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五十章 落子无悔
风雨渲染天下,滚滚红尘构筑出一副棋盘。

  棋子也好,棋手也罢,皆束缚棋盘之上。

  邋遢道士明眸一闪,颇为好奇的看着身前跃跃欲试的少女。

  “比什么?”

  “你来定”

  “我要定的赌桌有点大,就怕你接不下来”

  面对邋遢道士的调侃,墨柒一挥手,尘小九被迫无奈上前。

  “喏,二打一”

  “接不接的下?”

  邋遢道士无语一笑,指了指星域,指了指苍穹。

  “百万生灵为注,四方星域为饵,引苍穹九幽入场。”

  “这个游戏,你们可敢接?”

  墨柒瞅了瞅面色凝重的尘小九,小声嘀咕

  “谁能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还苍穹九幽,大话连篇…”

  “这人思想有问题…”

  墨柒声音虽小,但还是准确无误的被邋遢道士捕追入耳。

  差点被其所说的话逗笑了。

  多少年来,有人质疑他的赌术,有人嘲讽他的赌运。

  但是没有任何生灵敢质疑他在赌桌上的赌品。

  随即指尖跳动,虚空中漂浮的骰子翻转。

  “小姑娘,看好了”

  邋遢道士掌御骰子,勾连白玉京内的地脉。

  白玉京内一道道霞光乱飞,断壁残垣逐渐复原。

  十二座沧桑古城寂静岁月侵蚀,再一次向世人显现了曾经的恢宏气势。

  太阴之河流转天地,自苍穹而来,缠绕参天城池,如同一条丝带点缀黑暗。

  下一刻日月轮转,驱散白玉京沉寂万载的黑暗。

  每一处城楼都在吞噬残余的众生愿念,绽放独属自身的标志。

  同时有四方古道显现虚空,通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古道接壤浮空虚梯,铭刻着阴阳纹理,蕴含五行奥义。

  古道尽头,云海之巅。

  数千座恢弘大气的擂台由碎石重组而成,层层递增,呈现为金字塔状的奇观。

  邋遢道士呵呵一笑,冲小红鸟点头,示意准备工作完成。

  小红鸟扇了扇羽翼,唏嘘不已的盯着呈现全貌的白玉京之地。

  主楼城池仍在,话仙城墙上至今仍有时光磨不掉的刀剑痕迹。

  万里烽火万里狼烟,岁月轮回,四季更替。  

  日月当空,旧人难寻。

  小红鸟一声长啸,转瞬之间展翅九万里。

  游荡星域四方,天道法则汇聚,九天雷劫压抑整个天地。

  小红鸟化为一道青色光芒冲入雷海之上,绽放漫天神火。

  墨柒震惊的看着与天地争锋,畅游雷海的小红鸟。

  身上的朱雀虚影被其长啸给唤醒,直直的冲着小红鸟所在的领域飞去。

  青色光芒与赤红流光纠缠一体,如同天地间最为绚烂的一场烟火。

  “青鸾!”

  “朱雀!”

  两声惊诧声音先后响彻在虚空。

  墨柒不由自主想起关于妖后所言神鸟的话语。

  天生地养精灵之物,不下凤、凰。

  青鸾杳,碧天云海音绝,一声鸣啼,天地为之动容。

  而邋遢道士则是惊讶的看着留存朱雀气息的墨柒。

  “你身上有朱雀血脉?”

  墨柒听到邋遢道士正经的询问,大大咧咧的回应

  “只是朱雀传承而已”

  “不对,只是朱雀传承不可能于青鸾共鸣,勾动天地异象”

  邋遢道士反驳墨柒的“胡言乱语”。

  正当墨柒闪烁俏眸,纠结要不要说实话的时候。

  披甲猴子冷声呵斥道

  “道士,你过界了”

  邋遢道士闻言打了一个激灵,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着墨柒

  他刚才的举动是侵犯了修行界的大忌。

  英雄不问出处,不管是各种机缘,何种神通,修行者都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他和这个小姑娘没有任何因果联系,却想要搞清楚其身上的血脉奥秘,实乃冒犯。

  墨柒看出来邋遢道士的不好意思,眼睛咕噜咕噜一转。

  上前拍了拍邋遢道士肩膀,神神叨叨的传音说着什么。

  下一息,墨柒和邋遢道士两两相望,皆露出你懂我懂的神秘笑容。

  尘小九则是一抚额头,不想看见眼前已经快要称兄道弟的两人。

  就在此时,星域苍穹之上的青鸾俯身将漫天雷海直接吞噬。

  桀骜不驯的指向天穹

  “蝶梦万古”

  “天骄归”

  话音刚落,在古道擂台上渐渐有一道道的身影走出,屹立在恢宏擂台之上。

  有狐裘女子一笑倾城,打量着四周环境。

  有持剑彩衣少年气宇轩昂,挥出一道剑气,撕裂万丈虚空。

  有古灵吞天,横击星域,炼化阴阳,星域异象纷呈。

  有横枪青年屹立擂台,从时间乱流中缓缓重现。

  ……

  一个个上古白玉京天骄的身影慢慢的重现当今岁月。

  小红鸟扛着天道道纹的封锁,传音八方势力

  “英灵葬古道,天骄赴山海”

  “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九千九百九十九人,一缕执念现天地,试一试当代天骄的威风!”

  在擂台之上,一道道虚影转身,俯身拜四方。

  震耳欲聋,响彻云霄的声音传入东西南北,传到四方战场。

  “战!”

  这一句战,斩钉截铁,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不同于神族神尊书写“战”贴所蕴含的天道神纹和威势。

  一声声“战”中,是青春热血洋溢,是不屈傲骨在现。

  或许他们不懂,为何已经埋葬黑暗下的他们会重现星空之下。

  但是踏足争仙擂台上,便无惧任何挑战。

  死则死矣,天骄以战养战,从不退却。

  这是白玉京的风骨,也是白玉京的精神传承。

  远处猴子黑铁玄棍一转,分化万千虚影。

  转息穿梭星空壁垒,出现在亿万里之外。

  黑铁玄棍撑起一片天地,抵抗着小世界的法则对抗。

  猴子的万千道虚影分身一声咆哮,直接举起四方战场构筑的世界。

  在第一战场内部,魏泽手中的茶杯已经在微微颤动,天道不稳,心更是不静。

  感受到饕鬄法相反馈而回的画语,良久无语。

  那一道瘦弱的身躯沉沦在天道神雷的轰炸之中。

  却始终不肯停下脚步,一直在于世界法则做着对抗。

  在庞大的世界之下,猴子如同蝼蚁一般不惹人注意。

  但就是这样一个蝼蚁,举起天地,赶赴一方星域。

  只为了完成白玉京葬于上古前天骄的执念。

  在第一战场内,葬龙深渊下。

  瑶池圣女和唐妖正在试图打开葬灵棺,冲出门户。

  吴蓝和安北萱按照古书指引,寻找地势龙脉。

  借助地脉翻身,引动天地法则,破开空间壁垒。

  而在其他几大战场中,有交战双方势力陡然发现天道法则溃散,天地灵气消散,汇聚向天穹。

  闭关修行的天骄纷纷出关,被紊乱的大道异象所干扰,差点走火入魔。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世界壁垒逐渐薄弱,甚至能隐隐约约看到一道披甲身影正在背负世界,跨越一颗颗星辰。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为何天轨脱离既行道路?”

  有修行者焦急的发问,自身大道压制,一身实力不能发挥一二。

  随后发问者跟随众人目光,看向天际。

  被眼前一幕彻底震撼

  “神灵现世”

  “奇迹”

  呼喊声随着人潮起伏响彻整片战场。

  有修为高深的修道者一言不发的盯着壁垒外那道擎天身影。

  他们自然知道世界有神灵血脉存世,但是万载岁月以来,天域未有大修行者出世。

  甚至书院院长和妖域妖皇都被世人认为没有踏出圣贤领域。

  所以在一些见识浅薄的修者眼中,眼下这一幕就是神迹。

  在一座泛着幽光的塔顶,剑阁大师兄唐文吸纳着一柄残剑的通天剑意。

  神识掠过塔底遍地的血迹,打量了一眼天幕显现的身影。

  “妖”

  而在第三战场边缘,地下暗河处,宋轻语手持五枚古令,恢复着满是伤痕的躯体。

  抚摸着手中剑意绽放的古剑,幽幽道

  “还不够”

  …

  在恢宏的白玉京城池之前,有一面破损的墙楼屹立星空之下。

  尘小九和墨柒随邋遢道士,守城风老头走上这一面残缺的关墙。

  手指划过星辰陨石铸就的墙壁,依稀能感受到血与骨的战歌。

  万年岁月不曾磨灭的刀痕,诉说着悲壮的过去。

  迈过古旧的台阶,走向点燃烽火的墙楼。

  风老头将背后战旗取出,竖立在墙楼之上。

  战旗无风自动,旗帜被鲜血浸染,铭刻着一代代人的不朽。

  光头大叔摸着泛光的头颅,疑问的问道

  “这是莫语城?”

  守城风老头闻言一愣,苦笑着回复

  “嗯”

  光头大叔神情黯然,显然是没有想到曾经的莫语城竟然连全貌都不曾保留下来。

  要知道,莫语城在万载岁月前是白玉京十二座城池的前三甲。

  莫语城中不语仙,千家万户享红尘。

  一句话流露出了莫语城的傲气。

  连天上仙人都不想当,只想在滚滚红尘中争渡。

  所以莫语城走出了太多的风流才子,倾城佳人。

  修行一途上不应该只有残酷无情的争仙修行。

  我自行我道,我沉沦七情六欲,我深陷茶米油盐。

  三千大道,只羡鸳鸯不羡仙!

  莫语城惊艳了一个时代,却如同烟花绚烂,流星点缀。

  只在时间长河中闪过一瞬,却也为整个修行界带来了不一样的风采。

  此时尘小九识海中沉寂的阎罗印突然有了动静。

  自主浮空,出现在莫语城之上。

  尘小九诧异的看着自主泛光,觉醒轮回通道的阎罗印。

  要知道这位阎罗印大爷在平日里可是一直老神自在的装作一块废石。

  任凭尘小九如何呼唤,也没有一丝回应。

  只有放尘小九遭遇生死打劫,快要消逝之际,才会极为不情愿的散发一二威势。

  但是今日却突然自主浮空,开启轮回,吓了尘小九一大跳。

  光头大叔刚刚还沉浸在莫语城残损的事实中,下一刻就被突然浮空的阎罗印给吓住了。

  颤颤巍巍的指了指阎罗印,又指了指尘小九

  “轮回印”

  “你他娘的到底是什么身份?”

  “难不成是地府的转世大能,还是夺舍的九幽残魂?”

  邋遢道士和守城风老头同样紧紧的盯着尘小九。

  目光中露出不一样的色彩。

  守城风老头眼眸闪过一丝警惕,随后又升起一抹希望光芒。

  呢喃细语:

  “转世轮回?”

  “地府真的存在吗?”

  …

  邋遢道士嘴上啧啧啧的围绕尘小九转圈。

  一边挠着下巴,一边惊叹道

  “你们两还真是给我太多惊喜”

  “本以为出现一个朱雀传承者就足够惊讶了,想不到这里竟然还埋藏一个地府阎罗印的掌控者”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话越说越离谱,邋遢道士眼眸如同狼一样泛着绿光。

  就像下一刻就要扑倒尘小九,揣摩一下其的构成。

  墨柒目光不善的冲邋遢道士扬了扬小巧玲珑的拳头。

  如同母鸡护小鸡崽一样,紧紧着护着尘小九。

  守城风老头嘿嘿一笑,开口打消墨柒的顾虑。

  “小姑娘,别担心”

  “虽然说这阎罗印是无上圣物,但是我们几个还没不要脸到抢劫小辈的地步”

  “更何况之前你们破坏神族战帖,还算是帮我们解围”

  话音落下,风老头恨铁不成钢的一脚踹上邋遢道士的屁股。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连同两个小辈的东西都敢惦记”

  邋遢道士捂着屁股逃窜,还发声为自己辩解

  “我不是惦记那小子的东西”

  “只是出于对宝物的好奇而已”

  “日月可鉴,我绝对是一个正直人士”

  在场人闻言异口同声的反驳道

  “屁”

  哄笑声响彻在莫语城楼上,让外界焦躁的众人很是不解。

  自从杀阵被破,小红鸟逆天行事,恢复白玉京的往貌后。

  白玉京就被天道法则笼罩,任何探测法宝和科技仪器都进不去。

  更别说获取什么关于白玉京的内部画面了。

  鬼城丰都一脉的残余战舰内,黑色面具恭谨的立在一道披着狐裘的青年身影旁。

  “少主,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是否向天域请求援助”

  狐裘青年品茗闭眼,转动着手中一面残损的旗帜。

  淡然的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先看看这群人到底想做什么”

  “摆出这么大的阵势,唤醒万古前的魂灵,总不能是做个空架子!”

  黑色面具俯身称是,同时将神族刚刚传来的信息禀告少主。

  “神族希望我们能拖延一二,据说神尊已经亲自起身,赶赴归山海星域”

  狐裘青年闻言清笑,不屑一顾的说道:

  “神尊?他也不照照镜子,能不能配的上这个称号”

  “恐怕之前传回妖尊现世的信息就让他吓破胆了”

  “别说来归山海了,估计神族现在已经开启防御大阵,就怕妖尊如同当年的天尊一样,一剑断了他们传承!”

  黑色面具闻言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少主对神族是这么一个评价。

  狐裘青年瞥了一眼面具男子,像是看透了其心中的想法。

  开口提醒黑色面具男子

  “外界怎么骂我鬼城丰都,我不是不清楚”

  “但是暗三,你要知道,名声这玩意都是虚的”

  “成王败寇,当你掌握天域的时候”

  “你就算是条狗,别人也会尊称你为狗皇”

  “至于神族,一个沉浸祖上辉煌的破落户罢了”

  “不用太在意”

  黑色面具闻言直接跪倒在地,连声称是。

  狐裘青年转动茶杯,打量着手中旗帜

  “白玉京吗?还真是辉煌!”

  …

  而此时的莫语城池上方,墨柒正在揪着尘小九领口,逼问尘小九的来历。

  尘小九一脸黑线的盯着趾高气扬的墨柒

  “墨柒,你这是趁火打劫”

  墨柒嘟着嘴,笑看被光头大汉和邋遢道士定在虚空的尘小九。

  看了一眼正在开启轮回通道,超度残存在莫语城上的魂灵光点的阎罗印。

  幽怨的声音伴随着香风在尘小九耳旁响起

  “尘小九,你不老实”

  “你不是说这破印是你捡来的吗?还说什么是阎罗印的仿品”

  “怎么,你家的仿品能开启轮回”

  “要不赶明,你给我在捡几个,让我玩玩!”

  尘小九无奈的求饶道

  “你要是喜欢,我送你”

  反正这玩意也不听他指挥,九幽积累的怨念也被镇压,短时间内掀不起什么风浪。

  墨柒俏眸一亮,搓了搓手掌,口不对心的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

  尘小九脸皮一抽,对于某人的脸皮已经不想做什么评价了。

  墨柒招呼邋遢道士和光头大叔将尘小九从虚空放下来。

  蹦蹦跳跳的打量着即将属于她的阎罗印!

  小手忍不住戳向浮空的阎罗印。

  “住手”

  “小心”

  “不可”

  守城风老头,光头大叔,邋遢道士异口同声的出声阻止墨柒的鲁莽举动。

  要知道阎罗印可是地府圣物,不染凡俗。

  这种蕴含天地大道的圣宝往往都诞生了本能意识。

  要是墨柒直接触摸,说不定会被当做敌人镇压轮回。

  到时候,他们几个联手都不一定来的及挽回。

  但是话音刚出,墨柒已经将阎罗印握于手中。

  邋遢道士已经准备从轮回中抢人了,却发现阎罗印压根没有什么动静。

  心里痒痒的上前查看,嘴上嘀咕道

  “不会真是个仿品吧!”

  手指欠抽的戳了戳阎罗印,却被虚空中的轮回通道直接吸纳。

  根本来不及阻拦,半只手臂就泯灭轮回通道中。

  邋遢道士极速后退,驱散着伤口侵扰的轮回法则,手臂慢慢复原。

  神情复杂的看着在墨柒手中的阎罗印,不甘心的斥责道

  “双标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