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三十八章 斑驳的时光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魏泽心情起伏不定,经年岁月将脸上刻上皱纹,时光打磨傲骨为平凡,本以为将在遗憾中消逝。

  没想到,却能够再一次的遇到故人之后。

  随即颤颤巍巍的说道

  “在千年之前,我历经人间烟火,寻找着品灵入道的契机”

  “游荡到了天域北原,神女城,在那里遇到了醉玲珑,影响了我一生的人…”

  醉玲珑这个名字让瑶池圣女身影为之一颤。

  瑶池大长老的凡俗名讳,也是曾经一个时代的绝代风华。

  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和大长老一同生活,言辞谈吐,一举一动都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了大长老的影响。

  可以说,醉玲珑就是瑶池圣女修行路上的引路人,是她一生中不舍的牵挂之一。

  而此时魏泽掌柜从乾坤袋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褪色的同心结。

  红色丝线经过复杂的手法缠绕为一个小小的心形图案,紫色流苏垂挂图案之下。

  轻巧铜质铃铛点缀于紫色流苏之中,不时传出阵阵清脆的响声。

  “这个东西,你应该认识吧!”

  面对魏泽掌柜期待的神色,瑶池圣女伸手在发丝一抽,满头青丝垂落在肩头。

  葱玉手上出现一个黑色流苏同心结,少了一个铜质铃铛。

  但是从其编织的手法来看,应当是一人所出。

  接下来,两道同心结同时浮空。

  紫色流苏和黑色流苏各自交织为一个小小心形。

  “心心相印,心心相惜,念念难忘,念念不舍!”

  魏泽掌柜口中不断重复这一句话。

  在这句话下,紫色流苏同心结铃声哒哒哒响起,传播在天际,极为动听。

  魏泽挥手将同心结收回,粗糙的手指在其上平平拂过。

  “在你们一进门的时候,我就感受到同心结的异动”

  “没想到在千年之后我遇到了醉玲珑的传人”

  “本来我没想过将宗明月那小子在这个时候送走,但是在看到你们的那一刻”

  “我改变了主意”

  …

  瑶池圣女莞尔一笑,歉意打断魏泽的解释。

  笑语盈盈的说道

  “我曾经听到长老提及曾经遇到过一位品灵传人”

  “饕鬄法相惊艳北原,手段秘术更是层出不穷”

  “却没想到如今竟然在葬龙城见到了前辈”

  “不过凭借前辈的本事,将他送出第一战场易如反掌”

  “何必还要委托我们这些小辈”

  瑶池圣女对于眼前疑似大长老旧识的话语持有疑问。

  在葬龙城经营的数百年的店铺说舍就舍,如今更是要一个不相熟的少年加入他们。

  很难相信其没有别的想法。

  看着戒备的瑶池圣女,魏泽苦笑。

  “就知道你们不可能轻易相信,不过,在看到这个东西后,你们就会明白我的苦衷了”

  随后醉梦楼阵法再度启动,饕鬄法相坐镇阵法中心。

  大口一张,改天换地,逆转乾坤!

  几人在一瞬间功夫好似来到了一处荒凉寂静的星辰。

  尘小九一脸警惕的看着远处汹涌血河曲折萦绕的星辰。

  “这是哪?”尘小九开口向一旁魏泽掌柜询问。

  “白玉京”

  话音刚落,整片星辰天地动荡不安,法则不稳,神魔禁区内有生灵惊醒。

无数飞鸟异兽阵阵发抖,一道神秘的黑暗之门出现在神魔禁区上方。

而禁区边缘,满身浴血,衣衫残破的交战双方分开,惊恐的看向天空异变。

血河涌动之下不知沉入了多少尸躯。

一黑发男子默念法决修复着伤体。

兽衣少年吞噬血气,强行维持着身形不倒。

遭受貔貅异兽围攻的一道人影更是惨烈,断肢不知重生多少回,长剑沾染着血迹,有敌手也有自身的。

胸腔欲裂,已经无血气压制伤势,大道本源受损,灵力枯竭,只是凭借着本能撑着身躯不倒。

被无数洪荒异兽围杀在中心的几人此刻看着变化的天幕,无尽黑暗从中传来。

一道身影渐渐的从门中探出,天道规则被其强行摧毁,周围星辰不堪重负瞬间化为宇宙尘埃。

日月星辰失色,那一道身影就是天地间的主角。

有禁区生灵以神识探查,被黑暗沾染,引渡到了黑暗中心。

“熟悉的地方,无尽轮回还在运行吗!”人影发出感叹。

结印,阵纹铺天,在星海深处诸天古城内有生灵浮现。

“这一纪元清算,幕后黑手要出手了吗?”

“你来自哪?终极深渊,还是罪地?”

这等谈话非常人所能听闻,要是被人看到发问的生灵肯定会感到无比震惊。

这是无尽岁月中妖域的一位开创者,相传早已经寿元枯竭,化道。

想不到如今竟然重现诸天古城内。

  而在一旁观战的瑶池圣女众人则是迷茫不定,压根不清楚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只有尘小九和墨柒神色不自觉有些变化,下意识的将全身血气调动,随时准备出手。

  而眼前刚刚还双方对峙,黑暗遮天蔽日的画面顿时一转。

  几人又一次来到了一处燃烧着战火的城池之上。

  天上白玉京,血战三百年”

“莫语城真正成为了无人声语,石碑渐渐的铺满街道,坟墓不断涌现…”

“天尊血战,打进了未知世界,背后却无人应援”

“还有千年后天地封锁,放逐星空…”

“遗弃之地,罪恶战场……”

  魏泽开口指着满城的墓碑和幽幽鬼火残魂说着此地的过往。

  天空法则汇聚,画面逐渐模糊,听不清楚城池之内传来了哭泣。

  时空溯流而上,连接着古今。

过客匆匆,皆是看客,镜花水月一场空,争渡!

众人眼前闪烁过许多破碎的画面,有金色巨猿的咆哮,有无尽残躯漂浮星空,一片血与火,到处都是哭泣。

弱水浮天,接引着一道道人影回归…

看到了一道伟岸的身影持有一枚破碎古令牌发疯般的寻找着…

还有红衣猎猎,喋血疆场,最后的口型像是对远方某人嘱托什么…

突然眼前一亮,几人回归,依旧是在醉梦楼中。

  之前经历的种种画面好像是一场梦境,甚至关于黑暗门户等的记忆都渐渐模糊,要被天道强行抹除。

  一声咆哮,镇压道纹的饕鬄法相瞬间消散,在柜台上的石像轰散炸开。

  魏泽掌柜眼眸闪过一抹心疼,一声叹息。

  等待了万年,布了万年的局,逝去了一代又一代,终于到履行它的命运了……”

千年的积累,他了解的真相远远超出了最开始的想象。

  绝望过,徘徊过,最终要以飞蛾扑火之势去面对。

  不仅仅是他在等,莫语城中不灭的执念也在等,蛮四海妖三山整个白玉京都在等。

  时间过去太久了,以至于都要忘记当初的追求了…

  直到瑶池圣女的到来,唤醒了内心深处的使命。

  “第一战场崛起于万年前的黑暗时代,同样也落寞于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

  “到了如今,是时候让它再次绽放光辉”

  “而我,将是点燃时代的星星之火之一”

  “英雄不该沉寂,真相永远不会被掩埋,最开始的先行者,终究会归来”

  魏泽掌柜几乎是嘶喊着喊出这句话。

  虔诚的神态足以说明其的决心。

  瑶池圣女看向一侧的尘小九,意图让他来决定宗明月的去留。

  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魏掌柜的祈求,一个即将赴死之人,心中只想让在乎的人远离战火。

  这一刻,魏泽掌柜不是传说中的品灵传人,也不是一击废掉柳青的神秘高手。

  他只是一个寻常的长辈,关切着后代的生死。

  而尘小九在看到之前的画面后,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在他的记忆中,有过同样的征战画面。

  准确来说,是更为完整的前尘往事。

  这件事压在他心中已经有十年了,他没让任何人知道。

  在征仙城的岁月中,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徘徊在生死之际,是彻彻底底的亡命徒。

  从六岁那年爬进征仙城的城门时,他便是一个异数。

  不应该存活的异数,成为了许多人心中的刺。

  因为尘小九是一定会死于囚仙古域的祭品而已。

  因为尘小九的父母是最早失败的开拓者而已。

  因为尘小九只是流浪于北城的一个孤儿而已。

  所以,尘小九应当死。

  他死了,囚仙古域的计划就完美了。

  他死了,征仙城就不会有那一次的清算。

  他死了,所有人都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现实的幸福生活。

  但是,尘小九没有死。

  没有人知道尘小九是怎么逃脱征仙城世家的阵法。

  碑林界限的老人只是默默看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幼小身躯一次次的从深渊掉落,一次次的重新爬起。

  蝼蚁偷生,一个魔鬼从无尽深渊中爬了出来。

  尘小九与恶鬼做了一个交易,没有出卖灵魂,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那个覆盖着恶鬼面具的执念只是轻轻一扶,就成为了尘小九的救命稻草。

  执念消散之际,一样方形印玺从虚空掉落下深渊。

  恶鬼面具下的神情因印玺的掉落有些恍惚,口中呢喃

  “还是失败了吗?”

  略带伤感的语气荡漾在深渊上空,铭刻在尘小九的神魂深处。

  在执念不解的目光中,尘小九再一次的爬下了深渊。

  再次出现时,身上已经没有一丝完好的地方。

  口中死死的咬住一样东西,不屈的眼神看着即将散尽的身影。

  “你没做完的事,我替你”

  “所以,我不欠你了”

  恶鬼面具下的人影似乎是有些错愕,随后爽朗的笑声传出

  “好一个互不相欠”

  “既然如此,阎罗之命,归你”

  一道无形烙印打入尘小九神魂,恶鬼面具下的人影幽幽道

  “罗秋”

  “尘小九”

  尘小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吐出自己的名字。

  交易达成,互不相欠。

  …

  “尘小九”

  一声娇憨的语气唤醒思考中的尘小九

  尘小九看向数道不解的目光,最终看向了宗明月。

  之前瑶池圣女与魏泽掌柜的交谈他听到了,但是他不认同魏掌柜的想法。

  “宗明月的想法,你考虑过没?”

  这一句话让魏泽掌柜陷入的进退两难的地步。

  是的,从始到终,一直都是他的想法而已。

  他骗了宗明月,他终究没能守护他一生。

  而宗明月看着魏泽掌柜心疼他的目光。

  挠了挠杂乱的头发,压下之前涌上心头的各种委屈

  “老魏,你这是临死都不让我送你一程吗?”

  听着少年幽怨的话语,魏泽掌柜狠下心来。

  “有些事,不是现在的你可以干涉的”

  “你不是一直说这第一战场是个破地方吗?”

  “我压了你这么多年,现在是时候放手了。”

  宗明月神色复杂的看着一脸沉重的魏胖子,呵呵一笑。

  “我活了十八年的地方,轮不到你赶我走”

  “替你干了十多年的活,工钱都没清,老子不走”

  语气中带有略微的颤抖,一屁股坐在地上,耍起了无赖。

  尘小九打量了一眼宗明月,平静的面对魏泽掌柜。

  “其实你不必让他跟着我们”

  “正如你所说,有些事情能不牵扯就不牵扯”

  “你畏惧的东西,你所要执行的使命,你要做的事情”

  “你又怎么知道不是我们所要面对的呢?”

  魏泽掌柜诧异的看向说出这话的尘小九。

  “你,知道些什么?”

  尘小九指了指头顶,又指了指地下。

  “九幽天帝,末代天尊”

  “也许我知道的,远远比你要多”

  “你一直想让宗明月远离是非之地,但是,生活在这片星空之下,谁又能逃脱。”

  同时指了指身前的众人

  “更何况,现在九幽之地已经盯上我们了”

  “你所猜测我们需要的葬灵棺,也是感受到我们身上的九幽印记才推断而出的吧?”

  这样一来,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就搞清楚了。

  第一战场即将生变,会有禁忌人物出世。

  而魏泽掌柜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履行自己的使命。

  所以想要将其托付给值得交付的人,而瑶池圣女恰好来到醉梦楼。

  因为醉玲珑与魏泽掌柜的交情,所以选择的相信瑶池圣女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尘小九一众人虽然是蹦着葬灵棺而来,但并不是为了消除九幽印记。

  反而尘小九他们需要利用葬灵棺来再一次召唤出伪九幽之地,确认一些事情的真相。

  魏泽掌柜沉默不语,没想到事情会脱离他的推衍。

  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宗明月送走。

  但是又不能让其流浪星空,所以他选择瑶池作为托付根据地。

  正好又遇到了瑶池圣女,却没想到她们一众人竟然想以身犯险。

  瑶池圣女此时上前,恭谨的施礼

  “前辈,我此次参加五域大比是以个人名义”

  “不牵扯瑶池”

  “所以,让您失望了”

  魏泽掌柜又一次被瑶池圣女所说的话给惊到了。

  怪不得会在五域大比中看到瑶池圣女,要知道,瑶池一向不参与这种血腥试炼。

  下一刻,魏泽心中又开始为瑶池圣女而担忧

  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一圣地天骄舍身犯险,甚至于都要抛开瑶池身份。

  醉玲珑作为瑶池长老,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魏泽不知道的是,此刻瑶池中醉玲珑已经在不断的发泄怒火了。

  因为瑶池一向不参与五域大比,所以没有弟子前往第一战场。

  自然也不知道瑶池圣女的行踪,。

  “既然如此,我亲自去葬龙城找我弟子”

  瑶池中,一众人等看着风风火火离去的醉玲珑,都露出了苦笑。

  这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没有任何改变。

  而瑶池圣塔中,一道悠远的女声响起

  “入第一战场,全力支持玲珑”

  “瑶池不惧任何人”

  ……

  尘小九一众人刚从醉梦楼中走出,看着葬龙城内陌生的环境。

  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安北萱取出一光球,其上有一个红点在不断闪烁。

  “去葬龙城中心,御景碧潭,阁主将会在那里亲自开启天道阁对于星域令牌的封印。”

  一个时辰以后,尘小九一众人来到了御景碧潭,大大小小的团体聚扎在碧潭周围的空地。

  所来者有人踌躇满志,兴高采烈

  有人面露愁色,一言不发。默默划算着什么…

  在广场不起眼角落旁,有一男子面无表情的静坐于台阶。

  旁边围绕的几个人衣衫上刻画的弯曲剑体,表明了其团体的身份。

  “剑阁中人来了多久了?我好像看到几个熟人!”

  墨柒手上拿着一路上买来的各种灵食小吃,一边嘟囔着一边指着角落说道。

  安北萱看到几道熟悉的人影,有些激动的回复

  “执剑堂大师兄,唐文”

  “琼华峰师姐,施诗”

  “还有柠萌师妹”

  “…”

  一连串的人名报下来,墨柒只记住一个施诗。

  胸前一凉,后怕的抱住安北萱

  “流氓也来了!”

  安北萱被其口中的流氓说懵了,难不成指的是唐文师兄?

  不对呀?师兄可是出了名的冰块。

  而一旁瑶池圣女没好气的弹了墨柒一个爆栗

  “你个小流氓还有脸说施诗,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安北萱如遭雷劈,难以置信的看向墨柒和施诗师姐。

  “别怀疑我,我是个窈窕淑女”

  尘小九闻言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在墨柒杀人的眼神中忍住不笑!

  而这时候,一身白衣如雪,赤足踏空的绝色女子背负着一把蕴含无尽杀意的剑来到此地。

目光瞅向了远处一道挺立的身影。

“一切因果,在此地了结”

吴蓝抬头,感受到其的神念,招呼着众人前往剑阁弟子所在方向。

在经过女子身旁时,淡淡的发声:

  “宋轻语,这是你的本意吗?”

被称为轻语的女子眼眸中流露出几分挣扎,又一瞬而逝,未被心有不平的吴蓝看到。

反而是一旁的的尘小九捕追到了其神色的变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最终也没有发声。

没有等到回应的吴蓝赌气而走。

时空交错的身形在日光照耀下却组成了一个形状。

一者不平,一者不言。

  就此别过,告别了过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