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十四章 今夕是何年
天幕低垂,雷霆电海,四周劫云肆虐,暗淡无光的虚空酝酿着道道铭痕。

  尘小九和墨柒四周顿时虚无一片,被世界法则给强行拘禁到了一处空间。

  墨柒显得尤为淡定,一只手还有闲情雅致的搭拉在尘小九所化石碑顶上,抠弄着摇曳的小草。

  尘小九心中则是感受到无比的的震撼,他算是发现了,自从遇到了墨柒,整个人就没有闲下来。

  仔细估摸下来,他现在恐怕是上了一艘贼船!关键是这艘船还时不时的浪一浪,害得尘小九生怕哪天就被哪里传来的浪给拍解体了。

  “我们现在算是神网的玩家,死了可以复活的那种吧?”尘小九询问一旁百无聊赖的姑娘。

  “嗯额。怎么说呢!”

  “刚才你还有机会跑的,现在估计是没可能了。”墨柒瞅了一眼天幕中正在形成的一双无情的眼睛!

  而更远处的虚无黑暗中呈现出一副场景,众生跪拜,神音震耳欲聋,诉说着某种禁忌语言。

  神魔伏尸在旁,黑莲朵朵盛开,一方山脉层峦叠嶂,地势如同一柄长剑开天。

  在黑暗深处,一口棺材感受到了某种熟悉气息,跳跃无数星辰,仿佛要挣脱此方岁月,跳出黑暗。

  中央的一口棺材只露出些许,就遭受到天道排斥,无法进入。

  隐约感受到的气息让人觉得其不属于这片空间,甚至是不属于这个时空。

  棺材上的龙状纹络活了起来,一道虚影慢慢的从棺材中浮现而出。

  天空中的双眸神色终于有了变化,甚至是带有了恐惧的色彩。

  威压顿时充斥着小小的空间,一道庄严的声音响起:

  “大胆!”

  墨柒闻言嘲讽的看了一眼天幕中万道法则构筑的眼睛。

  将尘小九所化的石碑当做板砖挥舞起来,陡然奔跑,朝着前方禁锢两人的雷海狠狠拍了下去。

  火焰包裹墨柒整个身躯,眉心处一个小小的星茫法阵运转,墨柒身上的气息在几息时间内达到了一个恐怖的顶点。

  尘小九看着如同疯魔的墨柒狠狠的砸着眼下这片空间的屏障。

  头上处一根萦绕着混沌气霭的巨指直冲两人而来,犹如天威浩荡,令人难以心生抵抗。

  墨柒依旧挥舞着石碑没有动摇,专注的冲着前方一点施力。

  下一息巨指直指墨柒背部,夹杂的混沌神雷铺天盖地的砸下。

  这时一道柔和的黄色光芒笼罩了墨柒,巨指法相连同漫天神雷如同石头大海,淹没在了黄色光芒所化的圆形护盾,没能掀起一丝风浪!

  天幕中的眼睛被黄色光芒所化的爪印一掌抓碎,化作流光道纹回归天地之间。

  就在眼睛消失之际,中神州书院桃花林中,一个沉睡的老者缓缓睁开了双眼,凝视着虚空:

  “玄武……”

  而在虚无空间内,墨柒终于放下了尘小九所化的石碑,双手凝印,牵引着黄色光芒进入体内。

  眉心处的星茫法阵中一枚古旧铜钱翻转而出,旋转升空。

  金色篆文一个个刻画在黑暗虚空,墨柒大手印一掐,以道家走势勾连篆文,使其形成一口古铜大钟,凝聚出花鸟鱼虫,衍化着神魔史记!

  同时墨柒口中精血吐出,化作一团火红色的朱雀虚影停在古旧铜钱之上。

  背后的黄色光芒散尽,尘小九之前所见的龟壳上匍匐着一只蛇首龟身的身形,竟然是玄武真身。

  尘小九脚底处巨大的八卦阵图浮现而出,这是墨柒将他扔出去时候吩咐的,虽然不明白墨柒到底是要做什么!

  但是尘小九选择了相信她!

  毕竟看她此刻显现出来的真实修为,起码已经是入道境界的修士了,为了避免被秋后算账,尘小九选择了与墨柒并肩作战,绝对不是因为打不过。

  这时朱雀悬空,南方丙丁火,卦主离。

  玄武归位,北方壬癸水,卦主坎!

  红光与黄芒交加,面前坚不可摧的虚空屏障顿时破碎。

  远处棺材虚影缓缓转身,微微一动就受到天道排斥,无法进入。

  隐约感受到的气息让人觉得其不属于这片空间,甚至是不属于这个时空。

  朱雀玄武所引发的虚空涟漪像是引起了棺材盘坐虚影的注意,僵硬的抬起手,指尖轻轻一划,黑暗虚空如同窗户纸一样破碎。

  一股莫名气机像是跨越了无尽时间,直冲而来。

  在尘小九眼中则是顿时出现了一片血海汪洋,无数狰狞的恶鬼在其中哀嚎,如同人间炼狱。

  尘小九神魂遭遇到了不可抗拒拉扯,就像是要突破空间沉沦于那片血海。

  这时一道门户从天幕而降,隔断了那道气机的牵引。

  尘小九如同经历了一场大战,满身大汗的躺在原地。

  这时候手腕处火热的气息传遍神魂,使尘小九顿时平静下来。

  :“催动我给你的那面令牌”命令的话语从耳旁传来。

  尘小九看着眼前摇摇欲坠的身影,不由得气笑的。

  将其硬生生的拘禁在身旁,把令牌强硬的塞入墨柒怀中。

  “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小心我揍你”墨柒还在虚张声势的恐喝着尘小九。

  无奈苍白的小脸暴露了其真实状况,反而被尘小九狠狠的拍拍屁股,顿时不敢叫嚣!

  就在尘小九同墨柒互怼的时候。

  铜板不受控制,自主浮空,刻画在其上的四个古字化为乾坤秩序,越过门户朝铜板镇压而下。

  “道门………”

  “还在守……”

  “徒劳…”

  断断续续的神念从棺材中传出,要是信息流传到外界恐怕会引发出大震动。

  其中流露出内容牵扯到了太多,消声匿迹万年的道门信物竟然出现在此处,更何况是虚空中那要打破时空的棺材……

  天道排斥,铜板镇压之下,棺材仿佛是有了退意,反而是古旧铜板发起了进攻。

  瞬间自爆器体,碎片化作一道道流光进去了时空乱流,追溯着留下的点点痕迹追了过去。

  而八卦阵图中的朱雀玄武化作流光镌刻在了门户之上。

  门户抖动,其上的铭刻的一个男子背影好像复苏过来,就要追着棺材而去。

  最终在一声叹息声中,背影隐没,门户消失。

  整个空间内就剩下了躺在地上的一个石碑和坐在其上气喘吁吁的少女。

  “喂,现在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了吧?”尘小九发问。

  墨柒则是不搭理,就这样坐在碑身上静静发愣。

  过了许久,尘小九感觉道一滴水落在了自己的躯体上。

  “你哭了?”

  “屁,下雨了!”

  “那个玄武是不是你很重要的人?”

  “关你什么事!”

  “你这人讲点道理,我这是好心帮你,有些事压在心里不舒服。”尘小九循循善诱着墨柒。

  墨柒也是吸了吸鼻涕,嗔怒的说道:

  “那也不告诉你。”

  “你………”尘小九气结!

  这时一道流光穿越无尽虚空回归,一半残破的铜板出现在墨柒面前,朝着门户消失的地方发出阵阵哀鸣。

  随后阴阳道图浮现在两人头顶,一条通道出现在虚空中。

  构筑完通道好像消耗掉了铜板残余的能量,掉落在墨柒手中,黯淡无光。

  墨柒拎起石碑,走进了通道中,随着两人身影的消失,阴阳道图抹除了在场的气机,朝着天幕深处而去,顿时引发了神网世界暗中的一片震惊。

  下一刻,书院老者出现在尘小九和墨柒消失的地方。

  呢喃细语:“光明无处不在,黑暗随之而行,你还是不信任我们吗?

  这时另一个意志出现在天幕,冷冷的看着正在不断打碎法则印记的阴阳道图。

  一声冷哼,像是在表达不满,但也没有去阻止。

  书院老者挥手强行从天幕中构筑出一组画面:

  古旧铜板追着棺材而去的流光!

  朱雀,玄武倔强的选择铭刻在黑暗门户之上!

  半枚铜板带着斑斑点点血迹归来。

  老者苍老的手掌颤抖的抚摸上画面中的玄武虚影。

  :“老伙计,你还是忘不了吗?”

  “你说,当初我们是不是做错了?”

  另外一个意志冷冷的回应道:

  “失败者而已,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遗留下来的火种还不死心,看来是时候要去边荒走一趟了”语罢虚空震动,一道光芒撕破黑暗,势不可挡的远去。

  书院老者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无力的哀叹一声,消失在原地。

  边荒放逐之地,黑暗笼罩侵蚀法则,碎石星陨围绕城池构筑着不可探查的长城。

  征仙城万里之遥处,碑林迷雾不散,围堵着囚仙古域的进出通道!

  不知名的神念从遥远之地而来,从星河俯视着这处碑林废墟,微微表现出的厌恶不知是因为浓稠的黑暗,还是废墟本身!

  冷淡凝重的自语:“早该覆灭的地方了,辉煌不可谈……”

  突然一记大手印轰的向虚空某处击出,暗中的神念一惊,迅速远离!

  只见刚才神识所在的地方蓝色漩涡吞噬着虚空,百里之处生机湮灭,空间被瞬间禁锢。

  一道苍老的身形从碑林中佝偻着身躯像是看待蝼蚁一样看着虚空深处的神念。

  没有理会神念传出的震惊声音: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还活着……”

  苍老身形直了直身子,手中拐杖冲前方一点。

  神魔吼动苍穹,虚空像薄纸一样被击碎,声令之下,千里烟云起,空气波浪此起彼伏,山峰寸断,处于攻击中心的神识错不及防之下被雷吼震的退却十丈,眼看就要消散。

  “道友息怒,此事就此作罢!”

  囚仙古域中心青铜门缓缓开启,混沌气霭充斥其中,散发出恐怖,悠远,蛮荒的气息。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星空坠落陨石火雨,污损的船只艰难的争渡在平静的水面。

  仿佛苍宇坠落,万灵消失,门后的通道曲径幽长,接连包含着残损的宇宙,葬下了无数世界。

  一道身影踏出混沌,气霭覆盖其身,遮挡其面庞,手中所持之物散发毁灭诸天的气息,其上所供奉的血液仿佛要压塌万道。

  声音刚落,征仙城地下世界中盘踞的一个黑影愤怒的一吼,深埋于地底的一根黑铁玄棍冲天而起。

  越过征仙城上空,万丈法相砸中青铜门,直击其中的身影,打的其节节倒退!

  :“想不到把你都给引出来了!主人都死去千年,你还残存几丝本能!”

  青铜门户中的人影挥手阻挡着黑铁玄棍的猛击。

  眼神悠长,从黑铁玄棍中想到了某个独立于万古战场的身影,忍不住细语道!

  而黑铁玄棍像是被其话语激怒,瞬间变化万千,引动天上玄火,下击幽冥长河,勾动某个特殊的符号,以自身为祭品,召唤着某个人物的降临。

  青铜门户内上一刻还在老神自在,侃侃而谈的人影顿时惊怒,:

  “尔敢?”

  手中所持小罐中一滴血液被其虔诚祭出,用来打断黑铁玄棍的召唤仪式。

  这时碑林处的老人嘿嘿一笑:

  “想做什么?那个鬼玩意的东西你也敢拿出来?”

  “看来书院真是破败了。”

  虚空深处的一人闻言无奈的走了出来,浩然正气席卷天下,两个“止”字分别向交战双方飞舞而去。

  而看到“止”字的两方都暂时停下了动作,遵守着某种约定。

  “乌龟王八蛋总算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瞎了呢?”

  面对碑林老人的讽刺,龙行虎步的中年男子朝着其一拜。

  却被碑林老人给躲开。

  “别来这套,我一把老骨头受不起!”

  “你们书院个个装聋作哑,真是丢了你们先贤的脸!”

  被怒骂的书院中年男子没有反驳,只是在被提及到先贤的时候小声嘀咕了一句:

  “那不也是您的前辈吗!”

  碑林老人听到后脸色肃然,郑重其事的解释:

  “滚蛋,老子和你们没一丝一毫的瓜葛。”

  “欠你们的早就还清了”

  “回去告诉书院那老头,管好你们的手,征仙城不一样看到你们,因为脏!”

  “账一笔笔的我们都给记上了,不用等下久了,总会清算的!”

  随后消失在迷雾中,不在理会外边的事情。

  而黑铁玄棍人性化的冲青铜门内身影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晃晃荡荡的朝着征仙城方向飞去,在半途中,迅速转身。

  冲着最开始那道出言不逊的神念就是一棍砸下,就连书院中年男子都没能来得及阻拦。

  神念闷哼一声,不甘的被黑铁玄棍磨灭在虚空。

  而青铜门内的身影则像是丢弃了一件垃圾,没有丝毫动静。

  黑铁玄棍慢悠悠的回到征仙城。

  虚空中同时响起了桀桀的笑声:

  “囚仙,征仙,大梦一场空…”

  “都是错的,错的!”

  “今朝有酒当自醉,哪管今夕何夕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