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三十章 我与你同在
天道法则排斥着黑色洞口,其内若隐若现的城池之上站立着一道可肩负乾坤的身影。

  感受着炸裂般的大道之力涌入,身上战甲离体,于洞口封堵外界天地对其的镇压。

  对于剑阁阁主所说伪九幽话语,嘲讽一笑

  :“轮回之下,何来真伪!”

  “这么久了,这片天域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

  “红尘滚滚,浮生一梦,已经记不清故地的风景了”

  城池上的神秘存在有感而发,万载岁月不饶人,被强行唤醒,想不到却来到了故地。

  在当年,这片土地的名称还是四方古域,却被那位天尊强行合一,重铸天域,真是大手笔。

  而现在,天尊不知所踪,地府消逝。

  就连当年的鼎盛道门也未有传人现世,而他却在旧时的九幽混混沌沌的沉睡了万载。

  苏醒于今朝,是莫名的巧合,还是早已经被算记好的棋子!

  一步踏出,出现在黑色洞口之处。

  在外界众人员的惊呼下,神秘存在被黑暗气息笼罩的手臂穿越洞口,出现在小竹峰的领空。

  这时候,天顶上自瑶池圣女施展“敕神”敕令后再无动静的深渊天宫动了起来。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内,被混沌气霭充斥的宝座上,戴着金色面具的存在睁开双眸。

  天道深渊慢慢出现一架法则构筑的黄金战车,大殿内一道光芒瞬间飞出,归入战车之内。

  瞬间,黄金战车后出现万千兵卒,浩浩荡荡的冲黑色洞口处的神秘存在而来。

  刚刚将手臂越过黑色洞口的神秘存在被战车上发射出来的道意攻击砍断。

  一声闷哼在洞口处响起,黑暗气息不断翻滚,断裂的手臂瞬间复原。

  而掉落于小竹峰的手臂化作狰狞的兽翼,掉落于竹林汪洋。

  其上沾染的九幽气息瞬间使周围百里化为一片死地,寸草不生,生机不在。

  刘喜一声怒喊,手中古剑插入地底,万道光芒四射,瞬间将周围竹林清空,阻拦住九幽气息的向外扩张。

  下一秒黄金战车携带大军从深渊呼啸而来,无视黑色洞口的法则屏蔽,攻向神秘存在。

  “神域的界面投影吗!”

  “呵呵”

  神秘存在打了个响指瞬间,黄金战车与万千兵卒陷于虚空沼泽,寸步难移。

  一口气轻吐,城池之上一面招魂幡随风飘扬,黄金战车和无尽兵卒瞬间被收入幡中。

  “来而不往非礼也”

  神秘存在从环绕的星海中挥手招来巨大的陨星,一脚踢出。

  陨星穿梭洞口,与天道法则对抗,突破音障化为一抹黑色流光冲向深渊天宫。

  拖曳出的火红长尾划破虚空,一根携带九幽气息的锁链从陨星中飞速而出,插入深渊天宫。

  城池内一处古旧祭坛流转着幽光,招魂幡在祭坛中心舞动,厉鬼映照诸天,两道黑白衣衫的虚影从祭坛内走出。

  手中一根铁链缠绕,双双抬头看向虚空深处,反手一拽。

  外界深渊天宫一颤,竟然被铁链好撼动,逐渐从虚转实,脱离深渊。

  而陨星在铁链锁住天宫之后陡然轰进天宫大殿,被混沌气霭所阻,化为泡沫,溶解为灰尘。

  大殿宝座上的黄金面具存在站立起来,一步踏出,天地雷电交加,神光漫天。

  :“亵神者,吾记住你了”

  随后天宫强行挣脱锁链束缚,消失在深渊之中。

  众人无语的看向天空消散的深渊,还以为要来个鱼死网破呢!

  结果放了句狠话就灰溜溜的逃跑了,什么玩意?

  神族?真不讲武德!

  而黑色洞口处的神秘存在对其嗤之以鼻,不屑的说道:

  “一道残念也敢大放厥词”

  随后身上气息流转,一滴血滴在城池祭坛之上,黑白身影越发凝炼,阴阳气息从锁链上传出。

  天空下坠的锁链顿时一震,反方向祭出,直直的飞入即将愈合的深渊裂口。

  叮当一声。

  从深渊中传出一道不甘心的咆哮,神光万丈依旧阻拦不住锁链的入侵。

  下一瞬间,锁链绑着金色面具回归在城池祭坛内。

  戴着金色面具的身影不断哀嚎,却被祭坛不断吞噬,渐渐消逝。

  这时候外界瑶池圣女正在全力收回令,“敕神”敕令随着瑶池圣女法咒回归。

  “封魔”敕令因为缺少了主持的人,其上霞光慢慢消散,就要消失在虚空之中。

  剑阁阁主催动巡天镜直接上前将其吞噬,委婉的说道:

  “好歹有一道神道气息,不要浪费”

  吴蓝眼皮一跳,收回了刚刚想要踏出的脚,心中咒骂道:

  “脸皮真厚,小辈的东西都抢”

  而这时候尘小九在墨柒的丹药灌注下,睁开的眼睛,虚弱的看向天际黑色洞口。

  “不可让其夺回锁神花,否则前功尽弃”

  而这时候神秘存在看着眼前要消散的黑色洞口,神色严肃的念着:

  “魑魅魍魉”

  从祭坛内一道道鬼影冲击向黑色洞口,随着鬼影的填充,原本要闭合的黑色洞口放慢了消散的速度。

  瑶池圣女嘴角有丝丝血迹流出,见状直接将身前的紫色花朵纳入神魂。

  灯笼内的灯芯同锁神花一道进入瑶池圣女识海之中。

  幽幽火焰内包裹的弱水释放出一缕神魂,瑶池圣女正在催动神魂炼化锁神花,暂时将其所流转出的法则汇聚在灯芯之上。

  天穹之上的雷云随着瑶池圣女的出现汇聚,天道祝福随同雷光汇向瑶池圣女。

  墨柒看着雷云内的生机,终于明白了瑶池圣女为何要在此时渡涅槃劫。

  取天地涅槃生机一线,只为增加莫遇神魂重聚的希望。

  而黑色洞口的神秘存在看到瑶池圣女的举动,顿时发怒。

  :“小辈,尔敢”

  话音未落,祭坛内锁链再次祭出,冲瑶池圣女身躯而来。

  “无常锁链,招魂禁术”

  “人还活着呢!什么时候轮到你个死尸来招魂了”

  剑阁阁主笑语盈盈的伸手一弹,将阴阳气息笼罩的锁链击偏。

  随后一柄剑从剑阁中心从天而降,剑尖划过锁链,摩擦其一道道火花。

  锁链与古剑相击,神秘存在对天宫的手段在剑阁阁主这里吃了个憋。

  神秘存在见状亲自动手,不顾及天道法则的打压,半截身躯踏出黑色洞口。

  战甲附体,一拳轰出,天地变色,山峰震动。

  剑阁阁主拦住要出手的长袍老者,嬉皮笑脸的说道:

  “师兄您就别出手了,好不容易有个能过几招的对手,让我练练手!”

  随后升空,凝聚剑意。

  冲向黑色洞口处的神秘存在,剑意如龙,轰散拳意。

  拳拳到肉,眨眼间就与神秘存在交手百个来回。

  观剑阁阁主的攻击手段,以身为器,身体每一处都化作武器,无所不用至极。

  神秘存在的战甲硬生生被剑阁阁主轰出几道裂缝,半截身躯险些被打回黑色洞口内部。

  两个字,生猛!

  神秘存在憋屈的被堵在洞口,进退不得。

  城池内的招魂幡陡然飞出,震慑神魂的气息从其内传出。

  剑阁阁主不得不暂时后退,停下了一连串的攻击。

  :“皮糙肉厚,做一个沙袋还是不错的”

  “要不要考虑考虑”

  剑阁阁主揉了揉凸显骨头的手指,血肉复原,调侃道。

  神秘存在的半个躯体被天道法则侵蚀,虽然有战甲覆盖,但是依旧在瓦解着其内的血肉之躯。

  天道之力的压制随神秘存在的修为增长而越发强烈。

  一身实力发挥不出,被一个后辈压制的死死的,任凭神秘存在的养气功夫是如何深厚,这一刻也气坏了。

  随后神秘存在不在强行挣脱黑色洞口的束缚,回归城池。

  剑阁阁主在其身后大声呼喊

  :“喂,玩不起吗?”

  “要不我让你几招,你回来我们再练练呗!”

  神秘存在回到城池之上,不理会剑阁阁主的叫嚣。

  一段冗长繁琐的咒语被其了刻画在虚空之中,原些生长紫色花朵的地方浮现出一处阵台。

  阵台上铭刻着鬼神文字,一道道沟槽充斥着血液的气息。

  最中心的坑洞之处残存有一株瘦小的黑色花蕾。

  观其形态,这朵花与尘小九夺走的那朵花同出一源。

  但是瑶池圣女炼化的锁神花练练吐露无尽生机,正在慢慢孕养着一缕孱弱的神魂。

  而眼下阵台的那株花朵流露出无尽死气,在其花蕾之中仿佛能看到鬼神咆哮,苦海争渡。

  神秘存在刻画在虚空中的咒语将花蕾中的一缕缕死气牵引而出。

  死气的出现使得阵台顿时一沉,其沟槽内再次涌动出不同种类的血液,反哺向黑色花朵。

  在神秘存在的牵引在,死气消失在虚无中,如同一缕青烟消散。

  瑶池圣女正在借助涅槃之力炼化锁神花,突然之间一缕死气缠绕神魂,锁神花不受控制的收回之前释放的生机。

  连同莫遇残余的一缕神魂都要被其吸纳而入。

  瑶池圣女一惊,一株青莲道种自行镇压识海,阻止了死气的再度入侵。

  但是为时已晚,莫遇的神魂已经被锁神花所吞噬,死气脱离瑶池圣女识海,飘向锁神花。

  紫气浩荡,夹杂着黑色死气,一瞬间从瑶池圣女神魂识海脱离,出现在虚空。

  安北萱驾驭机甲,看到瑶池圣女身躯一震,锁神花浮现在天际。

  一把抓去,却抓了个空。

  锁神花好像有了自主意识,躲闪着安北萱的捕追。

  恰巧此刻,远方太阳升起,紫色花朵沐浴阳光,吸收晨间的第一缕紫气。

  而之前那一缕死气化作黑色花朵,与锁神花纠缠在一起,成为一顿伴生花蒂。

  城池之上的神秘存在一声冷笑:

  “阴阳相交,天地神物,倾这片九幽供养而出的锁神花,是那么容易就被收服的吗!”

  瑶池圣女身躯一软,瘫软在地,无力的举起手来,想到抓住遁去的锁神花。

  众人纷纷出手,却无一所获。

  剑阁阁主亲自出手,动用通天修为禁锢虚空,锁神花同黑色花朵化为虚无,隐没在原地,不得其踪迹。

  “九幽之物,不容于世间,却可轻易感知天地法则,汇聚大道之力。”

  剑阁阁主神色有些难看,下意识的说出锁神花的奇异。

  两朵伴生花蒂出现在黑色洞口,眼看就要被神秘存在召回。

  瑶池圣女看着锁神花吞噬莫遇神魂远去,一时间不能压制神魂伤势,差点走火入魔,伤及神魂根本。

  这时候,墨柒放下尘小九,脚踩虚空。

  清秀绝伦的脸庞上显露挣扎的神色,一道太阴之河被其从虚空召唤而出。

  极速席卷锁神花逃离黑色洞口。

  城池内的神秘存在神色一惊,不解的看向太阴之河。

  眸中划过奇异的色彩,打量着虚空中的墨柒,突然神色中流露恐惧。

  :“你是谁?”

  “你身上有他的气息,难道天尊还活着?”

  “不可能,不可能,地府已毁,道门败走,那些人都死了,为什么还有阴间之物存世?”

  之前不可一世,吞噬神域天宫,横击剑阁阁主的诡异存在却像是遭遇了什么恐怖事件一样,颤颤巍巍的指着墨柒发问。

  剑阁阁主同样诧异的看向墨柒,但是他并不能感受到墨柒身上什么特殊的气息。

  为什么那神秘存在会说墨柒与那位末代天尊有关联?

  难道说,古道开,星域征仙战将起,一些幕后的势力又要开始谋划什么大动静了吗?

  身为剑阁阁主,他自然知道一些寻常人不知道的内幕,比如那位天尊的事情。

  在上古的清算中,许多宗门都从那一刻断了传承,遗留下来的只有只鳞片爪的信息。

  漫长岁月,白玉京自那场大战后,放逐边荒,黑暗包裹,所有人认为白玉京就此消亡的时候。

  一代天尊强势崛起,横扫六合,虎视八荒,先后移禁区,毁古道,追寻着什么…

  就在世人以为天尊岁月即将来临的时候,天尊消失了,漫长岁月中不见其法旨…

  …

  墨柒用太阴之河禁锢住锁神花,死气所化的黑色花朵欲攻击墨柒,却直接被湮灭于太阴河水中。

  神秘存在胆战心惊的看着墨柒,一言不发。

  剑阁阁主御剑于前,提防着黑色通道内神秘存在的再次出手。

  突然城池中的神秘存在一阵大笑,又一阵哭泣。

  城池上空法则不稳,神秘存在的脸庞第一次显露而出,是一张苍白无力的坚毅脸孔。

  神色涣散,身体被九幽之力缠绕,大道碎片禁锢肉身,痛苦的半跪于城池城墙之上。

  忽然一阵霞光从头颅上绽放,手指疯疯癫癫的指着外界。

  :“都是假象,都是假象”

  “何为太阴,何为太阳,天寻不出,谁敢称王!”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都是棋子,包括你,包括我,包括这片天地,都将覆灭。”

  墨柒看着指着她神神叨叨的诡异存在,用太阴之河构筑出一个冰匣子,将锁神花封存于内。

  飞到瑶池圣女面前,将匣子递给瑶池圣女。

  瑶池圣女紧紧的抱住匣子,不顾阴寒之气入体,生怕锁神花再一次消失在她面前。

  叉腰吸气,冲黑色洞口处喊道:

  “你有本事出来呀!”

  吴蓝看着墨柒蹦蹦跳跳的挑衅那位恐怖存在,恨不得直接用棍子敲晕她。

  姑奶奶,那位要是出来,一巴掌就把我们几个给拍没了,你就别在这煽风点火了。

  而神秘存在仿佛是听到墨柒的吆喝,不顾一切的想要冲出城池,逃脱向外界。

  这时候九幽深处的世界中,忘川河汇聚龙卷,将其强行卷入,不让其挣脱。

  在神秘存在破土而出的地下世界中,一具棺材微微开启,一声“归”字响彻整片世界。

  吓得墨柒急忙逃回尘小九背后,吐了吐舌头,拍拍胸脯。

  :“吓死我了,我让他出来他就出来,太听话了吧!”

  尘小九一脸无奈的揉了揉墨柒的黑发,看向虚空中的黑色通道。

  通道内,神秘存在被大道玄心震慑,不受控制的往地下世界而去。

  不敢其如何挣扎,不能动用九幽之力丝毫,这片空间,已经不归他掌握了。

  神秘存在贪恋的看了一眼外界,随后被强行镇压于土壤之中。

  天空中的黑色通道慢慢合拢,直至存留一丝裂缝。

  突然之间,一道无形光芒从中飞出,击向尘小九。

  穿透数人,无法被拦截,进入尘小九体内。

  吴蓝欲上前查看,却被尘小九挥手示意退去。

  尘小九感觉到背后的阵纹出多了一抹痕迹,墨柒惊呼。

  焦急的向尘小九说道:

  “你背后多了一个环形印记。”

  尘小九脸色微变,随后内视神魂,果然,在识海深处多了一个圆环,在其上铭刻些复杂的图案。

  不得被撼动分毫,就这样静静的呆在尘小九识海之中。

  尘小九嘴角一抽,他现在的身体都快成垃圾处理场了,什么东西都有。

  随后勉强站立,向墨柒示意无事。

  看向前方的瑶池圣女,凝重问道:

  “现在该怎么办?”

  本来是要用锁神花孕养莫遇的神魂,却没想到被其反过来吞噬了。

  瑶池圣女巧笑嫣然,拂过发丝,不管不顾的将锁神花纳入己身,用自身血气镇压。

  淡然的说道:

  “抽茧剥丝,融为一体,就用这朵花为莫遇打造新的躯体。”

  “以我之血,渡他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