。

  偏偏鹰钩鼻一声“安仙子”唤醒悟道的唐文。

  唐文神识掠过,正好看到一群人一轰而上的场面。

  想都没想,一剑挥出,鬼神皆惊,为安北萱解围。

  等到唐文走到安北萱面前,安北萱撒娇卖萌道:

  “大师兄,你再不来,我就被人给围杀了!”

  唐文瞪了安北萱一眼,无可奈何的说道:

  “你就知道给我惹祸!”

  这时,施诗,柠萌也闪烁穿梭,来到安北萱身前,提其撑腰。

  人群中,一些断手断脚的人敢怒不敢言,只能愤恨的躲到一边,缓慢恢复伤势。

  鹰钩鼻青年看着到来的剑阁弟子和心生恐惧的人群,心中暗骂:

  “一群废物”

  但慑于剑阁威势,鹰钩鼻青年也隐没在人群中,不再发声,等待着下一个时机。

  浮空岛边缘,安北萱抱住施诗和柠萌的手臂,哀怨的数落着唐文姗姗来迟的罪行。

  柠萌扯了几次手臂,发现无能为力,就只好任其在一片波涛汹涌中上下沉浮。

  同时淡然的说道:

  “我和施诗就在右边盯着呢!”

  “即使你大师兄不出手,我们也不会让你出事的”

  安北萱闻言一愣,随即黏在柠萌和施诗身上一阵夸奖。

  随后疑惑又带有几分幽怨的问道:

  “既然柠师姐你们就在一旁,为什么不早点出手?”

  面对安北萱的疑问,柠萌冷冷的瞥了一眼侧方的尘小九,说道:

  “有些人挑起的事端,就让他先担一会”

  施诗说话就没这么婉转,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墨柒和尘小九,调侃道:

  “敢逞英雄,难道就没想过自己有没有当英雄的实力?”

  墨柒闻言白了一眼施诗,没想搭理她,伸手下戳尘小九,示意他自己解决。

  尘小九无奈上前,开口解释道:

  “即使你们不出手,她也不会出事!”

  柠萌冷笑,反问道:

  “就凭你这道境二品的三脚猫道行?”

  尘小九一时间无言以对,毕竟说他道行低,是实话。

  他总不能一口气破个三四境让她看看吧!

  尘小九不开口,反而更加恶化了在柠萌心中的形象。

  本来就对尘小九一行人拐走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师妹有怨言,现在更是怒火滔天。

  一通讽刺的话语铺天盖地的涌出来:

  “既然没这个实力,就压下你心中那份愤青”

  “如果你是打算拉着小安给你当庇护,趁早放弃这个念头”

  “剑阁不是你能利用的!”

  话落,安北萱急忙向柠萌开口解释,但慌张之下一时间没能讲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更何况还有涉及到莫遇的情况是不能外传,就更加让柠萌认定尘小九拐骗了安北萱。

  安北萱向施诗求助,希望其能帮她解释一二,但施诗静立一旁,压根就是一副看戏的动作。

  尘小九将自家小安安拉入险境之中,她还没找这个流氓算账呢,怎么可能替其解释。

  眼看双方的氛围愈发凝重,安北萱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尘小九见状,心中微微一叹,阻止想要开口的吴蓝。

  向前一步,手腕上浮现出一根红色小绳,左手凝印,口中默念咒语,伸手一指,红绳蔓延而出。

  红绳将安北萱和尘小九手腕相连,同一时刻,后方几人除宗明月外,手腕处都有一根红绳隐约浮现。

  尘小九自破手指,血液渗透红绳,使其显得分外妖艳。

  一种莫名的力量笼罩几人,冥冥之中有种法则将几人勾连在一起,甚至可以探视彼此内心的想法。

  尘小九郑重其事的冲几人说道:

  “因果红线之下,诸般劫难,先临我身”

  柠萌俏眸一凝,盯着红线,陷入思索。

  在尘小九身后,墨柒看着手上的红线,默默无言,不知其在想什么。

  瑶池圣女面纱遮掩的绝美脸庞流露出一丝无奈。

  没好气的冲着尘小九说道:

  “你倒是学的挺快的”

  尘小九颇为淡定的回应:

  “无师自通,自学成才”

  瑶池圣女白了尘小九一眼,满脸黑线的无语道:

  “我是不是应该给你颁发个奖项”

  尘小九品了一口酒,嘿嘿一笑。

  吴蓝上前嘚瑟的比划了一下手腕,贱兮兮的笑道:

  “尘小九,你这可是自找的”

  “往后我可就不怕你了”

  “揍我一拳,相当于你自己也挨一拳,真是划算”

  …

  还没等吴蓝继续嘚瑟,两只拳头就同时砸到了吴蓝脸上。

  三息后,吴蓝盯着乌黑的眼眸愤恨的看着尘小九,气愤的说道:

  “尘小九,你大爷”

  “竟然骗老子”

  墨柒和尘小九老神自在的扫视着四方,压根不想搭理身前这个蠢蛋。

  吴蓝在一旁呼天喊地的叫嚣,满嘴都是对尘小九的不满。

  瑶池圣女扶额长叹,她不明白当初为什么自己会接纳这个傻子。

  但为了耳旁的清净,还是开口解释道:

  “生死劫难,因果方现”

  “你当什么攻击都能唤醒这条因果红线吗?”

  吴蓝挠挠头发,一脸懵逼的看着隐没于手腕的红线

  “合着这玩意还是一个被动技能啊?”

  不等尘小九等人接话,宗明月面色纠结的拉扯着吴蓝的一角,满眼惊羡的说道:

  “吴哥,你要是看不上这条红线就把它转给我吧”

  宗明月对于这条红线是无比的羡慕。

  不是因为其功能,而是它代表着被团队所接纳。

  他也明白尘小九没有将他划归为团队一员的苦衷。

  是因为魏泽临走前的嘱托和自己的微末道行。

  如果强行把自己牵扯到尘小九他们所要谋划的事情,自己恐怕哪天就会死在路上,或是成为团队中的短板。

  但是这依旧不能阻止宗明月想要加入团队的信念。

  在葬空城平平淡淡十四年,他已经厌倦了那样一眼望到头的生活。

  眼下的他没有实力,但是将来某一天,自己一定可以成为他们的同伴,当然是不拖后腿的那一种。

  听到宗明月的请求,吴蓝黑着脸在其头上拍了一巴掌。

  斥责道:

  “小小年纪就想着打打杀杀”

  “风花雪月不好吗?”

  “花天酒地不香吗?”

  “当一个彻头彻底的懒惰分子不是更好吗?”

  接连三问直接问懵了宗明月,让其一脑浆糊,快要忘记自己的目的了。

  安北萱眼眸带笑,眉眼弯弯,看着眼前打闹成一团的傻子!

  真好,自己也是他们这群傻子中的一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