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二十一章 无声无息
晨曦照亮大地,方圆千里满目苍夷,层峦叠嶂的山脉从中间断开,出现一个大坑。

  暗影令牌浮现在天空,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施展着佛门神通,同尘小九不断撞击在一起。

  “佛陀金身”

  一声怒吼,尖嘴猴腮男子背后凝聚出金光万丈的法相。

  随同男子一同轰向尘小九,两两相撞,尘小九嘴角渗血,被轰退百丈。

  尘小九白骨露于皮肉之外,整个躯体在不自主的打哆嗦。

  尖嘴猴腮的男子发出桀桀笑声:

  “小子,以卵击石,我这金身可不是你个还未入道的蝼蚁能撼动的。”

  “陪你玩够了,接下来就去死吧!”

  声音刚落,男子就极速出现在尘小九身前。

  “无畏狮子吼”

  威力胜过六字箴言的狮子吼将全力防御的尘小九顿时掀翻。

  全身上下皮肉乱绽,七窍流血,整个人已经成为一个血人了。

  吴蓝御剑挡住了金身一拳,却也被击退数十里。

  “初入道境的小辈,还没能踏入浮沉领域,安敢拦我。”

  吴蓝看着男子嚣张的神情,气不打一处来,颇为不屑的说道:

  “你一大把年纪才修到个道境圆满,有什么可得意的。”

  “同等境界虐你如虐狗!”

  尖嘴猴腮的男子嘲讽道:

  “哪怕是妖域宫落,都在那一边不知死活的躺着。”

  “你一个无名小卒在这无能猖狂”

  “老夫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虐杀你们这些自视清高的天才。”

  “毁我法宝,今天在场的人一个也跑不掉。”

  “哈哈!”

  瑶池圣女赤足踏空,以瑶池秘法汇聚成塔,向金身镇压而下

  尘小九和吴蓝对视一眼,配合默契的前后夹击。

  尘小九在几息时间内砸出了全身的积蓄。

  压缩玄雷砸出数百颗,直接同瑶池圣女的神秘塔影一同镇向万丈金身。

  无数把枪械扛在身上,占据着制高点,当男子金身脱离塔镇压一瞬间,尘小九火力全开。

  能量压缩炮,高合金子弹,干扰灵力网,各式各样的武器拖延着男子背后金身,让其不胜其扰。

  而吴蓝凌厉的剑气直接攻向男子本体。

  三人配合之下,男子竟一时间不能动弹,只能被动承受攻击。

  就在此刻,援兵姗姗来迟,一艘巨大的星空战舰出现在远方,阴影遮天蔽日,方圆千里内仅存的生灵被威势所镇,趴在地面上瑟瑟发抖,忍不住呜咽。

  被尘小九三人围困的男子瞬间心惊胆战,不甘心的看着远方威猛的战舰。

  猛的冲胸口一拍,一口精血吐出,背后金身化佛为魔,气势瞬间上涨十倍,抬手一挥,神秘塔影支离破碎,瑶池圣女和魔神擦身而过,险而又险的避过凌厉的掌印。

  吴蓝手中长剑一横,抵御着魔神汹涌灵力的冲击。

  而尘小九则是被魔影给彻底盯死了,尖嘴猴腮的男子愤恨的说道:

  “都怪你这个蝼蚁,怪我好事。”

  男子背后魔神眼眸放射中一道眸光,直击尘小九头部。

  尘小九被瑶池圣女丝带一拉,瞬间躲避开。

  下一秒巨大的魔手化为掌刀,砍中尘小九身躯。

  尘小九身躯如同麻袋一样被击飞在空,又被魔神一脚踏下,地面出现一个大坑,灰尘四起。

  这时候魔神探出双手,一只手越过虚空抓向化为麒麟的宫落。

  一只手抓向被龟甲笼罩的墨柒!

  危机来临时刻,宫落猛的张开双眼,麒麟异火熊熊燃烧。

  挣扎着从口中吐出一杆法杖,魔神化爪为拳,轰向法杖。

  却被其反震而退,无功而返。

  同时瑶池圣女飞驰而过,将宫落带走,朝战舰而去。

  尖嘴猴腮男子神情阴沉似水,心里无奈的想到,果然身为妖皇殿的传承者,一定有压箱底的底牌。

  要不是日月天鉴被破,未尝不可以尝试将其底牌给夺过来。

  可惜了!阴沟里翻船,被几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傻子影响了。

  非但没能完成暗杀宫落的任务,还被人将月魄给抢走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男子念及快要到来的星际战舰,顿时全力出手,向墨柒所在方位使出佛家六字箴言。

  配合魔神双手,连续攻击向龟甲。

  散发青芒的龟甲虽然挡住了全部攻击,但是青芒逐渐暗淡,眼看着就要消失。

  察觉到这一点的男子嘴角流露出一抹笑容,果然没有猜错,龟甲在之前召唤漫天雷霆时候就有些力不从心,能量即将耗尽。

  而此刻在他全力出手下,眼看就要破开防御,他怎么能不兴奋。

  这件古朴龟甲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玄武所蜕,是真正的神物。

  更何况被玄武甲保护下的那个女孩也是极其不凡,他道境圆满的修为竟然看不穿其跟脚。

  要是能够将女孩和玄武甲带回,最起码可惜将功补过,要是少主一高兴,说定还能得到一些非凡赏赐。

  想到这里,男子竟然以身为饵,鲜血为印,提供给身后的魔神。

  魔神双手结印,在一息内施展出一个极为繁琐的法阵。

  诸天法则被构筑为一柄金刚杵,随着魔神双手结印。

  在法阵加持下,金刚杵砸向玄武甲。

  玄武甲表面的青芒消散,掉落在晕倒一旁的墨柒身上。

  男子指挥着魔神将墨柒擒于双手,施展秘法就要远遁。

  这时候,一道满身浴血的身影浮空,拦在魔神面前,沙哑的声音响起:

  “你给我把她放下。”

  魔神一怔,底下的男子看向说话的人,诧异的说:

  “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挺抗打的啊!”

  “怎么,想救她?”

  “不看看你自己的实力,要不是顾及即将到来的苍蝇,我一根指头碾死你。”

  边嘲讽边驾驭着魔神撕开虚空,一只脚已经踏入其中。

  突然天上乌云压顶,消散的雷霆再次聚集,虚空凝滞,大劫来到。

  男子惊恐的看向魔神手中的墨柒,玄武家黯淡无光的挂在墨柒身上,没有丝毫动静。

  那这漫天雷霆又是从何而来?男子不思其解,突然眼神一瞥,惊恐的看向前方如同死尸的尘小九。

  “是你?”

  “呵呵,区区入道劫就想拦我,异想天开。”

  魔神挥动一只手,就要驱散雷云,重开虚空。

  尘小九头颅抬起,舌头舔着嘴角的鲜血,恐怖一笑:

  “我让你放下她”

  语落,雷霆降世。

  百里雷池构筑出一处天兵战场,一部部兵马从中而出,冲向尘小九。

  五色神雷合聚,“一”字闪电勾动陨星而下,杀气冲天。

  星际战舰上的人惊恐的看着前方雷霆,停在了渡劫区的边缘,不敢入内,怕引发更大层面的雷劫。

  而尘小九沐浴雷霆,缓慢的走向魔神。

  手中法则凝聚出重刀,轻描淡写的坎着漫天兵马。

  在尘小九神魂深处,一道锁链封印被冲击而开,一副副画面出现在脑海中。

  上百个孩童哭喊着,却在下一瞬间人头落地,清澈的眼睛看向天空,不肯瞑目,像是在控诉着天道不公。

  下一刻画面转换为成片上万的墓碑,周围无穷汇聚鬼影,指责道:

  “还不归来,这里将是你的归宿,为何要抗拒。”

  父母远去的画面。

  周围人如同看待怪物的一幕幕。

  ……………

  记忆最深处,万千繁花在囚仙古域盛开,而尘小九,站在深渊边缘,看向咫尺处的绚烂,无动于衷。

  一声叹息响起,尘小九面前终于再一次的出现了一道门户,门这边是记忆里的无尽深渊,门那边是光芒一片,欢歌笑语。

  上一次,尘小九什么也没选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不惧过往,也不向往光芒,等待着时光流逝,倔强的扎根土壤。

  而这一次,尘小九手中多了一柄刀,所以尘小九选择了直接击碎门户,黑暗与光明交汇,而他站在混沌一线,依旧无动于衷。

  在现实世界中,众人只看到一柄刀划过无边雷霆,势不可挡。

  而男子背后的魔神强行接住了刀尖,却在下一秒,被劈成两段。

  尖嘴猴腮的男子头顶赤日,压抑住恐惧,凝重的问道:

  “这一刀,叫什么名字?”

  尘小九从虚空中走出,怀中抱着昏迷的墨柒。

  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

  “破魔刀”

  ………

  在征仙城的岁月中,尘小九忙忙碌碌于大街小巷。

  北城跑腿,南城漂移,走街串巷的售卖着私下制作的符箓。

  靠着从吴蓝手上坑来的几本阵纹基础,尘小九无师自通的制作了几个小范围的挪移法阵。

  在旁人看来偷家闯关的好玩意却被尘小九当成了送快递,送外卖的辅助法阵。

  半年时间在征仙城打下了属于纵横六号的名声。

  让其余的几大物流公司恨的牙痒痒,背后不知道下了多少次黑手,却都被尘小九有惊无险的逃过了。

  直到一次送货过程中遭遇了地下势力的阻杀。

  这一单货物是天元府的委托,背后之人加注了数百万灵源,纵横公司可以说是被迫接下来这单委托。

  面对三大物流公司的打压垄断,新兴的纵横根本无力抗衡。

  剑走偏锋化整为零,专业化订单在征仙城打开了一条生存通道,付出的代价是无数“鸿雁”的命。

  是的,纵横公司的人员统一称为“鸿雁”,

  但是每一只“鸿雁”之间都是生不相见,只有在选择退出或者是死亡讯息传来时,才会有“北归”人员接其回家。

  因为纵横货物的特殊性,每位“鸿雁”的信息只有纵横创始人才能知晓。

  利益动人心,一块巨大的蛋糕被摆在面前,自然有无数人想着如何瓜分。

  纵横的举动自然打破了征仙城数千年来的僵局,三大物流公司的背后牵扯着征仙城几大势力的利益。

  所以,清算就此开始。

  在征仙城内没人敢明目张胆的动手,否则就是在挑战军方的权威,而且天道阁的监察力量也不是吃素的。

  但在征仙城外,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纵横公司的货物被拦截在城外,一具具尸体暴露在荒野。

  所有人都知道是谁动的手,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趁火打劫的事,从来不缺人干。

  地下黑市中传出一条消息:

  “三日后,戮神台恭候纵横大当家,风雪集团欲与纵横合作,互帮互助!”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场鸿门宴,醉翁之意不在酒,三大物流公司的暗中掌控人就是风雪集团。

  纵横一个新兴势力要与风雪集团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迟早要沦落到被吃抹干净的地步。

  风雪集团的话语表达了其底气,作为征仙城一大势力,掌控着征仙城小半的物流运输,可谓是富可敌国。

  三天后,风雪集团的当代掌控人早早的就来到了戮神台,悠哉悠哉的品酒赏景。

  琴瑟和弦,美人轻舞,无数人在关心着这一次会谈的结果。

  是纵横宁死不从?还是风雪集团强行吞并?

  不管如何去想,在人们观念中,风雪集团立于不败之地。

  而在这一天,纵横发生了许多事。

  从来没现身的大当家第一次出现在了纵横公司楼顶,双眸远眺,凝视着远方。

  征仙城外万里荒芜中三辆钢铁合金车辆肆意驰骋,身后几十台飞梭在不断追击。

  一封信被送往了征仙城几大世家手中,看者无不沉默,随后紧急下令,等待着什么!

  一台黝黑机甲被摆放在矮小的土丘,少年坐在机甲宽大的臂膀上,口中叼根稻草,无聊的看向湛蓝的天空。

  ……

  夜色微凉,郊外发电厂白色烟雾袅袅升天,为苍凉的星空勾勒白色丝带。

  之前黝黑机甲腾挪闪烁在发电厂内,躲避着天上不断攻击的飞梭。

  背后几十个人影骑着机车穷追不舍,压缩能量子弹铺天盖地的射向前方,被波及的房屋瞬间被打成个筛子。

  眼看征仙城城池轮廓肉眼可见,一艘民用飞船上突然发射出一道镭射激光炮,巨大的爆炸引起一场小型地震。

  在征仙城内部,戮神台上假寐的中年男子感受到百里外传来的波动,不屑的笑道:

  “还真是天真”

  巡查大厅中众人看着光幕上反馈郊外爆炸画面,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愤怒的说道:

  “星际武器为什么能流露在外?”

  “给我接通天道阁,那群人是吃干饭的吗?”

  而纵横公司楼顶,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听着手下人汇报,心痛又无奈的冲前方坐着的身影说道:

  “三只鸿雁皆坠土,任务,失败了!”

  而前方轮椅上坐着的小小身影像是没听到似的,坚定不移的看着北边。

  虎背熊腰的男子想要开口劝说什么,被暗中一个老者给制止。

  老者扶着轮椅,慈祥的说道:

  “小姐,天台风大,我们到里边去等吧!”

  一只苍白的手臂从黑色毛毯中伸出,低头看着双腿,平静的说:

  “我说过在这里等他”

  老者心疼的看着眼前女孩,精致的脸庞上有着些许疲惫,一双眼眸流露出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

  没有继续劝阻,只是朝旁人吩咐几句,一同看向了远方。

  街边不断亮起的路灯驱散着黑夜,霓虹的光彩让夜晚多了几抹温柔。

  宽阔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诉说着归家的欲望。

  但鸿雁不归,纵横终究是空壳而已。

  等待消磨着每个人的耐心,戮神台上的中年男子不满的呵斥着舞婢。

  几大世家中有人不断徘徊。

  天元府深处的阁楼里,一个风姿卓越的少妇打量着手中的玉佩,一个鲜红的:“仙”字散发出莫名的寒意。

  而城门处,一个戴着口罩的少年大步向前,在无数巡查人员审视下,消失在人群中。

  ………

  半个时辰后,一个慈祥的老者推着木质轮椅来到了戮神台。

  轮椅上的少女笑颜如花,手中提着的白色金属漂浮在天空。

  高清的光幕上显现出一副副画面:

  巡查人员正在查封三大物流公司。

  军方金色飞梭盘旋在风雪集团大楼,无数机甲涌进大楼,押出一个个不断咆哮反抗的人影。

  中年男子看到光幕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呢喃自语:

  “不可能,不可能。”

  “你一个小小的纵横公司怎么能调动军方?”

  少女看着已经奔溃的中年男子,冷漠的说道

  :“吃里扒外的东西”

  “六年前的那场清洗看来已经被彻底遗忘了。”

  “先辈的脸都让你们这群蛀虫给丢光了。”

  “沉沦在过往荣光,注定走向覆灭!”

  言罢,随同老者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这一夜,征仙城又消失了几个屹立千年的家族。

  天元府放出话来,将与纵横合作,打造征仙城顶级物流集团。

  风雪集团一夜之间破败,仿佛没有存在过一样。

  而尘小九与轮椅少女一同在纵横公司楼顶看着璀璨星空,少女担忧看着身前少年,不安的说道:

  “小九你是不是入道失败了?”

  尘小九慢悠悠的回应:

  “入道之劫让我看到了一些不想看的”

  “索性就不入这道了。”

  “与这次任务无关,你别多想。”

  轮椅上的少女无奈的摇摇头,取出一本书递向尘小九。

  尘小九疑惑的接过,翻看了几页,两眼一闭,将其扔到一旁不再理会。

  借助微弱的月光,书籍封面上铭刻着三个古旧的字:

  “破魔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