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恶兄为夫 > 第48章
  岩冲本以为睡了一觉也许岩青就恢复正常了,哪里知道岩青对于去龙宫找小狐狸念念不忘,一早起来就问,“兄长,我吃了早饭就去龙宫吧。”

  “那么早,,”岩冲心里不大乐意,“人家还没起床呢。”

  “哦。”岩青不在意,“那就再等等,兄长忙你的吧,我自己一个人呆着没关系的。”

  岩冲眯了眯眼睛,“我怎么感觉你不大乐意跟哥呆一块呢,”

  岩青无辜的看着他,“没有啊。我昨天晚上不是说了,不喜欢查鬼宅的事情……兄长待会儿不是就要和长庚一块出门了么?”

  “不急。”岩冲纳闷儿,“这不是还没吃早饭吗?哎,你小子……想什么那。”

  岩青嘿嘿笑,神秘兮兮的,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见他露出这种表情,岩冲反而放心了,笑着在他脑袋胡撸一下:“臭小子。”

  吃早饭的时候夏长庚才从外面飘回来,听了岩青不陪着岩冲要去龙宫的决定,很是惊奇,心道,这俩人一向黏黏糊糊的,竟然也舍得分开吗?尤其是岩青居然会提出主动离开岩冲的要求,更是让他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也和岩冲一样的想法,觉得是有反常必为妖,明着暗着追问了许久,岩青要么装傻,要么嘿嘿笑,神秘兮兮的,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算是承认了心里在打着什么小九九,不过无论如何也不肯说出来。

  岩冲倒是淡定的很,看着夏长庚什么都没问出来好奇的要死的模样不厚道的笑,调侃道:“老夏,你不是最相信二少不相信你家大人的人品吗?怎么,现在证实了幺儿的口风紧,该高兴才是,对吧?”

  岩青很配合的露出个“长庚真不好意思”的傻笑。

  夏长庚:“……”合着就小生一个人好奇啊。

  ……

  岩冲把岩青送到洞庭湖畔,岩青道:“兄长,我一个人下去就好了。”他不乐意道,“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别老当我是小孩儿。”

  “……我觉得你一夜之间翅膀长硬了。”岩冲露出“哥觉得十分失落”的无奈的表情,摸摸他脑袋,“哥哪里敢把你当小孩儿看啊,行,自己进去就自己进去吧,反正我们也来了挺多次的……中午和哥在一块吃饭吗?”

  岩青摇头:“我和小狐狸在一起。”

  岩冲:“……哦,晚上要哥来接你吗?”

  岩青继续摇头:“兄长,二殿下上次还让我多在龙宫住几天……嗯,对了,兄长,你给我些银子吧,我答应过三公主要带人间的小玩具给她的。”

  “等等。”岩冲一脸闹不明白怎么回事的表情,语气不妙的问道,“你还打算在龙宫多住几天?不回家了?!”

  岩青乐呵:“不是被一把火给烧了吗?客栈哪有龙宫住的舒服啊,兄长不让的话……”岩青为难道,“那就算了,我还是继续住客栈吧,昨天晚上都没睡好。”

  岩冲==:“这话说出来睡信,昨天晚上没睡好的明明是你哥,你睡的比小猪还香。”兄长大人的内心颇为忧伤,看着仿佛一夜之间就“独立”起来多了很多想法对他不再黏黏糊糊离不开的弟弟,他有种自己失宠的感觉。

  果然啊,小孩子长大了什么真是让大人烦恼。

  他无奈的掏钱包,将装满了碎银子的荷包全都塞到岩青怀里:“哥先陪你去给三公主买礼物。”

  “好啊。”岩青很高兴,“兄长陪我去的话,就用不着给我银子啦,龙宫里什么都有,用不着人间的钱。”

  岩冲领着他先给三公主买了礼物,亲眼看到虾兵领着岩青入了水,才放心的转身离开。

  他不知道的是,岩青的确入了水,但跟着虾兵走了一半,就找了借口走了,连龙宫的门都没有进。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特意从洞庭湖的另一侧上了岸,拿出了一直戴在身上的木牌子,犹豫了许久,按照岩冲教的办法,接通了与崔府君的联系。

  半个时辰之后,崔府君亲自出现。

  他看着眼前不知鼓起了多大勇气才做了决定的青年,微笑:“这件事,有告诉你兄长吗?”

  岩青有些不安:“没有,我想……要是不成功,就不叫兄长知道了。”

  “怕被他笑话?”崔府君态度十分亲和,眼里带了些笑意,“若是成功了,就可以让他大吃一惊了,对吗?”

  岩青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二十岁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任何生活阅历,拥有的过往也是那样的不堪。

  不过让崔府君觉得有意思的是,渗透到这名年轻人身体里的黑暗部分,奇妙的与他天性纯粹干净的那部分分开,像阴阳图那般,各自占据了一半的天地,互不干扰,而不是正常的黑白交

  错,混杂成最常见的灰色,或者彻底的被染黑。

  最有意思的是,他逃过了时间的法则,从另外一个时空来到了这一世界,不早不晚,正好遇到了岩冲。

  只能说,机缘有事当真妙不可言。

  崔府君的神情逐渐认真起来:“岩青,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了这些,但你做的决定,并非‘不成功就不叫兄长知道’这样简单。”

  “那……会死人吗?”岩青忐忑不安的问道。

  崔府君安静的望着他,没有回答。

  岩青深呼吸,又问:“会消失吗?”

  崔府君摇头:“这个我还是能够保证的,幻境里的东西,真真假假,*会毁灭,灵魂不灭,你一旦进去,时间不到,就算反悔了,我也没办法把你从里面放出来……你要想好了,幻境之内沧海桑田,人间不过短短几日,等你出来的时候,也许岩青就不是岩青了。”他叹口气,“我真不想帮你。”

  岩青紧张的望着他:“大人!”

  崔府君笑道:“可是有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却一定要我帮这个忙。”

  ……

  另一边。

  岩冲回去的路上撞见了来找他的夏长庚,说是周德文找他来了。

  “听说是家里闹鬼了,旁人指点他来找大人你解决。”夏长庚好笑,“他恐怕还不知道捉鬼除妖的‘高人’就是大人您。”

  岩冲眯眼,坏笑:“那可有意思了。”周德文认出来她之后的脸色还指不定有多精彩呢,哈。“老夏,你问了他家里闹鬼是怎么回事了吗?是不是韩姓姐弟?”

  “小生刚刚从鬼宅回来,韩姓姐弟没有离开过鬼宅,恐怕鬼宅就是他们的死亡之地,怨气过重,被束缚在宅子里,没办法离开,所以周德文家中闹鬼与他们姐弟并无关系。”夏长庚问他,“大人,你查过生死簿了?可知韩姓姐弟的真实姓名是什么?”

  “不清楚,生死簿上记载的主要是周德文那家伙的生平,对他们姐弟只是一笔带过……但周德文和他们姐弟的事情的确脱不了干系。”岩冲看了看他的脸色,蹙眉,“怎么了?”

  “大人。”夏长庚轻声道,“小生怀疑有人对他们姐弟的尸身动了手脚,否则既是含冤而死,怨气深重,滞留人间十年,该是化为厉鬼的,而非如今的即将消散之相。”

  “哼。”岩冲冷笑,“先去会会那个周德文再说,老子正好有事想问他。”

  周德文在客栈里等的脑袋都快冒烟了,一见夏长庚走进来,急急忙忙的迎上去,开口便问:“道长呢?”看到他身后的岩冲眉头又是一皱,脸上露出又惧又厌的表情,“你怎的——”他声音卡在嗓子里,脑子里想到了一种可能,脸色变了变,“难道……难道你就是他们说的会捉鬼除妖的道士?!”

  “道士?”岩冲眼睛里光芒冷冽,“周老爷记性不大好啊,本官昨日是怎么和周老爷讲的,嗯?捉鬼除妖么……哪个判官不会?”

  周德文张着嘴,脸色难看纠结的好像生生吞下了一整个的大鸡蛋,脸色红红白白,煞是精彩。

  恐怕他是当真遇到了大麻烦,顾不得许多,“哎”了一声,一跺脚,狠下心来:“你……大人,你要救我啊!”

  “不忙。”岩冲不紧不慢的说道,“先坐下喝杯茶再说,冷茶,周老爷可别嫌弃。”

  周德文急的冒火:“大人,等不得啊,救命要紧。”

  岩冲冷哼:“慌什么,火烧屁股了吗?坐下说清楚!不说清楚让老子怎么救你!”他暗地里给夏长庚使了个眼色,夏长庚退出去关了门,站在门口想了半天,虽然没明白岩冲的那个眼神到底是啥意思,不过既然让他出来肯定是有事让他去办,除了周德文家闹鬼还能有什么?

  于是隐去了身形,飘到了周德文家中查探情况。

  客房里,周德文没法子,只能老老实实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岩冲。

  原来,岩冲走了之后,周德文心情烦躁,便想到自己最宠爱的一个妾室房中找安慰,但叫他大吃一惊的是,迎接他的却是两个言语神态都一模一样的小妾。

  两个人都说自己是真的对方是假的,谁也说服不了谁,而周德文根本分辨不出来。

  开始,他以为是岩冲和岩青搞的鬼……

  岩冲:“呵……”

  周德文擦了擦冷汗,脸上露出讪讪的表情,继续讲。

  他当时想的是,多出了一个貌美的小妾,虽然不辨真假,但两个人站在一处却犹如双生姐妹花一般十分养眼,周德文觉得新鲜,压根没把“岩冲的恶作剧”放在心上,反而因此高兴着呢。

  接下来就是少儿不宜的场面了。

  总之周德文这家伙和两个“双生姐妹花”美美的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却见床上的小

  妾只剩下了一个,正昏迷不醒着,而且眼睛还被挖掉了,血淋淋的十分可怖。

  周德文吓坏了,急忙叫来下人把妾室送去就医。

  刚刚把这名小妾送走,另外一个妾室的丫鬟惊慌失措的跑来告诉他,姨娘的眼睛被挖掉了……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他一共五名妾室,竟然没有一人能够幸免!

  周德文简直毛骨悚然。

  而他第一个被送去的妾室很快传来了死讯。

  紧跟着下人慌慌张张的来报,说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大公子。

  周德文简直要崩溃了。

  他开始真的以为是岩冲在搞鬼,但若是鬼判,怎么可能开这样恶劣的玩笑?

  “见了大人您之后,我就更加肯定了,这等事情,定然不会是大人您做的。”大冷天的,周德文愣是出了一脑门的虚汗,一边慌慌张张的拍着岩冲的马屁,一边面露惊恐的求救,“大人,犬子和那个……东西,我已经令家丁严加看管起来,就等着大人您了。”他着急的说道,“我家五代单传,到我这代总共娶了一妻五妾,十几年里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常年在外念书,上次家人团聚还是三年前的事情,谁知道一回来就遇到这等事情……大人,他是个好孩子,你一定救救犬子啊。”

  周德文几乎要哭出来了。

  毕竟涉及到了人命,这本来就是岩冲该管的东西,他不好过于冷嘲热讽,只能不客气的送周德文一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难道你没有听过父债子偿吗?周德文,上一代造的孽,可是会报应到下一代身上的。”

  周德文脸上血色褪尽。

  岩冲道:“你以为本官昨日说的话都是诓你的吗?机会本官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知珍惜,你做的那些事情,生死簿上记录的清清楚楚!真以为本官查不到?!”

  周德文一副“事迹败露”的惊恐和绝望,几乎瘫软在地,双眼惊惶无神,嘴唇哆哆嗦嗦的看着岩冲,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岩冲看到他就觉得厌恶:“起来吧,不是要救你儿子吗?还愣着做什么。”

  周德文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试了几次方站起来,脚步虚浮的跟在岩冲身后,幸好他来找岩冲是坐着轿子来的,否则岩冲还真怕他走不到周府就瘫地上起不来了。

  到了周家之后,周德文已经恢复了些许,由下人搀扶着匆匆忙忙的领着岩冲进门,却是没胆量正眼看岩冲一下。

  周德文的两个“儿子”被一众胆战心惊的家丁堵在花厅里,十六七岁的年纪,两个看起来都是干干净净涉世未深的模样,规规矩矩的坐着,左右两边的椅子上一边一个。

  见周德文进来,两名少年同时从椅子上站起来,唤道:“爹。”

  岩冲心道,的确比老子强,果然是因为常年在外念书所以受老爹的影响少吗?

  他一眼就看出了左边的那个是冒牌的,一身黑气,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哎,儿子!”周德文急忙应了一声,看起来的确十分关心儿子,本来想上前去的,顾虑到有一个是伤人性命的鬼怪,又赶紧收回了脚步,求救一般看了眼岩冲,“大人?”

  岩冲蹙眉,故作为难,来来回回的在真假周少爷身上打量,双手背在身后,踱着步子上前,“嘶”的一声,烦恼道:“这怎么能看得出来?”他摸摸下巴,“你当爹的都没办法辨认出真假啊。”

  他心里乐呵,玩儿真假孙大圣的游戏么?呵呵,跟人家六耳猕猴比,你这个脏东西可差的远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