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无双 > 第五章 煮酒听雨入尘喧

第五章 煮酒听雨入尘喧

南雁归北,潜鱼越海!总有一个理由,让芸芸众生争渡!

  沈凰推开虚掩的木门,神色复杂的看着如同往常伫立窗前的身影,轻声道:

  “受伤了就好好修养”

  同时顺手将桌前喝了一半的酒瓶给收了起来。

  尘小九遗憾的将手中最后的半杯酒吞入腹中,盯着前方院落中收拾东西的沈姨。

  :“什么时候走?”

  “天元府准备好了传送阵门,随时就能开启!”沈凰沐浴着窗前阳光,随口回答。

  尘小九瞅着身侧如诗如画的美人,青丝绾起,斜打着一个蝴蝶发结。

  突然发笑:“你安静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

  沈凰转身正视着尘小九的眼睛:“只是有点可爱吗?”

  尘小九避开那双秋水敛波的眼睛,装作寻找东西的样子:

  “咦?我的那本上古年代的联邦大词典呢?”

  “不好夸啊!得查查资料。”

  咳,找到了,听好啊!:

  你是天际的烟火,独自闯入了寂静的世间,留下行尸走肉的肉体,带走皈依的灵魂!”

  还有还有:

  “世间万千繁华不屑一顾,转角却见到了你!从此方知山水路途遥远,终究远不过读不懂的心!”

  沈凰笑的花枝乱颤,嗔怒的挥舞着小手:“王八蛋,你敷衍谁了!”

  笑着笑着眼神中却流露出了不舍之情,捏了捏发烫的手指,小手一伸,讨要着什么!

  在尘小九不解的神色中,横下心大声的说:“口罩,你骗走我的口罩!”

  “丢了!”尘小九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你骗谁了?打开乾坤袋让我看看”

  “喂。忒小气了啊!送出去的东西还有要回来的吗?”

  “我可是掏了我半个身家给你买了发带”尘小九委屈巴巴的指着沈凰头上的蝴蝶结!

  沈凰不依不饶的讨要着:“快点拿出来,我就是看看,不会收回去的。”

  “你确定?”

  面对某人满脸的不信任,沈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你以为我会贪你的一个口罩吗?”

  “那可说不准,一件灵器嘞!”

  在沈凰快要杀人的目光中,尘小九依依不舍的从腰间乾坤袋中缓缓取出了口罩。

  沈凰没好气的看着“心痛欲绝,捶胸顿足”的尘小九。

  :“行了,不就是一件灵器吗!我就看看,又不会少点部件!”

  :“何况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你心疼个屁呀!”

  气的沈凰当场爆了粗口。

  随即转身坐在沙发上偷偷摸摸的不知在鼓捣什么。

  不一会,沈凰将一个改造过的口罩丢在尘小九身上。

  :“喏,给你。”

  尘小九一脸狐疑的打量着手中的口罩,疑问道:“你做了什么?”

  “你不会自己看吗?”

  尘小九闻言的仔细观察“去而复返”的宝贝!

  在口罩内面左上角,出现了两个有点扭曲的字:“桐凰”

  而耳部的柔软线条中多了点不一样的金属点。

  :“你在里边放了什么?”尘小九一脸懵逼的发问!

  “你戴上就知道了。”

  在沈凰小期待的语气中,尘小九快速戴上口罩。

  耳部突然传来了清冷的声音:

  “神经检测识别开始”

  “脸部信息扫描”

  “调整角度中”

  “认证成功,是否开始体验”

  尘小九遵循指示回答:“开始”

  话音刚落:“袅袅余音绕耳,轻灵动听的歌曲倾诉着委婉动听的故事。”

  看着对面某人惊讶的表情,沈凰内心顿时多了几分小得意,嘴角在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微微上扬!

  一曲结束后,尘小九淡定的摘下口罩,悄无声息的收回了乾坤袋中。

  面对沙发上一本正经却又时刻表露出快来夸奖我神情的少女。

  尘小九开怀大笑。

  自从莫遇归来又黯然逝去的那一刻起,尘小九的心中压抑着莫名的情绪。

  而此刻如同精灵的少女却用自己的方式安慰着自己空洞的内心。

  “怎么样,有什么想表示的吗!”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告诉你,你赚大发了。不仅能得到我的亲笔签名,还免费获得了我所有歌曲的终身欣赏权!”

  “所以,小尘子还不赶紧跪安!”

  尘小九瞅着嘚瑟的少女,装作震惊的说: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却心思歹毒”

  “分别之际都想着让我以后都离不开你的魔音贯耳”

  沈凰面色一滞,一座洁白玉塔出现在手中,散发出的丝丝气势压制的虚空!

  “我今天砸死你个没良心的玩意…”

  “我去,来真的。”

  “别动手动脚的,有本事放下武器。”

  “轻点,别打脸…”

  ………

  过了片刻,鼻青脸肿的尘小九生无可恋的瘫软在地上。

  一旁的少女揉了揉手腕,哼了一声,收起压制虚空的玉塔。

  :“叫你嘴里没个正经。”

  尘小九抽动着嘴唇,心想,你也没给解释的机会呀!

  随后艰难的起身,取出一封信笺,郑重的说:“帮我个忙,把这个东西交给安北萱!”

  “你自己写的自己去送,我没有帮别人递情书的习惯!”沈凰傲娇的偏头拒绝!

  “不是我写的,是我一个朋友。他死了,没有亲自送的机会了。”尘小九慢慢的解释!

  顿时气氛僵持不下,片刻后沈凰面无表情的接过信笺。

  :“那个朋友是你很重要的人吗?”

  “不重要,一个酒鬼。欠他几顿酒没还。”

  “死了都不安分,还不忘差使老子。”

  “对了,见到安北萱记得说那酒鬼的名字,莫遇!平生不负相遇的遇!”

  尘小九轻描淡写的说出一番抱怨的话,只是当提及到那个名字的时候,语气一滞!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送,你不怕我半路就把它给撕了?”沈凰反问!

  “会去的,毕竟要见见那酒鬼喜欢的人是什么样!死的时候都念念叨叨,烦死人了!”

  “不过剑阁在东荒,有点远”

  “何况再过几天就是那家伙的头七了,我得给他上顿酒。不然这世间恐怕没人惦记他了!”

  “我信你!一直会相信下去”

  沈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悲伤,不知是为那个死去的人还是眼前能够笑着说出生死的家伙!

  “我答应你,沈姨应该收拾好东西了,你等会下来!”沈凰说罢转身准备下楼,一个乾坤袋从身后扔来,落入怀中。

  “口罩的谢礼,不过我可没灵源了,买不起什么东西”

  “几本旧书,勉强能看看!希望你别嫌弃!”

  沈凰打开禁制,用神识粗略查探后发现,某人说的几本应该是这屋子里全部的书了!

  “不用谢,你要是不收我也只能用来取暖生火了!”某人贱兮兮的声音在沈凰发声之前抢先说了出来。

  “好,我收了。”

  …………

  伴随着不断后退的熟悉建筑,加长版的黑色长车停到了天元府的中心!

  一行人在毕恭毕敬的黑白制服管家带领下,通过层层安保检验,到达了地下世界!

  抱着小熙的中年男子取出一块兽皮,按照其上的纹络调整着一处阵台的阵纹。

  尘小九眼热的观摩着中年男子的手势起伏,不顾法则动荡,双手在暗中模拟着。

  不知不觉中眼前一黑,差点一脚踩入黑白交接的一处阵眼!

  在中年男子一声轻咳下,尘小九脑海恢复清明,后怕的远离了阵台,而后又在旁人无语的眼神中再次模仿!

  在五方极品灵源的暗淡中,祭坛涌现天地异象,刻画着天道秩序冲向了不稳定的虚空。

  一副巨大的八卦阵图被中年男子艰难的描绘而出

  阴阳双鱼引动天地灵气,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八个古朴符号中不断着呈现出万物生灵,好像演绎着诸天起源。

  咚的一声巨响,天际出现一道门,龙凤异兽缠绕门柱,幽黑的幕洞联通着空间,震震声响催人兴奋。

  “小妹,该走了。”中年男子看向一旁的邀约女子。

  沈姨牵着尘小九的胳膊,眼神中流露万分不舍。

  :“等我混不下去就去找您了,您千万记得管饭!”尘小九擦拭着沈姨泪湿的眼睛!

  默默的将其推上阵台。

  一旁的小熙顿时察觉到了什么,紧紧的抱住尘小九小腿:“九哥,你是不是不和我们一起走了!你是不是不要小熙了?”

  颤颤巍巍的软糯声音响起,语气充满了害怕。

  “九哥不走,我也不走,我要和九哥在一起!”

  面对着满脸倔强的小熙,众人慌的不知怎么办。

  沈玄不断的安慰着流泪的小人:“小熙听话,你九哥就是暂时不走,不久还会来找你的!”

  “骗子”

  “骗子”

  “你们都是骗子,说好了陪我长大的。尘小九你个骗子!”

  这是小熙第一次叫出尘小九的全名。

  从小跟到大的小屁孩总喜欢“九哥,九哥”的叫。

  哭着喊“九哥”

  笑着喊“九哥”

  甜甜的喊“九哥”

  委屈的喊“九哥”

  而被沈姨强行抱起的小熙看着尘小九离去的背影,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尘小九的名字。

  尘小九心中一悸,差点忍不住回了头。

  这时中年男子神色郑重的朝着尘小九喊道:“我沈阔以沈家家主的名义邀请你成为沈家的客卿,享受和族老同等的待遇,希望你能同我们一起走!”

  面对沈阔真诚的邀请,尘小九转身吊儿郎当的回应:“闲散惯了,小身板当不得这客卿!请恕罪”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小熙,尘小九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眉梢眼角皆是温柔:

  “哭成小花猫我可就真不要你了,乖。

  到了漠北别怕惹事,有事找你凰姐姐,你凰姐姐不在的时候,找你沈玄哥哥和舅舅。”

  “你是个小大人了,要照顾好沈姨!知道不”

  沈姨怀抱中红着双眼的小女孩哽咽着点头。

  沈姨攥着衣裙,眸底晶莹闪烁着,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尘小九肃穆的整理衣衫,双手抱拳向前一拱,身体呈九十度鞠躬!

  这一礼,敬的是沈阔,敬的是沈家!

  同时清冽的声音伴随着虚空破碎的动静回荡在空间中。

  黑白阴阳构造的黑洞中,少年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

  “望沈家善待沈姨母女二人,如若让我得知她们有丝毫委屈,管你是漠北还是幽都,尘小九定上门亲自讨个说法!”

  沈阔神色微怔,随即面露一丝笑意:

  “他这是被一个少年给威胁了!”

  “多少年没有人敢对他以这样的语气说话了!还真是让人新奇!”

  还在安抚着小熙的沈凰愣了一会,清亮澄澈的墨眸中闪过丝丝无奈:

  “这家伙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

  回想着少年桀骜的身躯弯下的刹那,一颗心仍在颤抖着:

  “:小熙,你有一个好哥哥!”

  正准备上前给予小熙一个温暖怀抱的沈玄呢喃:“你家沈哥哥也是一个好哥哥”

  还在萎靡不振的小熙闻言顿时反驳:“尘小九不是好哥哥,他是属于小熙的,天下唯一的九哥哥”

  沈玄一颗玻璃心碎了一地,这哥哥不好当啊!

  天元府外,之前引领的管家面露惊叹的看着少年远去的身影,唏嘘不已:

  “好一个江湖少年郎”

  夜雨打在落寞的屋檐上,打碎了平静。檐兽高耸,与天空惊雷相呼应。

  小巷中,积压的水坑在昏暗路灯下如明镜闪烁!

  尘小九醉酒踉踉跄跄的走在小巷中,影子起起伏伏,诉说着少年的悲伤!

  “把信交出来!留你全尸”沙哑苍老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藏头露尾的老鼠,等了你们好几天了。终于敢出来了?”尘小九扶着灯杆饮酒嘲讽道!

  “要不是顾及那位漠北的大人,你早就死了!”

  “不过还以为这单生意要黄了,没想到小子你竟然没有跟随他们一同离去。是不是人家看不上你个小杂种!”

  暗中之人冷笑着试图激怒尘小九。

  “婆婆妈妈像个娘们,要动手赶紧,我还等着回去睡觉呢!”尘小九没有丝毫陷入困境的觉悟,反而逗弄着暗中的人

  “那估计你是没机会了。”

  一耄耋老人从黑暗中走出。

  苍老的脸庞,枯瘦的身躯,手上却提着一把重刀,插入小巷的瞬间,灵力爆发,挥刀凝聚出百丈刀芒,锁定少年的身影!

  尘小九挥手凝聚八卦阵图。阴阳鱼浮现,撕破虚空,隐隐约约像是个简化的传送阵。

  刀芒被吞入其中,随后阴阳逆转,一道更甚之前威势的刀芒顺着来路而返。

  老者横刀立马,以刀身防御!却被硬生生的被击退数十丈。牵扯出一道长长的划痕。

  趁你病要你命,尘小九接连攻击!

  一张散发着古老神魔气息的大弓在尘小九的全力下吞噬着方圆百里的灵力,几个呼吸间,一只法相长箭以恐怖的速度席卷灵气尘暴封锁老者行动。

  还没发出声音,老者的身影就消逝在了爆炸中!

  尘小九将破损不堪的长弓收入乾坤袋中。

  边咳边饮,边走边唱:

  “我本凡世一俗人,同为天地间草芥”

  “江湖寡舟孤影数十年,庙堂歌舞飨宴十里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