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四十一章 花中舞
对于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光芒万丈,反而是剧烈的毒药。

  万载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东荒大地上,淼淼云烟渲染山峦起伏,通天塔楼之上,光幕旁围绕着一群沉默不语的人。

  黑暗充斥着大半光幕,只有一面岁月侵蚀不了的墙楼闪烁在星空。

  透过诸天万界的光幕反馈着此刻星际之中发生的点点滴滴。

  独臂老者一人独对万千势力的威压,不惧,不悔。

  光幕下一剑眉星目的男子眼眸闪过深思,考虑良久,向四周询问

  “各位,白玉京已重现于世,可有什么想法?”

  一老妪冷哼一声,伴随着光幕颤动

  “逝去万载的旧事物罢了,昙花一现,自取灭亡”

  隐藏在角落中的人影瞅了一眼光幕中令人胆颤心惊的独臂身影,深吸一口气

  “呵呵,那可是有可能存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

  “昙花一现还是王者归来?”

  “谁能判断清楚”

  话音落下,塔楼之外一道震慑心神的脚步声传来。

  一步步踏下,所携带的滔天威势让光幕下围绕的人群忍不住后退。

  “一群胆小鬼”

  “当年背叛的是你们,现在摇摆不定的还是你们”

  “难不成你们还认为那座城走出来的人会放过你们这些背负血债的废物”

  之前开口的老妪气急,举起手中拄的拐杖,厉声道:

  “小子,你父亲没有教你什么是敬畏吗?”

  “我们纵横四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来者带着黑色面具,诡异气息笼罩着身影,让其显得不可推测。

  “人老了,就安安静静的待在一旁”

  “要是哪天突然死在路上,可没机会和别人诉说曾经的辉煌了。”

  黑色面具下的面庞哈哈大笑,对于老妪没有丝毫的尊重。

  隐藏在影子中的一道暗影悄无声息的出现老妪背后,面无表情的将一柄刀插入老妪背后。

  黑色面具男子伸出洁净的手掌,拍了拍老妪布满皱纹的脸庞。

  “知不知道,人总是死于话多”

  老妪转身瞪着身后突然出现的人影,眼眸中完全是不可置信。

  想不明白,来者竟然敢在这里直接动手。

  光幕下其他人静悄悄的看着老妪身影被黑暗气息吞噬。

  剑眉星目的中年男子语气不善的质问黑色面具男子。

  “在征仙塔动手,看来白玉京的规矩你鬼城是不准备遵守了?”

  黑色面具吹了吹手中低落的一滴血迹,笑呵呵看向剑眉星目的中年男子。

  “事到如今,还自称什么白玉京”

  “星空中的那片废墟不消失,你我永远只是个代替品”

  “沉浸在东荒的辉煌岁月太久了,以至于现在的后代都忘记当初的我们是如何扎根崛起的”

  “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外人看来只是个笑话”

  “照猫画虎,没有骨气的一群奴才”

  黑色面具义正言辞的指着光幕中的断壁残垣斥责着面前一群人。

  角落里的人影打断面具男子的声音

  “说的好听,你也没想到时至今日,莫语城竟然还有守城者吧!”

  “所有势力止步不前,恐怕都是在猜测那位天尊留存有什么后手”

  “枪打出头鸟,有妖族金翅大鹏教训在前”

  “谁有能试探白玉京的真真假假?”

  面对质问,黑色面具一言不发,看着光幕中背负战旗的独臂老者。

  “快了,有人已经忍不住了”

  “接下来,就是我等彻底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

  葬龙城南门外,魏泽怒气冲冲的看着嬉皮笑脸的宗明月。

  “臭小子,你可是答应我远离是非的”

  “现在你准备去哪?”

  跟着尘小九偷偷摸摸准备溜出城门的宗明月丝毫没有被抓包的觉悟。

  整理一下微微变形的发型,反驳道

  “魏老头,我看你真是老了”

  “我是答应你一定会去瑶池,但是我没答应你什么时候去吧?”

  “至于远离是非,我现在不就是在远离是非吗?”

  “你瞧瞧,身边一群入道高手,难道还保护不了我一个小小的灵枢境修士!”

  面对宗明月的胡搅蛮缠,魏泽气的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就要直接动手,将宗明月强行追拿归案。

  宗明月梗着脖子,红着眼瞪着举起手的魏泽掌柜

  “你动手吧”

  “最好直接把我打个半死,不然我迟早会寻个机会跑出去的”

  “你凭什么将我的一切都给安排好?你问过我的感受的吗?”

  宗明月压抑良久的情绪在此刻爆发出来。

  指着魏泽掌柜不断的说着心中的委屈

  “你个老家伙什么本事都没有,还要参合自己惹不起的事情”

  “将我送走,你就可以安心送死了是吧!”

  “放心,如果你死在这里,我一定会回来给你收尸”

  “至于你所背负的使命,我来替你背”

  “你管不住我,这是我的选择”

  “你不要再把我当做没长大的小孩子了”

  任凭宗明月对其拳打脚踢,魏泽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已经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

  时间还真是快,当初那个小男孩现在已经成为能为自己负责的少年了。

  宠了十几年,疼了十几年,怎么忍心让他卷入深不见底的浑水。

  魏泽正色,在宗明月头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小子,既然如此,我就放你出去”

  宗明月顿时喜笑颜开,抱住魏泽宽大的身躯。

  “哈哈,就知道老魏你不忍心把我一个人送走”

  魏泽苦笑不得的看着脸色变得比变色龙都快的少年,一张脸严肃起来

  “小子,你要跟着瑶池圣女她们走我不反对”

  “但是你觉得你的修为是不是要给她们拖后腿”

  “如果因为你,让她们陷入危险,你不觉得愧疚吗?”

  之前还感觉到雨过天晴的宗明月心中顿时一怔,被魏泽所说的话给触动了。

  是啊,自己这修为在一众人中是垫底存在。

  如果要和尘小九他们组队,一定会拉慢他们的进度。

  古令的争夺是争分夺秒,有自己这个麻烦精,会成为队伍的短板,别人下手的目标。

  吴蓝看出宗明月的纠结,笑哈哈的抱住其肩膀。

  “没事,放心吧”

  “我们不参与古令的争夺,有大把的时间”

  同时冲魏泽使了个眼神,左手从背后悄悄深处,比划个OK的手势。

  魏泽掌柜则是心领神会,不动声色的回敬了一个只有彼此能看懂的眼神。

  “明月,既然人家都不嫌弃你那弱鸡的修为”

  “我也就不拦着你了”

  右手翻转,一个巴掌大的圆形阵盘出现在魏泽手中。

  作出一副不在乎的态度,随手塞给了宗明月。

  “小子,这是饕鬄遁阵,危机时刻能救你的命”

  “好好收好,关键时刻别拖后腿”

  宗明月眼角再次湿润,小心翼翼将阵盘收到乾坤袋中。

  恭恭敬敬的冲魏泽磕了三个响头,一抹鲜红从头顶显露。

  晨曦之中,魏泽看着消失在城门口的几道身影。

  微曲的身影在明媚阳光下却显得格外忧伤。

  …

  第一古道通过不可测的禁区。虚空被秩序封锁,天空不见飞鸟的痕迹。

  黑暗侵袭着荒野,天魔缭乱,神魔血染高山,山峦起伏犹如一头潜伏的巨兽,等待着猎物上门。

  一道道狰狞的鬼脸不断吞噬周围雾气,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

  黑暗中的丛林不时的发出微弱的声响,隐藏者并未彻底的隐藏,而是有意的让人发现,勾引猎物到来。

  尘小九走在丛林最前边,周身涂抹着墨绿色液体。

  身后墨柒手持玄武甲,随时待发。

  殿后的人并不是修为最高的瑶池圣女,而是在醉梦楼结识的唐妖。

  唐妖手中一本古书在不断翻页,微弱的光芒笼罩着众人,

  而这时若是有人能观察到丛林的微微变化,就会发现,古道两旁的灌木丛中正在悄无声息的积蓄力量。

  一声不响,漫天飞舞的狂蜂呼啸而来。

  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周围百丈瞬间被清空。

  狂蜂并没有盲目的直接冲击尘小九一行人,而是在一只通体金黄的蜂后指引下,构筑出一道黄色的包围圈。

  尖锐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虚空震动,音波如同滔天巨浪席卷尘小九而来。

  尘小九摆出起手式,于虚空画符。

  扭转曲直,诠释着属于天地的道理。

  这是尘小九凝聚道种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凝神画符。

  符与阵合,共同演绎出一把巨大的镰刀。

  浑身血气荡漾,整个人化身赤焰火炉。

  镰刀飞舞,冲击向四周由狂蜂构筑的包围圈。

  尘小九衍化火炉,模仿着离明业火的道韵。

  火焰纹章如同堤坝,将滚滚音波拦截在身前,不得前进。

  四周的黄色蜂墙在镰刀收割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

  处于狂蜂中心的金黄蜂后一双触角颤动,虚空中浮现而出一根黑暗无光的蜂针。

  四面八方的狂蜂在蜂后的指令下,将尾巴处的蜂针齐齐的注入中心黑暗无光,散发恐怖气息的蜂针。

  不过一两息的时间,已经有数十万狂蜂生命力被蜂针抽取。

  地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狂蜂掉落的萎缩尸体,将土地染成一片金黄。

  而抽取了差不多一半生命力的蜂针一动,虚空如同窗户纸一样被层层击破。

  伴随着突破音障的摩擦光点,蜂针直接捅向最前方的尘小九。

  尘小九摇头示意身后的墨柒不要出手。

  上身衣衫顿时破碎,魔神异象从身后浮现。

  勾动星空,如同天崩地裂,万千流尘汇聚一点。

  道种之上闪烁着一道闪电光芒,识海汹涌,随同闪电凝聚力量,涌入尘小九的拳头。

  数丈蜂针与尘小九铁拳相撞,万籁俱寂。

  蜂针一节一节崩碎,夹杂在其中的蜂后神念顿时化为乌有。

  蜂后头上触角齐刷刷断裂,差点没直接被反噬力量击飞眩晕。

  而尘小九拳头上的闪电光芒散去,一点白芒显露在拳背之上。

  恐怖的蜂针吸纳无数生命力,却只能在尘小九身上留下一个斑斑点点。

  远处的蜂群有了退去的迹象,而尘小九趁他病要他命,接连不断的拳势轰炸而出。

  包围圈瞬间被打的七零八落,不成体系。

  尘小九脚下一蹬,地面炸裂成一个深坑。

  身躯化为冲击波击向被无数狂蜂保护的蜂后。

  感觉到有生命危险的蜂后渐渐发出黯淡的光芒,晶莹剔透的翅膀划出一道道风波。

  却不能阻止尘小九前进的步伐。

  剩余的狂蜂不顾一切的拦截着尘小九,以飞蛾扑火的姿态试图消耗尘小九的灵力。

  而尘小九反手一掌拍向胸口,胸口处诡异繁杂的图形浮现而出。

  吞噬着残余的狂蜂血气,化为灵力涌入尘小九身躯之中。

  很快之前遮天蔽日的蜂群已经剩下的蜂后一个,成为了孤家寡人。

  蜂后身形摇摇欲坠,体无完肤,通体金黄的躯体已经开裂,绿色的血液滴落在土壤,腐蚀一片杂草。

  尘小九一记大手印摔出,直接击飞了想要吐出毒液的蜂后。

  灵力化作血色刀芒,将蜂后晶莹剔透翅膀砍掉。

  蜂后濒死之际,浑身散发出金黄光芒,化为白色蝉蛹,将自身包裹。

  尘小九一脸淡然,看着地面上化为白色茧蛹的蜂后。

  神识力量辐散,将白色茧蛹包裹,剿灭蜂后最后残余的神魂力量。

  大手合拢,隔空将白色茧蛹抓入手中,扔给后方的瑶池圣女。

  墨柒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尘小九,直看的尘小九有些迷茫。

  “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尘小九洁白的身躯挂着几丝破碎的布条,转身之际能看到身后狰狞的伤痕。

  墨柒走上前,踮起脚尖将尘小九肩膀上的破碎衣衫给拽下。

  “打架就打架,撑破衣服是什么操作?”

  “这能显得你更帅还是增加你的战斗力?”

  墨柒喋喋不休的指责着尘小九败家玩意,这件衣服可是她亲手给尘小九买的。

  自己都宝贝着呢,平常擦手都蹭到吴蓝身上,不舍的这件衣服。

  而尘小九一言不合,直接一个血气汹涌,就将这件墨黑短袖变成个吊带衫。

  看着墨柒心疼的目光,尘小九生无可恋。

  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在墨柒心中:

  吃的>穿的,穿的>尘小九

  好看即是真理

  尘小九一切行为都是错的,听墨柒的除外。

  一旁瑟瑟发抖的吴蓝对宗明月小声嘀咕

  “兄弟,哥哥告诉你”

  “这女人如衣服,当换就换”

  “不然的话,就是尘小九那副惨样”

  ……

  宗明月听的很是入迷,时不时还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安北萱和瑶池圣女打量着虚空中的白色茧蛹。

  安北萱用手戳了戳,好奇的问道

  “这小玩意就是“钥匙”?”

  瑶池圣女将一道光芒打入白色茧蛹,在茧蛹之上顿时浮现出水纹波状的图案。

  瑶池圣女莞尔一笑,冲身后的唐妖比划了个手势。

  唐妖将手中的古书给合拢,周围场景顿时成为了一片荒芜的荒漠。

  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古书模拟而出的画面。

  密密麻麻的丛林,此起彼伏的鬼影,都是唐妖在古书上绘画而出。

  一墨染流年,一笔画众生!

  而天魔缭乱,神魔血染高山的场景是尘小九通过阵纹构建虚空投影,反射万里之遥的葬龙深渊的场景。

  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将得到这一个白色茧蛹。

  狂蜂群虽然说只是有坚实躯体的虫子,但是蜂后却是实打实的灵枢境圆满妖兽。

  能在葬龙深渊存活下来的妖兽都有其特殊的本事。

  而蜂后引领的蜂群更是在葬龙深渊繁衍了上千年。

  只因为蜂后有些趋利避害的神通,能提前避开一些恐怖存在的出行。

  长久岁月以来,蜂后已经将葬龙深渊的大部分地图铭刻在身躯之上。

  一代代的传承着蜕变的躯体,守护着属于自己族群的秘密。

  尘小九一众人数次进入葬龙深渊,却一次次无功而返。

  踏足了一些禁忌存在的领域,差点交代在葬龙深渊。

  而安北萱无意识感应到了狂蜂族群的存在。

  经过观察,发现这群不起眼的狂蜂每次都能险而又险的穿梭黑暗,避过虚空裂缝。

  墨柒结合狂蜂特征,与记忆中妖族的种类进行对比。

  发现这群狂蜂类似于妖族引灵蜂,具有趋利避害的本能。

  而瑶池圣女手中恰好有一门可以归拢残念,汇聚意识的秘术。

  所以几人就联合布下的大阵,模仿葬龙深渊的环境,经过数次失败,终于将这群狂蜂通过传送阵门引出来。

  瑶池圣女已经将白色茧蛹上的水纹波状图案抽丝剥茧,规划出了数条进入葬龙深渊深处的道路。

  经过几人合计,最终选择了一条用时最短的道路。

  因为葬龙深渊空间变换莫测,一有异动,就会引起空间重叠。

  说不定就会将之前安全通道掩埋。

  事不宜迟,唐妖催动古书,化为纸船,迅速前往葬龙深渊。

  在唐妖眼中,一缕缕迷茫闪过。

  脑海中残缺不全的记忆碎片涌现而出,其中出现了数次葬龙深渊的话语。

  这也是促使他和尘小九一行人结盟的原因。

  尘小九走到唐妖身侧,将酒葫芦递出

  “车到山前必有路”

  “有些事情,急不得”

  唐妖接过酒葫芦,冲尘小九笑了笑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