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旅人 > 第七百一十六章 血与丹

第七百一十六章 血与丹

  听到相师的问话。

  红衣少女许灵儿微微抬起头,细声低语道:“关于我的修为,想请先生算一算,可有方法恢复?”

  相师闻言微微有些意外,联合到梦境中这少女的结局,相师以为她会算和那件事有关的事情,却没想到居然是要算修为能否恢复。

  但转眼相师就心态平静下来,道:“可以。”

  如果抛弃梦境中的故事,将少女当作一个普通修真者来看,她受了重伤,来询问恢复的可能,也是挺正常的。

  是相师先入为主了。

  经过昨晚一梦之后的思考,相师的心态已经有了微微的转变,不再去刻意的做些什么。

  他决定按照自己的推测,顺势而为。

  少女交上了十两金子。

  相师启卦。

  十几个呼吸之后。

  得到了答复的少女,呼吸微微起伏,有一些激动,拜谢相师:“多谢先生。”

  但相师却隐约察觉到,少女对这一卦的内容,并没有那么的看重,只是……

  算完这一卦之后,少女抬起头来,明眸注视相师,低声再问道:“多谢先生指点,敢问以后是否还能向先生请教?”

  相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面色没有改变,慢慢开口:“已经开例,只要你不对外宣扬,为我引来别的修真者,我便也当你是一个普通凡人一样,每次启卦十两金子,与其他人一样。”

  得到这句答复,少女反而似乎比刚才那个能够让她修为恢复的指点更加的情绪波动剧烈,虽然掩藏的好,还是被相师瞧出了一点蛛丝马迹。

  看着少女最后离开的背影。

  相师在原地收拾卦摊,喃喃自语道:“虽然没猜中开始,但看这样子,结果还是我所料中的那样,她只是来小心试探,后面才要……”

  收拾了卦摊之后。

  相师去了一趟王林的木雕铺,特地感谢了一番上次的木雕出手之情。

  王林没做什么表示,那本就是偿还相师第一次卜算的谢礼,不用相师再来告谢。

  倒是他对于那小道士背后之人始终没有出面有些疑窦,但与相师说了几句话,相师也不明所以,最后二人简单交谈了几句。

  看着相师离开的背影。

  王林眸光闪烁,他始终对于相师有着关注,尤其是这几日那红衣少女来找相师问卦一事。

  他也是知道那场梦境的。

  红衣少女与相师的交集,显然是梦外的异变。

  但这个故事,明显是与他王林没有多大关系的,经过上一次与相师的交谈,他已经做了决定,不插手这与命运有关的旋涡之中。

  但不妨碍王林默默地关注,要当一个看客,在这化凡的几十年中,想要看看相师、常浩、红衣少女几人最后的结局,究竟是不是那个故事的结局。

  生活又似乎恢复了平淡。

  岁月匆匆,红尘如梭。

  又是五年过去。

  五年期间,许灵儿隔个一两年,就会前去相师的卦摊请教。

  如今。

  王林的鬓角已经霜白,成了一个中年人形象。

  隔壁铁匠铺的大牛父母也已经成了苍老的一对夫妇。

  凡人的寿命就是如此的脆弱,在十几年的岁月摧残下,任他一代天骄或是绝世佳人,最后都免不了白骨骷髅,一抔黄土,更何况这些普通人呢?

  当年那个时常趴在王林柜台前看着王林雕木雕的小孩,如今也成为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

  大牛父母一年前给他说了一门婚事,今年就成亲了。

  这些年王林与大牛一家关系很好,大牛甚至已经将他当做自己的家人一样了。

  大牛成亲那天,更是带着妻子对王林磕了几个头。

  这一日,看着已经唇边续起胡须,明明才十八九岁,却强作成熟,接过了父亲的那杆铁锤,成为了铁匠铺顶梁柱的大牛,成为撑起这个家的主人翁。

  王林心中又多了一些东西。

  “薪火相传,家庭更替,一代接着一代,这就是凡人的一生……”

  老的了父母,长大的儿子……

  大牛一家只是这茫茫红尘中无数凡人家庭的一个缩影。

  王林这一日在店门口站了一天,陷入了感悟。

  十几年化凡,他终于抓住了一些东西。

  “你小子还真的化凡了……”

  夜晚,王林耳边传来熟悉的苍老声音。

  “是你……”

  王林看了过去。

  是那个十几年前专门坑骗修士的白发老者。

  也就是那位首先看出相师只有练气三层修为的神秘老者。

  老者嘿嘿笑了一声,也没等王林开口,便自己走进了王林的木雕铺。

  王林谨慎的看着这个老人。

  云雀子对于王林忌惮的目光视若不见,但其实他心中也是在打鼓。

  却不是因为王林。

  而是因为那神秘的相师。

  他早就看中了王林的资质,尤其是这些年来再次看到王林已经抓住了化神意境的一丝苗头的时候,就更加忍耐不住要将王林纳入自己阵营的想法。

  培养道苗,未来动摇朱雀星的格局,让种族翻身夺回这颗祖星,一直是云雀子此生最重要的任务。

  所以,他尽管畏惧那神秘相师,却还是忍不住来找王林了。

  其实他心里之所以有这个胆气,还是因为当年遇见那相师的时候,对方曾经吩咐过,只当他不存在,自己该做什么事便做什么事,只需要遵循一点,不要去打扰他便是。

  正因如此,他才会被周武泰的举动惊怒到了极点,喝退了周武泰。

  如今,也才会将这当初的吩咐当做令牌,大着胆子来继续做自己的事。

  尽管王林一生谨慎,但是架不住云雀子这位问鼎中期的大神通者表现出来的好意。

  不是当初的随口提点,这一次,来到王林的店铺里,经过几番交谈后,直接为王林提点到了最重要的意境。

  更加重要的是,这一晚,云雀子直接将王林带去了这四级修真国的四派联盟中,霸道的姿态,好似带着徒弟降临,令那些化神修士显示意境让王林体悟。

  也就在王林跟着云雀子离开了这条街之后。

  第二晚。

  许灵儿的小院子中。

  许灵儿正在盘膝打坐,忽地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少女当即睁眼,眸光中一抹凌厉之色闪过,袖中飞出一把小剑,势若惊雷,挂着雷霆,扫向了闯入之人。

  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但手脚动作却不缓慢,身形一闪,便将许灵儿飞剑拍落,最后身体快速靠近了许灵儿,让她看清了脸庞。

  “是我。”

  常浩压低了声音说道。

  许灵儿一瞬之间眸光变化,跃现出惊喜之色。

  “你……”她才说一个字,随即就面色煞白,因为她摸到了常浩身上的血迹,心疼的问:“你又受伤了。”

  常浩语气平静的道:“遇到了三名幻神宗元婴以及幻神宗两个帮手的围攻。”

  许灵儿看着常浩的这身伤势,已经是眼泪忍不住就要掉落下来。

  常浩却是似乎无所谓,扫视了一下这屋子,最后道:“我的伤不碍事,倒是你,似乎伤势恢复了?”

  他语气中带着疑问,却也有种为许灵儿欣喜的感觉。

  许灵儿低着头,道:“当初跟着幻神宗那炼丹长老身边,学了许多的丹方,被你安顿在这里后,无事之余,便尝试着用储物袋中的一些药草炼制简单的伤药,后来见有效,便出外历练了几回,采回了一些药材,五年下来,虽然还没完全恢复,却也好了六七成。”

  常浩复杂叹道:“你伤势好了一些,为何还留在这里。”

  许灵儿已经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伤药,低着头抿紧嘴唇:“要是走了,你要再怎么找到我。”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趁着月色,低着头小心为常浩上着伤药,动作轻微。

  月色下。

  这一幕就像是普通人家里一对夫妻的样子。

  懂事的妻子什么也不问,只是默默照顾丈夫这身伤势。

  “疼吗?”许灵儿轻咬贝齿,小心的问道。

  迟迟得不到回复。

  她微微抬起头,只见常浩正默默地看着她,眸光复杂。

  许灵儿又低下了头,道:“要休息几天?”

  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子。

  常浩将复杂的目光隐藏下去,随后道:“等伤好了就走。”

  许灵儿忽地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师姐呢?她没事吧?”

  常浩叹息道:“我二人分头逃散,她修为高我一筹,应是没事,等我伤好之后,便去联系她。”

  之所以回到这里,也是因为此地偏僻,还有一个原因……

  自从他宗门被灭,家族被屠之后,五年前救回了许灵儿这个故人,于是许灵儿所在的地方,就成了他在这世上唯一还有熟悉朋友的地方。

  除了此地,他无处可去。

  “你先休息,你的伤很严重,我需要出去采购一些灵药,才能炼出上佳的疗伤丹。”

  “不用了,我身上有……”常浩开口说道,却见少女低着头道:“我的丹药,能让你好的快些……”

  说罢,她就出门了。

  常浩看着少女出门的背影,沉吟片刻,便开始于床上打坐。

  ……

  直至日正中午,许灵儿才回来。

  接下来的几天,许灵儿开始为常浩炼丹。

  几日过去。

  常浩皱眉问道:“你脸色怎么变的这么差?”

  许灵儿摸了摸脸,摇了摇头笑道:“还好吧。”

  常浩皱眉道:“炼丹大耗心神,你伤势只好了一半,不必……”

  他话还没说完,许灵儿便道:“咱们俩谁伤的更重?”

  常浩还是皱眉。

  许灵儿又低着头道:“你先服下丹药再说吧。”

  常浩接过这颗红皮丹药,入手便闻见浓郁的药香,以他即将元婴的见识,一眼便看出这丹药品级极高,修仙界坊市之中,绝炼不出这样品级的丹药。

  “你的炼丹术……”常浩有些吃惊。

  他的确是将许灵儿从幻神宗的炼丹长老手中救出,却没想到,许灵儿竟然继承了对方如此精湛的炼丹之术,这样的炼丹之术,在修真界足以被称为炼丹大师,地位比寻常结丹境还要高。

  难怪少女自己的伤势,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就好了一半。

  常浩打量了一下丹药,沉吟片刻,随后道了句:“辛苦你了。”

  说罢,他将丹药服下。

  但下肚之后,尽管已经从品相上看出了这丹药极其珍贵,常浩还是被这疗伤的药力惊到了。

  这一颗疗伤丹的药力,简直要胜过普通十颗疗伤丹。

  三天三夜的炼化。

  常浩再次醒转,面色虽然还是不太好,却已经稍稍有所好转了。

  结丹境大修士的伤势,只用了三日便有了好转,不得不说许灵儿炼丹术的神奇。

  常浩在许灵儿面前自嘲一笑:“看来是我的运气又来了,才会在重伤的时候,正好碰见你这位炼丹大师。”

  许灵儿跟着笑了笑,面色还是那么苍白,道:“那我再炼制一些,你过些日子就能好了。”

  常浩这次没有拒绝。

  就这样,连着半月时间过去。

  许灵儿送来的丹药效果越发的好了,但常浩却是皱眉发现少女的面色也更差了,几乎透明如纸。

  纵然炼丹耗费心神,也绝不可能对人伤害至此。

  常浩心知,若是自己强问,许灵儿恐怕不会说实话。

  这一日,他在许灵儿出去之后,也跟了出去,以他结丹境界巅峰的修为,足以让许灵儿毫无所觉。

  就这样,他跟着许灵儿到了城外的一处。

  这里是一座火山,显然许灵儿就是借着此地的地火来炼丹。

  常浩站在暗处,看着许灵儿开始炼丹,看着一颗颗灵药被放入丹炉。

  他内心疑惑,这些灵药都是品级不太好的灵药,怎么能炼出那等品级的丹药。

  紧接着,常浩看见了一幕。

  在那丹炉之前,所有的疗伤丹灵药都被投入了丹炉,紧接着,许灵儿面色苍白的站了起来,身躯还微微摇晃了几分,随即,她伸出了瘦弱无骨的手臂,本来白皙的手臂,已经发青发黑,上面结了十几道伤疤……

  这一刻,许灵儿紧咬贝齿,忍着痛苦,将手臂再次割开……

  一缕血液从她手臂滑落,流进了丹炉。

  常浩这一刻如遭雷击,石化在了当场。

  这一刻,某些被他忽略的了事情……

  当初幻神宗之所以没杀许灵儿,便是因为许灵儿是罕见的丹体,那炼丹长老一直带在身边,想要将许灵儿培养成一颗人形大丹,所以这些年来一直不吝资源,为许灵儿服下了巨量的珍惜灵药。

  这让许灵儿的鲜血,早已经具备了强大珍贵的药性。

  那些疗伤丹之所以品级那么高,是因为主材料是许灵儿的体内的药血!

  滴……答……

  血在流淌,不过留的慢了些。

  是因为少女身上的血,不够了。

  这么长的时间,谁也撑不住。

  许灵儿看着手臂上流出的血液开始缓慢,开始滴答,她身躯轻颤,失血过多,有种晕眩感。

  但是这血液还撑不住一炉丹药的用量……

  她颤抖的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株血色灵草。

  此物,名为生血草。

  而后她张开微微干涩的嘴巴,要将这株草咽下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

  一只大手,有力的抓住了那株草,蛮横的抢了过去,同时快速握住了许灵儿那只流血的手腕,灵力灌入,强行止血……

  许灵儿身躯一震,当即就要挣脱,羞怒之极。

  然而,当她入目看见那张面色愤怒的脸庞之时,不由得低下了头,有些慌乱无措……

  (https://.biqiugex./book_91107/4774913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