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65章
  “兄长?”

  “嘘--”岩冲低声在岩青耳边道,“你看那位白大人的神色。”

  岩青不知道兄长要自己看的是什么,不过他看得出来,这位白大人似乎对葛兆兰带来的消息很意外,这本来就是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但若是一瞬间表现出来的情绪只有意外,那就很不对劲了。

  就像他本来知道些什么,但发生的事实却超出了他的某些预料似的。

  白大人知道什么?难道他已经从之前的两起被杀事件中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了吗?

  难言的恐慌在人们当中无声无息的弥漫开来,史员外忽然高声叫道:“我要离开这里!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拉着自己的夫人,不管不顾的冲破官差的阻拦,吵闹着要连夜离开,他再也不愿意在这座处处透着诡异阴森的危险寺庙中停留了。

  争执推攘,纷乱的声音好像把那种森然的气氛打破了一些,岩冲看了眼聂默--那名戴着锁链的犯人,他依然靠着安置神像的石台,不动声色,嘴角噙着一抹奇怪的微笑,默不作声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

  “兄长。”岩青晃了晃岩冲的手臂,沉声道,“你看,罗汉像!”

  “什么?”岩冲转过头来,立刻发现了不对,他先前的确没注意过罗汉像的数目,但不可能连一直在自己正前方那尊降龙罗汉少了都不知道,他再次认认真真的把全部的罗汉像数了一遍,十四个!又少了一个!

  “是不是有小鬼?”岩冲问岩青,“老狐给我们的鞋子……袜子妖那种的?”

  岩青摇摇头:“不像,我什么都感觉不到,兄长,这地方的确不对劲,我确定吴少奶奶是被人杀的,但偏偏她的魂魄不见了,加上你我寺*有二十人,可罗汉像只有十八尊,如果一尊罗汉像代表一个人,那多余的两个人又算什么?”

  岩冲笑:“凶手呗。”

  岩青一愣:“难道凶手就在我们之间?”

  岩冲右拳捶左掌:“没错!也许凶手就在我们中间!这个有可能……还有一件事,幺儿,你觉得哥为什么联系不上小冷大人?信号不好?”

  “轰隆--”

  大殿外的夜空上猛然炸响一个惊雷,争执的、吵嚷的在听到了这声雷鸣的同时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他们望着殿外的天空,滚滚云层中有电光闪动,沉闷的雷声隆隆作响,仿佛在酝酿着一个威力更加巨大、声响更加惊人的霹雳雷电。

  “春雷……”史员外的脸色在闪电的映衬下变成了可怖的惨青色,他全身战栗不止,神经质的喃喃自语,猛然甩开史夫人,不知哪里来了一股蛮力,撞开拦住在他前面的官差们,疯了一样大叫着“我不想死”冲到了外面。

  “史员外!”白大人跺了跺脚,气急,怒道,“快去追!”

  又一阵电光闪动,黑暗与白光的交替之间,史员外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一声震的人心颤抖的霹雳声响仿佛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炸开,脚下的土地、空气都在震颤,一股浓烈的焦糊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猛然从殿外左侧的屋檐下响起,他们看着那个方向,却没有人前去查看到底是什么在响,瘆人的静默就像在脚下游走的毒蛇一样令人无法忍受。

  就在这时,岩冲忽然大声“啊”了一声。

  仅剩的三名女眷立即忍受不了的尖叫起来,其他人也被吓的够呛,白大人吼道:“都闭嘴!”

  尖叫又变成了啜泣。

  葛兆兰走到岩冲身边:“岩兄,你……”

  岩冲却不看他,脸色僵硬的死瞪着屋檐左侧,跺了跺脚,道:“老子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们不过去,我过去!”

  然后拉着岩青,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岩青:“……兄长,你方才叫什么?”

  岩冲面无表情:“我叫了吗?那是语气词,只不过声音大了点而已。”

  岩青: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卧槽!”还没等岩青看清楚掉下来的那团到底是个什么,岩冲突然爆了句粗,扶着他的肩膀把他的身体给扭了过来,“别看别看!”

  “兄长?”

  岩青一脸要吐的表情,哆嗦一下,搂着岩青的肩膀赶紧往回走。

  “你看到了什么?”白大人问道。

  岩冲脸色发青:“看不出来是个什么东西,碎成了好几块,你不如自己过去看一看是不是史员外。”

  “夫人!夫人!”丫鬟和婆子一起尖叫起来,史夫人听到“史员外”三个字后就承受不住晕厥过去了。

  雨点在这时落下,水幕密集,瞬息之间就把院子里的泥土彻底浇湿了,惊慌失措的马儿挣脱了缰绳,一匹匹的没入了雨幕深处,杳无踪迹。

  春夜雷雨,雨势之大,何等的惊人。

  聂默轻轻道:“十三。”

  罗汉像,果然又少了一个,谁也没注意到,谁也没有发觉,突然就少了一个。

  沉肃阴沉的白大人,听到聂默的报数,豁然起身,整张脸已然扭曲,提着聂默的衣领低吼:“是不是你做的!是不是你做的!”

  葛兆兰一脸吃惊,急忙过去劝阻:“白大哥,你快放手!你冷静点!”

  白大人额头青筋暴起,力气大的惊人,双眼发红的死盯着依然微笑不语的聂默,情绪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掉。

  他手下的官差们全都吃惊而惧怕的看着他,谁都没有想到,最先忍不住爆发的,竟然是他们的白大人。

  “白大哥!”葛兆兰低喝了一声,抓紧白大人的肩膀,声疾色厉,“你冷静点!”

  白大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放开了聂默的衣襟,颓然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双目呆滞的盯着燃烧的火焰。

  葛兆兰皱眉看了他一眼,又满腹狐疑的朝聂默看去,不料聂默也正盯着他看,于他视线对上后,幽深的眼眸中露出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惹的葛兆兰眉毛之间的川字都能夹死一只苍蝇。

  岩冲身子一歪,看着眼神交汇的葛兆兰聂默二人,嘴唇几乎没动,声音低低的对岩青说:“这家伙在调戏小葛大人。”

  岩青:“……”你以为随便碰上一个人都跟我们两个有一样的毛病?

  “你别不信。”岩冲得意的说道,“不信打个赌。”说起这个,他忽然想起来,“对了,我们已经打过赌了,你现在是大爷我的小厮来着!”

  岩青失笑,这会儿才想起来吗?

  “兄长……”

  “叫爷!”

  “大爷。”

  岩冲瞪他一眼:“臭小子,还大奶奶呢。”

  岩青微笑,随即又收敛了笑容,轻声道:“现在怎么办?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兄长,你觉得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还会不会继续死人了?”

  岩冲苦了脸:“哥真不知道呀,别说小冷大人联系不上,就连崔府君也联系不上,求助无门,彻夜走倒是没什么,不过我怕落得那位史员外的下场,这么多人全带走也照看不了,可又不能丢下这些人不管……你说怎么办?”

  岩青想了想,道:“一步一步来,先解决杀人凶手,再想办法解决那东西。”他扫了眼一脸为难的兄长大人,眼中露出点笑意来,“兄长,谁是杀吴家丫鬟和吴少奶奶的凶手,你早有想法了对不对?”

  岩冲眨了眨眼,耸耸肩:“有想法没证据也是白搭。”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离他们两个比较近的一名官差情绪失控的指着他们,语气激动,“是你们对不对?!你们根本就不是主仆!我听到了,你们是兄弟!大人!凶手一定是他们两个!”

  原本就呆在兄弟二人附近的三名女眷闻言,惊恐的起身跑的远远的。

  一件件的命案和失踪事件,一个接着一个诡异的死亡,还有消失的罗汉像、春夜的雷电暴雨……都让被困在这里人们精神高度紧张,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们头上,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死,如果有人被害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他们胆战心惊,茫然无措,绝望恐慌,每一个人都变得疑神疑鬼起来,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一点点的异变,稍有一个处理不当,也许就会引起无法控制不可挽回的可怕后果。

  现在,一把出鞘的刀锋正对着两兄弟,十来双不信任的、畏惧的目光正胆战心惊的注视着他们两兄弟。

  岩冲沉默了一下,不慌不忙的说道:“我们的确不是主仆。”

  “史员外他们都是你们干的?!”

  “哈!”岩冲道,“人死的时候,人不见的时候,我们两个可都一直在你们的视线当中,从没离开过,怎么杀人?”

  葛兆兰问:“两位为何要假扮主仆?”

  岩冲老老实实的回答:“打赌,输了的那个给赢了的做一个月的小厮。信不信由你们,不过……”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倒是知道,死了的小丫鬟和吴少奶奶的确是人为的没错,其他人么……史员外的尸体白大人和葛大人也都看过了,你们觉得那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葛兆兰显然也想到了史员外尸身的惨状,脸色有些发青。

  “你怎么知道吴少奶奶的死是人为的。”葛兆兰沉声问道,“莫非你知道凶手是谁?”

  岩冲不答反问:“谁是第一个发现殿后‘有情况’的人?”

  葛兆兰道:“白大哥。”

  岩冲又问:“谁是第一个发现吴家丫鬟尸体的人?”

  葛兆兰蹙眉,眼神严厉的看着岩冲。

  岩冲笑了笑:“葛大人不妨仔细回忆一下,那位隐藏在寺中的的‘凶手’,除了白大人,我们当中还有第二个见过吗?吴少爷和妻子吵架的时候,谁是第一个上前阻拦的?你还记得白大人挥手的动作吗?我听说高手在几步之外取人首级不是难事,白大人能不能做得到,葛大人自然要比我们这些外人更加清楚……你若是不信……”

  岩冲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他也是刚刚才发现的,这位白大人的身上居然还留着……杀人证据!

  岩青:兄长你现在看起来好阴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