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五十一章 画
于万载岁月后醒来,绽放烟花一瞬。

  天域各大洲域上空,法则垂显,构筑出一副副光幕。

  各洲天道阁内部,穿梭不绝的汇报者都在呈报天幕异象。

  无论是修者还是凡人,都抬头看着天空的异变。

  一时间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各大宗门势力派出弟子前往光幕形成点查看,却无从下手。

  一道意志在保护着光幕的形成,不受外界任何因素干扰。

  所幸这道意志只是在确保光幕的完好,并没有干涉影响任何事物。

  东荒大地,剑阁连绵起伏的山脉之上。

  一道光幕悄无声息的出现,宗门阵法并未排斥。

  山峰各修者有感,皆惊看天际出现的画面。

  画面中,数不清的擂台通道正在蔓延四方,涌现彩云明月。

  隐隐约约能看到擂台之后的恢宏白玉京城楼。

  鬼城丰都的残余战舰,方家势力,散修联合体等都在几息内有身影闪过。

  剑阁禁区内,铁锁锁住的身影眼眸掠过天空之上的光幕。

  神情恍惚,有些不可置信的呢喃自语

  “白玉京?”

  “争仙擂台战?”

  小竹峰峰主目光透过层层叠叠的竹叶,直勾勾的盯着星空下一道身影

  “尘小九?”

  漠北星驰城内,一所军事院校传出欢呼雀跃声。

  一个个略显青涩的面庞挤在宽大的落地窗前,一眼不眨的盯着天幕变幻的画面。

  在墙壁拐角处,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紧紧的的捂住嘴巴。

  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滑落,抽泣声支吾响起在角落。

  “九哥!”

  妖域一片小世界内,披着一头柔顺长发的女子抬手一挥。

  世界内呈现出外界浮现的光幕画面。

  青葱玉指透过波纹划过一个熟悉的面庞,无可奈何的声音响起

  “小柒,你是想气死我吗?”

  ……

  在星空下,墨柒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揉了揉泛红的鼻尖,凶巴巴的叉腰问尘小九

  “你刚才是不是在心中骂我?”

  不待尘小九解释,直接上手揪住其脸颊,狠狠揉虐一番。

  正在同邋遢道士请教数字道纹的尘小九一脸无辜。

  他这是躺着也中枪,偏偏还不能反驳。

  邋遢道士幸灾乐祸的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光头大叔上前拍了拍尘小九肩膀,同情的说道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以后有你好日子过的”

  尘小九嫌弃的将光头大叔推开,运转灵力使面庞恢复正常。

  没好气的看着墨柒,冷声道

  “你有病!”

  墨柒不以为然的哈哈气,顺带还舒展了下筋骨。

  “你有药?”

  纤纤玉手勾起尘小九下颚,魅惑万千的冲尘小九贴身一笑

  “不服气”

  “打一场!”

  尘小九闻言脸部一疼,下意识的捂住身下某个部位。

  起身躲避墨柒的靠近,瞬间移动到数十丈外。

  “你别过来”

  墨柒闻言更加兴奋,戏精上身,瞬间化为女魔头。

  笑呵呵的看着远处一脸警惕的尘小九,粉嫩舌头舔舔唇间。

  “你叫吧”

  “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会你”

  光头大叔和邋遢道士被墨柒的举动给吓住了。

  对视一眼,邋遢道士疑惑的向光头大叔问道

  “天域近万年风气这么开放了吗?”

  光头大叔揉了揉眼睛,乐呵呵的回复

  “新世纪,新人才”

  “女子撑起一片天”

  “这年头,她负责貌美如花,他负责赚钱养家!”

  守城风老头嘿嘿一笑,瞅着尘小九嘀咕道

  “在我看来,只需要小尘貌美如花就行了…”

  三人哄笑,盯着在城楼上追逐的两人笑个不停。

  转瞬之间,这片星空道纹起伏不定,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从远处传出的空间崩溃。

  巨大的战场世界缓缓移动,向着白玉京的方向而来。

  众势力中传出一片吸气声

  “那是什么?”

  “如果没看错的话,是一片大陆”

  讨论声音不断响起,解释不清这片大陆飘移星空的原因。

  突然有人大指着大陆世界之下的某道身影,大声呼喊

  “大家快看,世界底下有个人”

  随着惊呼声,所有人凝神看向了战场世界下的身影。

  一个小修士倒吸一口冷气,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是要灭世了吗?”

  而在鬼城丰都一脉的星际战舰内,光屏反馈回的模糊画面上,一只浑身金发,披甲的猴子举着世界缓慢前行。

  狐裘青年从座椅上起身,思索片刻,震撼的声音响起

  “五域大比”

  “四大战场”

  身后的黑色面具颤颤巍巍的看着光屏上令人心神荡漾的身影。

  “什么样的境界才能举起一片世界!”

  狐裘青年举手触及光屏上占据大部分画面的世界,慢慢说道

  “妖族体魄,撼天动地”

  “传闻成年的鲲兽以世界为食,遨游星海”

  “人族圣贤,或许能够以大法力托起苍穹”

  黑色面具一声苦笑。

  无论是鲲兽还是圣贤,都是传说中的人物。

  他恐怕一辈子都没法触摸到这样的境界,。

  今天能够目睹世界变迁星空,只手擎天的存在,死而无憾。

  …

  在天域大地上,无论是修行者还是凡人都被光幕中流传的画面给惊呆了。

  有些凡人甚至认为是神明降世,跪地祈祷。

  神洲书院,书院花田内挥舞着锄头的老者抬头看着光幕。

  疑惑不解的说道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大唐长安宫殿,金碧辉煌大殿内,有个批改着奏折的慵懒少女。

  上一刻还在娴雅的书写批语,下一刻就气冲冲的将毛笔摔到桌子上。

  不顾形象的趴在桌子上,咒骂着某人

  “还是个一国之君呢!”

  “一言不发就扔下一堆烂摊子跑到星空”

  “等你回来,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骂累了,抚弄着桌上平铺的青丝,凤眸闪过一缕担忧

  她知道唐皇前往白玉京的原因,十年前的事情一直是大唐不可遗忘的刺。

  每每回忆,都痛彻心扉。

  如果那个男人不那么倔强,不那么骄傲,是否可以活下来?

  如果那个男人活了下来,那么身为唐皇的他,是不是可以轻松一点?

  但是世界没有如果,正如同轮回不可猜测。

  她所能做的,就是默默祈祷,希望一切顺利。

  ……

  在星域之中,唐皇灵力勾勒出一片云海,坐在其上。

  剑阁阁主南问道没皮没脸的凑了过来,倚躺在云雾之间。

  瞥了一眼还在前行的小世界,啧啧叹道

  “真是大手笔”

  “强行将四方战场扛到此片星域”

  “喂,你能做到吗?”

  对于剑阁阁主闲的无聊提出的话题,唐皇压根不接。

  双眼一眯,运转瞳术看向虚空。

  笼罩在法则中的白玉京被其看的一清二楚。

  跨过高山,越过流水,眸光扫过一片又一片区域。

  始终是没有找到属于那个人的丁点信息。

  面对快要停下的战场位面,暗中隐藏的身影一道道显现。

  赤裸着上身的兽皮汉子同背负残损棺木的男子站立在同一片星空之下。

  汹涌的血气和遮掩不住的杀意劝退了一波又一波意图靠近的势力。

  顶着晶莹剔透的水晶铃铛,面纱女子盘坐星空,坐看星海变迁,云起云落。

  书院朝圣连同扶浩驾驭着一柄浩然剑,屹立一颗熄灭的大日残体中。

  蛮荒不死鸟一脉的曼妙女子被守城老者指引到莫语城上方。

  在战场位面的后面,跟随着一艘艘黝黑船体。

  其上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和星际盗贼。

  在刀口上生存的他们,对危险和机遇有着极其敏感的直觉。

  惧怕猴子的擎天举动不敢上前查看,却不妨碍他们跟随其后。

  在下一刻,缓慢移动的战场位面突然停下。

  猴子长啸一声,分布位面四角的黑铁玄棍飞回身侧。

  扭转乾坤,星空下,白玉京争仙擂台处,一条条通道被猴子牵引而出。

  战场空间壁垒被成片上万道光柱侵袭,如同纸张一样破碎。

  在第一战场位面,瑶池圣女一行人艰难在空间通道内行走,还要躲避天道排斥的力量。

  古书浮现在几人上空,为其遮蔽天机。

  吴蓝在不停的抱怨

  “我的妈呀,什么时候是个头”

  “艹,好疼,你有本事继续劈”

  骂骂咧咧的指着通道内汹涌的天道神雷,不时的还要抽搐几下。

  瑶池圣女阴沉着脸,呵斥道

  “闭嘴”

  “在说话,我就把你塞进这口棺材中”

  吴蓝瞬间闭嘴,冲瑶池圣女抛了个媚眼。

  在瑶池圣女身前,唐妖正在扛着一副石棺,在其行走的通道后,一个个脚印残余的力量依旧压塌了空间。

  空间裂缝的吸力传来,被瑶池圣女以滔天法力镇压,不让其干扰前方众人的行走。

  在队伍前方,宗明月屁颠屁颠的跟着安北萱的步伐。

  走出一段奇特的轨迹,却丝毫不被天道神雷察觉。

  反而是吴蓝一瞬间又被雷霆灌注,浑身冒烟。

  吴蓝哀怨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我的安仙女,你这步伐会不会是错的”

  “这雷就像长眼睛了,专劈我,不劈其他人!”

  安北萱正凝神静气的试探前方道路的阵纹走向,一不留神被吴蓝幽怨的话语给逗笑了。

  一脚落空,差点踩到阵纹的困境之中。

  随后安北萱大气不敢喘,通明剑心感悟到阵纹的一处阵眼。

  径直两步跳跃,飞到阵眼纹理之上。

  宗明月紧随其后,安然无恙的走到这一片安全领域。

  安北萱紧张的提醒道

  “快走,这条残破通道的阵纹随时会发生变化”

  “一不留神,就会激发杀阵”

  “到时候我们插翅难逃”

  后方三人闻言加快了速度,唐妖背负石棺。

  大汗淋漓,紧随宗明月的脚步。

  到达阵眼之处时,依旧不敢将石棺放下,生怕一个异变惊起什么阵纹变化。

  瑶池圣女一手抵抗着背后空间裂缝传出的吸力,一边指挥道

  “破阵眼,强行脱离通道”

  安北萱闻言一愣,看了看还未进入阵眼区域的两人。

  “动手,不要担心我们”

  在瑶池圣女接二连三的催促下,安北萱机甲覆盖全身。

  一股霸道无比的剑意浮现,引动天道神雷。

  周围的阵法道纹被激发,阵眼周围空间瞬间爆炸,阵纹缩小范围,绞杀入侵者。

  “剑落”

  娇喝声起,剑意充斥狭窄的空间。

  远处瑶池圣女拎起吴蓝,将其当做盾牌抵御密密麻麻的雷霆攻击。

  吴蓝惨叫声连连,瑶池圣女不管不顾着持续冲向前方。

  在安北萱剑落阵眼,大阵一角崩溃瞬间。

  瑶池圣女转手一扔,将吴蓝扔入大阵一角被破之际出现的另一条稳固道路。

  随后双手结印,青丝上的同心结泛光。

  进入另一条内的几人手腕上同时浮现一条赤红丝线。

  “心有灵犀”

  瑶池圣女虔诚的祈祷,如同神女降世,生不起一丝亵渎之心。

  百丈距离如同咫尺,一步踏出,越过无边杀阵,安然无恙的走入通道。

  随后通道闭合,转瞬之间瑶池圣女一行人就从虚空中掉落。

  吴蓝口吐白沫,衣衫褴褛的在地上砸出一个人形大坑。

  双目无神,目光呆滞,口中嘀咕道

  “这不公平”

  “轰”的一声,唐妖背负石棺半跪地面。

  方圆千里被其下降的重量直接压下一尺之高,这还是唐妖卸了九成力道的结果。

  唐妖转手一推,将石棺放置在浮空古书之上。

  古书淡出点点幽光,抵消石棺压碎空间的力量。

  瑶池圣女和安北萱携手并肩走来,如同神祇,一尘不染。

  宗明月戳了戳装死不起的吴蓝,小声询问

  “我们这是在哪里?”

  吴蓝良久未答,从口中吐出一缕黑气,挣扎着从坑中爬出。

  没好气的冲着宗明月说道

  “你当我是新华字典?”

  宗明月在吴蓝这里吃了个鳖,默默的退回原地。

  手中出现一面定位地图,射出一道光柱,扫描周围环境。

  吴蓝不经意一瞅,被宗明月的骚操作给惊到了。

  蹦跳着走到宗明月身旁,揪着其耳朵呵斥道

  “有定位法宝还还消遣你大爷我”

  “我看你是皮痒痒了”

  宗明月眯着眼睛连声求饶,直呼不敢了。

  几息后,吴蓝面色凝重的看着定位地图中浮现的周围万里地势。

  有点不确定的向瑶池圣女说道

  “我们这是来到第三战场?”

  瑶池圣女和安北萱上前查看,被定位地图所显露的资料给吓了一跳。

  在宗明月心中滴血的杀意中,吴蓝将定位地图翻来覆去的查看,不时灌注一股灵气看其变化。

  甚至还踩了几脚,随后举在阳光之下

  “这不是是假的吧?”

  宗明月气急,直接上前从吴蓝手中抢下定位地图。

  无比心疼的将其擦拭干净

  “你才是假的呢!”

  “这东西可是我从葬龙城天道阁花了毕生积蓄买的”

  瑶池圣女神识掠过周围环境,开口笑道

  “应该不会出问题”

  “这里就是第三战场”

  吴蓝唏嘘不已,对于这个结果很是不满。

  要知道,四大战场虽然是残损的位面空间,但是其面积整合起来甚至比东荒还要大一倍。

  而他们前一刻钟还在第一战场的葬龙深渊下。

  现在就已经到了第三战场,相当于来了一次免费的跨洲旅行。

  不对,其他人是旅行。

  自己完全是被一路劈过来的。

  想到这里,吴蓝心中就有些不平衡,嘀咕道

  “要是尘小九那倒霉蛋在,肯定先劈的是他!”

  众人闻言一怔,随即安北萱开口担忧的问道

  “尘小九和墨柒他们两人不会出事吧?”

  瑶池圣女默默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被卷入虚空乱流之中,就相当于深陷重叠空间,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走出。

  更别提空间乱流中的种种危险,有一些神秘存在的力量甚至不弱于圣贤。

  一片寂静,忧伤的氛围笼罩众人。

  下一息,吴蓝的欢快声音不合场景的响了起来。

  “你们这是杞人忧天,自找苦吃啊!”

  “担忧谁不好,担忧尘小九!”

  “不时我吹,就算瑶池仙子都不一定能从虚空乱流中走出,尘小九却能活着出来!”

  “他那命,比狗都硬!”

  陷入悲伤的众人被吴蓝一番话给逗笑了。

  瑶池圣女白了吴蓝一眼,没好气的指责道

  “你们还真是塑料兄弟”

  吴蓝得意洋洋的笑了笑,挥挥手

  “你们不懂”

  “尘小九,除非自己想死,否则没人能收走他的命!”

  上一刻还担忧两人危险的众人此刻就开始调侃起了尘小九。

  唐妖静立一旁,看着其乐融融的氛围,不犹得有些羡慕。

  脑海中浮现出一只竖着长角,耀武扬威的蛟龙。

  小虫,你在哪?为什么我在那片残破废墟中没找到你的身影。

  就在此时,战场壁垒被一道光柱打破。

  势不可挡的光柱笼罩向瑶池圣女等人。

  瑶池圣女脸色一变,发声怒喊

  “跑!”

  话音未落,唐妖刚刚扛起石棺,就被光柱吸入,传送到不知名地点。

  吴蓝死死的拽住一颗参天大树,同光柱吸力做着抵抗。

  收效胜微,几人如同无根之萍被光柱笼罩,消失在了第三战场。

  同一时间,不同地点,不同生灵。

  都被一道道光柱扫过,传送到未知之地。

  剑阁唐文躲在诡异的古塔之内,依旧没能躲过被光柱笼罩的命运。

  不管是正在交战的势力还是躲藏的生灵,逃不出光柱。

  葬龙城醉梦楼窗户口,魏泽掌柜失神的看着天幕降临的一道道光柱。

  “白玉京,到底要做什么?”

  在星域争仙擂台最高处,一道仙灵虚影青年手持笔墨。

  以天地为纸,大道为墨,为万千执念画出一个等待万年的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