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三十七章 夕阳袖间藏
今朝有酒今朝醉,切莫断愁于朝阳!

  醉梦楼中,大快朵颐的众人皆醉饮陈酿,诉诸心中无限事。

  酒不醉人,人自醉。

  醉梦论道,醒时折花!

  瑶池圣女丝毫不顾及形象,扯着墨柒衣袖哭诉着心中的无奈。

  “他告诉我,爱一个人就要付诸行动”

  “可是我看的出来,他的眼中只有一道红衣”

  “于是我在瑶池等了他五年,等到的却是魂魄将散”

  自从莫遇身死的一刻起,瑶池圣女就一直在压抑着自己。

  从北原一路来到东荒,却是不敢直接面对现实。

  徘徊在虚无荒野,一次次的打探着关于莫遇的信息。

  得到的却始终是失望。

  剑阁一行,点燃了希望的烽火,却又将其打入深渊。

  锁神花的背后阴谋,强行破境的无奈,瑶池众人的不解。

  一道道压力不断压在俏丽的身躯,她本该无比绚烂,绽放成天域最美的景色。

  为了一个人,放弃了所有,将一生化为赌注。

  所幸,碰到了同路人。

  她心中的悲伤,有了倾诉的通道。

  ……

  安北萱默默的听着瑶池圣女对一个人的思念,眸中闪过一抹悲伤。

  世界多是可怜人,奈何!

  人生而困于枷锁,谁又不是为情所困之人。

  而墨柒无奈的看着被泪珠打湿的袖衫,将瑶池圣女抱在怀中,俯首安慰。

  吴蓝此刻也陷入沉默,不负以往跳脱的性子。

  眼神空洞无物,手臂一道隐约可见的恐怖伤痕被其不断的抚摸着。

  尘小九一声冷哼,浑厚的灵力化为清风徐来,吹醒陷入悲伤情绪的众人。

  一道道纹符箓直直的转过楼梯,击向楼下。

  轰的一声,炸裂声音丛一楼传出。

  憨厚掌柜带着习惯的微笑跨越破损的楼梯飞了上来。

  没有一丝一毫被攻击所影响的痕迹。

  “客人可是对菜品有所不满?”

  尘小九将一片鬼妖肉挥向憨厚掌柜,语气不善的质问

  “阁下的道似乎是用错了地方”

  憨厚掌柜大口一张,似饕鬄进食将鬼妖肉吞噬而入。

  讪讪一笑,正色道

  “食物蕴含的东西永远不会改变,酸甜苦辣俱全”

  “只是入口的味道因人而异,你心中想到什么,自然尝到的味道就是什么!”

  “喜怒哀乐,人生百态。”

  “将情绪带在食物之上,就是对于美味最大的不尊重”

  对于伶牙俐齿的掌柜,尘小九似乎是没了道理。

  “你这店能开到现在,还真是有几分本事”

  “多亏各位照顾”

  憨厚掌柜谦逊有礼的回敬尘小九的微微讽刺。

  而这时候,陷入悲伤的众人也都被惊醒了。

  瑶池圣女神念运转,驱散识海之上的悲伤感觉,恢复到淡然的样子。

  吴蓝,安北萱不约而同的口念剑诀,剑意绽放,整个人处于轻灵的状态,不受万物影响。

  瑶池圣女巧笑嫣然,俏眸一冷,笑中带刀。

  “品灵一脉的规则难道说已经作废了吗?”

  憨厚掌柜略显肥硕的脸庞颤动,严肃的作出一个手势。

  “只专己道,不问红尘”

  “老祖宗立下的规矩自然不能忘”

  瑶池圣女嘲讽冷笑

  “那你将情绪溶于自己所做的食物中,干扰客人的喜怒哀乐,难道不算是坏了规矩吗?”

  正当憨厚掌柜神色纠结时候,伙计迈着懒洋洋的步伐踏上残破楼梯。

  断裂的阶梯随其走动而自行复原,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违和感。

  “都和你说了,不要多事”

  “现在惹出麻烦还要小爷给你擦屁股,你说你是不是头倔驴”

  被斥责的憨厚掌柜呵呵直笑,对少年显得无比恭谨。

  跟上少年的步伐,身躯落后半个身位,从不逾越。

  安北萱细心的观察到这一细节,对少年伙计的身份有了几分兴趣。

  伙计拖拉着板鞋,刺啦刺啦的滑动声无比刺耳。

  不时抓一下杂乱的头发,大大咧咧的坐在尘小九身旁。

  拿起筷子不避嫌的夹起一块鬼妖肉,细细品味,口中不时传出满意的赞叹。

  同时慵懒无比的声调响起

  “你也吃了这鬼妖肉,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有什么异常啊?”

  “魏胖子这品灵入味的境界不算低,按理说,你应该痛哭流涕,或者哈哈大笑”

  “刚刚入道的修为能抗衡七情六欲的涌动,还真是奇人辈出”

  还不等尘小九回答,吴蓝就坐不住了。

  “我就说他们是黑店吧”

  “克扣我们的肉,还给我下毒,我要投诉”

  有些幼稚的话语惹人大笑,众人向看傻子似的看着吴蓝。

  墨柒摸了摸吴蓝的脑袋,同情心泛滥!

  “认识这么久了,才知道你是一个智障”

  “我为以前对你的打骂行为道歉”

  “是我不好,加重了你的病情”

  伙计少年闻言哈哈大笑,冲墨柒竖起个大拇指。

  墨柒翻了个白眼,压根不想理会少年的举动。

  而安北萱弹了弹手中出鞘的锐利剑身,悠悠说道

  “难道你们不应该为之前的行为解释一下吗!”

  伙计少年讪讪一笑,将刚刚夹起的一片鬼妖肉放下。

  “难道你们没感觉到身心愉悦,无比放松吗?”

  “鬼妖肉经过特殊的手法处理,能够调动七情六欲的变化”

  “对于神魂的补益是很有好处的”

  “你们可以感受一下自身的变化,会给你们一个惊喜”

  话落,瑶池圣女内视神魂状态。

  发现之前在伪九幽之地破损的神魂已经补充回一部分。

  还有一丝说不清的法则在识海冲刷着道种,让其更容易的陷入通明境界,感受大道。

  一旁安北萱手指轻点剑身,粉舌舔过火红的嘴唇。

  “无功不受禄”

  “观神魂变化,鬼妖肉中应当是加入了灵桐药”

  “许多鬼修梦寐以求的神物就这样被你给送给我们”

  “有什么目的就明说吧!”

  在少年身后的憨厚掌柜诧异的看了一眼安北萱,显然是对其能说出灵桐神药有些意外。

  不过随后就释然了,连同灵桐神药都见识过了人自然不是什么小人物,说不定,真的有可能……

  掌柜咬咬牙,刚要开口,楼梯之下突然传来一声异响。

  “掌柜的,来客了!”

  莺声燕语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一群青年男女熙熙攘攘的涌进门内。

  男子扫视楼下,没发现有人。

  快步走上楼梯,气宇轩昂,虎步龙行,流露出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素衣白裳少女走在男子身旁,如同白色玫瑰般娇艳欲滴!

  憨厚掌柜顿时脸色有些难看,看着走向楼梯的众人,语气不善的说道

  “难道你们看不到门外打烊的招牌吗?”

  男子背后一肩披狐裘的高贵青年扇了扇手中的扇子,调侃前方气宇轩昂的男子

  “连同柳青公子都有被人赶出去的时候吗?”

  被称呼为柳青公子的青年压下心中的不满,依旧用和善的语气同掌柜商量

  “早就听闻葬龙城内有品灵世家所经营的店铺,慕名而来,还请掌柜您通融通融”

  身为一地天骄却能礼贤下士,同一个不起眼的掌柜耐心说话,让其身后的一众青年男女连声称赞。

  柳青扫过一旁静静等待的俏丽身影,心中一股自豪感觉升起。

  要知道,为了能和这位传闻中的七公主搭上话,他已经付出了无数灵源法宝。

  无意间得知在葬龙城竟然有品灵世家存在。

  投其所好,才将这位身份尊贵无比的公主给请了出来。

  还不等柳青沾沾自喜,憨厚掌柜直接冷声回应

  “今日有事,恕不接待”

  “还请各位慢走”

  听到掌柜毫不犹豫的拒绝,柳青都懵了。

  怎么和想象中的剧本走向不同,刚进门就被赶出去,他柳青还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手中挥出一个乾坤袋,鄙夷的看着掌柜

  “里边有十万灵源”

  “上些好的,剩余的就当小费了”

  “顺带把场子给清了,我吃饭不喜欢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人在场”

  乾坤袋飘落在掌柜身前,十万灵源让身后一些人连声惊叹。

  一顿饭,至于吗!

  柳青打发乞丐般的行为彻底惹怒了掌柜,一脚当乾坤袋踢回柳青脚底。

  “没听清楚的话,我再说一遍”

  “醉梦楼不欢迎你们”

  “给我滚”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柳青的举动恰好踩到了掌柜的底线。

  身为品灵世家传人,你当是叫花子呢。

  祖上以食入道,品遍星海万物,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品灵也是修行方式的一种,观饕鬄吞噬星空,五脏六腑激活血气。

  修行功法可堪比世家宗门的古老秘术,现在缺被人当成下人来吆喝了。

  怎么能不发怒。

  对于醉梦楼掌柜驱赶的举动,柳青一脚将身前桌子踢翻。

  “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呢!不过一个是一个有点修为的厨子罢了”

  “给你脸就收下,小心惹爷生气直接让你品灵一脉断了传承”

  掌柜不怒反笑,挥手启动醉梦楼大阵。

  摆放在柜台之上的饕鬄石雕呈现出法相虚影,携带吞天之威势攻向柳青。

  “我品灵一脉从来没有不承认自己是个厨子”

  “可是就是一个小小的厨子,也不是什么歪瓜裂枣可以招惹的”

  饕鬄威势之下,柳青压根来不及施展秘法,直接被吞掉了半数身躯。

  要不是一旁的白裳女子一记皇道龙气击溃了饕鬄虚影,恐怕此刻柳青已经命丧黄泉了。

  痛苦的嘶吼声响起,柳青身躯鲜血淋漓,一股奇特气息笼罩残躯,阻挡了其血肉复原。

  只能生不如死的在原地打滚。

  之前出声调侃柳青的摇扇青年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不忍直视的场面。

  没想到之前还不可一世的柳青,竟然折在了一间小小的酒楼。

  压下心中的一丝恐惧,上前施展手印将柳青不断流血的伤口给止住。

  “不过是口头上的几句话,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吧!”

  面对摇扇青年的质问,憨厚掌柜恢复了之前习惯性的微笑。

  “这里是葬龙城,是第一战场”

  “不是你们的温柔乡”

  “杀人,不犯法”

  听到掌柜赤裸裸的威胁,摇扇青年无言以对。

  虽然很是愤怒,但是有柳青的前车之鉴,他也不敢放肆。

  毕竟他的修为也只是堪堪高过柳青一点。

  而柳青道境二品的修为却直接被人给秒杀了,容不得他在这放肆。

  同时也给在场所有的外来人提了个醒。

  这里,是五域大比的试炼场,已经不是他们能为所欲为的地方。

  摇扇青年伙同众人将柳青抬走,临走前深深的看了一眼憨厚掌柜,留下一句话。

  “漠北柳家不会善罢甘休的,还请您注意”

  看着灰溜溜走了的众人,憨厚掌柜一股清流冲刷过地面,将其残留在空中的血腥味给清楚。

  “姑娘,你是不是也该走了?”

  憨厚掌柜小心提醒着静静站在楼梯口的白裳女子。

  在掌柜看来,这一群人中只有眼前的女子是让他看不透的。

  施展的皇道龙气更是精纯,就是不知道是哪一王朝皇室的子女了。

  白裳女子玉口轻启,指向尘小九所在的桌子。

  “他们能留,为何我就不行”

  不等憨厚掌柜开口,吴蓝却站了起来,复杂的神色流露。

  “你,还是来了吗?”

  素衣白裳少女静静的看着前方熟悉的身影。面色无常,看不出其在想什么。

  憨厚掌柜犹豫的看向正在隔空对视的两人,有些为难。

  随后小声问尘小九:“到底认不认识,能不能留?”

  尘小九看着明显是有故事的两人,腾出一处位置,让白裳女子坐了进来。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齐齐的看向吴蓝。

  “听闻你前几个月闯入蛮四海,负伤不知所踪”

  “想不到但是能在这里碰上”白裳女子冲着吴蓝冷冷的说道!

  ““哦!关你何事”

  吴蓝凝视着少女,语气虽冷,但神色变化,显然不像是话语所说那么简单。

  清脆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吴蓝,大势所趋,你阻挡不了”

“漠北十六家,就这么着急吗?”张风反问

  白裳女子没有回答,只是葱玉手指不停的扣着木桌,发出叮当的声响

吴蓝起身,自体内炼化出一柄长剑,其中蕴含着万千道杀意。

直到吴蓝压下体内肆虐的剑意,周围空间才回复了平静。

吴蓝将其取出后,灵剑围绕在在白衣女子之前转个不停。

  女子血脉激发和灵剑呼应,七彩炫光萦绕,犹如天仙下凡。

“听雨剑,归你了”

白衣女子平淡的脸色终于有了几分不解:

  “为什么?”

  吴蓝取出听雨剑后,面色苍白,坐在桌前一言不发。

  白裳女子神色复杂的看向沉默不语的吴蓝,将听雨剑收入识海后转身离去。

  转身离去的白裳女子带走了吴蓝最后一抹精气神,瘫软在桌上,一动不动。

  尘小九若有所思看着女子离去的背影,开口说

  “她就是你离开征仙城的原因吧!”

  吴蓝面如死灰,万事万物不入其耳,将尘小九询问当成空气。

  尘小九心中明了。

  当初比莫遇还要更早离开征仙城的是吴蓝。

  不辞而别,就给吴家留下了一封信。

  揣着尘小九多半的积蓄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当时隔多年再见之时,都已成为了挺拔的少年。

  一切都好像没有变化,依旧是你来谈天我来笑。

  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各自有了各自的故事,各自成为了当初最想成为的自己。

  只是习惯了默默的将压力扛着。

  不言,不语!

  憨厚掌柜一声轻咳打破了寂静的氛围,开口接续上之前想说的话。

  “我想请几位带上我家的少主,离开第一战场!”

  “不行”

  “放屁!”

  不约而同响起两声反驳,一道是尘小九,一道是杂乱头发的伙计少年。

  之前还一副懒洋洋样子的少年此刻流露出一丝慌张。

  “老魏,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离开第一战场,你是要我去流浪吗?”

  接连几声反驳,少年不满的看向笑呵呵的魏掌柜。

  而尘小九则是淡然处之,对于魏掌柜的要求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一个陌生的环境最为忌讳的就是背后有不知根知底的人。

  他们来五域大比是有重要事情的,而不是来简简单单的走一趟。

  尘小九踢了一脚吴蓝,同时示意众人起身。

  留下一方灵源和一件入道级别的防御法宝,转身就走。

  “还请等一等,我这里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尘小九不为所动,把墨柒不安分的手给拉住,就要走下楼梯。

  “葬灵棺”

  三个字一出,几人齐刷刷的停下了脚步,不约而同的看向神情严肃的魏掌柜。

  “你到底是什么人?”

  瑶池圣女出声质问

  “一个小小的厨子而已”

  魏掌柜微微弯曲的身子显得其无比渺小。

  “能掌握灵桐神药,脚底下供奉着饕鬄真神,还能知晓葬灵棺”

  “这可不是一个厨子该有的样子”

  安北萱直接持剑于胸前,作出防御姿态。

  墨柒手中出现玄武甲,随时待发。

  魏掌柜指了指瑶池圣女,以谦逊的姿态施了一个奇怪的礼节。

  “品灵一脉,第五十代传人魏泽,见过瑶池圣女”

  开口直接说出了瑶池圣女的身份,还施展出了瑶池内部独特的礼节。

  瑶池圣女抬手压下安北萱横着的剑身,笑语盈盈的问候

  “不知道魏掌柜是如何认出我的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