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旅人 > 第七百一十章 常浩
  相师走出了王林的木雕铺子。

  夜已经深了。

  他独自一人走在空无一人的冷清街道上,身形摇晃,手里拿着的是那杆算命的幡布。

  此时此刻的他,心中闪烁若有若无的迷茫念头。

  “告诉了他,又能怎么样呢?”

  相师在心里自问,似乎在问那日里曾经一闪而逝的另一股强大意志。

  今日里的这段故事,一直是相师心中的最大秘密。

  他的能力来源。

  这四十年来的一梦,他此生是谁也没有说过,当那六岁那年第一次梦醒之后,他便已经不再是六岁小童一样的心灵了,在梦中经历了那样逼真的一生,他心理年龄几乎已经和一个七八十岁的人没有区别了。

  今日之所以将这个梦告诉了王林,并不单单只是因为王林表露出的强大修为,让他心生忌惮畏惧。

  更深层次的原因。

  是来自于他内心深处的某种指引。

  要他将这个梦告诉王林。

  不是其他人,就是王林。

  虽然相师不明白为什么,只是隐隐觉得,告诉了这个人之后,这个梦将会有某种不一样的效果。

  但至于具体会有什么样的效果,他半点不知。

  他只知道,这个人,必须是王林。

  相师在大街上被冷风一吹,酒了醒了不少,便晃晃悠悠的去回自己的住处了。

  ……

  木雕铺子里。

  王林陷入沉思,偶尔目光瞥向窗外,神识还牢牢观察着已经走到了另外一条大街上,走入了房屋内的相师。

  “他的梦,是否只是梦?”

  听到那奇诡逼真的人生经历。

  再加上相师这一身奇异的命运卜算能力来源。

  不管是任何一个修真者,都不会认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梦。

  “他所说的那个修真门派……”

  王林有心想去查辩相师口中所言的梦中自己所在的门派,是不是真的存在。

  可是据相师说,他曾经也有这个想法,但却碍于梦中的那个自己所在的国家和修真门派,他从未听说过,自然是无从查起。

  似乎也挺合理。

  这相师一身修为不过练气三层,除了能稍微施展一些火球术类的小法术之外,在这颗广阔无垠的修真星上,以他的修为,穷极一生,恐怕也走不完几十个国家。

  而朱雀星上的大大小小国家,又分为修真国和普通国,总共加起来成千上万之数,若让他一个练气三层的小修士去查探,恐怕几辈子都不见得能够找到线索。

  王林虽然被相师的梦勾起了几分兴趣,感觉到了这场梦似乎不简单,以及对于那命运卜算之力的眼热,但这时候的他,正处在修行之上的关键。

  已经决定在此化凡,这一步已经踏了出去,若半途而废,不管对于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心境,还有以后的修行,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现在若被这件事勾动心思,忍不住去查证,无疑是撇下最重要的自身修行。

  “等化神之后,有机会定去查证一番,或许能得些不同际遇!”

  王林定定自语。

  …………

  十天又过去了。

  相师又来了王林的木雕铺子,来专门为王林算了第二卦。

  算完这第二卦之后。

  王林沉默了半晌无言。

  最后,将店里自己雕刻出来的一只品质最好的木雕送给了相师。

  “以后我可能就要在这条街上定居了,还需要你多多照顾。”相师微微点头致意,收下了木雕。

  “放心,以后我便不会打扰你了,在这条街上,我们都是一样的凡人,希望你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王林随后说了几句。

  二人点头告辞。

  匆匆间。

  春去秋来。

  街尾的一棵大柳树,柳絮飘扬了两个轮回。

  寒来暑往。

  护城河里的水,也结冰了两次。

  已经是两年过去。

  ……

  呼。

  王林打开了窗户,窗户外寒冷的空气吹了进来,还夹杂着一星半点的雪花。

  “又下雪了啊。”

  王林怅然的道。

  这已经是又一年的冬季了。

  他将店铺的门日如既往的打开,大街上已经有许多店铺门口开始扫雪了。

  对面的大牛父亲笑呵呵打招呼:“王兄弟起得早啊。”

  王林回以微笑:“谢谢曾大哥了。”

  大牛父亲扫雪的时候,顺便也将王林门口的积雪扫干净了。

  都说“家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结果,这两年来,王林倒是体会到了修真界很少见的邻里和睦生活。

  大牛一家很好。

  “王叔,过几天我就不能再来看你雕东西了。”大牛拿着竹扫把跟在父亲后头扫雪,回头朝着王林遗憾的说道,语气里满是可惜。

  两年过去,大牛也成了一个十来岁的大孩子了。

  连王林自己,嘴唇上都续上了两撇胡须,为了更方便的融入凡人的生活。

  王林询问的眸光探索过去。

  大牛父亲憨厚的说道:“过几天,我想把铁匠铺子扩大一下规模,所以要忙起来了,大牛这孩子,也长大了,该好好学学我这家这吃饭手艺了。”

  王林笑着开口道:“这两年也喝了不少曾大哥家的果子酒,扩充店面,若是有需要用钱的地方,我应该能帮上忙。”

  闻言,大牛父亲顿时露出尴尬,他正准备过几天登门求王林帮帮忙,结果没想到这兄弟主动说了出来。

  一时间,他面色微红,更加含糊:“嗯嗯,需要兄弟帮忙的时候,老哥肯定不会见外……”

  正说着,大牛父亲看见大街上走过来一个人,目光一亮,道:“先生,好几个月不见了啊。”

  走过来的人正是相师。

  相师摇头笑了笑:“还是几年前那事,这条街也不好混了,所以出去躲了几个月,这不,酒喝完了,又来向你讨卖一些。”

  说着,他摸了摸大牛的头发,随手扔了几块银子落在了铁匠铺柜台上,道:“去帮我再打你家两壶酒。”

  看着那几块银子,大牛父亲露出尴尬笑容,却也没有拒绝,这两年来,自从那次主动送了神仙几壶酒之后,没想到不只是这神仙,连对面的王兄弟也喜欢上了自己家的果子酒,而且时不时的二人还用钱来买。

  这本是普通人家最不起眼的酒,没想到竟会让他挺尊敬的两个人这么喜爱。

  他本来怎么都不愿意收钱,但架不住每次二人都留下了钱,最后,也就不再固执。

  只是,让他有些怀疑的是,自己家的这酒,是否真的都那么好喝,有几次让他都忍不住生出开一个酒铺的想法,不过,在偷偷让其他人尝过之后,却都说这就是自家酿的普通酒,根本不如大酒楼的酒,他也就熄了这份心思。

  王林面露淡笑看着大牛给相师打了两壶酒。

  大牛家的这酒,的确是比起酒楼饭庄的酒水太不起眼。

  可正是因为这酒中太多的苦涩,让他喜欢。

  他喝得不是酒,是这一股子凡人味。

  等到相师拿了两壶酒出了铁匠铺之后。

  王林缓缓传音,道:“你在内城得罪的那家势力,并不算得上如何,有帮忙的地方的话,我给徐涛说一句,你便可无事了。”

  徐涛是这两年来,有一次见他店里木雕玄异,暗地里来行窃的小贼,也懂些修为,为城中的一家王爷效力。

  这种凡人之间的名利关系与王林无关,但他却无意得到了那徐涛和王府的尊敬,所以相师遇到的这点小事,他可以打个招呼,就帮助摆平了。

  相师摇了摇头,道:“不用了,多亏了你送我的木雕,这次出去我大概就要突破练气五层了,到时候,我自己也能解决,倒是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浪费了你一个承诺,真是亏大了。”

  王林笑了笑没有说话。

  相师已经进入了练气四层,两年的时间,有些久,这份资质,其实不怎么好。

  相师打着酒离开了。

  王林也照常一天的营业。

  这两年下来,他店里的生意,从偶尔有识货凡人来买卖,变成了更多的是修真者前来。

  ……

  匆匆又是一天。

  夜晚。

  王林听着隔壁铁匠铺大牛父母的争吵声,虽然压低着声音,但怎会瞒过王林的耳朵,争吵的内容,正是那扩大店面借钱的事。

  他摇头笑了笑,不再去听,将灯吹灭,就要上床睡觉了。

  然而。

  就在王林睡下没多久的时候。

  猛然,他微微睁开眼睛,眸光之中闪烁一丝凌厉。

  有修真者争斗。

  灵力的波动,就在这条街的不远天空上。

  化为凡人,王林并不准备插手此事。

  然而,他神识潜移默化的关注着那三位修真者争斗的时候,却意外的被一句话震动了心神。

  “常浩,你逃不了!!”

  立刻,王林就从床上下来了,目光紧紧地盯着那里。

  常浩?!

  这个名字。

  是巧合,还是……

  他看着那里,眉头皱起,心思闪烁,“应该只是同名之人,不至于……”

  (https://.biqiugex./book_91107/4783095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