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62章
  这世上除了他的兄长还有谁能说出“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自己脱光了出去裸奔”这种话?

  岩青哭笑不得,只好妥协。

  反正最多只是给兄长做一个月的使唤小厮。

  似乎没过多久,一个时辰就过去了。

  岩冲拿着生死簿翻来翻去,嘴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什么,岩青擦好了剑,好奇的走过去问他:“兄长,你在练习除妖的咒术吗?”

  “不!”岩冲手指比划着,叽里咕噜念了一句什么,两指并拢朝着令牌一戳,令牌上黑光闪耀,转眼又归于平静,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岩冲拿起令牌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又掂量掂量感觉了一下,笑道,“哥在学习怎么掩藏自己身上的气息。”

  “哦。”岩青恍然,“这样就不怕妖怪还没出现就被兄长你给吓跑了。”

  “当然不是!”岩冲严肃的说道,“哥是怕脚臭味熏坏你。”

  岩青:“……”

  “好了!”成功的把弟弟给囧到的兄长大人搂着乖弟弟的脖子凑过去使劲儿亲了一口,“幺儿,你得好好保护哥,哥有点怕。”

  岩青叹口气,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露出一个有气无力微笑:“好吧,我会好好的保护兄长的。”

  岩青左手拿着剑,右胳膊上挂着“我有些害怕”的兄长,囧囧有神的前往那位二小姐的院子除妖。

  狐妖已经来了,二小姐的房间里亮着灯,里面有说话声传出来。

  兄弟两个趴在墙头偷偷往里瞅。

  没过多久,门忽然打开,一名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转过身对里面的小姐说了句话,微微一笑,把门给她关上,然后走到了庭院正中央站住,左右看了看,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月光明亮,兄弟二人能够毫无障碍的看清楚这名男子的脸。

  他看上去很年轻,穿着读书人的长衫,斯文俊秀,一点也不像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妖怪。

  岩冲小声道:“幺儿,该我们出场了,哥给你讲过,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岩青点点头:“嗯,我明白。”

  他说完这句话,忽然凌空跃起,连翻了三个跟头,身轻如燕,翩翩落入庭院里,正面对着男子。

  岩冲一边看庭院里的两个,一边翻开生死簿,掐了个奇怪的指诀,眼睛盯着生死簿念念叨叨的。

  男子看到岩青,开始吃了一惊,随即皱起了眉毛,沉声斥道:“我不管你是谁请来的什么人,你最好现在就马上给我离开。”

  岩青的回答是,拔剑,刺向了男子。

  男子脸色一变,忽然转头望着小姐的房间,高声唤道:“青儿!”

  直到岩青的剑刺入他的咽喉,他依然死死的盯着房间的两扇门,好像他口中的“青儿”随时会从里面冲出来拯救他一般。

  传言中杀人不眨眼厉害非常的狐妖,竟然就这样死在了岩青的剑下,毫无还手之力。

  男子脸上仍然带着震惊、不可置信的神情,慢慢地现出了原形,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眼睛始终不曾闭上。

  岩冲收起生死簿,也从墙上跳了下来,大笑三声:“哈哈哈!狐狸死了!也没多厉害嘛,莫不是前面的两位道长太草包了?”

  房门缓缓打开,一名女子站在门口,看不清面孔,她似乎轻轻的叹了一声,道:“多谢二位侠士出手相助,请二位进来喝杯酒水,再去处理这畜生吧。”

  岩冲连忙摇头:“这多不好,我们两个大男人,还是先派人去通知大人吧。”

  小姐幽幽道:“只是请二位喝一杯酒,聊表感谢,不必落座,小女子院中并无可使唤之人,待会儿还要劳烦二位把这妖孽的尸身带去给家父看……我、我……”她“我我我”也没把“我”后面的话给讲出来,真是纠结的要命。

  只是喝口酒,似乎也没什么。

  岩冲招呼自家弟弟,把狐狸的尸身扔在院子里暂且不管它,两人一起进了小姐的房间。

  他们就站在门口,没有往里面进,眼睛也没有四处乱瞟。

  小姐脸上戴着面纱,亲自端了酒送过来,分别把杯子递给兄弟二人。

  酒水入腹,岩冲擦了擦嘴,把酒杯放回去,笑道:“那我们两个告辞了,小姐安心歇息吧!”

  小姐抬起头,眼睛盯着岩冲的脸,忽然露出一个十分奇怪的笑容。

  岩冲脸色一变,猛然用手捂住了腹部,脸色难看的问道:“怎么回事……呃……好疼……酒里有东西!是你!……为什么……”他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扶着门框,一脸的痛苦。

  和他一起喝了酒的岩青却十分淡定的站在旁边。

  小姐刚想笑,看到这样的岩青,表情一冷:“你怎么没事?”

  岩冲道:“他比较能忍。”

  岩青:“……”果然要给兄长做一个月的小厮了。

  这下子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岩冲刚才全都是装的。

  小姐脸色大变:“你们明明喝了酒的!怎么可能会没事?!”

  岩冲耸肩:“哥又不是人,你下毒有毛用……也许换成春|药还有点用。”他看到小姐的表情,赶紧解释,笑哈哈的说道,“您可别误会,老子只对男人感兴趣。”

  岩青咳嗽一声:“兄长,要不要我解了狐狸的定身术?”

  岩冲点点头,转过头来冲小姐笑,道:“我就琢磨着你们家处处显出一股诡异劲儿,看到所谓的狐妖我就更奇怪了,一点修为都没有,你让他怎么‘杀人不眨眼’?您老人家一打开门我就嗅到味儿了,老夏的修为您还没消化吧?妖气、鬼气都齐全了,我就好奇你一个深闺小姐到底哪里来的本事……”

  “是我给她的。”一个失魂落魄的声音说道。

  岩冲让开,方才被岩青“杀死”的青年就在门外站着,眼睛里带着说不出的失望和痛苦,望着脸色惨白的小姐。

  “我以为你是真的愿意和我长相厮守,才把一身的修为送给你再从头练起……你如果不想和我在一起,只要说一声,我就不会在纠缠你,你明知道我现在修为全无,还找人来杀我,你真的就这么想置我于死地吗?”

  “长相厮守?”小姐冷笑一声,望着狐妖的神情中充满了厌恶和鄙夷之色,“我怎么会和一个毁了我清白之身的畜生长相厮守!”

  狐妖骇然的望着她:“我毁了你的清白之身?”

  小姐愤然道:“就是你说有事去办不会再来的那天晚上!你还敢抵赖!我认不出那是你的声音才会给你开门!可你呢?你竟然对我做那等禽兽之事!隔天却一副什么没发生的表情!长相厮守?!我只恨不得扒了你皮!喝了你的血!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才能消我心头只恨!”

  狐妖眸中忽然沁出了一点水光,怔怔的望着小姐,嘴皮子颤抖着,许久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岩冲看了眼自家弟弟,岩青也正眼神诡异的看过来。

  这事情的发展……还真他喵喵的神展开!

  小姐已经疯狂了,情绪激动万分,根本没有注意到狐妖以及岩冲兄弟表情的异常,歇斯底里的冲狐妖喊道:“所以我要你修为!请道士来杀你!谁让他们不肯杀你,于是我就把他们给杀了,夺走他们的修为,吸干了他们的血肉!嫁祸给你!”她深吸一口气,全身都在颤抖,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狐妖,“我停不下来!我杀了他们两个,还想杀人……只有杀戮才能平息我的仇恨。父亲是唯一知道实情的,我告诉他,本想在我亲自杀了你之后,再由父亲处死我……”她忽然笑了,眼神疯狂,却透着一种诡异的柔和与温暖,“天底下,唯一永远不会背叛我的,只有父亲。他给我出了一个好主意……你们想知道是什么吗?”

  岩冲:这姑娘果然疯了。

  “把你们都杀了,我就解脱了。”她轻柔的说着,伸出了右手,对着狐妖的脖子,“你们只是开始。”

  她神情一厉,做了个抓的姿势,可什么也没发生,狐妖仍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小姐愣了愣,又“抓”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为什么?!”

  “姑娘,你怎么不低头看看你的脚底下。”岩冲叹了口气,“你真以为哥什么准备都没做就敢过来?”

  小姐低下头,以她双脚为中心,一道道发着黑光的古怪纹路朝着四周蔓延开来,在一尺之外停下,围成一个圆,把她圈在了里面。

  妖力失效,而且动弹不得。

  “你们什么时候……”小姐一脸的不可置信。

  “说话的时候。”岩冲一笑,道,“冷大人,出来吧。”

  冷秋江从地底下冒出来,手中冒出一道锁链,把小姐紧紧的捆绑住,公事公办的对岩冲说道:“等把她的修为剥离出来,本官会着人给夏长庚送去。”

  “多谢哈!辛苦了小冷大人,过年给你发压岁钱。”岩冲笑眯眯的。

  冷秋江:“……你打算给我发多少?”

  岩冲惊呆了,问岩青:“你有没有听到小冷大人刚刚说了个冷笑话!”

  岩青同情的看着自家兄长:“冷大人恐怕没在开玩笑,我觉得他是认真的。”

  认真的问你要钱。

  所以还是做好破财的准备吧,兄长。

  小姐被冷秋江带下去处置了,阳间其余的事情自然交给岩冲来处置。

  比如那个……真正和小姐发生关系的混蛋,要揪出来,还有把他们兄弟往死路上推的县令要处置,至于狐狸……失魂落魄的回山里去了,表示对人类已经彻底的失去信心,打算找个母狐狸结婚生子。

  所以说好好的干嘛非得来跨种族恋爱,不会有好下场的。

  岩青忍无可忍的打算他:“兄长,人家好像没说要回山和母狐狸成亲吧?”

  “他虽然没说,但是哥看出来了!”岩冲笑嘻嘻道,“别忘了你要给哥当小厮使唤一个月!”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窝更了。。。依旧不能保证明天的更新但最迟周更的飘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