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54章
  岩青眼眸一凝,沉声道,“是真的,”

  城主几乎忍不住当场发作,死死瞪着那名取图的使者,废物,竟然把真的图给拿了出来,

  这回城主也顾不得假装了,站起来说道,“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勇士也累了,明日一早还要出发前去拯救公主,各位都回去吧。”

  众人无一不露出恋恋不舍的神情,有几个更是贪婪的盯着蓬莱图挪不开视线了,可这里属城主最大,谁也不敢明着和城主对着干,再舍不得,再贪婪,再怎么想把传说中能直达蓬莱仙岛的蓬莱图据为己有,面对下了逐客令的城主,面对城主府中虎视眈眈的铁甲卫兵,众人只能不甘不愿的告辞。

  而岩青也在特意叮嘱了城主“好好保管蓬莱图吾会带着公主回来取”之后,和岩冲一起回了城主为他们准备的房间里休息。

  岩冲和岩青的客房相邻,看着岩青回了房,尽管很想跟着一起进去,可现在俩人武力值压根不在一个层次,曾经强大有力的兄长大人现在根本不是能用两根手指夹住刀锋的弟弟的对手。

  他摸摸脑袋,无比落寞的准备回房。

  岩青从自己房间里探出个脑袋来,奇怪的问:“你怎么还不进来?”

  岩冲:“!”

  嗷嗷嗷嗷!

  兄长大人心中狼嚎不止,理智告诉他岩青的意思绝对不是他是想的那个样子,感情上他心中却忍不住荡漾猥琐了,不等岩青邀请第二遍,脸上露出个大大的笑容,十分猥琐的侧身从岩青身边“挤”了过去。

  “咦?”胸口被挤到的岩青十分纳闷儿,“门很窄吗?”

  当然不窄,只是某人猥琐了而已。

  岩冲一脸正人君子的表情,拍了拍正在纳闷儿中的岩青:“进来,别给人看见了。”(*^__^*)

  门被关上,目前的情况是,夜深人静,孤男寡男共处一室。

  却什么也不会发生。

  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岩冲YY。

  “现在做什么?”岩冲笑嘻嘻的问。

  “等!还有……”岩青也笑嘻嘻的,从乾坤袋里哗啦啦的倒出来一大推的水果,草莓最

  多!“吃水果!刚才都没有尽兴,城主废话好多,跳舞的姑娘肚子上的肥肉都露出来了,我还看到一个人背上有一颗带毛的痣。”

  岩冲==:“原来你观察的这么细致。”

  两人一边吃水果一边聊天,不知不觉一个时辰就过去了。

  大概是四更天的样子,不光是整座城主府,还有整个城里都陷入了沉睡,就连号称不夜之所的花街柳巷,在这种时辰也只剩下几盏花灯还亮着,所有的淫|靡浮华都沉寂了。

  “不用穿上夜行衣吗?”岩冲悄声问岩青。

  停下脚步,岩青一脸无语的表情:“我已经给我们两个施加了隐身术,他们看不见也听不见我们的声音,干嘛还要穿夜行衣?”他蹙眉道,“那么不美观的衣服,我才不要穿。”

  这才是你不穿夜行衣的真正理由吧。==

  黄豆小人在前面带路,那么一丁点的小东西,若非岩冲视力超常看东西不受光线明暗的限制,肯定走不到两步就把小东西给跟丢了。

  绕开深夜里依然没有放松守卫的卫兵,他们如同暗夜里的鬼魅一般,彻底的与空气、与阴影融为一体,避开巡逻者的视线,大咧咧的走到了城主藏着蓬莱图的地方。

  然后兄弟两个齐齐无语了。

  因为这个地方竟然是茅厕,尽管它的外观很整齐干净,像模像样,但再怎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也改变不了它是个茅厕的事实。

  难怪越是接近藏蓬莱图的地方守卫就越少,直到一个守卫都没有。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算什么?不是最危险也不是最安全连让人想也不会去想的地方才更加强大!谁能想到城主会把蓬莱图这么个宝贝藏到茅厕里呢?

  两人捏着鼻子跟着黄豆小人进去,茅厕很干净,看起来像是从来没有人用过,两人讪讪的把手放下来,欲盖弥彰的左右瞅了瞅,岩青说:“如果有人来用这个茅厕,一定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的,这个城主看样子挺聪明的,其实还是个蠢货。”

  茅厕的墙壁是可以打开的,在黄豆小人的指示下岩青摸到了机关打开门,对岩冲说:“你在

  这里等着,里面的机关你应付不来,我一个人更方便。”

  被当成累赘了。

  岩冲耸耸肩,有些惋惜,如果还是以前的话这时候就该抱住亲上两口啊。

  他仰着头看着天空,一脸忧伤。

  衣服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他低头检查了一下,发现黄豆小人正在努力的往他的肩膀上,岩冲好笑的把小东西捏起来,放在手心里:“想干嘛呢,啊?”

  黄豆小人比划来比划去,岩冲无奈,自言自语道:“放耳边不知道能不能听清楚一些。”幺儿就是这么做的。

  于是岩冲隐隐约约听到,黄豆小人不断吼的内容……似乎是:“求你吃了我吧!”

  岩冲==:“……”他刚刚觉得这小东西有多可爱,现在就觉得它有多猥琐。

  在地上跑来跑去一身灰说不定还不小心踩到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居然还敢要求老子吃了你?!老子真正想吃的是你主人啊混蛋!

  他迅速的把热心的要求“吃掉我”的黄豆小人给拿开,假装听不见它在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岩青从里面走出来,扬了扬手里的卷轴,高兴道:“好了,我们可以走了。”说完他把卷轴装进了乾坤袋里,看到岩冲和黄豆小人的造型,好奇道,“你在和它说什么?”

  岩冲==:“没什么。”顿了一下,他问,“现在呢?”

  “当然是回去睡觉了。”岩青嘿嘿笑,“城主才刚刚把蓬莱图藏起来,至少在明天我们离开之前不会再来看,就算来看了也未必会把金锁打开,所以我只取了蓬莱图,匣子还好端端的放在远处,而那些觊觎蓬莱图的人回去之后想必也开始准备动手了,等城主发现蓬莱图丢失的时候,至少也是两三天之后的事情了,他也许会怀疑我,但最终会排除我的嫌疑,而把注意力放在那天晚上参加宴会的宾客名单上,就让他们互相怀疑去吧。”岩青狡猾的说。

  岩冲看着他狡黠得意的神情,忍不住又想要摸他的脑袋了。

  惆怅的叹口气,他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憋出毛病来的。

  果然就如岩青所说的那样,一直到第二日他们离开的时候城主府都是风平浪静的,城主还给两名“勇士”资助了前往妖怪巢穴的路费,岩青大大方方的收下了,又厚着脸皮问城主了要了很多水果塞在乾坤袋里。

  城主的脸都僵硬了,笑容也快保持不住了。

  岩冲反正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反正他弟做什么他都不觉得丢人,只要岩青自个儿开心。

  这孩子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他叹口气,一个华山剑派就能把人给歪成这样吗?

  “唔,要去救公主了吗?”

  想要的东西已经得手了,城主资助给他们的路费也很丰厚,岩冲十分怀疑他弟是不是还准备去拯救那位可怜的公主。

  岩青正色道:“当然要去的!”他若有所思道,“其实我怀疑公主根本就不是城主的亲生女儿,要不然他怎么一点都不关心,这里头还指不定有什么隐情,我有些好奇……”

  “那就出发吧,大妖怪是在……什么山来着?”岩冲记不住地方。

  “是黑森林。”岩青严肃道,“那个地方……你还是不要去了,黑森林是妖怪们的地盘,你

  只是个普通的人类,我保护自己还可以,加上你就有些勉强了。”

  岩冲蹙眉,来了幻境之后能代表他身份的令牌就不见了,他不清楚在幻境里自己是不是还是让阳世的妖怪忌惮的鬼判,但和岩青分开,他实在是不甘心的很。

  “你大概要去多久?”岩冲问。

  “说不准。”岩青道,“你不用担心,在去黑森林之前拯救公主我还要回师门把蓬莱图的事情禀告给师父,正好把你送到华山,到时候你可以直接在华山等我回来。”

  似乎只能这样了。

  岩冲不吭声,默默地思量着。

  “你真的要去救那什么公主吗?”岩冲想了想,还是超级不乐意跟岩青分开,岩青取下大剑要御剑带他回师门的时候,他忍不住在岩青耳边唠叨起来,“你看,城主他自己也说了,公主是被很厉害的大妖怪给捉走了,很多勇士都一去不复返。你想想这代表着什么?”

  大剑安静的悬浮在半空,岩青跳上去,看着岩冲,疑惑的说道:“还能代表什么?”

  “说明公主被捉走的时间已经很长很长了……从这里到黑森林的路程有多远?”岩冲认真的计算起来。

  “一般人要走四五日吧,若是我,只需要片刻就到了。”岩青指了指自己的飞剑,“你到底要不要上来?”

  “好吧我上来再跟你分析!”岩冲不确定的看着悬浮的飞剑,“这东西能承受得了两个人的重量吗?”他一脸怀疑,试探的先踩上了一只脚,用力压了压,觉得还挺稳当的才抓着岩青的手上去,“我挺害怕掉下来的。”岩冲假装害怕,三分真七分假,表情认真似乎毫无邪念,“我能扶着你吗?”

  岩青点头应允。

  岩冲欢欢喜喜的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嘴巴里还故意叽叽咕咕的说个不停,“你可要站稳了啊,不然到时候我站不稳连你也给拉下去就糟糕了。”

  岩青原本嫌弃他抱着自己的腰部太亲密了,想说他两句一被打岔,只能先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下去,接着岩冲的话题说道:“你放心吧,御剑是最基本的修行好吧,别忘了我可是华山剑派的弟子啊,你扶稳了没有?扶稳了我可上路了啊?”

  “等一下!”

  岩青正要出发,闻言有些无奈:“你还有什么问题?你怎么这么多毛病?我都说了不会掉下来的。”

  “不是这个,我问你在天上飞的时候能跟我说话吗?我好注意些。”岩冲笑了笑,抱着岩青的细腰到底没敢随便乱摸,怕被岩青发觉把他给踹下去。

  “可以。”岩青问道,“这下子没问题了吧?”

  “没有了。”

  飞剑腾空,御风而行,岩青随手捏了个法诀挡住了迎面吹来的强风,一出发就被风惯了满嘴的岩冲这才好一些,他咳嗽两声,继续刚才的话题,“刚才你不是说从城里到黑森林普通人要四五天的时间对吧,就算到了马上就能把公主从大妖怪手中就出来,来回也得十来天的时间,‘很多勇士’到底指的是多少勇士?就算城主说的太夸张了,少说也得在三个以上吧?三个人就是三十天,一个月,你觉得公主还能活吗?或者大妖怪抓走公主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跟公主生小

  孩……”

  岩青满头黑线:“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强调我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了对吗?你的意思是我干脆不要去了是吧?”

  岩冲点头:“黑森林不是妖怪们的地盘吗?无缘无故的大妖怪怎么会跑到人类的世界把一个公主给抓走?很多疑点啊,你还是不要去趟这趟浑水了。”

  岩青沉默了一会儿,回答:“你说的有道理,我回去先问一问师父再说。”

  岩冲松了口气,只要他弟别想热血正直的小青年一样,为了拯救公主“勇敢的”往妖怪的老巢冲,肯再考虑考虑就行。

  御剑飞行果然快得很,岩冲觉得时间还没怎么走两人就到了华山,岩青说“到了”的时候他可真舍不得放开青年那纤细柔韧的“小蛮腰”,飞剑停在空地上方,岩冲磨磨蹭蹭的下去的时候,“不小心脚滑了一下”,“哇”的一声急急忙忙的抱紧了岩青的腰身,却坏心眼儿的故意往一侧使力气,妄图把岩青从飞剑上拉下来,最好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上来个“亲密接触”什么的……

  作者有话要说:QAQ我昨天晚上忘记设置发文时间了……………………妈蛋的,少了一朵小红花累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