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十九章 咫尺风雪
雪舞长空,渲染天地之间的寂寥。

  顷刻间天地黑与白两色交加,笼罩着浮空岛范围。

  桃花林深处众人惶恐不安的看向天空,瑶池圣女柳腰轻转,洁白无瑕的双手气定神闲的不断结印,地底灵力汹涌而出,大阵转守为攻,抗衡着暗色波涛。

  “雪起长空,冰封千里。”

  瑶池圣女言出法随,漫天冰霜冻结虚空,无尽冰矛化为长龙,席卷暗色长空。

  虚空不时传来几声闷哼,有血迹散落,戴着面具的尸体一具具被冰矛贯穿,在寒芒中灰飞烟散。

  攻击见效,但在下一刻,一轮天日垂于天边,一轮满月挂于天际,日月交辉,轮转于浮空岛之上。

  漫天冰霜在碰到大日边缘时,无数光点从日轮挥散而出,冰雪世界被光点腐蚀消化,光点如同雨点快速落于大阵之上,激发起道纹波涟漪。

  “一同出手,别让暗色封锁了这片空间,否则你我实力将在这件圣兵之下大打折扣。”

  宫落神色凝重的看着日月轮转,其透露出来的气息与妖皇殿有相似之处,哪怕是有所不及,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他心里明悟,此次攻击恐怕是有意针对他而来,从瑶池圣女到东荒各大世家弟子都是幌子,他们真正的目标是自己。

  从帝子降临的消息到瑶池蟠桃宴会,他被人一步步牵引到此,偏偏暗中谋划之人并未刻意的去营造什么,而是堂堂正正的明谋,算准了他必定会来东荒,必定在听到瑶池圣女的消息后会第一时间赶到。

  想到这里宫落心中有些寒意,暗中之人将他的行为习惯摸得透透彻彻,同时算计了整个妖族,意在妖皇。

  是的,只要他陨落在东荒,妖皇未出的情况下,本就是一盘散沙的妖域必将分崩离散。

  只是妖皇闭死关的消息是如何被人得知的?或者说,妖皇殿中有人已经按耐不住了吗?

  宫落冷笑一声,想着妖皇殿也时候清理一番了,有些蹦跶不停的老鼠,该让他们去见见地狱了。

  此时一面残损的铜镜被祭出,顿时牵扯着日月光辉,不让其瓦解法阵基础。

  甲胄青年一息内黑色战甲附体,背后战旗无风自动,一个血色刻画的残阳在战旗中格外显眼。

  甲胄青年血气涌动,无尽鲜血流淌在战旗之上,其中传来英灵的怒吼咆哮,不朽的战意充斥古战场,暗色之下的残镜有所感应。

  映照诸天,照亮苍穹,日月光辉被分开,黑暗被轰散!

  遥相呼应,战旗发出呜咽的哭泣声,好像在缅怀着过往岁月中的前行者。

  此时明月中走出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白衣男子,一双眼眸没有流露出一丝感情。

  背后牵扯着一具巨大的红色棺材,九条粗大的黑色铁链绑在腰间。

  每前行一步,虚空都被棺木压出道道裂痕,偏偏形成的不稳定虚空却吞噬不了看似渺小的身影。

  远处众人看着朝着浮空岛前行的怪异男子,好像有脚步一步步踏在神魂之上,无法挣脱,有许数修为不够的人直接瘫软在地,崩溃的看着如同索命厉鬼的男子。

  而白衣男子伸手朝腰间一震,缠绕的黑色铁链顿时飞舞于空中,一只古铜色的大手一把将铁链御在身前。

  奋力一甩,轻巧的的将棺材被背后砸出。

  红色棺木携带着恐怖的气息,将虚空划成一条破碎的银带,以突破音障的速度狠狠的砸向防御大阵。

  一下,两下,三下。

  几击过后,浮空岛内部灵力涣散,桃花凋零,地龙翻身,强烈的抖动起来。

  防御法阵中心处一个破碎的大洞显露而出,瑶池圣女见状直接以身为盾,强行飞到破碎的法阵前挡住了铺天盖地的光点。

  但是一道狂风从身边呼啸而过,白衣男子脚踏棺木,极速从她身旁掠过,带动衣衫飞舞。

  在瑶池众弟子的惊呼中,棺木从天而降,如同一柄锋芒外露的剑,插入地底。

  下一刻,无尽灵力从地底中心狂涌而出,伴随着桃花凋零,画廊长桥倒塌,整座浮空岛从中心裂开。

  丧失了浮空法阵的支撑,岛屿夹杂巨大的碎石从天空砸落于群群山脉,与空气摩擦产生的火光照耀百里,却在暗幕的笼罩下无人得知。

  哀鸿遍野,惨叫声连绵起伏,无数醉生梦死的世家子弟连御空都来不及,连同岛屿一同埋葬在了荒野山峦。

  空中只有聊聊数十人在围攻着呆滞在一旁无所动作的白衣负棺男子。

  但是任凭瑶池圣女和宫落连环攻击,所有了法相,灵气波涛都被其身前的棺材给全部吸收,能够毁灭山河的大道异象如同滴水入汪洋,没能掀起丝毫风浪。

  宫落与瑶池圣女后退百丈,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难以隐藏的震惊。

  “教主级别的人物,看不清来历的诡异棺材,为了杀我还真是下了血本啊!”

  宫落揉了揉手腕,冷笑道。

  瑶池圣女仪态万千的绾起散落肩头的青丝,冰雪寒雾瞬间笼罩全身。平静的说道:

  “瑶池弟子听令,搜救伤亡人员,聚瑶池小华阵,全力抢救!”

  身后瑶池女弟子齐声答是,各施手段,飞往下方救援重伤的世家弟子。

  此时,王曦和甲胄青年也并列上前,同瑶池圣女站到了同一阵线。

  :“来者修为深不可测,不可力敌,待会我等全力攻击暗幕一处,先行将其余人等送走。”

  瑶池圣女神念传音,同在场人商议到。

  甲胄青年敬佩的冲瑶池圣女躬身一拜,随即说道

  :“天空中日月乃暗幕阵眼所在,欲破阵,先行毁掉其一方可”

  王曦白了一眼甲胄青年,没好气的传音说道:

  “那日月最起码是半步圣兵级别的法宝,你说毁就毁?”

  甲胄青年没有理会王曦的反驳,指了指手中持有的半面残镜,在王曦手背上偷偷划过两个字:

  “圣兵!”

  王曦诧异的看了一眼甲胄青年,有些眼热的看着其手上了半面残镜,羡慕的传声道:

  “你们天道阁这么有钱吗?人手圣兵?”

  甲胄青年用看傻子的眼神瞥了王曦一眼,冲前行走两步,同时传音给瑶池圣女和宫落,让两人配合其突破负棺男子的阻拦。

  脚底刚刚催动灵力,准备施展功法强行突破。

  暗幕中走出三道人影,全身笼罩在黑布之中,唯独背后的长剑凸显在外,全身散发出腐败苍老的气息。

  感受到三道人影的出现,负棺男子呆滞的身形一动,拖拽着棺木就朝三人走去。

  最中间一道人影飞出,尊敬的俯身一拜,用沙哑苦涩的语调说道:

  “阁下欠我暗影的人情已经还清,奉少主之命,为您取来幽冥草三株。”

  负棺男子大手微张,一个玲珑木雕的盒子就出现在男子手中,凝视几眼后负棺男子直接取出幽冥草往棺材中随手一扔。

  将铁链又重新缠绕在了腰间,不顾对峙的双方,将暗幕撕开一道裂口,就要远去。

  宫落在男子撕裂虚空一刻,百丈麒麟法相奔驰,将地下疗伤的众人席卷在背上,化作红色流光和负棺男子一同冲到裂缝前。

  眼见就要突围的时候,一团火焰从外部封锁在了暗幕裂口处,打了宫落一个措手不及。

  一道剑光从最中心的人影处陡然二来,直接将宫落所化的麒麟法相逼退。

  包裹着黑布的三道人影迅速穿梭虚空,挡在了裂口前。

  之前送负棺男子盒子的诡异人影桀桀笑道:

  “殿下的麒麟遁真是天下极速,老夫一个不查,差点被你给逃了出去。”

  宫落有些狼狈的退回到瑶池圣女身旁,身上所负载的受伤人群被其收入了随身所带的小型空间碎片中,一时无忧。

  而宫落身上还燃烧着诡异灵动的火焰,品相不俗的红色衣衫被其烧的衣衫褴褛。

  瑶池圣女挥出冰霜欲扑灭火焰,却不想反是助长了其威势,火势越发壮大。

  王曦震惊的呼喊道:

  “玄明业火?”

  言语中有些难以置信。

  宫落阴沉着脸色,袖口一卷,火焰被其聚集成一团,张口吞咽了下去。

  没有理会诡异人影的嘲讽,眼神直瞪瞪的看着从暗幕裂口处出现的一道身影。

  犹如青竹挺秀的身姿,剑意天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就是这样一个青年,打断了宫落突破的脚步,还反咬一口,使宫落狼狈而回。

  王曦不安的捏了捏手中的长枪,眼光不定的看着空中熟悉的青年,呼喊到:

  “温明非,你为何在此?”

  被称呼为温明非的男子嘴角微微轻抿抿出一道优美的弧度,优雅的说道:

  “王曦姑娘,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王曦焦躁的说着:

  “是不是剑阁派你来的,你是不是来帮我们的?”

  甲胄青年忍不住制止了想要过去问个清楚的暴躁女子,斥责道:

  “分清楚状况!”

  “眼前之人是击伤宫落殿下的凶手,不是你认为的帮手。”

  温明非轻弹手指尖跳动的火焰,悠扬的说道:

  “所谓的妖族殿下,也不过如此吗?”

  宫落闻言落落大方的朝其一勾手,说道:

  “下来,一只手打爆你。”

  而这时被意外状况阻拦的负棺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温明非,拖动棺材再次起身。

  一道轻灵的声音响起:

  “不知前辈乃何人?可否告知名讳,好让在下寻找。”

  负棺男子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不屑的瞥了一眼瑶池圣女,第一次开口道:

  “女娃娃,要寻仇你还嫩了点。”

  “什么时候当上了瑶池掌门人,才有资格值得我出手。”

  瑶池圣女风华绝代的面容下莞尔一笑,冲着负棺男子肃然说道:

  “不会让阁下久等的。”

  双方对峙间,一声醉汹汹的声音插了进来:

  “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说玄明业火,是谁说的?站出来。”

  墨柒担忧的看着摇摇晃晃冲四周巡视的尘小九,急忙上前搀扶。

  正在气头上的王曦看着应声寻来的尘小九,没好气的指着天空中的温明非,气急败坏的说道:

  “玄明业火,就是那家伙放的。刚刚差点把所谓的妖族代表给烧死了。”

  尘小九擦了擦双眼,挣脱墨柒的搀扶,弯弯扭扭的走到宫落面前,不顾眼前人杀人的眼光,拾起被烧的还剩一角的衣衫,打量着天空中的温明非。

  冲其呼喊道:

  “那个谁?”

  “放个火让小爷看看。”

  温明非诧异的看着虚空中脚步踉跄的尘小九,温和的说道:

  “如你所愿。”

  一柄火焰小剑直刺尘小九而来,尘小九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一把抓住。

  玄明业火在手中剧烈燃烧,而尘小九就像是感觉不到痛楚一样,微笑的凝视着手中的火焰。

  呢喃道:“还真是有缘啊!”

  随即冲着温明非露出一个让其匪夷所思的笑容。

  尘小九挥手凝聚八卦阵图。阴阳鱼浮现,撕破虚空。

  随后身影消失,下一息,出现在温明非头顶数丈处。

  肩上扛着一台狰狞的激光炮,猛的朝下一轰。

  随即转手一扔,手中不计数量的符箓铺天盖地的向温明非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

  温明非刚刚躲过一记激光柱,就被符箓给团团包围。

  :“爆”

  “莲花净土”

  两声声音同时响起,巨大的蘑菇云在暗幕中爆发,突如其来的战斗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三个裹着黑布的诡异身影。

  不过瞬息之间反应过来的三人迅速拔剑,如出一辙的挥出道道剑芒,直冲天顶处的尘小九。

  突如其来的一枚龟甲阻挡在三人面前,剑芒没在其上留下一丝痕迹。

  墨柒盘坐在龟甲边缘,晃荡着洁白的小腿,郑重其事的冲三人说道:

  “你们三个裹尸布就不要参与到人的战斗中了。”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毕竟你们好歹还有遮羞的概念。”

  “但是大晚上的裹着黑布出来吓人就是你们的错,老不死的东西,凭借一些莫名其妙的力量苟延残存,永远上不了台面。”

  被嘲讽的三人看着眼前大言不惭的少女,怒骂道:

  “小丫头片子,神明的力量不是你能诋毁的。”

  墨柒闻言不屑的一笑:

  “什么神明,不过是一群畏畏缩缩的叛逃者而已,装什么呢!”

  三人听到墨柒不断道出的话语,怒不可揭。

  中间的身影慎重的双手举剑,口中默念着繁杂的咒语,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随后身旁的两人化作黑影融入到中间身影之中,三人化为一人,气息变得琢磨不定。

  一道诡异的力量从明月上传出,附在剑身之上。

  黑布身影飘忽不定,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一些蝼蚁,怎么能明白高高在上的神明!”

  墨柒催动着龟甲封锁这片虚空,却在下一刻被负棺男子给一击震飞。

  吴蓝急忙接住了倒飞而来的墨柒,御剑而走。

  同时负棺男子触摸着不断反抗龟甲,有些感慨道:

  “老师,您还苟延残存在这个让你无比失望的地方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