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旅人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离阳国运,斩!

第二百三十一章 离阳国运,斩!

  一寻洪洗象之后。

  周乙很快就和黄龙士等人再见面了。

  这个时候,周乙看向了黄龙士身旁的一人,目色一闪,道:“这位就是你找来顶替李淳罡的?”

  那白衣和尚微微笑道:“贫僧李当心。”

  这位就是那位一生只修两个禅的李当心。

  王仙芝曾说三教修行,大天象境界被曹长卿占尽八斗风流,剩下一斗风流归大指玄邓太阿,另外一斗就是这位大金刚境的李当心。

  大天象,大指玄,大金刚,这个境界又叫做三教圣人。

  三教圣人是陆地神仙,陆地神仙却不是三教圣人。

  曹长卿,邓太阿,李当心,这三个人可谓是当代将这三教修行达到了最巅峰。

  尤其是李当心,他的大金刚号称无人能破。

  周乙看着他,目露意外之色,这位白衣僧当年和黄龙士下棋,被黄龙士以两禅寺的僧人性命做赌,一怒踩出了一百零八道金刚印。

  按理来说,他和黄龙士属于不对付的人,居然也能被黄龙士请来。

  黄龙士显然是清楚周乙疑惑什么,他和这位白衣僧的恩怨并不是秘密。

  这位老人拄着木杖,咧嘴一笑,道:“大师心怀苍生,老夫只需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自然能说动他解救众生水火。”

  李当心翻了一个白眼,道:“老黄毛别说虚的,快些说什么时候开始,贫僧还急着回去给媳妇做饭呢。”

  白衣僧人李当心,又叫做李没禅,两禅寺僧人,却结了婚,有妻女。

  按照他的话:

  这世间有你,天下无禅。

  可谓是最会说情话的和尚了。

  周乙看着黄龙士,略微点头,不愧是一双利嘴挑动天下的黄龙士。

  黄龙士面对李当心不讲情面的话,却是呵呵笑道:“还要等一会儿,初代圣人也带来一位道家圣人,等他们来了,就能开始了。”

  正说着,天空两道云卷落下,其中之一正是初代张家圣人张扶摇。

  另外一位道袍羽巾,仙袂飘飘,道骨仙风。

  李当心微微抬眼,很是意外,道:“北莽国师,麒麟真人。”

  北莽的人居然来到了离阳。

  黄龙士叹道:“南宫恨已然触怒天下,是人间之劫,北莽来人也丝毫不奇怪。”

  周乙看向了李当心和袁青山,目光中带着一丝寻味,却没多说话。

  轩辕敬城早已经在周乙先一步到了。

  “人来齐了,南宫恨现在何处?”李当心看向了黄龙士。

  黄龙士伸出手指,一指一个方向:“太安城!”

  京城。

  南宫恨居然到了京城。

  袁青山道:“看来他也预料到了你们势必会第二次找到他,到了太安城,是想要完美借用离阳气运。”

  李当心呵呵开口,道:“那老太监怕是不干。”

  “南宫恨到了京城,你们要对他的气运下手,作为独占了另外一半气运的太监,怕是这一次都要站在我们对立面了。”

  黄龙士缓缓的道:“气运护体不必忧心,南宫恨此次在劫难逃,到时自有人落他气运,两位只要记得到时候各自夺去南宫恨一片叶子便可。”

  袁青山点头,张家圣人已然给他说明了这玄天祖神叶的重要。

  此物必须要分离九方,永远也不要让其重聚一人身上,才不至于出现一个可以毁灭人间的大魔。

  “既然如此,那便出发吧。”

  ……

  京城当中。

  人如流水,罗织成群。

  忽然。

  天际云海翻涌,天空六道身影巍然出现在了太安城上方,引动了所有人的目光。

  皇宫之中,皇帝赵淳和年轻太监同时变色,走出殿外。

  “这些人都是……”

  立刻,年轻太监一脸慎重,脚步一踏,赫然就出现在了六人的面前。

  “初代圣人,黄龙士,周太乙,李当心,袁青山,还有一位轩辕敬城,你们,莫非南宫恨就在这里……”

  徽山那一夜。

  大战的结果已经为天下人所清楚,众多人只知道南宫恨在那一夜对上了五位强大的高手,最后被摘走三片叶子。

  轩辕敬城成就儒圣的消息也飞快传播天下。

  众多人期待的武评排行,并没有因为这一战出现什么变化,因为,那一战是众人围攻南宫恨,并没有见到周太乙一人单挑的局面。

  所以南宫恨还是无可争议的天下第一。

  但所有人都清楚,那一战没有什么结果,后续肯定还有其他发展。

  却没有想到,这才过了大半个月。

  比那一夜还多了一人的周太乙等人,却找到了太安城。

  听到年轻太监的问话。

  黄龙士目光却看着下方的太安城,开口道,声音传出:“我们都已经到了,南宫先生还不出来见面吗?这可不符合先生的狂名。”

  还没等皇帝以及年轻太监反应过来。

  鱼龙大街的附近所有人,立刻听到一声阴沉笑意:“南宫恨也是久候了。”

  立刻,一个狂霸人影一飞冲天,出现在了七人面前。

  这一时刻。

  太安城内的众人皆不能平静。

  南宫恨真的就在京城!

  而看天上的这几人样子,难道说,接续徽山那一夜的战斗,这一次竟然要在京城展开?

  皇帝赵淳立刻反应过来,顿时暴怒:“岂有此理!”

  这些人把京城当做了什么地方?

  上一次有南宫恨和年轻太监的一战,便已是让皇室颜面尽失。

  这一次又来!

  可是,天上的几人,却不会理会皇帝的心情。

  因为,这皇帝很快就不是他了。

  天上的年轻太监此刻变色,立刻道:“你们真要在京城大战?”

  南宫恨瞥了他一眼,此刻笑了:“这可是我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决战之地,我今日也想看看,你们再多一人,能否杀了南宫恨!”

  忽地,在此刻。

  周乙看向了南宫恨,同时看向了年轻太监。

  一声话语,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请吕祖借剑,助斩离阳国运!”

  这一声落下。

  …………

  远在万里之遥的一辆马车上。

  洪洗象面色平静的取出了背上之剑,说了一声:“去吧。”

  “你怎么了?”徐脂虎问了一句,又咳嗽了一声,面色很白。

  洪洗象握紧她的手,道:“没事。”

  …………

  而在京城。

  这一声,落在所有人的耳中,犹如平地生雷,晴天霹雳。

  顿时,南宫恨有点不能反应的意思。

  而那年轻太监却是骇然变色:

  “什么,吕祖?斩杀离阳国运!”

  而此刻,最为震动的,却是离阳皇帝赵淳,他立刻如遭雷击,目呲欲裂,怒吼咆哮:

  “乱臣贼子,放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这一刻,全京城震动!

  这几个忽然降临在天空上的当时巨擘,不是为了南宫恨而来的吗?

  怎么,一开口,居然要……斩离阳国运!

  还是请吕祖借剑!!

  吕祖,七百年来的天下第一人。

  这一刻,京城之内的赵家皇嗣纷纷目露惶恐,不敢置信的听着这一声话语,在他们耳畔回荡。

  同一时刻。

  隐藏在京城深处的赵黄巢顿时心肺被气得炸裂,再不能继续忍耐下去,怒吼一声:

  “休想动我赵氏气运!”

  然而。

  这一时间,天上的六人已经行动,分站六方,牢牢围住了南宫恨。

  李当心白衣当先,大金刚之力杀向了南宫恨。

  其后是袁青山一指点出,大指玄之力不弱丝毫。

  张家圣人,黄龙士,轩辕敬城三人引动大千气象,风卷残云,连同一气,四边八方都是天地之力,碾压向了南宫恨。

  这一刻,不管是赵黄巢还是年轻太监,都是在第一时间意识到绝对不能让吕祖斩杀国运。

  若是被斩了,死的不仅是南宫恨,还有离阳王朝!

  自然也包括了与离阳国运一体的年轻太监。

  这一刻,他们居然被迫和南宫恨绑上了一条线。

  是以,根本容不得他们犹豫,立刻就协助南宫恨,加入了战圈。

  这个时候,他们没有任何选择了,只能选择帮助南宫恨。

  南宫恨能活,离阳国运就能活,年轻太监也能活。

  年轻太监和赵黄巢迅速扑杀六人当中的两人,想要为南宫恨分担压力。

  面对从左侧袭来的赵黄巢,周乙目光一闪,唇角添出冷色:“早想杀你了!”

  四指点出。

  一色电芒杀向了赵黄巢。

  另外三色,一色杀向了年轻太监,另外两色杀向了南宫恨。

  心念一闪。

  赵黄巢身死!

  “老祖宗!”

  皇宫之中的皇帝赵淳看着赵黄巢化作金粉坠落,嘴唇颤抖,脸色惨白。

  一指点杀了赵黄巢,他死的和赵宣素一样没有丝毫波澜。

  但那另外三色电芒落在年轻太监和南宫恨身上却是毫无建功,被二人体外的罡气所阻挡。

  年轻太监此刻专门挑上了周乙,同时对南宫恨大喝:“你我合力,共同度过此劫,在这京城当中,即便他们有六人合力,也并非多少胜算,先合力逼退这些人,你我再共同抵挡那吕祖之剑!”

  可这个时候,周乙漠然道:

  “你们没时间了。”

  那一剑,已经来了。

  就在天上战斗轰动一片之际。

  东方飞来一剑,立在了皇宫之上。

  这一刻。

  年轻太监顿如雷殛噬体,怒吼道:“不准!!!”

  他甚至不惜拼了命承受周乙一招须弥山印,也要扑向那一剑。

  他要阻拦那一剑。

  他能活两百多年,在人间证就天人长生,全赖离阳国运供养。

  可是,这一刻,他即便速度再快,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把剑。

  在皇宫上方,滴溜溜的一转。

  这是晴天霹雳的再次震响。

  轰隆隆。

  太安城所有城楼都在发出悲哀的颤鸣。

  声音,响彻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真的斩了。

  皇帝赵淳,登时眼前一黑,昏死不知。

  京城中人都抬头看去,只见肉眼可见的一道红色巨柱,其内传出一道悲愤龙吟。

  而后,好似大树倒塌。

  那红色巨柱彻底断绝了和离阳王朝的联系。

  气运被斩。

  与国同寿的太监,登时全身颤抖,感受着全身如同潮水逝去般的虚弱感袭来,他的身躯快速老化,年轻的皮肤爬满了皱纹。

  下一刻,从空中跌落。

  老死了。

  而同一时间,张家圣人大喝:“紧逼南宫恨,合力一击!”

  空中六人顿时紧提浩然雄劲,方圆百里齐闻一声轰鸣。

  但也在同时,没有人察觉到,周乙目光一闪,紧紧盯着那火运逃离的方向,送出了一道气机。

  这个时候的南宫恨,气运一失,顿时被众人一击砸入地底深处。

  随后,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狂影再袭而上,是癫狂大笑。

  “痛快!再来!再!来!啊!”

  三叶之力,终于从南宫恨之身上爆发而出,顿时吞吸太安城方圆千里元气。

  “就是此刻!”

  张家圣人顿时大喝一声。

  立刻,张家圣人,黄龙士,轩辕敬城同时头顶祭出同样的金色树叶,各自散出强大吞吸之力,以三道神叶之力射住了南宫恨得三叶。

  “快,摘叶!”

  黄龙士立刻对着李当心和袁青山催促。

  这二人好似也准备多时,当下闪身便至南宫恨头顶,各自摘走一叶。

  周乙奔向了南宫恨的第三片叶子。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清圣儒雅的男子却出现在了周乙的先前一步,抢先摘走了那最后一叶。

  是大楚儒圣曹长卿。

  周乙顿在空中,看向了黄龙士,却见他面色淡然,似乎早就埋下这一伏笔。

  显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再拿到南宫恨身上的任何一片叶子。

  黄龙士声音传来,“周先生,望你有自知之明,这最后一叶,还是交由曹长卿保管的好。”

  周乙面无表情:“不愧是黄龙士。”

  但他心里,却无由淡笑。

  此刻,南宫恨先失去气运加身,再失去最后三叶,即便如此仍不见狂色,面对众人合力,鏖战如疯魔。

  面对此刻加上曹长卿在内的七人合力一击。

  最后时刻了。

  几如油尽灯枯的南宫恨。

  他双掌运化,嘶哑之音缓缓吐出。

  “收化运发!”

  七人雄劲袭来,开天辟地一般的威力。

  “一气化……”

  神话武招,终至极限。

  最后的“九百”……

  伴随着重重身影跌落天空,成了永远无法张口的二字。

  这一刻。

  太安城鱼龙街上的众人,看向了天空上坠落,砸在了那大街中央的黑白布衫的散发男人。

  天上几人也同时看向了那具狂人尸体。

  当世六大强者尽出,配合吕祖之剑,以斩灭离阳国运为代价。

  终于,斩杀了天下第一的中原狂人南宫恨。

  但,这一刻的离阳皇室却是如同寒冬降临。

  皇宫内外,冷风萧瑟,遍室秋凉,如同入暮老人。

  但,更雪上加霜的却是,一袭青衣,来到了皇宫。

  ……

  北凉王府当中。

  李义山看着天空,张开口:“已经斩了。”

  闻此言,徐骁一脸落寞复杂。

  若他能再坚持几年,一定可以为徐凤年再拼一场。

  他脸上露出了一个老人的无力,无奈笑了笑,深呼一口气,“臭小子,以后,靠你自己了。”

  李义山看着徐骁离开了听潮亭。

  这一刻,他看着这个王的背影。

  他的背更低了,好似坑杀的那三十万冤鬼亡灵终于要将他压垮了。

  最不忍看是英雄迟暮。

  李义山双目闪烁,这位北凉国士,心内喃喃:“王爷放心吧,此番是天意助北凉,元婴定让世子担起比北凉王更重的……天下江山!”

  (https://.biqiugex./book_91107/436863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