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56章
  汤室里热气弥漫,让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岩冲和岩青分别坐在水池的两端,有一下没一下的往身上撩水,谁也没有先开口打破沉默。

  岩青是在为刚刚的感觉而困惑不解着,因为想不通,以及别的原因,他的情绪隐隐有些烦躁不安。

  岩冲则是在组织语言,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瞒着岩青,但都没有找到合

  适的机会坦白。

  就现在吧。

  “岩青。”岩冲喊,岩青在那边轻轻“嗯”了一声,隔着氤氲的水汽岩冲看不大清楚他的模样,清了清嗓子,他问道,“你还记得自己最开始是干什么的吗?”

  “修行的啊。”岩青嘟嘟囔囔的说道,“不是说了吗,在加入华山剑派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在修行的。”

  “哎,不是这个意思。”岩冲抓了抓头发,他干脆走到岩青那边,青年一脸紧张的看着他,“你做什么?”岩冲哈哈干笑,“不是这么跟你说话方便么。”然后不等岩青说什么,也靠在了他身边的石台上,自然的伸展开手臂,右手轻轻放在岩青身后的石阶上,“咳……再往前呢?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的吗?”

  岩青本来满脸不自在,听到这话稍稍停顿了一下,皱着眉毛低头想了一会儿:“当然不是。”

  岩冲心头跳了跳,没有说话,紧张的握住了拳头,心脏也随着岩青的沉默悬了起来,想催促他赶紧说,又怕打扰到岩青反而让他改了主意,一脸的纠结和苦逼。

  “我是为了一个人才到这里来的。”岩青的心情显然已经平静了下来,瞥了岩冲一眼,“这话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不过告诉你应该没关系。”岩青淡淡的说道,“我希望你听了之后,无论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最好还是放弃吧,不会有结果的。”

  岩冲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牙疼。

  “那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岩青目不转睛的看着岩冲,似乎在宣告什么,“或者你可以把我们之间的关系理解为……”他想了想,很严肃的扔给岩冲一个词,“夫夫。”

  岩青心道,除此之外,我还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只是一个用来历练的幻景而已。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岩冲,越看越觉得他就是环境给自己的考验,那样熟悉的感觉,还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听到他叫自己“幺儿”条件发射的想到了“兄长”,以及现在的亲近感还有偶尔心跳加速的感觉,无一不说明了,眼前这名男子就是那名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的幻想!

  自以为得到了真相的岩青在心里哼哼的两声,原来我喜欢的人长的就是这种模样吗?性格也是这样的性格吗?虽然是幻景的考验,不过反应的却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愿望期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眼前的这名男子应该是自己最重要的那个人的分|身才对。

  这样一想,岩青慌乱烦躁的内心顿时平静了下来。

  环境之所以能够扰乱他的内心,是因为他无法将清幻境和真实区分开来,既然已经意识到了这名男子的出现是幻景对自己的考验,他怎么可能还被迷惑?

  “夫夫……”岩冲呆了一下,露出傻笑,“原来你心里是这么认为的啊,既然如此……”他抓住岩青的手,“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其实……”

  巴拉巴拉……

  “……就是这样。”岩冲总结,然后期待的看着岩青,“我说的你信不信?你有没有想起来一点点?”

  岩青耳朵有些红,果然是根据自己的内心幻化出来的人,竟然自己身体那样隐秘的地方的特征都一清二楚,而对方告诉自己的故事恐怕也是幻境根据自己封存的记忆编造出来的吧。

  要不然怎么会毫无破绽,哼哼。

  他虽然封存了一部分记忆,其实还是给自己留了一些提示的。

  只是不知道幻境给自己的这个考验目的何在。

  是要测试自己的意志力是否够坚定吗?

  岩青看着一脸期待的男人,心想,是看我能不能狠下心来亲手干掉这个冒牌货吗?

  那么……

  他抬起手来,掐住了岩冲的脖子。

  “冒牌货,哼,以为我会上当吗?”岩青不屑的说道,“不过还是要感谢你的出现,我才能在这里看到心上人的样子,我可是一直都有记得送我来这里的人的提醒:幻境之中,除了自己,其他的都是假的。虽然很舍不得,可是兄长大人恐怕不能容忍一个冒牌货老是在我身边以他的名义晃荡的吧?所以对不起了……”

  岩冲:“喂!臭小子你听我说……呃——”

  岩青缓缓的收紧了手,把脸撇开,轻声说道:“你放心好了,这里是不会出现尸体那种东西的,人死了都会化作一道白光消失掉的,师父和师兄那边我会解释……反正以前也有不少刚刚进门的弟子逃跑的事例发生。”

  一只湿滑的手掌忽然抚上了他的脸颊,湿漉漉热乎乎的液体顺着他的脸往下|流,落到了水里,发出了滴滴答答的声响,岩青不由自主的低下头。

  那种液体一落入水中便立刻扩散开来,把这一片的池水都染成了红色。

  岩青瞳孔收缩,像是被狠狠的烫了似的猛然松开了扼住岩冲咽喉的手,失声叫道:“怎么可能!”

  “咳……”岩冲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半天才缓了过来,举着满手血的左手道,“早知道这么容易,见你的第一面老子就这么做了。”

  岩青摸了摸自个儿的脸,手掌翻开一瞧,全都是血。

  “别看了,血流得多,伤口不大,看着吓人而已。”岩冲无奈的看着他,“你现在还觉得你哥我死了之后会变成一道白光消失吗?”

  “你、你是真的。”岩青整个人都不好了,“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他看着岩冲手上的血后悔自责的差点崩溃掉,“我险些杀了你!”他的嗓音都抖了,不由自主的远离岩冲几步,好像很怕自己会再次伤害他一样,脸上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应该先给岩冲止血,慌慌张张的扔了好几个治愈术过去。

  池子里是会流动的活水,岩冲的伤口止住后就不再流血了,他把染了血的石台洗干净,又处理了下自己身上的血迹,鲜血溶入水中,很快就淡得看不出痕迹了,他摸了下被掐的泛疼的脖子,看着半边脸是血手足无措的傻站着远处的岩青,叹了口气,哑着嗓音说道:“我进来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一找到那个小混蛋先给他一顿胖揍再说,一看到你都给忘记了,只剩下满心欢喜,结果呢,先是被你甩了一巴掌,又差点被你给掐死,现在哥喉咙还疼着呢,是不是还要过去给你做做心理辅导才有资格求安慰?”

  岩冲懒洋洋的说:“五师兄,还不到师弟这里来,嗯?”

  岩青磨磨蹭蹭的走过去,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岩冲注意到他藏在身后的手在发抖,眼睛里满是后怕和惊惧,真是什么气都生不起来了,心里发酸,便主动走过去把岩青脸上的血给洗干净了,问他:“有没有想起来哥?”

  岩青摇摇头。

  岩冲挫败,不放心的问道:“那你该不会不喜欢哥了吧?”

  岩青又摇摇头,牙齿哆哆嗦嗦的说:“喜欢的。”

  岩冲乐:“吓成这样?”

  岩青眼泪流下来:“我想到差点杀了你,心里就难受的要死,我以为你不是真的……你怎么也来了?”

  “一口一个你的,真是没礼貌。”岩冲哀怨的看着他,“果然是把我给忘了,以前都叫‘哥哥’的。”

  到底是缺了记忆,感情虽然还在,可那时候两人相处的百无禁忌却又不见了,岩青变的和刚开始一样害羞起来,岩冲囧囧有神的发现自己看着这样的岩青竟然有了种重回“初恋”的新鲜感。

  咳……

  他喵喵的……老子又不是毛头小伙子了。

  “叫不出来啊?”岩冲问。

  岩青点点头。

  趁着自家弟弟没那段记忆占便宜的想法破产,岩冲没办法,只好妥协:“那还跟以前一眼叫兄长好了。”

  “好别扭。”岩青嘀咕,就是不叫,“明明你才是六师弟,要叫我师兄的。”

  岩冲==:“别以为你没记忆了就能占老子便宜。”

  尽管两人都已经在努力调节气氛了,可突然让岩青改变两人这些天早已习惯了的相处模式,变成粘糊糊的“兄弟情人模式”他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

  总之岩青现在对岩冲的感觉就像忽然跟一直暗恋的对象摊牌了确定关系一样,虽然幸福的很,却免不了紧张和害羞,难以放得开。

  岩冲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自家弟弟的这种模样了,心里就像有只虫子在慢吞吞的爬,痒的他恨不得用手挠两下,挠不到怎么办?那就做点别的来缓解这种折磨……

  气氛莫名其妙的变得暧昧起来,岩青惊觉自己和岩冲还是赤体的泡在水里的,而且总觉得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有什么不妙的事情要发生了。

  他擦了擦脸:“我、我洗好了,先去……”他一边说,一边打算上岸,刚转过身去,岩冲忽然划开水游了过来,从后面捉住了他的手臂,接着游到了他的正面,顺势把他压在了水池的台阶上。

  未免坚硬的台阶硌疼他,岩冲把自己的手臂垫在岩青的后背和石阶之间。

  “这就想跑吗?”岩冲笑问,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看着自己,凑过去想要亲吻他。

  岩青慌慌张张的推开他的脸,惊悚道:“会不会太快了……我我我们才刚刚……那个……刚刚……”

  “刚刚什么?”岩冲拿开他的手,顺势在对方的掌心里亲吻了一下,还坏心眼的伸出了舌头舔了舔,然后看着脸色绯红的青年,露出那种充满了某种暗示意味的暧昧笑容。

  这样的反应,可真是青涩又纯情。

  原来封存了记忆还有这样的好处啊。

  简直就像是在玩儿角色扮演的情。趣游戏嘛。

  不要太害羞啊幺儿,你越是这样哥就越是把持不住想要吃掉你嗷——!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XX,慎重购买,锁了不发邮箱o(* ̄▽ ̄*)o反正也不影响情节,Σ(⊙▽⊙"a...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