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60章
  岩冲虽然抹了脖子,却没什么痛苦的感觉,最后的一眼便是整个世界像坍塌的积木一样,一大片接着一大片的零落、散架,全部被天穹上出现的一个黑色风暴眼吸收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而“岩青”的身影保持着一脸不甘不愿的表情慢慢地消失掉了。

  岩冲奇怪的发现自己竟然没失去知觉,手中的剑消失了,脚下的大地不见了,楼房建筑还有蚂蚁似的人群都被吸入了黑洞里,然后整个世界归于寂静。

  他脚下悬空,漂浮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忽然发现上方出现了一个极小的光点,光点慢慢的扩大,变成了镜子一样大小的光圈,刺目的光芒从光圈里照射进来。

  岩冲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身体沐浴温暖的柔光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掌,轻轻的托着他,把他从这篇黑暗的世界送了出去。

  双脚接触到了实地,耳边又有了声响,他用手遮挡着,慢慢地睁开眼睛。

  崔府君正在对面看着他,岩冲低头,发现脚边就是三生幻境的池水,他站在水边,水中却没有他的倒影。

  夏长庚还在,魔尊已经走了。

  他找了一圈,没有看到岩青的影子。

  “幺儿呢?”岩冲忙问。

  “走了。”

  “走了?”岩冲瞪眼。

  夏长庚咳嗽一声,低声道:“大人,二少先回人间了,你也出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地府了?”

  岩冲摸不着头脑:“这就结束了?”

  崔府君笑道:“难道你觉得这些还不够,想再进去多体验几百年吗?”

  岩冲一脸敬谢不敏的表情:“算了吧,现世挺好的,那位……魔……魔尊呢?我身上印记……”

  “你与魔尊再无任何关系。”崔府君道,“所以你大可放心,他的麻烦不会再牵连到你们。”

  “哦,那我以后还能在地府任职?”岩冲觉得行走阳间的判官职位还挺好的,虽然没工资,可只要一想到这是一个妖魔横行的不科学世界,看看自己的鬼判令牌顿时就安心了,再不济,还能向自家上司求救是不是?

  从幻境里走了一遭的岩冲忽然有了一种职业使命感,决心以后认真对待这份工作……哪怕没工资。==

  崔府君好笑:“若是你还愿意,那便继续在地府任职,但回去之后还是认真的看一看你的生死簿吧,别像上一次那样,堂堂鬼判竟然被一只小小的恶鬼追着满院子的跑。”

  岩冲一囧:“感情您都知道啊。”他斜了眼夏长庚,正呵呵笑的夏长庚忙把脸扭开,肩膀一抽一抽的笑。

  崔府君忽然想起什么来了一样,又道:“哦,就算你不认真看也没多大关系,可以求你家弟弟保护你嘛。”

  什么叫“求”?

  发现自己忽然变成众人眼中的“废柴大哥”的岩冲有些小小的受伤,想到在幻境时被岩青逼着叫“五师兄”的经历又忍不住叹气,他家幺儿现在肯定已经想起来他了,可居然还是没等他就一个人回了阳间!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翅膀长硬了哈!

  兄长大人的威严到底还在不在?

  岩冲忧心忡忡,迫不及待的想要赶紧回去和自家弟弟汇合,顺便探探情况,告别崔府君之后,拉着夏长庚急急忙忙的回了阳间。

  但岩冲万万没想到,岩青见到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你是谁呀?”

  晴天霹雳不外乎如此。

  岩青惊讶道:“兄长?!”

  正要暴走的岩冲:“……”这是什么反应?

  夏长庚忙道:“大人,方才小生忘记告诉您了。”他不知打哪儿拿出了一面镜子,放在岩冲面前,岩冲往里头瞅了一眼,呵,这不还是他看了将近三十年的老脸吗?

  嗯?!

  他吃惊:“怎么变回来了?”

  “您从三生幻境里出来后就是这模样了。”

  岩冲忽然想到崔府君的话,那位魔尊和自己没关系了,不就是一切恢复正常的意思吗?他之前一直用的幺儿亲大哥壳子不也是为了掩盖住他魂魄中属于魔尊的味道——十全大补丸什么的。

  他摸摸脸,随即忍不住掐了掐已经认出自己来的岩青的脸:“好小子!连你哥都敢忘记!”

  岩青老老实实的不敢反抗,乖乖的由着他掐,含含混混的嘟囔道:“我也才见过兄长一面么,就看了一眼而已……”

  岩冲似笑非笑:“你知道哥说的不是这个。”

  岩青:“兄长我错了,你以后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再也不自作主张了。”

  看到没,这才是当弟弟该有的样子!

  没发现弟弟“翅膀长硬了”迹象的岩冲放了心,拍拍岩青的肩膀,笑道:“幺儿,老夏,哥经过深思熟虑……”

  “深思熟虑?”夏长庚忍不住插嘴,“什么时候的事情?”

  岩青嘿嘿笑。

  岩冲假装没听到,板着脸道:“总之,我们不能再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混日子了,‘捉鬼除妖’的招牌得正式挂出去!老夏,那几只袜子……袜子还是鞋子,呃,老狐给的四只小妖休息好了没?”

  “大人,他们已经回来了,随时听候您的差遣。”

  岩冲自然是看不见隐身的小妖们的,他点点头,道:“老夏,你和他们四个负责招揽生意,哪里闹鬼,哪里有妖,就回来告诉我,咳,虽说这是本大人的职责所在,不过上司都已经不给工资了,要是不赚些外快怎么养活你们几个,对吧?所以啊……你们懂得,看情况收银子,嗯,就这样。”

  “那我呢,兄长?”岩青跃跃欲试。

  岩冲笑嘻嘻道:“当哥的贴身保镖呗!”

  “好吧!”岩青爽快的答应了,“我本来就要保护兄长的。”

  事情就这么定了。

  招牌虽然挂了出去,可却没有一单生意上门,夏长庚和四只小妖常常到附近的村镇查探打听,就算曾经有闹过怪事的,最近也都风平浪静了。

  “难道是老子威名在外,妖魔鬼怪全都退避三舍了?”岩冲纳闷儿。

  “应该是兄长解决苑家宅子闹鬼的事情传出去,他们知道这附近常有鬼判巡视,再加上洞庭龙君的威慑……岳阳想不太平都难。”岩青想了想,提议道,“兄长,反正岳阳一带都是归洞庭龙君管的,如今的龙宫已今非昔比,龙君的威慑力也比往日更盛,这里似乎不需要我们了,兄长……不如我们回凉城吧?”

  距离他们离开凉城已经过了几个月了,可岩冲对他们离开凉城的原因可记的清清楚楚,得罪的是什么人已经忘记了,但他可不能保证对方已经把寻他们兄弟麻烦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他不怕麻烦,但明知道有不必要的麻烦还要迎上去那是傻瓜才干的事情。

  “兄长,我只是想把李叔接出来。”对于曾经的岩家,还有凉城这个地方,岩青毫无留恋,甚至潜意识里还有些排斥,可管家李叔是看着他长大的,也是兄长未曾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唯一对他好的人,岩冲既然已模样大变,对李叔就没有了解释“兄弟*”的麻烦和冲突,以他对李叔的了解,只要能让李叔相信岩冲是真心的,那么李叔就不会再有任何的异议。

  “哦,那管家要是问,你‘亲哥’去哪儿了,你又怎么解释?”

  岩青眨眨眼,笑道:“就说‘他’狗改不了j□j,半途丢下我一个人跑的没影,我一路乞讨,差点被冻死饿死,而你就是救了我性命的大恩人,还认了我做义弟……”

  岩冲摸摸下巴:“‘狗改不了j□j’?怎么像是在骂我的感觉?”他在岩青脑袋上狠狠的胡撸一把,“这些话,其实你早就想好了吧?”

  岩青钻到他怀里哈哈笑。

  ……

  兄弟两个先去了趟龙宫和小狐狸告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干脆利落的上了路,临行之前居然碰到了许十郎和齐唐二人,借给他们的马匹也被要了回来,岩冲瞅了半天没瞅出来这俩人哪个是魔,索性放弃,还把他们当寻常朋友看待,说说笑笑,约好了以后一起喝酒,双方便分道扬镳。

  离开了岳阳之后,路上两人陆陆续续的接了几个小案子,要么是闹鬼的,要么是闹狐狸,事情倒是容易解决的很,也会碰上一些人类为非作歹的事情,这些岩冲碰上了都要管上一管的,判官笔一挥,惩恶扬善,收割人命,续寿还魂,开始还需要问一问冷秋江,或者向崔府君请教,后来如何判决,他已经完全可以自己做决定了。

  因为有阎君特许,行走阳间的判官为方便行事,并不需要向阳间的百姓或者官府隐瞒身份,与官府打交道的次数还相当的多,所以他们兄弟一路走来,几乎少有人不知道阳间有个四处行走“降妖除魔”的判官的事情。

  这就导致了岩冲的工作量大大的增加,不止是精怪的事情有人要他帮忙,夫妻吵架、儿女不孝、邻里不睦、小偷小摸……而且委托者绝大部分都是没什么余钱的小老百姓,岩冲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要钱,说好了的“赚外快”,发展到最后,竟然还是苦逼的“义务劳动”。

  存款越来越少,又是冬末春初青黄不接的时候,老百姓家里的粮食蔬菜岩冲更是不敢接。

  “我觉得自己又瘦了。”岩冲摸了摸岩青的肚子,叹道,“小肚腩也没了,你也瘦了,饿的。”他表情深沉的望着远方,“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们得用个化名,不然我们哥俩说不定得一路乞讨着回凉城了。”

  夏长庚表示完全没搞明白他这句话前前后后的逻辑关系在哪里,一脸茫然的问岩青:“二少,你听懂了?”

  岩青道:“兄长的意思是,大家都听说过我们的名字,被百姓认出来我和兄长就要免费替他们办事——不是说不好,只是我们自己的盘缠也不多了,要办的事情又太多,有时候遇到可怜的穷苦人家我们也不能不管,银子花的太快,这样下去不到凉城我们的钱就会全部花光,所以要伪装一下,这样就能理直气壮的坑为富不仁的坏蛋的钱了。”

  岩冲打了个响指:“知我者,幺儿是也~”

  夏长庚表情混乱,无语的看着他们兄弟。

  这种变化真的好么!以前的二少好像很纯良啊,难道是小生记错了?

  “兄长快来看!”一行人又到了一个城市,夏长庚和以前一样去准备食宿,而岩青则被城门的告示吸引了,姓高兴招呼岩冲,“又有悬赏了!”

  “别是拯救公主什么的吧。”岩冲过来看,“说的是什么?”

  “说是县令家中的婢女被狐狸缠上了,悬赏白银五十两杀狐救人……咦,这只狐狸竟然已经杀了两个道士啊!”岩青吃了一惊,路上他们处理的狐狸精闹事的案件并不少,有些书生或者年轻的姑娘被狐狸精缠上,时日久了会越来越虚弱,却没有听过死人的,可这里的狐狸精竟然已经杀了两条命人,可真够狠辣的。

  岩冲若有所思:“县令家的婢女呢?”

  “这倒没讲。”岩青也奇怪,“还被缠着么?狐狸只杀了两个道士,难道没有害别的人了吗?”

  “先别揭榜,再打听打听。”岩冲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榜单上讲的未必是全部,也许还有隐瞒,也许还有假的,但这五十两白银,哥要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