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三十五章 第一战场
“启航”

  神音震天,万剑归宗,剑阁各处山峰之上,皆有传送阵门开启。

  各峰杰出弟子,隐藏天骄,都聚集到了剑阁藏书楼前。

  阵法光芒不断在虚空闪烁,集结的人群越来越多。

  在藏书阁顶,福禄钟声响起,代表着祝福和祈祷。

  貔貅吼动天地,踩破虚空壁垒,拉着火红车架从天而降。

  护法异兽凝聚力量,撑起一片苍穹光门,一道道人影鱼贯而入。

  这时一道素衣白衫自远方走来,轻剑微吟,一举一动暗合天地真理。

  诸天彩云点缀,虚空震颤,一派风流。

  在场所有人,不管是惊神城的附属世家,还是剑阁天骄,躬身参见。

  “拜见阁主”

  “阁主别来无恙”

  “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各位做好准备,阁主归来,天门将开”

  而青衫人影悄然无声的出现在藏书楼内,慵懒的语调响起在寂静无声的藏书楼。

  “老雍,还要麻烦你在宗门镇守几天了”

  “暗影那群兔崽子不安分,估计会在五域大比上搞些小动作”

  诡异的佝偻身躯突然出现在剑阁阁主背后,幽幽说道

  :“你不是向来不管这些闲事吗?”

  青衫则是对于来者的神出鬼没早已经适应,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籍,随意乱翻。

  “这次我剑阁作为东道主开启战场,怎么也得给其他几个大洲一点面子”

  “不然一群老头子又要从禁区跳出来,指责我办事不利”

  “对了,我不在的这几天,小竹峰发生了什么大事?”

  诡异声音下一刻犹如在天边响起,又似近在眼前!

  “你不是留了一具分身在剑阁,难道不会亲自感受吗?”

  剑阁嘿咻一声,直拍自己脑袋。

  “忘了,这分身玩意还不会自己汇报,真是欠收拾”

  暗中的存在像是被这话给气到了,良久无言。

  收拾分身不就是收拾你自己吗?

  几息过后,一道闪电从藏书楼深处飞出,没入剑阁阁主体内。

  “天道开,仙路起,生死有命,莫要强求…”

  剑阁阁主听到这话楞了一下,笑了笑,走出藏书楼。

  长剑出鞘,咻的一声出现在青衫男子手中,嗡嗡作响。

  “仙凡一念,问道先问剑,求已莫求神”

  “心之方寸,青锋无敌”

  剑随声而动,浩然正气牵引太阴太阳,千柄光影长剑斩落虚空壁垒上方。

  虚空震震作响,剑阁千座山峰一同球体斜射处一道光芒,照耀星辰万里,万千锁链化为黑暗长龙咆哮而出!

  剑落。

  桥成!

  只见无尽剑气牵扯开万千道泛着幽光的金属锁链,剑气撑天,打出一道窟窿与铁链相连。

  咚的一声巨响,天际出现一道门,龙凤异兽缠绕门柱,幽黑的幕洞联通着空间,震震声响催人兴奋。使人醍醐灌顶。

  这一举动好像触犯了某种规则,长桥上弥漫着雷霆电光,涌现出凶兽虚影,虎啸龙吟。还有天道威压在其之上降临。

  青衫男子指了长桥后的门户,冲着下方蠢蠢欲动的众人说道:

  “路就在前方,生死也在前方,选择权在你们”

  下方众人纷纷拜谢

  “多谢阁主,此行定不负剑阁威名”

  剑阁弟子先后踏上长桥,艰难的向门户前行。

  牵一发而动全身,见状,无数人红着眼睛蠢蠢欲动,御着法宝铺天盖地的冲着虚空长桥而来。

  尖嘴猴腮的一个黑袍男子施展秘法最先冲到长桥边。

  并无废话,作势欲上,脚还未踏进光门之中,一道光芒袭来,雾气缭绕。

  顷刻之间,黑袍男子被吐血击飞而出,竟是连同长桥都不得靠近半寸。

  “凭什么进不去?是谁在捣乱?给你爷爷出来!”

  黑袍男子怒气冲冲的嘶吼,本以为借助地利可以抢先先机,却没想到光门排斥,不得入内。

  “聒噪”一儒雅随和的男子随意一掌将其击飞,并一指击溃雾气所化剑芒!

  :“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自寻死路”

  “天门为五域试炼第一关卡,你以为是什么人都可以登上去的?”

  “如果连规则都不清楚,上去也是白白送死而已!”

  一番话说的黑袍脑子面红耳赤,羞恼之下抱拳道谢后转身离去,隐没于人群之中。

  “敢问这位小兄弟,那先前两人是如何登上的天门,并未看到有何阻拦啊!”

  远处被泼了冷水的人群中有人不甘心的问道。

  随和男子虽然有点心烦,撇了撇像霜打了的茄子的众人。

  却又平和的解释道:“世家大族的底蕴悠久,留存有几分手段或者是五域信引不足为奇”

  在这一处聚扎的人群传出了懊恼不甘的议论声。

  突然,靓丽雅致的女子从众人身后走出。

  正是琼华峰的大师姐,施诗!

  “纵使世家宗门有信引,可以进入天门”

  “也不过是填补第一战场的空缺”

  “实力不达道境,五域大比就是去送死”

  之前懊恼不甘的众人讪讪后退,虽然对施诗的话语有几分认同。

  但是跨越山海而来,好不容易碰上了五域大比的机会,更别提这次大比可能涉及到突破禁忌的机遇。

  总有人想试一试,哪怕搭上自己性命。

  施诗见状摇头一叹,不在劝说。

  身侧萝莉少女担忧的看着施诗

  “师姐,这次五域大比你非去不可吗?”

  施诗宠溺的捏了捏少女的脸颊

  “小穆穆,不要担心,我剑阁弟子不是第一次参加五域大比”

  “不会有事的”

  “可是,师尊说过,这次五域大比不一样”

  “会有很多危险…”

  萝莉少女依旧不死心的劝解着施诗!

  正当施诗头疼的时候,一道典雅至极的女子从身后给了萝莉少女一记爆栗。

  少女吃痛一声,愤愤不平的就要转身呵斥偷袭着。

  突然眼睛被一双纤纤玉手遮掩

  “小穆穆,猜猜我是谁?”

  萝莉少女听到熟悉的声音,急忙挣脱玉手束缚。

  转身抱住来者,被小穆穆动作勾起一袭白色拖地梅花百水裙,覆盖下美腿让人惊艳。

  香喷喷的嘴唇印刻在来者的清雅面庞。

  “柠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柠萌苦笑不得的看着怀中撒娇的萝莉少女,眨眼示意一旁施诗解救她。

  施诗强行把萝莉少女从女子怀中拽出,惊喜问道

  “小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在几天前”

  柠萌整理裙摆,开口解释。

  同时手指勾过萝莉少女鼻尖,安慰小穆穆。

  “你柠姐姐也会去五域大比,把你亲爱的施诗师姐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萝莉少女闻言喜笑颜开,抱住柠萌胳膊呵呵直笑。

  一神朗如玉,如同太阳的男子气宇轩昂的走到几人面前。

  轻声细语对几人嘱咐

  “进入第一战场,不要耽搁,速速前往葬龙城”

  “在那里,才是五域大比的真正开始”

  施诗,柠萌,剑阁一众核心弟子齐声称是!

  男子挥手告别身后的长老,神祇之身从背后浮现,包裹住众人。

  在萝莉少女不舍的目光中,跨越光门,踏上征途。

  婉约妇人牵起萝莉少女的手,消失在人海中。

  梦蝶山上,若水告别一众师兄弟,踏上阵门,前往藏书楼方向。

  站在山峰顶上的老老少少目送若水远去,袒露胸脯的大汉呢喃自语

  “梦回仙路,往事皆空”

  “师尊,你说这次有没有机会…”

  老者坐在蒲团之上,一柄青锋悠悠在身侧长鸣。

  小竹峰上,尘小九淡定的看着僵持不下的两个女子,同墨柒磕着瓜子,看着天空一道道光芒闪烁,是天门开启的动静。

  瑶池圣女冷冷的瞅着正在检查机甲的安北萱。

  偏偏两人衣衫都红衣似血,就像是刻意而为之。

  瑶池圣女嘲讽道

  “安仙子怎么不和星微山弟子一同前往天门?”

  “我们这里庙小,装不下你这尊大神”

  安北萱神色不变,将机甲最后一出光枢给安装上,收回玉坠。

  无辜的看向前方不爽的瑶池圣女

  “我们什么时候走?”

  瑶池圣女气急,连声发问

  “你听不懂人话吗?”

  “这里不欢迎你”

  安北萱上前,直直的盯着瑶池圣女。

  两道红衣站在一起,构造出天地间一抹绝色。

  安北萱直接抱住瑶池圣女,碰撞之间波涛汹涌,引起吴蓝脸色不断变化。

  瑶池圣女被安北萱措不及防的拥抱给弄懵了。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安北萱紧紧抱住瑶池圣女,巧笑嫣然。

  “姐姐,你缺个打杂的不”

  “我吃的少,穿不多,体贴温柔,你考虑考虑呗”

  声音虽然小,但是依旧被尘小九和墨柒给听到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迷茫了。

  什么时候开始转换温柔攻势了?

  看着两大美女相拥,吴蓝连连叹息

  “暴殄天物啊!”

  “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是我的呢?”

  小竹峰峰主刘喜突然出现在吴蓝背后,幽幽回复

  “小子,你这心思不纯啊!”

  吴蓝被吓的一跳三丈高,连连摆手。

  “小爷我是正经人,才不是尘小九那种道貌岸然的家伙”

  无辜躺枪的尘小九掂量了下手中的葫芦,有些不舍。

  最终还是放弃揍吴蓝的想法,因为:懒

  而瑶池圣女此刻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将安北萱拽开。

  一脸不善的看向纯真眼神的安北萱。

  “你这是什么意思?”

  安北萱倔强的看着瑶池圣女,不肯罢休

  “我也要和你们自己去”

  瑶池圣女不为所动,冷冷清清的指责

  “要是你死了,我可背不起这责任”

  安北萱将一柄剑挥出,直刺手腕,在众人震惊中,鲜血淋漓,染红平凡无奇的剑身。

  “今日,以我血开剑锋”

  “天道为鉴,我,安北萱,生死自负,不罪于人!”

  天道誓言一经说出,已经在安北萱心中形成执念。

  瑶池圣女看着手持血剑,倔强不屈的安北萱,也知道不可能阻拦住她了。

  “别以为你持剑,就能有所改变”

  “终究是累赘而已”

  安北萱虚弱苍白的脸上浮现笑容,犹如带血梅花,遗世独立。

  她知道,终于有机会面对现实了。

  这些年,她被保护的太好了,是时候,肩负起属于自己的责任。

  鲜血染红剑身,一股帝王霸气般剑意从柔弱身躯唤醒。

  一如当年,万剑臣服。

  小竹峰峰主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安北萱,拿起剑了。

  安北萱,时隔十年,再次唤醒了属于她的那份剑意。

  吴蓝制止了腰间惊梦古剑蠢蠢欲动的战意,带有赞赏的目光看向前方的红衣少女。

  剑道一途,又多了一个对手。

  在星微山,瀑布之上。

  一老妪神情复杂的看向虚空,感受到冲天而起的霸道剑意。

  忐忑不安的呢喃细语

  “还是踏上了这条路吗?”

  “大哥,你看到了吗?小萱,她选择再一次拿起了那柄剑”

  ……

  青衫故人归来,剑阁阁主在剑开天门后出现在小竹峰。

  恰巧看到了安北萱重聚剑意的一幕,心生震动。

  在许多年前,也有那么一个人,用霸道无比的剑意不断打压着他。

  满满路途,他日复一日的渐剑,熔铸百家之长。

  走出了属于自己的剑道,却在也没了“一雪前耻”的机会。

  “老家伙,后继有人了”

  尘小九警惕的看向突然出现的身影,手中阵纹汇聚,随时待发。

  剑阁阁主轻松一点,打消了尘小九全身的戒备。

  “小家伙,别紧张”

  刘喜反应后来,急忙施礼

  “见过阁主”

  尘小九和墨柒都感到惊讶,这人是剑阁阁主?

  前一段时间帮助他们击退九幽神秘存在的虚影明显不是这幅面孔。

  看到两人的疑惑,剑阁阁主开口解释

  “那是我的一丝欲念化身,颇为好战,掌握了神通变化”

  “时常变化不同的模样,出去找人切磋”

  听到这里,两人都反应过来了。

  原来之前那道虚影不过只是眼前之人的一道欲念而已,那么,真正的剑阁阁主到底有多强?

  看着墨柒炽热的眼神,剑阁阁主顿时就知道其想什么。

  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而尘小九也是对剑阁阁主欲念分身感兴趣。

  听其说法,应该还不止一道分身,要是对应七情六欲,那岂不是平白多出数道分身。

  瑶池圣女上前冲着剑阁阁主施礼

  “小丫头,上一次见你你还是个粉嫩嫩的小女孩”

  “一转眼,已经成为瑶池圣女,绝色佳人了!”

  瑶池圣女莞尔一笑,如沐春风。

  “阁主说笑了,在您面前,我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面对瑶池圣女的撒娇,剑阁阁主哈哈大笑。

  随后又严肃斥责

  “你惹出九幽这么大的麻烦该怎么说?”

  瑶池圣女俏眸一眨,委屈巴巴的看着剑阁阁主

  “我这是没办法了吗。”

  “再说了,我知道您在剑阁,一定会护佑我的”

  剑阁阁主快被瑶池圣女的话气笑了

  九幽重现这么大的事情被她三言两语留给带过。

  “你们真是胆子大,还敢只身闯九幽,是嫌命长吗?”

  从化身那里得知到瑶池圣女亲自闯入九幽之地,还惹出了神秘存在追杀。

  差点被吓死,要是瑶池圣女在剑阁的地盘上出事了。

  他可不敢保证那个传闻中对任何事情都淡然处之的瑶池王母会无动于衷。

  要知道,在他还是一个小屁孩御剑飞行的时候,作为当时瑶池圣主的王母可是差点将北原给打沉了。

  更何况,这孩子的父母还对他有恩。

  所以对于瑶池圣女,他只能哄,不舍得骂!

  “那你从九幽之地带出的那朵花呢?”

  “禁忌之物,不是你能沾染的,交出来!”

  瑶池圣女见状指向尘小九,毫不犹豫的就把黑锅扣在了尘小九头上。

  “那朵花被他给炼化了”

  “炼化了?”

  “放屁?你当我是傻子?”

  剑阁阁主气的都爆粗口了。

  那朵花上的因果连同他不能轻易招惹,要是九幽重现,或者是神秘存在再次找来,这几个小家伙能阻拦的住?

  面色不善的看向尘小九,而尘小九则是当做空气,将他无视。

  压根不想解释什么。

  剑阁阁主急的都快要直接动手检查尘小九的躯体了,最终还是压下怒火,和颜悦色的向尘小九解释那朵花背后的意义。

  “万灵抚育,吞噬无数星辰法则,那朵花代表的是不祥”

  “但凡被天道阁所知,一定会强行毁灭”

  “万年的积累,谁都不知道九幽的目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古道开,仙路现,意味着无数尘封的势力将要卷土重来”

  “而禁忌之物,关系到上古清算的事实”

  “你,扛不住”

  听着剑阁阁主絮絮叨叨的劝诫,尘小九心中还是有些动容。

  身为东荒顶尖宗门的掌控人,压根无需向他解释,可以直接动手。

  但是剑阁阁主还是一视同仁,尊重他的选择。

  想到这里,尘小九开口笑道

  “征仙城,囚仙古域,血河渡劫”

  “早已在局中了”

  “有些事情不是我想躲就能躲的,苟延残存了十年,是时候兑现承诺了。”

  一番话听着众人云里雾里,不知道尘小九所说话代表的意义。

  而剑阁阁主在听到囚仙古域时候已经不淡定了。

  听完尘小九的解释,深深的打量了他一眼。

  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能开口。

  “你们这是要准备去参加五域大比吧”

  “拦不住,由你们吧!”

  “剑阁等待着你们的归来,别有太大的负担”

  衣袖一扇,几人被裹挟在内,瞬间出现在了长桥之上。

  墨柒还在喋喋不休的问着尘小九之前所说话的含义。

  尘小九拎起其衣衫,将其扔进光门之内。

  随后瑶池圣女,吴蓝一同踏入。

  安北萱眷恋的看了一眼身后熟悉的地方,义无反顾的跟随而来。

  …

  在其他各大洲,都在进行着同样的举动。

  妖三山,蛮四海,都在送行。

  酒入豪肠,千言万语皆是争渡。

  无尽星域中,邪魅魍魉蠢蠢欲动,不世出的古城云隐云现。

  大道行,亦艰,亦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